刘少奇家的功臣保姆“赵姥姥”:被刘家后人奉养到老,1年前去世

刘少奇家的功臣保姆“赵姥姥”:被刘家后人奉养到老,1年前去世

2021年9月13日,昌平殡仪馆正在举行一场遗体告别仪式。

前来送别的人物中,有刘少奇、王光美夫妇的亲属刘亭、魏珍、王筱苏等人。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女儿刘潇潇以及王光美的妹妹王光正、王光平也都送来了花圈,现场气氛哀痛。

我们都知道,刘少奇夫妻的双亲皆已去世,那么这位去世的老人是谁?为何刘少奇的后人悉数为其送终?

今天,我们就来讲一讲这位情深义重的老前辈——刘少奇家的功臣保姆,“赵姥姥”赵淑君。

【入中南海,进刘家门】

1929年,赵淑君出生于北京海淀区北安河村。

50年代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曾是“生产互助组”的成员之一,也是50年代成立的“初级社”和“高级社”的先行者之一。

赵淑君的政治素养极高,在党内完成工作积极出色,很受领导的赏识。她还曾担任民兵队长、妇女主任和生产队长等一系列职务,工作认真严谨,兢兢业业。

1958年,赵淑君被调去了北安河政府工作。

那时,刚好刘少奇家中需要一个保姆,组织见赵淑君为人忠厚且工作态度积极,经过批准后,就将赵淑君调到了刘少奇的家中担任保姆。

刚来到中南海时,赵淑君还有些拘束,行事非常拘谨小心。但在慢慢相处中,赵淑君发现这里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复杂,她每天只需要照顾好几个孩子的生活,刘少奇与王光美对她没有其他过多的要求。

日子久了,赵淑君发现王光美是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

王光美不仅大方得体,对家里的孩子们也都很温柔,尤其是对刘涛(刘少奇与前妻所生的女儿),她在刘涛面前尤为温柔更有耐心,这让赵淑君对这个夫人刮目相看。

王光美也很随和,在家中从不会对赵淑君颐指气使,相处时反而更像是朋友。有好几次,王光美要去中南海外面听京剧或者音乐会,都叫上了赵淑君一起,两人的关系也因此逐渐亲厚。

不知不觉,赵淑君来刘少奇家中快十年了,在这近十年的相处中,刘少奇一家早把赵淑君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赵淑君亦是如此。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60年代末,刘少奇与王光美将是6岁的女儿刘潇潇(乳名刘小小),托付给了赵淑君。

一天晚上,王光美带着自己和刘少奇的照片找到赵淑君。她将照片交给赵淑君后,紧紧地拉着赵淑君的手,泣不成声道:“老赵,小小就托付给您了,无论如何把她带大。今后,你和小小在一起,可要吃大苦了......”

赵淑君扶着王光美,语气坚定地回道:“夫人你放心,我定然将小小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对待,一定会让她活下去的。”

王光美听后感动落泪,二人相拥而泣。

之后王光美将孩子交给赵淑君时,刘少奇还是依依不舍,他不断嘱托王光美,要记住孩子的特征,将来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将她找回来。

自此,赵淑君与刘潇潇相依在一起,度过了整整十二个年头。

赵淑君和刘潇潇离开中南海之后,住进了中南海工作人员的宿舍。赵淑君当时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5块钱,就算如此,她也丝毫没有慢待刘潇潇,自己省吃俭用也要让刘潇潇吃饱肚子。

除了有赵淑君的悉心照顾,邻居的叔叔阿姨也时常给她带水果吃,学校里老师们也都对她照顾有加,所以刘潇潇拥有一个比较美好的童年。

据刘潇潇后来回忆,在大院的生活让她至今想起来都觉得温暖备至。

不管是赵淑君还是大院的人,他们都不是刘潇潇的血亲,但在刘潇潇的心中,他们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他们永远都是她心中的一束光。

1978年,赵淑君带着刘潇潇去找王光美。此时的王光美虽不复从前那样的矜贵,但气质依然如旧。见到夫人的那一瞬间,赵淑君只觉得又心酸又心疼。

刘潇潇时隔十二年再见到母亲,顿时泪洒现场,母女二人抱头痛哭,诉说着思念衷肠。

之后,王光美与刘潇潇回去后,几个孩子也都陆续回到了王光美身边。

一日,王光美找到赵淑君,问她还愿不愿意继续回刘家来住,不一样的是,这次不是当保姆,而是做自己的姐妹。

此时的王光美对赵淑君,既有对她养育刘潇潇长大的感激,也有当初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近十年的情分,她把赵淑君当成家人,家人哪有不住一起的道理呢?

赵淑君受宠若惊,随即答应了王光美。

刘家的孩子们也都十分敬重赵淑君,他们亲切地称呼赵淑君为“赵姥姥”,往后的二十年多年,赵淑君也再没和刘家人分离。

当年赵淑君离开中南海时,曾带出来了一个箱子,为了保护这个箱子,赵淑君还在箱子外面做了一些花纹装饰,将箱子上的字掩盖住了。王光美出来后,赵淑君就把这个箱子交给了她。

王光美轻轻地抚摸着箱子,似乎是想起了往事,默默地出神,赵淑君识趣地没有去打扰她。

后来,这个箱子被捐给了西柏坡革命烈士博物馆,赵淑君也算为中国革命历史保留了一件珍贵的文物。

【暖心相处,缔结深情】

赵淑君在刘家的这段日子,经常与王光美同吃同住,二人的姐妹情愈发深切。

王光美在整理母亲遗物时,将一部分遗物都拍卖了出去,拍卖的钱也都捐给了“幸福工程”,但却留下了一万元给赵淑君,怕她不收,王光美还特意换了个说法,说这是“保管费”,为了感谢她这些年这么精心地保管遗物。

赵淑君自然不会收这个钱,但她也知道王光美不会收回去,于是便说:“既然你都捐给‘希望工程’了,那我也捐!”

王光美听后,无奈地点了点头。

王光美晚年身体不好,有好多事情她都授权赵淑君去做,比如在湖南的刘少奇纪念馆中,有很多文物需要在甄别,正常应该是王光美来。但因为她身体原因没法折腾,于是她就干脆放心地将这件事交给了赵淑君去办。

王光美还有个习惯,那就是从来不管钱。

在刘家,那种买菜之类的事情都是赵淑君操办的。有一次赵淑君生了,王光美只能自己去买菜,对钱没有概念的她拿着十块钱就去买菜去了。

王光美并不了解菜价,所以将十块钱都给了人家,然后指了几样自己要的菜就回去了。可没想到人家竟送来了整整一筐,赵淑君一问,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赵淑君无奈道:“一块的菜就够咱们吃两天了,你买了这么多我们怎么吃啊?”

王光美也有些不好意思,后来这些菜分给了左邻右舍才没有浪费。也是从那以后,赵淑君再也不敢让王光美去买菜,刘家的所有采购事宜也全权交给了赵淑君。

还有一次,赵淑君见家里好长时间没吃饺子了,就买了菜和肉馅,王光美见了就说:“包饺子多浪费时间啊,直接吃买来的不久好了?”

万光美的儿子刘源也不怎么爱吃饺子,所以对赵淑君要包饺子这个行为,同样十分不解。

大概是真的相处久了,赵淑君也直爽不少,她也不跟他们抬杠,简单一句“我来包,你来吃,又不需要你动手!”,就堵住了王光美和刘源的话。

结果饺子做出来之后,母子二人照样吃得津津有味,赵淑君在一旁看得直笑。

到了王光美最后的那几年,几乎已经离不开赵淑君了。

后来据赵淑君回忆,有一件事令她十分不解很久。

王光美是一个很坚强的女人,她很少在人前掉眼泪,可是2005年5月的某一天,王光美却不知为何在家失声痛哭。这可吓坏了赵淑君,不管怎么劝都没用,无奈只好找来了刘源等人。但是等孩子们都赶回来的时候,王光美却已经恢复如常,问她怎么了,她也只说没事,其他的再不肯多说。

这件事一直到王光美去世,她都没有说出其中隐情。

作为王光美最贴心的亲人,赵淑君也只能勉强猜测,她觉得可是因为刘源做手术的事情让她知道了,所以她才会这么伤心,亦或是她心中还有别的苦楚隐情,这就不得而知了......

这件事发生没多久之后,王光美就去世了。

王光美的去世对赵淑君打击很大。在王光美的追悼会上,赵淑君一个人孤寂地坐在角落里,她说她不敢再去看王光美,怕过不来那个“劲儿”。

王光美去世后,刘家办了一个“家庭展览馆”,里面都是关于刘少奇和王光美的东西。

而为了照顾赵姥姥,刘家后人以“赵淑君在家多年,最熟悉家里事务,请她来打理这个展览馆”为由,依旧将她侍奉在家里,一直养到到2021年赵淑君离世。

【结语】

赵淑君来到刘家的这五十多年,无疑是一段传奇的生活。

赵淑君在刘家当保姆时,尽心尽力,恪尽职守,将刘家打理得井井有条;后来独自将刘少奇的女儿抚养成人,这样情深义重的赵姥姥,不仅值得刘家后人尊重,还值得后世敬重。

赵淑君善良真诚且忠心,她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同时也是一个具有伟大的、高尚的人格的人,后世评价她是“忠良勤朴,喜明乐达”。

真诚永远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品质,我们在缅怀赵淑君同志的同时,也请真诚待人,这样才能换来真诚对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