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小伙救下棕熊幼崽,4年后日军抓住小伙严刑拷打,棕熊手撕日寇

山西小伙救下棕熊幼崽,4年后日军抓住小伙严刑拷打,棕熊手撕日寇

山西省的一个小村庄里,天上正在飘着鹅毛大雪,每家每户都紧闭着房门,生怕一丝冷气钻入屋中,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随着大雪渐渐停下,太阳慢慢露出来了,突然一声“吱嘎”传来,打破了这片寂静,原来是有一个小伙子从屋子里出来。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杆猎枪,向山上走去,原来是一个猎户呀,这雪刚刚停下就出来打猎,可真够敬业的。

这名猎户名叫何辉,他并不是多么专业的猎户,只是家中的母亲就这几年身体不好,每日况下。

为了能够帮母亲补充营养,何辉便拜师了村中的老猎户,老猎户看他一片孝心,变传授了些技能给他,之后何辉便每日上山打猎。

老猎户曾告诉何辉,如果对这些动物赶尽杀绝,对于这片森林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因此何辉只会挑着一些成年的野兔野鸡进行猎杀,他们的繁殖能力强,倒不担心会灭绝的问题。

这天雪停后,何辉便上山去打猎,脚下的雪被踩得咯吱咯吱的发响。

当何辉到达地点后,便静静等待猎物出现。

突然一个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何辉的视野中,正是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正在雪地里寻找食物。

何辉将准心瞄准那只正在吃饭的兔子,“嘣”的一声,兔子应声倒地,何辉急忙上前将今日的收获,拎回家中。

正走着的何辉突然听到了哼哼唧唧的声音传来,何辉停下脚步,仔细听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循着声音,何辉找到附近经由一个被冬雪掩盖的洞口。

扒开后里面正是一只小棕熊,正在哼哼唧唧地乱爬。

按理来说,这冬天正是棕熊们冬眠的季节,可这洞穴里却没有大熊,反而只有一只幼崽,真是怪哉。

何辉看小熊孤零零的着实可怜,便想伸手去摸摸它,手刚伸到小熊面前,小熊便抱着何辉的手指开始吮吸,看来这小熊是没有妈妈给饿坏了。

心生怜悯的何辉,将小熊抱起,打算带回家中抚养。

回到家后,何辉母亲看到儿子竟抱了一只可爱的小熊回来,便问起缘由,何辉解释到:“也不知道他妈妈出什么意外了,那洞穴里就留了他一个,我怕他饿死,便带了回来。”

何母也是心善之人,停贷哦这种情况,便急忙和何辉找了些羊奶来,给小熊喂食,那小熊闻到奶的味道,迫不及待地喝了起来。

看到小熊干瘪的肚皮慢慢变得圆滚滚起来,这才不在让他继续喝。

吃饱后的小熊,便倒下睡觉了,看到这熊毫无戒备心的吃了就睡,何辉无奈的笑了笑。

之后小熊便在何家生活了下来,但是何辉明白,这熊毕竟是生活在野外的,总养在家里也不合适。

于是小熊大些后,便会带着小熊出去捕猎,希望他能学些捕猎技能,这样回到山林才不至于饿死。

刚开始的小熊不懂这些,还总在捕猎时闹出动静,吓跑好几次猎物,但在何辉的带领下,小熊渐渐地明白了那些动物是自己的食物,便学会了埋伏和趁其不备。

眼看着小熊一天天长大,捕猎技巧也一天天熟练,或许是出于熊族的本能,也或许是棕熊自己的胃口开始增大,都不用何辉去教,小棕熊已经学会了去捕食一些大型的食草动物。

何辉也知道是时候将棕熊放回山林了。

可是棕熊虽有不舍,但还是在一个春天被何辉强制逼迫离开,去寻找自己的领地。

棕熊离开后,何辉母亲想让何辉去投军,日本鬼子已经打入了中国,他们在东北的暴行,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何辉母亲劝谏自己的儿子:“辉啊,现在那些日本鬼子在咱们的领土上烧杀抢掠,母亲希望你能去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将他们赶出咱们的领土。”

何辉对于那些暴行也十分憎恨,可是自己放不下病重的母亲。这两年母亲身体越来越糟糕,以前还能起床做饭,现在下床走路都是颤颤巍巍。

自己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若是在战死在沙场上,只留老母亲一个人该怎么过。

万般纠结下的何辉最终还是没有去参军,何母也知道儿子都是为了自己,便也说不出什么责怪的话来,只能叹口气,责怪自己的身子不中用。

何辉将这件事埋在心底,两耳不闻窗外事,继续每日的打猎,他总是想着,那些小日本应该不会来打自己这个贫穷的小村庄。

1937年,这天何辉像往常一样,上山打猎,他瞄准了一只野鸡,正准备开枪时,“砰”一声枪声在他之前响起,野鸡也被这一声吓得急忙飞走。

自己蹲了半天的猎物就这样飞走了,气得何辉直跺脚,正当何辉打算重新寻找猎物时,又一声枪声响起。

何辉突然转头看向山下的村庄,这枪声好像是从村中传来的,谁会在村里开枪。

“糟糕”何辉暗骂一声急忙向山下跑去,心中不安的情绪越来越大。

在靠近村子时,何辉便看到有几个身穿黄色军装的人拿着枪,站在村口,嘴里古拉古拉的说着何辉听不懂的鸟语。

看来那该挨天刀的日本鬼子来了,何辉心中不禁担心起来,他们杀人不眨眼,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在家怎么样了。

何辉利用自己对村中地形的熟悉,绕开了巡视的日本鬼子,向家中赶去,还没进门便听到了里面母亲的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畜生,不得好死,早晚有一天我们会把你们全部赶出去。”

何辉急忙推门进去,便看到那日本鬼子的刺刀正准备刺向母亲。

情急之下,何辉“砰砰”两枪射向那两个日本人。随后向前拉起母亲准备跑。

母亲却拒绝了何辉,一脸严肃地告诉何辉:“阿辉,我跑不动,娘亲还是那句话,希望你去投军,将他们全部赶出我们的国家,他们听到枪声马上就会来,你快跑。”

随即把何辉推向墙边,示意他爬墙离开,何辉准备说些什么,何母捡起日本人的刺刀放在自己脖子上威胁他。

何辉含泪爬上了墙头,恰巧日本鬼子的援军推门进来,看到墙上的身影,便准备开枪射击,被何母一把拦下。

跳下墙头的何辉听到身后出来两声枪响,没有回头,拼命向前跑,只是眼中的泪水不停地滑落。

何辉常年上山打猎,对山上的地形颇为熟悉,身后的日本鬼子拼命地追赶,不时地会放两枪示威。

但是山中的遮挡物颇多,因此也没那么容易被打中,但是身后的毕竟跟着十来人,何辉还是不幸被打中了一枪,脚下一个踉跄,何辉的速度慢了下来,被身后的而小日本追上了。

小日本举这枪指着何辉,又叽里呱啦地输出一堆鸟语,何辉听不懂,但是看他们的架势,肯定是想让自己回去。

何辉才不会跟他们回去,任他们欺辱,便决定与他们决一死战,正当何辉准备发起攻击时,一声怒吼声从小日本身后传来,何辉望去竟是棕熊跑来救自己。

只见那棕熊抬起两个厚重的熊掌,拍向其中两名小日本。还未等日本鬼子反应过来,那两人已被拍倒在地,口吐鲜血,爬不起来了。

其他人见到突然出现的棕熊纷纷调转枪口,像棕熊开枪。

虽说枪的威力很大,但耐不住棕熊皮糙肉厚,根本不怕那小小的枪口,继续对小日本发起进攻。

一旁的何辉见日本人呢鬼子无暇顾及自己,便躲在树后,拿起自己的猎枪,凭借多年的打猎经验,想小日本发起射击。

面对前后夹击,日本鬼子应接不暇,最终来到的十来人被何辉和棕熊全部撂倒。

打完之后,何辉将这几人身上的枪支子弹卸了下来,和棕熊打了声招呼后,便又偷偷潜回村庄,回到当初教他枪法的老猎户家。

在老猎户家中虽然被日本鬼子翻得一团乱,但并没有尸体和血迹,想来老猎户还是安全的,但何辉寻了半刻,愣是没有找到人。

就在何辉打算离开时,注意到了老猎户家中的地窖,何辉缓缓打开地窖门,刚进去就被一个枪口杵着脑袋。

何辉转过身后,两人这才认出彼此。

老猎户看到何辉带来的如君服装和枪支,便明白了何辉的打算,于是二人乔装打扮上,准备集齐村中的壮年进行反抗。

自己的家园被毁,亲人被杀害欺辱,这是任何一个气血方刚的小伙子都不能忍的事情。

众人齐心协力,利用自己对家乡地形的熟悉,悄悄地将日本鬼子一个一个杀掉。

幸运的是,他们只是一个小村庄,日本只是派了一个小分队过来,只有三十多人,等小日本发现不对劲时,为时已晚。

众人痛心地看着自己被毁的家园,虽说将日本鬼子都解决了,可是他们带来的伤害却无法抹去。

何辉气愤地说道:“我要去投军,有没有人想一起去,国难当头,我们真的不能再做缩头乌龟了。”

众人纷纷应和,立志将日本鬼子从中国的领土上驱赶出去。

第二日,何辉在母亲的坟墓前磕头说明自己接下来的打算,其他青年也纷纷与自己家人道别,之后便一起踏上了抗日的道路。

连一只熊都知道知恩图报,可日本鬼子却在中国学到文化后,反而恩将仇报, 他们的罪行罄竹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