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葬时,香烟引起的风波

下葬时,香烟引起的风波

蔡文的母亲去世了,今天就是下葬的日子。

吃过早饭,王大有领着挖墓的人们准备往地里出发,管事的让他们带上矿泉水,一条红石烟,又搬上两箱冰镇啤酒,这是村里的惯例,亘古未变。

上午,野外还有点凉风,此时的太阳光还不强烈。他们都骑上电车,有带铁锹的,有带镐头的,但是,每人必须带上一把镰刀。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往地里出发了。

现在是玉米生长的季节,长得已经有一人多高,墓地在地里边,如果抬棺材进入必须割掉玉米秸空出一条道来,这工作实在不好干啊!关键问题是天热。

来到地边上,王大有计算了一下位置,让十几个人分段开始割,只听见一片“咔嚓”声和“哗啦”声,瞬间出现了一条通道,墓地位置早已画好,他们又把墓地周围割出一大片空地,就这么一会儿,所有人汗流浃背,一人一瓶矿泉水开喝。

玉米地里密不透风,周围像高高的围墙,里面闷热无比。

阴阳师已经画好位置,王大有指挥伙伴们开始动工,几个人分成几拨轮流干,为了公平,每拨人挖半米就换,随着时间推移,阳光逐渐灿烂,强大的紫外线射得人皮肤生疼,他们都浑身湿漉漉的衣服紧紧贴住身体,不一会儿一包矿泉水就喝完了。

王大有跳进坑里,测量了一下深度,还差二十公分,他说:“天太热,咱们去树下歇一会吧,”大伙同意。

树荫下,他们都脱下衣服,拧干汗水,挂在树枝上凉着。有的坐在地上抽着烟,有的闲聊,顺子好喝啤酒,拿出一瓶啤酒,说道:“我操!冰镇啤酒成热啤酒了。”打开盖,咕咚咕咚喝了几口,王大有说:“弟兄们!咱们十一点半一定要挖完,他这下葬时间有点早。”“没事,不会耽误,十几个人再猛干一波就完事了。”顺子说。

正在这时,一辆汽车开来,停在了他们跟前,从车里下来几个人,原来是蔡文带着他舅舅和几个娘家人来看墓,蔡文见王大有他们在树下休息,问道:“王哥,快挖好吗?我舅舅想来看看。”王大有带着满脸汗珠子说:“快了,再挖二十公分就好了,这里土质有些硬。”蔡文说:“辛苦了弟兄们!”打过招呼,蔡文就领着那几人进去了,时间不长就出来了,他们满脸是汗。他们在树下暂歇了一会儿,蔡文从车里拿出香烟来给舅舅那几人每人一支,点着吸着,说着关于墓地的事。

顺子眼尖,发现他们抽的烟是玉溪烟,而且没他们什么事,心里不高兴了,偷偷地和王大有他们说了,大伙都义愤填膺,愤怒之极,但没有说话,等蔡文他们一走,炸锅了,纷纷发表意见,顺子气呼呼地说:“王哥,你看这叫什么事?他这是小看我们呀,他有钱咋了?我们这么辛苦的干活,有好烟不让我们吸,他又没给咱们发工钱!凭什么给他干啊!”二傻也说:“就是,他在烟草公司,哪能没有好烟,这纯粹就是瞧不起人!”王大有虽说老实,但这件事蔡文做得确实有点对不住乡亲,于是,对大家说:“弟兄们,听我说,咱们不回去他就开不了饭,咱们就在这耗着,看谁着急。”大伙一听,都说他的主意高。

十一点半了,管事的给王大有打来电话说:“好了吗?就等你们回来开饭呢!”王大有不紧不慢地说:“伙计们都饿了,干不动了,”管事的一听话里有话,这是提条件了,就说:“有话你就说嘛,别绕弯子,别耽误了下葬!”王大有说:“弟兄们说,俺们在这挨热流汗出大力,放着好烟不让我们吸,给破红石的,这是严重的民族歧视啊!”管事的觉得有些奇怪,早上走时好好的,怎么现在出幺蛾子了?他去问蔡文,蔡文听了也懵了,就说咱们现在不都是红石的吗?怎么到我这里就改规矩啦!不行,不换!管事的说他:“现在是较劲的时候吗?一点半下葬,还有时间吗?你好好想一下原因到底出在哪里?你不去还好,去了回来就出问题。”

蔡文思索了一下经过,说道:“可能是我和舅舅他们在抽烟时被他们看见了,当时没让他们吸烟,”管事的说他:“你们抽什么烟呢?”“玉溪的!”管事的发火了,喊他道:“你为什么不让他们吸烟,吸一颗烟有什么了不起!他们不配吗?你家过事人家是给你帮忙的,你给人家发工资了吗?人家凭什么耽误挣钱来这里给你帮忙?真是狗眼看人低!”管事的真气极了,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脏话就出来了。“废话少说,赶紧去地里一人发一盒玉溪的。”蔡文乖乖地去办了。

由于耽误了时间,从出殡到下葬的步骤该省略的省略,该简单的简单,匆匆忙忙地赶时间下了葬,事办完了,留下了话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