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道兵老兵重返屯垦戍边的“黑土地”

铁道兵老兵重返屯垦戍边的“黑土地”

原创 徐英


2022年7月16日——7月18日,战友们急于回战斗过的嫩江、江南江北黑土地看看,战友们早早起床,匆匆用过早餐之后,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或许是心情太好,我们似乎感到这两天老天爷十分帮忙,风和日丽、气温适度,尤其是那里的蓝天白云,让我们那些在大城市呆惯的城里人,感觉黑土地的环境特别舒适宜人。以至于有人说,为什么内蒙古、黑龙江的环境这样好?很多战友当即回答了这个问题,他们说,其实内蒙古,黑龙江的环境以前更好,只是当年忙于辛勤劳作的我们是没有时间和心情去细细欣赏和品味。


战友们驾车上了公路。眼前的大道已全为白色水泥公路,路途显得较为平坦,感觉原先印象中的那些陡坡似乎也已不多。几个小时后,汽车已来到了老部队分场,五分场、三分场十五连等军营。

天津首站,由原三营十二连84年的老兵负责。十五连战友组团访嫩江,重返第二故乡是7月16日到东北,7月18日到嫩江。江南江北各营都看了,老兵们很高兴,咱们老部队归中储粮前途大。

到了岔道口,就知道道路一侧的山,便是我们所说的北山,便想起以前我们曾在北山种植的松树。只见得山坡上有许多松树,司机师傅说,那就是落叶松。落叶松,不就是我们亲手栽种且一直在思念的树种之一吗?!


我们急忙让司机停车,下车后来到道路边上,细细观察一下当年亲手栽下,如今虽不粗壮却已长得非常高大(约七八米高,记得当时栽种的小树苗不过才一尺多点)的落叶松,以及另一端的樟子松。看到虽未成材但已长高的松树,思绪一下又回到在分场植树的当年,似乎重又回忆起五十多年来我们走过的艰难历程。光阴似箭、人生如梦。此刻,经历过农村艰苦岁月磨难、城市改革开放大潮洗礼,重新回到当初梦开始的地方,有一种百感交集的心灵感受。


过了嫩江,再走几十公里地,便是我们的第二故乡——屯垦戍边黑土地,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房已全被焦急、兴奋、忐忑等心情所占据。我们都在心底默默地呼喊:黑土地,我们又回来啦!

中储的同志们都已得知我们的到来,很多同志们和领导都已聚集到接待我们的那幢漂亮的大楼前。车还未停稳,便见中储的同志围拢到车前,响起欢迎我们到来的掌声和笑声。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一时间大家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再加上已回到“第二故乡”的那种特殊心情,我们心中顿时涌起非常兴奋和万分感动之情。

那一刻,最无法抑制感情的是中储女同胞。车子甫一停稳,怀着激动心情的她们,便迅即下车,与迎候在车门口、留在中储的女知青,以及当地的姐妹长时间地紧紧搂作一团,顿时所有在场的姐妹们激动万分,喜极而泣,泪如泉涌。目睹此情此景的人们无不为之动容,因为这些姐妹间发自肺腑、似乎有些失态的举动,只有当事人才能更明白其中的内涵。那种真挚的情感交流,也只有经历过那么多年风风雨雨磨难的人们才能深切体会。难怪,我们一回內蒙古,黑龙江的战友们,见到中储战友知青与同志们见面时如此激动感人的场面,亦情不自禁潸然泪下。事后她对我们说,那一刻实在太让人感动!


经过短暂的欢聚之后,重返黑土地的战友和知青们急于想到老营区里去转一转。于是,战友们在中储粮基地的领导和同志们的陪同下,开始了那种类似“寻根”的重访活动。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去看一看原先我们住过的地方,大家似乎想通过这种方式,尽力去寻找逝去岁月的一些印记。

但是,战友们已经很难再找到留存在记忆中的许多东西。原先布局杂乱、高低不平、满是坑洼的土路不见了,替换它的是规划合理、宽阔平整的水泥道路;原先的老营房不见了,因为人们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住在平房、睡在大通铺床;原先的机库不见了,家庭承包制让所有的农机都停靠在拥有者的庭院中;原先的供销社也不复存在,早已被村内的多家小店铺所取代;原先的泥墙草屋已不多,如今职工们大都已住上了红墙白顶宽敞漂亮的住房;原先军营里随处可见的用桶抬水已不见踪影,人们吃水早已用上机井……也许,除了尚留存的少量泥墙草屋,只觉得以往保留在头脑中所有的概念几乎均已被颠覆,所有自以为清晰的印象似乎已荡然无存,所有青春的记忆已被时间和岁月剥蚀得支离破碎、几近湮灭。

相聚一堂 开怀畅饮


招待战友们的菜肴非常丰盛,每张桌上都放满了美味佳肴。各种新鲜的绿色食品不仅让战友们大开眼界,而且给战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白切肉,应该是个十分普通的家常菜,但是大家品尝以后,一致认为,这肥而不腻的肉远比上海市场上买的来得新鲜,这肉的味道也远比战友们平常吃过的肉来得鲜美、来得可口。非但肉是如此,其他的菜也丝毫不差,灌血肠、白斩草鸡、红烧鲤鱼、炒蕨菜、小鸡炖蘑菇,以及时令蔬菜炖土豆、炒豆角等,都让大家大快朵颐。不知是回到第二故乡的感觉,还是五十多年来好久没好好品尝过正宗的东北菜的缘故,大家直呼:这一餐吃得十分过瘾、吃得非常高兴。


欢迎酒会是重返第二故乡的第一餐,也是战犮与军营离别五十多年后再次相会的庆祝仪式。席间,无论是离开老军营多年的战友,还是一直辛辛苦苦劳作于那片黑土地上的中储基地的广大职工,大家都很激动,都为能够在这个十分美好的季节中再相会,能够坐在一起敞开胸怀快乐地喝酒唠嗑,能够幸福地回忆当年的趣事逸闻,感到非常兴奋、非常陶醉。

五场场长赵清阳在沈阳故宫处相聚一堂


基地领导李思明


基地飞机场


戴传雄


公司有三个组成部份,一是有二百多人的储备收购粮食的管理部门,二是一百多人的研发团队,三是有四百人承包股份制耕种团队。种这块地收获很高的,他们忙时可请当地妇女干临工。有先进的机器设备,输入电脑就自动作业,今后方向是全自动无人作业的。

近十年体制改革效益提高很大,还有国家补助。我们这次重返“第二故乡”的三十二人团队是最大规模的,所以公司专派人来接待。

每年有二十多高校毕业生进入公司,领导都在给他们传承军垦文化、部队精神,使之一代代传承下去。这次来圆了我的梦,找到我年少青春之感。

黑土军魂


八一战友东北行,北方领导胜亲人。

三十四年回嫩江,留恋黑土军魂情。

基地发展变化大,北方公司好前程。

战友真情深似海,友谊花开万年春。


(杨长春 诗)


壬寅年 七月于嫩江

十五连兵又去黑河考察旅游了。

基地变化巨大,说明党的政策越来越好,说明基地同志们在贯彻落实党的政策不走样,说明基地的同志们没有忘记老一辈创业的艰辛,希望他们继续不懈奋斗努力,把基地建设成全国乃至全世界无人耕作的典范。祝愿基地一年更比一年好,祝基地建设芝麻开花节节高!

十五连小兵开大汽车。当年两个汽车排一个修理排。还有事务长管勤杂排。当年的十五连小兵开大汽车。有二个汽车排,一个修理排,还有司务长管勤杂排。兵十八,九岁,排长二十二,三岁,二十五岁以上连长。赞美青春年华,战友们汗水洒遍黑土地!

基地和各场领导十几位送行我们,好感动,再见嫩江,再见战友,我爱你们,情感永不忘。

留恋戍边军魂情,八一战友嫩江行。北方领导都光临,不是亲人胜亲人。看了一营又一营,场场变化样样新。日日都是盛招待,盛情感动每个人,离嫩领导来送行,激动泪目难表情。再见了,嫩江的领导战友们!再见了我们战斗过的地方!


摄影/张建军

图编辑/徐英

来源:老兵原创之家公众号

责任编辑:梦醒

编发: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