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春秋战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话说春秋战国—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一、楚世家的历史渊源

司马迁在《史记 ·楚世家》中对楚国的先祖进行了一番考证,楚先祖出自帝高阳氏,高阳是黄帝的孙子,昌意的儿子。高阳的后代重黎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当时共工氏作乱,帝喾派他去平息叛乱,后来被帝喾杀害。帝喾又让他的弟弟昊回做了部族的首领,被称为祝融。祝融就是传说中的火神,祝融的儿子路终有六个儿子,全部是剖腹产,长子叫昆吾,次子叫参明、彭祖、会人、曹姓、季连。昆吾氏在夏朝时曾做过候伯,桀时被汤灭掉。彭祖在殷商时也做过候伯,殷商末被杀害。季连的儿子叫附沮,他的后代中微当时在中原一带,也有人说后来去了蛮夷之地,其年代无法考证。

周文王时季连的后裔粥熊,他的儿子曾经侍奉过文王,粥熊的儿子叫熊丽,熊丽的儿子熊狂,熊狂的儿子熊绎。周武王封熊绎到楚蛮之地,家族叫芈氏,定居在丹阳一带(现湖北枝江县)。熊绎与鲁国、卫国、晋国、齐国诸公子一起侍奉周成王。周夷王时,王室开始衰落,诸侯互相侵伐,熊绎的后代熊渠受到了江汉民众的拥护,他派兵攻打庸国,一直打到鄂地(武汉)。熊渠说:“我们的祖先是蛮夷,我们不能叫中国的称号”。他立自己的儿子康为句亶王,红为鄂王,小儿子执庇为越章王,他们全部居住在江汉一带。一直到了周厉王时怕被讨伐才去掉王的称号。

熊渠死后立儿子挚红为国君,挚红死时立他的弟弟熊延为国君。熊延的儿子叫熊勇,熊勇死时立弟弟熊严为国君,熊严有四个儿子长子叫熊霸,次子叫仲雪、叔堪、季绚。熊严死后熊霸继承父位六年而亡,三个弟弟上演了宫廷互相争夺王位的大戏,结果仲雪死,叔堪逃亡鄂地,季狥夺了王位。季狥在位二十二年后去世,儿子熊咢即位,执政九年,子熊仪为君,叫若敖。若敖在位时周幽王被犬戎杀害,平王东迁。若敖儿子熊坎即位,六年后熊坎儿子熊咰被立为国君,叫蚡昌。蚡昌死后,弟弟熊通杀蚡昌儿子代立为君,改名叫楚武王。

公元前740年,刚刚的执政楚武王准备攻打随国,随国君说:“我有什么罪过?,为什么你们讨伐我?”武王说:“我们是蛮夷之国,现在诸侯之间互相侵伐,我要求您们尊重我们的军队和国家称号,我们的祖先也是文王的后裔,在周成王时被推举为先公,他们封给我们土地,让我们居住在楚地,从那时起所有的蛮夷都被我们征服,成为我们的属国,我们从此自封为楚国,与随人结成同盟,在濮地定居,安居乐业,国家开始强大起来。因此我们是奉先王之命来收复你们的。”武王在征讨隋国时死在军中,楚军只好暂时撤兵,武王的儿子熊貲被立为国君,定都在郢城(今荆州江陵)。

文王二年(公元前688年),楚伐申国路过邓国,邓国人认为楚王不堪一击,可是邓候错过了战机,没有攻打楚,楚国军队长驱直入蔡国,蔡哀候被俘,蔡国很快就成为楚国的“盘中餐”。楚国凭借自己的军队强大,对江汉一带的小国进行兼并,势力越来越大不阻挡。文王十二年,楚灭掉邓,第二年楚文王儿子庄敖即位。庄敖上台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杀死他的弟弟熊恽,熊恽得到消息后逃到随国,又同随国组织力量返回杀死庄敖,自立为楚成王。楚成王元年(公元前671年)联合诸侯扩大自己的实力,采取远交近攻的战略,名义上拜周天子为主,实际上逼迫周天子封给他土地,使楚国的版图扩大到千里以上,一跃成为南方的泱泱大国。

十六年,齐桓公称霸之始派军队攻打楚国,大军行行进到陉山,楚成王派大将屈完率兵阻击,桓公本来想速战速决,可是偏偏久攻不下,只好同楚军城下结盟。齐、楚和好,楚成王也同意齐不再向周王室纳贡。宋襄公看到楚国的势力越来越大,有吞霸中原的趋势,他想让楚国也加入盟国。于是就派特使去说服楚成王,成王大怒说道:“宋国想召我加盟诸侯,我派兵去攻打它。”楚军到了孟地把宋襄公扣留起来带回楚国。第二年成王又攻打宋,泓水一战宋军战败,宋襄公也被射伤,仓皇逃回宋国。从此,宋国再也没有打仗的勇气,国势也一天天衰落下去,宋襄公也因为伤势过重而一命呜呼。

公元前633年楚成王三十九年,鲁僖公请求楚成王出兵讨伐齐国,楚派大将军申候伐齐,夺取了毂城,掠走齐桓公的儿子雍作为人质。齐桓公的七个儿子见势不妙,纷纷逃到楚国寻求庇护,成王收留他们并封为大夫。这一年的夏天,晋国又出兵攻打宋国,宋向楚求救,楚大将子玉请战,楚成王说:“晋文公在外流亡十九年,后来凭他的智慧和谋略作了国君,这是上天赐给他的福份,也是我们所难以阻挡的他的原因。”子玉坚持攻打晋国,楚成王只给了他很少的军队,结果在城濮一战中楚军大败,楚成王怒杀子玉。

四十六年初,成王命商臣为太子,大臣令尹子上书劝阻:“太子年幼,乳臭未干,将来怎么治理国家,如果非要立商臣为太子,楚国的未来不堪设想。”成王没有听他的劝告,执意立商臣为太子,后来又立儿子职,取代商臣。商臣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老师潘崇,潘崇说:“怎么能夺回你的太子地位呢?我知道大王有一个宠妃叫江芈,你可以去侮辱她、激怒她。”商臣按照老师的话去做,果然江芈大怒,她对商臣说:“怪不得君王要杀你另立职为太子,原来你是一个伪君子,不讲仁义礼信的东西。”

潘崇问商臣:“如果真的立职为国君,你能辅佐他吗?”商臣回答说:“绝对不可能”。潘崇又问:“假如职做了国君,你可以到逃亡去避难吗?”商臣回答:“那更不可能了”。潘崇再问:“你敢做大事吗(指杀了成王),”商臣说:“我能做。”十月商臣发动了政变,他命令王宫卫队包围了成王的住地,这时成王想吃熊掌,叫厨师给他做熊掌,可是怎么也煮不熟,成王问:“为什么煮不烂?”厨师说:“这可能是不祥之兆,”成王于是上吊自杀。商臣被立为国君,叫楚穆王。在他执政期间,把国事交给了潘崇,潘崇把国家政务管理得井井有条,先后灭掉江国、蓼国,进军陈国大胜而归。穆王死后儿子楚庄王被立为国君,楚国从此开始了称霸之路。

公元前613年楚庄王正式执政,在他执政的前三年,庄王不发布政令,也不理朝政,整天笙歌燕舞,并下令有敢在朝廷上进谏者,一律杀无赦。大臣伍举冒死上朝进谏,他看到庄王左手抱着郑姬,右手搂着越女,在管弦鼓乐声中摇摇欲睡。伍举说:“我想给大王讲一个笑话,在古代时有一只鸟落在树上,三年不飞不叫,不知是什么原因?”庄王说:“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伍举退朝说:“我明白庄王的用意了”。

几个月后,庄王仍然吃喝玩乐,而且越来越疯狂。大夫苏从请求进谏,庄王说:“你难道没有听说我下发的禁令吗?”苏从回答:“我以自己的性命来请愿,如果您不听我的劝告,我就死在您的面前。”楚庄王幡然醒悟,从此不再放纵,亲自主持国政,制定法律,杀贪官,封有功大臣,任命伍举和苏从辅佐国政。楚国从此民心大振,政治清明,仅仅用一年的时间,先后灭掉了庸国,战胜了宋国,楚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


二、楚庄王问鼎中原大展宏图

楚庄王八年(公元前606年),楚国的军队攻打陆諢戎部落,大军开进到洛地,请求在周王室的官员郊外阅兵。周王室派大臣王孙满前去劳军,楚庄王问王孙满:“你们的九鼎有多大、多重?”王孙满说:“国君统治国家在乎德政,而不在乎什么鼎。”庄王说:“频出过得武装力量,九鼎我们能轻而易得。”王孙满说:“大王您可能忘记了九鼎的来历,虞、夏时国势强盛,夏朝的边境达到很远的地方,九州牧缴纳贡金铸造了象征九州的九鼎。

后来夏桀作乱,民不聊生,国家生灵涂炭,九鼎又被殷商获得。殷商经历了六百多年的历史,到了纣王时,商朝出现了暴政,纣王的残暴使国家走向灭亡,九鼎又被迁到了周朝,虽然是件小器物,但是对于周朝来说意义重大。周成王把九鼎放在郏鄏,周朝经历了八百年的历史,天下太平,国泰民安,九鼎安然无恙摆放在朝廷上,这是天帝赐给周朝的国运啊!”楚庄王听了王孙满的这番话十分感动,下令立刻搬师回朝。

公元前605年,楚国的令尹斗越椒趁着庄王无暇顾及政务之际,杀了司马蔿贾,派兵驻扎在烝野(河南新野),企图把庄王阻止在外,然后发动宫廷政变。把文王、成王、穆王的亲属作为人质,同令尹讲和,斗越椒坚决扣押人质,并在漳澨(湖北荆门县),摆开战场准备同庄王决一死战。庄王求和不成只好被迫迎战,战争开始时,斗越椒的射手一箭射中了庄王战车上的鼓,另一箭射中了庄王车上的太阳伞,庄王的军队被震住了,惊恐万分,纷纷溃败而逃。庄王对士兵说:“我的先君有三支利箭,被斗越椒偷去两支,现在他已经用完了,你们不用害怕,进管冲上去杀死他。”庄王的军队稳定了下来之后,庄王亲自擂响战鼓,指挥军队绝地反击,斗越椒的军队被打得七零八落,斗越椒也被乱军杀死,庄王大胜而归。

令尹被铲除之后,接替他的是孙叔敖,孙叔敖一上任就整顿内政、外交、军队,制定严密的法律和制度,对内发展生产,对外联合诸侯扩军备战。他制定的战略战术精密实用,主张在军队在行动之前要侦查敌情,摸清敌方的军事部署,军队不打则已,要打一定必胜。同时,他的实战法规定在兵车右边的士兵要靠车辕行走,随时准备战斗。兵车左边的士兵准备好携带宿营的物资,随时做好安营扎寨准备。全军由中军指挥,精锐部队在主将后边随时侧应。他把庄王的军队分成左右两队,分别叫左广、右广,行军宿营轮流巡逻,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设法,以防止敌人偷袭。庄王有孙叔敖主政,国内的大局稳定,军队蓄势待发时刻准备挺进中原。

晋、楚是春秋时期争夺霸权时间最长的两个国家,也是战争最惨烈的两个诸侯国。处在他们中间的郑国、宋国、陈国、蔡国是他们吞并的对象。因此,晋、楚与这些小国经常发生战争。郑国是首当其冲被兼并的对象,郑国地处河南中部,北临晋,南接楚,西面可以经周室之地到达西秦,它的东边是陈国,是楚国通往宋、齐、鲁的要道,控制着郑、陈,既可以北上南下,也可以牵制东西方诸侯国,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公元前608年楚国联合诸侯国首先攻打陈国,经过四年的战争陈国屈服,陈、楚和好。晋国看到陈、楚和好,马上出兵攻打陈国,陈国不堪重负,只好和晋国结盟。庄王听说晋、陈结盟,立即率领大军进攻陈国,陈国在楚军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只好被迫同楚国结盟。晋国当仁不让马上召集宋、郑、卫、曹商议如何对付楚国。公元前598年,楚国同陈、郑两国议和修好,陈、郑再次倒向楚国。楚庄王马上攻打宋国,同时派孙叔敖修建沂城,作为北上进攻的桥头堡。陈、楚虽然结盟,但是楚庄王还是怀有二心,时刻想寻找机会灭掉陈国。

当时正好陈国出现了内乱,楚庄王就以此为借口把军队开进陈国,并对陈国的民众说:“我们只是讨伐杀害国君的夏民,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也不要惊慌。”楚军长驱直入陈国的都邑,没有遭到任何抵抗,楚军把夏氏集团的头目夏征舒杀死,楚王宣布陈国作为一个县划入楚国版图。大臣叔吋对楚王说:“你要争当霸主,就不要贪图人家的土地,君子要以德服人。”庄王终于醒悟,放弃了灭掉陈国的打算,把侵占的土地又还给了陈国。

郑国的国土比陈国大一些,它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比陈国重要。郑国曾经频繁遭受战火,在十年之间受到晋国的五次讨伐,楚国的七次进攻,几乎是年年有战事发生。公元前606年,晋国攻打郑国,大军挺进到郔地,郑国马上服软与晋讲和。这年夏天,楚军又攻打郑,郑又与楚结盟。晋国看到郑、楚结盟,马上出兵攻打郑,郑国只好屈服晋国。这年冬天,楚军又进攻郑,一直打到郑国的栎邑,郑襄公的弟弟公子良看到晋、楚两国武力相争,自己的国家只是在大国之间的夹缝中生存,他提出“顺风倒”的策略,谁也不得罪。郑国又加盟楚、陈的辰陵之盟,晋国默许郑国的两面派手法,视而不见。可是楚国坚决不允许这样做,于是在公元前597年春天,楚大军包围了郑国的都城迫使晋国为郑国免受战争,再次同楚交锋,晋、楚决战一触即发。

三、邲之战楚庄王中原称霸

晋、楚之间曾经发生过著名的战役城濮之战,最后以晋国打败楚国而取得战争的胜利。邲之战发生在公元前597年,战争是由郑国挑起的,但是战争在晋、楚之间展开。晋国在战争之前,将领之间发生了严重地分歧,主帅荀林父想不战撤军,副帅先毂却不听军令冒然进攻,结果晋军在黄河附近被楚军击败。楚庄王在这次战役中能够把握住战争的主动权,采纳手下将士的建议诱敌深入,楚军上下团结,作战英勇顽强,一战就把晋军打败。整个战役只有几个月的时间,晋军的几十万大军就被歼灭,在春秋战争史上是前所没有的战例。

战争开始时楚庄王率军先围攻郑国,被围困了十七天郑国无计可施,情急之下找来占卜官占卜,卦象显示郑国此战不吉利。后来又到小巷子里占卜,卦象显示还是不利。于是郑国的文武官员聚集在庙里大哭,守城的士兵在城上大哭,希望能感动上帝帮助他们打败楚国,这一震天憾地的哭声确实很奏效,楚王目睹这个场面,使他为之感动,立即命令撤军。郑国的军队得以喘息之机,马上加固工事,修筑城墙,调整兵力部署。

楚军在几个月之后又卷土重来,包围郑国的都邑,楚军攻打三个月,郑国的都城被攻陷。楚军从正门进城直逼皇宫所在地,郑伯袒肩露背牵着一只羊来迎接楚王。郑伯说:“上帝没有保佑我们,我们也不能侍奉君王,激怒您来攻打我们,这是我的罪过呀!现在我只能唯命是听,如果您俘虏了我的士兵,把他们迁徙到江南,叫他们去戍边,把郑国分割成侯国,让郑国人做你们的奴隶,我们两国托先王的福祉,建立友好国家,楚国倘若不灭郑国,我给您做牛做马都愿意,郑国的土地可以划入楚国的版图,请您三思啊!”

庄王手下的大臣说:“决不能答应郑国的请求,现在我们已经攻下了郑国都城,为什么还要赦免他们?”庄王说:“郑国国君用仁义来感化我们,他们是有诚意的,我们不能雪上加霜,致人于死地啊!”于是楚庄王下令退兵三十里同郑国言和,并派使臣去郑国同他们鉴定盟约,郑国也派子良到楚国作人质。

这一年夏天,晋国出兵救郑国,荀林父为中军元帅,先毂为副帅,士会为上军元帅,郤克为副帅,赵朔为下军元帅,栾书为副帅,韩厥为司马。晋军到了黄河边时,听说郑国已经同楚国讲和,主帅荀林父感到去救郑已经毫无意义,下令撤军回国。士会说:“我听说用兵之道在于观察敌人的漏洞,然后伺机而动。一个国家注重仁仪和德政,它的刑法不能随便改动,国家的发展才势不可挡,这样的国家我们不能去讨伐。

楚国讨伐郑国是因为郑国离心离德,背信弃义。去年楚军侵入陈国,今年又攻打郑国,他们国家的百姓和军队没有感到疲惫不堪,国君也没有遭到民众的声讨。楚国现在反而政令畅通,军队各兵种协同作战,互相配合,先头部队深入敌后,侦查敌情反馈给主帅,主帅根据敌人的部署制定自己的战术。楚王注重选拔军事人才,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把有作战才能的将领提拔到重要的岗位,军队纪律严明,一心抗击外来的敌人,我们怎么能阻挡他们的进攻呢?”先毂说:“这样放纵楚军是万万不行的,晋国之所以称霸诸侯,完全靠我们军队的强大和朝廷上下的团结一致。现在大敌当前,我们却唯唯诺诺,将来一定会尚失霸主的地位。这是作为一个职业军人所不能容忍的!因此,我们一定要度过黄河同他们决战。”

晋大夫荀首说:“现在我们所处的形势十分危险,如同《周易》上的‘师卦’变为‘临卦’一样,卦辞显示出兵要讲法度和军纪,如果法度军纪不严对我们很不利。做事顺其自然就会成功,反其道而行之,就会众叛亲离。这就如同江河一样被堵塞就会死水一潭,水不流动就像“临卦”一样,象征凶象的发生。军队统帅士兵不服从他的指挥,那就会陷入灭顶之灾。如果我们现在同楚军交战,一定会失败,即使是幸免于难,苟且地返回晋国又有什么用呢?将来还是大祸临头。”大将韩厥对荀林父说:“先毂的军队如果陷入敌人的埋伏,您作为主帅责任不可推卸,如果军队不听您的命令擅自行动,被楚军消灭,您的罪过就更大了。还不如命令军队进攻,万一失败,战败的责任可以众将领分担,这样不好吗?”荀林父听从了韩厥的建议,命令军队渡过黄河同楚军决战。

楚庄王率大军北进,驻扎在郯地,楚大夫率领中军,子重率左军,子反率右军,这时楚国听说晋军已经渡过了黄河,楚王准备率大军返回。令尹孙叔敖说:“寡人不同意您撤军的命令。去年我们攻入陈国,今年又进攻郑国,我们所向披靡,战无不胜,主要是采取了速战速决的战术。”大臣伍参说:“我们用孙叔敖的战略如果不能取胜,我就会成为晋军的俘虏。

现在楚王又准备撤军回国,这是不能容忍的。如今晋国的当权者刚刚上任政局未稳,他们的元帅先毂刚愎自用,不服从命令,晋国的三军想统一起来十分困难,这场战争晋军一定会因为内部斗争而失败。”庄王对伍参的话十分反感,命令孙叔敖改变撤军的路线,军队向北进发,庄王自己带大军驻扎在管地,等待晋军到来。晋军驻扎在敖和鄗两山之间,郑国派皇戎为使臣前往晋军游说。皇戎说:“郑国之所以服从楚国,是为了保存国家的缘故,我们对晋国并无二心,楚军屡次获胜而骄傲自大,军队在外打仗很久已经疲惫,士气低落,军队中的一些士兵已经麻木。

如果现在进攻楚军,整个军队作为后续部队接应,楚军肯定被打败。”副帅栾书不同意对楚国的判断,他说:“楚国自从灭掉庸国就开始在国内发展生产,扩军备战,现在他们有近千辆战车,有几十万精锐部队,他们随时准备可以攻打任何一个国家,我们万万不可吊以轻心。”师叔是楚国有名才子,他被派到郑国是为了说服与郑结盟。子良作为人质留在楚国,如今郑、楚和亲,不想再战。摆在郑国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不就归顺楚,要不就变成楚国的附庸。赵括说:“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同楚军交战,还等什么呢?听从先毂将军的话吧!进军灭掉楚国。”

楚庄王再次派使臣到晋国讲和,晋国答应楚的条件与其结盟,楚国的三位大臣许伯、乐伯、摄叔跟在使臣的后面,驾着战车向晋军挑战。许伯说:“我听说敢于向晋军挑战的人,一定要举大旗、驾战车,冲向敌人的阵地。”摄叔说;“我听说向敌人挑战的人,驾战车冲入敌人右军阵地,杀掉右军将领,生擒他们,然后再回到阵营。”他们按照事先制定好的作战计划对晋军开始了进攻。当他们三个返回到阵营时,晋军追杀过来,从左右两边发起夹击。乐伯只剩下一支箭,正好有一只鹿跑到阵地上,乐伯把鹿射死,献给晋军的将领鲍癸,并对他说:“本来想射杀更多的猎物给你们,但现在不是打猎的季节,所以只好献给你们一只鹿,以表心意。”鲍癸十分高兴,马上下令停止追杀。并对手下的将士们说:“他们的将领是君子,又善于骑射,我们就不去追他们了,”乐伯三人因此得以逃脱。

晋国将领魏锜和赵旃都是名将之子,两个人多次想谋取高官都未能如愿以偿,对此他们怀恨在心。邲之战开始时他们向主帅荀林父请战,被荀林父拒绝。后来又提出同楚国结盟,荀林父勉强同意。魏锜和赵旃心怀不满,寻找机会让自己的军队故意打败仗。两人擅自违抗军令向楚军发起挑战,副帅郤克说:“这两个人居心叵测,让他们去攻入楚军大营一定会出事。”先毂说:“郑国劝我们进攻楚,你们不敢打,后来又主动议和,现在反过来又要同楚军作战,军队没有装备和给养,又没有作战的心里准备,这仗怎么打?”荀林父看到大将们对战争的意见不一,他也没有左右为难,只好“和稀泥”。

晋军将领分成两派,一派主张打,另一派主张撤退,所有的矛盾在战前都暴露出来。主帅荀林父很难掌控三军。魏锜首先向楚军发起进攻,战斗一开始就败下阵来,士兵仓皇逃回。被楚军紧紧地追赶着。赵旃一部分也被打得七零八落,他们的武器和战车全部被楚军缴获。这时荀林父派兵去接应,楚将潘觉见到晋军中尘土飞扬知道有人接应,马上向主帅孙叔敖报告,晋、楚两军在邲(河南荥阳县)遭遇,孙叔敖的精锐部队冲入敌人阵地,荀林父被突如其来的楚军打乱了阵脚,急忙传令,马上撤军抢渡黄河,将士们互相争夺船只逃命,先上船的士兵挥起大刀砍掉抓住船舷士兵的手指,船中的手指可以用手捧起来,晋军溃不成军,弃船而逃。

只有郤克和士会的军队阻击楚军,赵婴齐事先准备了渡船,他的部队抢先渡过黄河,其余的士兵不是被淹死,就是被打死,哭嚎的声音充满整个江岸。这就是晋、楚的邲之战,最后以晋国的彻底失败而告终。战争结束时有人提出要乘胜追击把晋军全部歼灭,也有人提出把晋军士兵的尸体堆放在城墙上,以此来炫耀楚国的胜利。楚庄王说:“我们用武力打败了晋国强大的军队,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掩埋了将士的尸体,撤军回国。

楚国之所以在邲之战中取得胜利,关键是楚庄王善于启用军事人才,善于采纳将领们的建议,能够团结军队官兵一致对外,能够把握住战场的主动权。而晋军的失败主要是将帅之间矛盾重重,互相猜疑,在战场上不听从指挥,军心涣散,在战与不战之间犹豫不决,贻误了战机。楚庄王经过邲之战之后名声大振,已经是名副其实的中原霸主。楚国又经过几年的修生养息,军队的战斗力迅速地提高,再次出兵攻打宋国,宋国不战而和,签订城下之盟,双方休战,并承诺归附楚国。中原除了晋、齐、秦、鲁几个大国之外,其他的小国都已经被楚国吞并,楚国由此确立了自己的霸主地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