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山村反复出现一封信,40年来从未有人查收,背后有何隐情?

四川一山村反复出现一封信,40年来从未有人查收,背后有何隐情?

2015年四月的一天,家住四川夹江县顺和乡万家坝的杨云清老人,在记者和众多亲人的陪同下,来到了云南临沧市茅孔镇半个山头村,终于见到了自己的父亲杨富友。

身为父亲的杨富友已经九十多岁,儿子杨云清看着他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佝偻着身体、颤抖着双手,内心五味杂陈,恍惚间有一种既陌生又似曾相识的感觉,与此同时内心还有一丝的后悔。

(杨云清与杨富友)


杨云清后悔自己在这几十年时间,一直带着对父亲的仇恨生活;后悔母亲在世的时候,他没有主动去寻找父亲的下落;后悔得知父亲在寻找他,没有早一些来到云南相见。

这是这对父子时隔七十余年的再一次见面,杨云清和父亲为何会分开了如此长的时间?记者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帮助他们团聚的?在这个过程中还发生了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呢?

这还要从一封40年来无人领取的信说起。



2014年的一天,记者来拿着一封信到了四川夹江县顺和乡的万家坝,此行的目的是要找一个叫做杨云清的老人。

(寻找杨云清)


根据村里人的提示,记者和随行的人员很快就来到了杨云清家的门前。当时的杨云清正站在家门口,而且十分热情地跟大家打了招呼。

在确认了的身份以后,记者第一时间就问他是不是曾经叫过杨远清,并说出了杨友富这个名字。

杨云清笑眯眯的表情顿时就变得格外严肃,激动之下,转头就走,头也不回直接进了屋子,还愤怒地把门关上,将所有人拒之门外。

对于记者提到的这个名字,杨云清再熟悉不过了,因为杨友富正是他的亲生父亲。

(记者找到杨云清)


这一年的杨云清已经七十多岁了,在他的印象里,已经很久都没人提过这个名字了。

70多年前父亲离家后,与母亲相依为命的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接到父亲的任何消息。

杨云清对父亲一直心有怨恨,因为在他离家不久后,母亲的精神就变得不正常了,直到去世前都是疯疯癫癫的。所以,当记者一提到杨友富,他才会有如强烈的反应。

经过众人的耐心劝导,杨云清才把门打开,并且承认了自己就是杨富友的儿子,而且还说自己几十年前曾经叫过杨远清,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杨云清转身关门)


与记者一同前来的还有杨富友的孙子、孙女,他们这次来到四川,就是为了够帮助爷爷找到失散多年的儿子,然后带着他回云南团聚。

在得知杨云清就是爷爷失散多年的儿子以后,杨富友的孙子、孙女向他发出了邀请,希望杨云清能够跟他们一起去云南,然而杨云清只说了“我不愿意”四个字。

在得知杨云清的想法后,记者和杨富友的孙子、孙女并没有勉强他,而是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耐心劝说,让他知道父亲杨富友对他的思念。最终,为了不留遗憾杨云清答应了前往云南,去见父亲一面。

(杨云清与记者交流)


见面以后,杨云清心中所有的悔恨和仇恨,随着一声“爸爸”便都烟消云散了。杨富友更是泪流满面,他没有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失散多年的儿子。



大家都为父子的团聚感到高兴,因为这背后还有着一个更加感人的故事。故事要从一封无人签收,但是四十年被反复邮寄到四川的信件说起。

1973年,夹江县顺和乡的邮递员领到了一封非常奇怪的信件,他反复看了信件上的编码和地址,说什么都没有搞清楚这封信到底是要送到哪里。

(信件)


二丈摸不到头脑的邮递员只好来到了乡政府的办公室,想通过工作人员确认一下信件上的地址。

当时政府工作人员还调侃邮递员,说他送了几十年的信,十里八乡居然还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工作人员接过信件后,看了一眼,也是十分疑惑,在顺和乡工作了十几年的他,也不知道这封信上的地址到底在哪。

后来,这封信被放在了乡政府,由于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人来认领,最后被退了回去。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没过几天,这封信又寄了回来,似乎有着一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意思。

此后邮递员在送信的时候,跟别人说得最多的两句话就是:知道夹江县顺和乡王家坝第七生产队在哪儿么?认不认识一个叫杨远清的人?可是,无一例外邮递员都没有获得他想要的答案。

(邮递员送信)


找不到信件上的地址,自然就没办法核实杨远清这个人到底是谁。就这样,信件只能一次一次被退回。但是每隔一段时间,这封信还是依旧会出现在顺和乡的邮局。

时间一晃,四十年过去了,这封神秘的信件已经成为了当地人尽皆知的一件事情。对于这样一封几十年都无人查收的信件,不仅是当地村民好奇,顺和乡政府的干部们也想搞清楚背后的缘由。

为了知道这封信到底是谁寄来,政府工作人员找到了记者刘佳,希望他们能够帮忙查清楚这封信的来龙去脉。

(政府工作人员找记者帮忙)


记者刘佳在了解清楚这件事情的经过以后,开始调查这封信背后隐藏的秘密。

几十年来,在顺和乡没有一个人清楚王家坝第七生产队指的是哪里,也没有人知道杨远清是谁,所以记者刘佳准备从寄信的地址和寄信人开始调查。



四十年反反复复出现的信件,来自云南的临沧市茅孔镇半个山头村,寄信的人叫做杨富友,因此很多人猜测杨富友和杨远清可能是亲属的关系,所以才会一直寄信到这里。

(云南山村)


很快刘佳就联系到了云南当地的记者,在讲述完这件事情后,在云南记者的帮助下,刘佳来到了信件上的另一个地址所在地半个山头村,开始寻找寄信人杨富友的下落。

事情进展的比想象中的要顺利,在与当地村民交流的过程中,刘佳很快就确定了寄件人杨富友就生活在半个山头。

通过村民的讲述,在没见到杨富友本人之前,刘佳就了解到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好人,而且在当地的口碑还不错。

不仅教会了大家编竹篮、竹筐的手艺,还带领大家一起种菜,在全村人的心里,他有着德高望重的地位,深受大家的尊敬。获知杨富友家地址以后,刘佳他们来到了一个农户的家中。

(云南农户家)


进入大门后,他们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刘佳介绍了自己记者身份以后,直接询问这里是否是杨富友老人的家,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刘佳很快就说明了此次前来的目的,还追问小伙子他与杨富友是什么关系以及杨富友本人现在人在哪里?

小伙子是杨富友的孙子,在得知记者有事情要与他爷爷核实,很快就把记者领着到了他家的二楼。

在二楼的阳台上,刘佳看到了一个坐在藤椅上,正在晒太阳的老人,他的脸上和手上布满了皱纹,身材也非常消瘦,他就是刘佳要找的杨富友。

随后,刘佳走上前去,蹲在老人的身边,大声在他的耳边问道:爷爷,你是不是一直都往四川给一个叫做杨远清的人寄信,这个人你认识么?

(年迈的杨富友)


杨富友缓缓地将手里的烟放下来,一边点头一边说:“他是我儿子,他一直都在四川,可是我给他写的信一直被退回来。”

就这样,随着杨富友老人被找到,事情慢慢就有了头绪,刘佳也很快知道了老人为什么几十年一直都在坚持往四川寄信。



杨富友其实不是云南人,他的家乡在四川,就是信件上写的地方。

七十多年前,日军进入英国的殖民地缅甸,意图切断滇缅公路实施对中国的战略包围,进而通过缅甸进攻云南,拿下云南进攻重庆。

(日军侵略缅甸)


在决定命运的时刻,中国决定自己组织远征军开赴缅甸,保卫生命线,同时解救深陷缅甸被日军围困的英军。1942年,远征军开赴缅甸,作为远征军一员的杨富友老人也跟随着大部队来到了前线。

当时,中国对外通道只剩下滇缅公路,一旦滇缅公路被切断,中国的持久抗战将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为了保护这条唯一的通道不被日本人破坏,杨富友和战友们抱着誓死的决心,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搏斗。

他们曾经走到了一个无人区,还深陷敌人的包围圈,杨富友眼睁睁看着战友一个接一个倒在了自己的眼前,自己后来也因为救一个小男孩,不幸被日军的炮火炸伤。

受伤的杨富友被战友从缅甸救了出来,辗转来到了云南养伤,终于在1945年,他等到了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消息。

(中国远征军)


这时候的他内心十分激动,可是就在杨富友准备回家和亲人团聚的时候,身上没有一份钱的现状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最后,由于交通不便利,再加上他身上的伤一直都没有痊愈,他只能暂时选择留在了半个山头村。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杨富友最终也没能回到自己的家乡。

凭借着战场上的英勇杀敌,他获得了军功章,可是对于杨富友来说,他更想把这份喜悦当面分享给自己的亲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虽然每时每刻都在惦念远在四川的妻子和儿子,但是回不去家的杨富友,只能选择在云南开始了新生活。

(军功章)


为了一解对亲人的思念,杨富友决定给他们写信。那时候云南交通还不是很发达,为了能够将信件寄出,每次他都是早上三四点起床,然后徒步走到镇上,把信件寄出去。

最开始的时候,杨富友与妻儿还能正常通信,可是直到1973年以后,信件便一次一次被退了回来,但是杨富友却一直没有放弃。



知道了神秘信件的来龙去脉以及有关杨富友老人的故事后,记者刘佳返回到了四川。俗话说解铃还需系铃人,要想给这个故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还是需要找到杨富友老人的儿子杨远清。

(杨云清与村民)


可是,事情就卡在了这里,没有人知道王家坝第七生产队在哪里,杨远清的下落还是没有办法核实。

就在事情一筹莫展的时候,记者丛村民的口中得知,顺和乡有一个叫做万家坝的地方,哪里会不会是杨富友信上写的王家坝呢?

为了揭开这个谜团,记者刘佳带着杨富友的孙子、孙女先来到了万家坝的派出所,希望通过民警的帮助,确认核实一下当地是否有一个叫做杨远清的人。

通过户籍查询,民警并没有找到叫做杨远清的人,反而在万家坝找到了一个叫做杨云清的人。通过调查,大家发现杨云清这个人与杨富友老人要找的杨远清,情况非常匹配。

(公安局)


为了核实杨云清到底是不是杨远清,才有了文章最开始记者去万家坝找人的那一幕。幸运的是,杨云清和果然就是杨富友老人的儿子,而且和“杨远清”是一个人。

几十年里,杨富友老人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四川还有自己的妻儿。

虽然他寄出的信件一次一次被退回,但是他并没有放弃,最终引起了政府的工作人员注意,四十年如一日寻找妻子和儿子的故事才逐渐被人们知晓。

正如杨富友老人所说,最开始杨云清还能收到父亲的来信,而且他们还给父亲寄过东西。后来,村子名字发生了改变,他也再没收到过父亲的信件。

(邮局寄信)


没有了父亲的消息后,这么多年杨云清为什么没有尝试找一找父亲呢?

原来,在一次来信中,杨云清得知父亲在云南又组成了新的家庭后,从此便认定父亲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许多年过去了,这是他的一个心结,他心中一直都充满着对父亲的怨恨。

但是在了解了情况后,他完全没有想到,父亲竟然一直都在坚持往之前那个地址寄信。

通过这个事情,不仅是杨云清,就连旁观者都能感受到杨富友老人的执着和坚持,也能体会到这一封封信件里老人对妻儿的无尽思念。

(杨富友老人)



亲情、血缘是时间与空间都没办法改变的,虽然对父亲抱有恨意,但是在知道事情真相后,杨云清释怀了,前往云南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父亲。

而这封神秘的信件,也终于找到了收件人。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一晃四十年过去了,在找寻真相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故事里的人或遇困境、或受挫折、或被误解、或有悲伤,但是他们都没有放弃。

希望自己的人生不要留有遗憾,因此才能达成所愿,故事最终也迎来了皆大欢喜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