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人物记忆:发财爹

乡村人物记忆:发财爹


发财爹拄着拐杖来到清林家。发财爹说:“清林,给我弄壶酒喝。谁让你跟发财是老朋友来呢!”清林说:“怎么,发财哥他不让你喝酒?”

发财爹说:“哎呀,别提了,吃饭也刚混个八成饱。一家人两样饭食,给我的那比喂猪的那好不了多少。”

清林拿出一瓶酒, 又吩咐妻子弄了两个菜,他把酒倒进茶碗里,给发财爹端到跟前,妻子也把菜端上桌。

发财爹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喝完一茶碗,清林又给他倒上一茶碗。

喝完后,清林妻又给他端上来一碗挂面荷包蛋。

酒足饭饱,发财爹满意地说:“可解解馋。权当过个小年儿吧。”

清林和妻子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外。

发财爹回家对发财夸耀说:“人家清林可真够滋味儿,今日我到了他家,两口子好酒好菜地伺候我!”

发财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一声也没吭。发财妻把发财拉到里屋,轻声说:“清林让这老东西喝酒,这不是存心出咱的洋相,让咱难看吗?咱们哪里对不住他?”

发财沉思了一会儿说:“这话有道理。咱爹喝了清林家的酒,还不知怎样说咱的坏话呢!清林可真不够朋友。”

村经销点门前。清林妻正准备进去买东西,刚好发财妻提着一瓶醋出来。清林妻说:“嫂子,买的醋吗?”

发财妻阴阳怪气地说:“俺家买不起酒,只有喝醋的份儿。”

清林妻愣愣地站在经销点门前。

清林妻回到家对清林说:“咱让发财爹喝酒,惹得发财媳妇不高兴了。”清林说:“咱让他爹喝酒,对他家来说,面子上是有些不好看。”

清林妻说:“他是来要酒喝,又不是咱请他。”

清林说:“不管他是来要,还是咱请,所达到的负面效果都是相同的。”清林妻说:“那他以后再来要,咱就不给他喝。”

清林说:“那可不行。老人家来要,咱还得给他喝。”

清林妻说:“这不是花钱买仇人吗?”

清林微笑着说:“我有办法。”

发财爹又来到了清林家:“清林啊,我又馋酒了。”

清林说:“大爷,你馋酒我给你喝,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发财爹说:“什么事?”

清林说:“你来喝酒要偷偷地来,悄悄地走,不要对任何人讲。在发财哥面前不要说我对你好,光说我对你孬。”

发财爹莫名其妙地说:“这是为啥?”

清林说:“ 你别管为啥,我问你答应不答应。”

发财爹说:“我听你的。”

清林边拾掇酒菜,边对妻子说:“你到大门口去站岗放哨。”

清林妻坐在大门口纳鞋底,发财妻从十字路口朝这边走来。

发财妻问:“大妹妹,俺爹在你家吗?”

清林妻故意高喊,好让丈夫听见:“嫂子,大爷没在俺家,你不家来玩玩儿吗?”

清林听到喊声,忙把发财爹拖进里屋,又把酒菜都藏起来,装作无事,坐在桌前喝水。见发财妻进屋,清林忙站起来迎接:“嫂子,你今日咋有空来了?快坐,我给你倒茶。”发财妻说:“不用了,我是转悠着找你大爷。”

清林问:“找他有事吗?”

发财妻说:“今日赶集买了只白条鸡,放在锅里都炖烂了,就是找不着你大爷了,我再转几个门看看。”

发财妻走后,发财爹从里屋钻出来,冲发财妻走的方向,“呸”了一声。

发财一家正在吃饭,发财妻问发财爹:“这几天没到清林家喝酒的吗?”

发财爹说:“就是在他家喝了一回酒,还是我硬要喝的,再去要他不但不给,还教训我。”发财妻对这话很感兴趣:“清林怎么教训你?”

“他说往后别出来要酒喝,儿子、媳妇又不是不孝顺,”发财爹故意学着清林的腔调,“这样做让俺哥、俺嫂子脸面上多不好看?这不是存心往他俩那腮上抹灰吗?真是个老糊涂。”

发财妻和发财相对一笑,发财妻更是笑得前仰后合,嘴里喷出了饭。

在经销点门前,清林妻又碰上了发财妻。

发财妻正拿着一瓶酒出来,见了清林妻热情地迎上去:“哎呀,正打算到你家去。”清林妻说:“嫂子,到我家有事吗?”

发财妻说:“他兄弟俩可是老朋友了。时间长了不见,你哥想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