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法庭上笑称:开个小玩笑

2002年,女护士给同事注射不明液体致死,法庭上笑称:开个小玩笑

“周华,你给刘仁强脖子里到底注射的是什么?”2002年,广西某警局审讯室内,两位警官正在对一个笑容诡异的女子进行紧张的审讯。

女子周华是桂林市第七人民医院内的一名护士,10月23日上午,她趁刘仁强医生为病患治疗时,拿着沾毒的针管刺向其脖颈。

事发之后,警方立马展开调查,可面对询问以及对方家属的跪地祈求时,周华始终闭口不言,丝毫没有悔过之心,最后导致刘仁强无辜惨死。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何周华要将其置于死地?

刘仁强是一名出色的推拿医生,在医院里广结善缘,同事关系也相处得极好。农村出生的他十分勤勉善良,按照正常的发展轨迹,倘若没有遇见周华,或许他的未来会是一片光明。

在平时的工作中,他认真地为病人排忧解难,推拿医治,治疗的病人多了,口碑也就起来了。每当同事有类似病痛或者劳累时,他都会免费为大家治疗推拿,十分有效。周华就是被刘仁强的技术给吸引来的。

某天,周华正在岗位上工作,摸摸索索地动作一直很慢,似是感觉哪里不太舒服,想着是不是要找个按摩店去放松一下。忽地转念一想,推拿科的刘医生不是专业的吗?让他帮帮忙好了。于是她放下手中事情,往刘仁强的办公室走去。

此时的刘仁强正在给病人进行推拿,听见门开之后,他回头望去,发现周华走了进来。他下意识地问对方有什么事,对方回答说腰椎有些不舒服,想请他帮忙推拿一下。

听完后,只觉得是个小事,他顺口答应,然后请对方稍等,把这个病人推拿完之后,便来给她弄,毕竟人总要分个先来后到,更何况还是在工作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周华逐渐感到不耐烦,好不容易推拿完这个病人之后,刘仁强说先去上个厕所,听到这里,她内心彻底不爽。或许普通人都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可她却觉得对方是故意的。

上完厕所回来后,刘仁强立马给她进行推拿治疗,手法既专业又到位,可完事之后,她却摆着一张臭脸,像是被谁得罪似的。对方看见这幅表情,以为是自己哪句话没说对,不小心惹到她了。

可没想到的是,周华走出门放下狠话说:“你以后有什么事都别想找我帮忙!”说完转身便走,留下刘仁强一人原地纳闷。

他思考半天,也不知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对方,以前也没有太多交集,不至于有这么大的仇恨吧。想着想着,他觉得只不过就是小事一桩,便不再放心上,转头开始忙活工作。此时的他还不知,这件事居然会招来杀身之祸。

从那之后,医院陆陆续续地出现关于刘仁强的各种传闻。没错,全是周华干的,她始终对那件不足挂齿的小事怀恨在心,就想整垮刘仁强。

但刘仁强天生就是一个乐观的性子,再加上他觉得大男人没有必要跟一个女人计较,所以对于这些传闻,他毫不在意。

谣言的扩散对刘仁强来说就是被苍蝇咬了一下而已,因为他平时和同事关系极好,大家根本就不相信这些所谓的传言,还什么刘医生把人推拿残了这种话,一听就是扯淡。

看见“毫发未伤”的刘仁强,周华越发气不过,暗自发誓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

她为什么会盯着刘仁强不放呢?这不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事吗?其实,她当初能进医院工作,都是依靠熟人“介绍”。在当时那个年代,家里有条件安排工作,一般情况都比较好,所以大家对这种“关系户”,要么敬而远之,要么巴结到底。

可是周华正是凭借这个原因,在医院总是瞧不起人,做任何事都傲慢无礼,导致所有同事都不敢靠近甚至厌恶她。在刘仁强“怠慢”她时,才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想法,以致于后来做出如此残忍的事。

见谣言无用,周华还尝试将其轮胎扎破,甚至购买大量“毒鼠强”,企图以下毒的方式进行报复,既幼稚又恶毒。

2002年10月23日,周华将带毒的针管拿在手上,朝着刘仁强的办公室走去,此时的他正在给病人看病医治,背朝门口,看不见后面有什么情况。

周华轻手轻脚地慢慢靠近他,靠近他的身躯时,对方猛地一下将手里的针管拿出来,刺向他的脖颈,然后转身就跑。这时,刘仁强深感不妙,毕竟是医生,他强烈地直觉告诉她,对方注射了液体进入体内。

于是他赶紧追上前,将对方拦住,问刚刚刺的是什么,又往里注射了什么东西。可对方却一脸诡异的笑容,轻描淡写道:“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别紧张嘛。”

见对方什么也不说,刘仁强立马跑向院长办公室,将其举动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看见刘仁强脖子被扎处,出现明显的黑色血液,院长立马察觉不对,叫来相关的医护人员对其进行检查治疗。

随后,为了查明真相,院长将周华叫去办公室,询问她究竟使用过什么东西给刘仁强,可此时的周华却依旧嘴硬,申辩道:“我跟他开玩笑,掐了一下而已。”

不管他怎么问,周华始终不开口,顾左右而言他,最后实在无可奈何,加之担心刘仁强的病情,院长选择了报警。

被送去紧急检查的刘仁强,情况越来越不好,面色逐渐苍白,以针眼为中心的后背也开始发黑,伤口处还在不断往外冒血,刚刚被送到急救门口,他便倒了下去。

医院立即召集各科医生组织会诊,全力查询病因。而另外一边的警局,周华面对警察没有丝毫敬畏之心,依旧咬死不说,甚至还笑着强调,这只是一个玩笑。

最开始还在说是掐了一下,后面又改成拿黄蜂扎的,一直装疯卖傻就是不肯说出凶器,无奈,警方只能将其拘押起来,争取调查出真相。

随即对周华的住处以及办公室进行搜查,在办公室的水槽内,他们发现一个针管,医院马上将此拿去检验,可是那时,国内的技术还不是特别先进,无法判断出成分的具体类别,只能确认是毒素。

刘仁强的家属收到消息后,立马赶来看望,看见倒在病床上毫无血色的他,众人哭作一团,他的父母甚至去警察局找周华与之跪下,苦苦哀求对方说出毒素,可面对这一心痛的场景,周华却面无表情,依旧不愿说出实情。

无法撬开周华的嘴,众人十分着急,也在这时转机出现了,他们找到放在周华家里的“毒鼠强”,其中一瓶已经被打开使用过,应该就是用在刘仁强身上的。

知道是什么毒素以后,医院立即展开治疗,可这时的刘仁强早已支撑不住,多处器官出现衰竭的迹象,就算是华佗在世,可能也难以挽救了。

2002年11月8日,刘仁强错过治疗最佳时间,不幸离世。

这场莫名其妙的闹剧最后以悲剧收场,刘仁强从头至尾究竟是哪个环节得罪了周华?论谁也想不通。

此事一出,轰动全城,所有人都在谴责这个心肠歹毒的护士,从刘仁强毒发开始,她始终未曾有过悔意,甚至在法庭上,还试图用自己有精神病作为理由来逃脱罪责。

不过她曾经确实患过精神疾病。早年时,她因怀疑丈夫出轨,整日跟踪调查,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把自己逼成短暂的精神分裂病。前几年经过医治,痊愈出院,然后就被安排在第七人民医院上班。

但经专家证实,周华作案时,完全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且头脑清晰,意识清楚,不存在精神犯病作案的可能,所以应该接受法律的惩罚。

根据我国刑法,周华的行为已经构成了故意杀人罪。2003年6月13日,法院正式宣判对周华处以死刑,赔偿受害者家属70万余人民币。

对于这个故事的结果,刘仁强的家人始终无法接受,他们倾尽全家之力,才将其培养成才,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好,却不曾想遭此不测。

刘家一共三个孩子,刘仁强是家中老二,小的时候,家境贫穷,两个老人根本无法将三个孩子全部供起读书,而他是三个兄弟中,学习最好也自觉的人,所以一家人商量其余两个兄弟辍学打工,供养他读完大学。

背负着全家希望的刘仁强,也没有辜负他们,一直以来认真努力,使劲往上爬,最后好不容易才考进第一人民医院进行实习工作,可奈何半路遇见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才导致悲剧的发生。

一个完整的家庭就此破碎,犯人也得到应有的惩罚。周华口中的“玩笑”,不过是给自己找了一块遮羞布,从毒发至抢救无效死亡,整整十天时间,警察问话、家属下跪都未唤醒她一点良知,这样的人终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