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威慑与“厌胜术”:蒙元军队的“京观”

帝国的威慑与“厌胜术”:蒙元军队的“京观”

在之前分析吴啊萍事件的文章中,我写过“厌胜之术”

“厌胜”意即“厌而胜之”。《辞海》的释义:“古代方士的一种巫术,谓能以诅咒制服人或物”。通俗说就是用法术诅咒或祈祷以达到压制人、物或魔怪的目的。

“厌胜之术”有多种,但不论是怎样的“厌胜之术”,都需要借助外物达到目的,叫做“借物厌胜”

其实,蒙元帝国也有自己的“厌胜之术”,作为一个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以武立国的强横帝国,在它崛起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造下了累累杀孽,而蒙元帝国的一大特征是特别迷信,崇拜萨满教。为了镇压亡魂、除凶穰灾,同时也为了对敌军进行威慑,炫耀武功,蒙元帝国的军队在战胜之后往往会“筑京观”,意欲封镇敌军亡魂。

下面,我们一起了解这段历史。

蒙古军队


何谓京观?

在古代中国,战胜之师在战场上将敌军的尸骸堆积成高高的台状物,这类可怖的建筑,就称为京观,也称“武军”或“京丘”。筑京观这种血腥的战胜仪式和军事习俗,早见于春秋时期的晋楚邺之战,极盛于魏晋南北朝,唐宋沿袭不辍,至明代方才衰落。这种可怕的纪念性建筑,除了威慑、炫耀武功外,还存在除凶穰灾的压胜之术方面的含义,旨在封镇敌军亡魂。

蒙元帝国及后世史料中对该军事行为多有记录。

《元史,太祖纪》中曾记载:须臾四将至,击乃蛮走,尽夺所掠归汪罕。已而与杀其诸将族众,积尸以为京观

这件事在《圣武亲征录》中也有记载:“至忽兰盏侧山,大败之,尽杀诸部众,聚其尸焉。”

《心史·大义略叙》中提到蒙古军队围攻襄阳、樊城的战役:

文焕坚守六年(指吕文焕),拆屋薪穷,军疲如鬼。忽樊城先破,鞑贼尽杀樊城军民,积叠骸骨,架为高山,使襄阳望见,胁吓其心。

刘敏中为蒙古大将大达立(散术台氏)撰写的神道碑,记录了至元十一年(1274年),伯颜南征大军弃郢(今湖北钟祥)南下,直逼沙洋、新城,南宋赵都统率郢州援军尾随其后:

公为殿(指大达立),败之,取首级。抵沙洋、新城,蕴崇如京观,示城中人,令俘高呼:“不降者视此!”逮夜,兵民往往瑜城降。"

在平宋战争中,虽然忽必烈出于统治汉地的考虑,已大为减少了屠杀行为,但蒙古军队仍数次用敌人尸骸筑成京丘,震慑敌军。

《须城县令孟君墓铭》中还提到,蒙古军在攻陷金朝顺天军保州城时,也筑京观纪念胜利:

北兵屠保,尸积数十万,磔首于城,殆与城等。君率遗民聚瘗之,封十余冢。

蒙元帝国以敌人尸骸积就的凯旋柱,在汉字史料中通常一笔带过,只称为京观,而域外文明的史料对此有更为详细的描述。

《世界征服者史》记载,1221年春,大蒙古国军队攻陷你沙不儿(今伊朗呼罗珊省内沙布尔)后,大肆屠杀:

他们割下死者的头,堆积如山,又把男人的头和妇女、儿童的头分开来。

《鞑靼史》中,有两处提到窝阔台时期的蒙古军队在战胜后举行类似“筑京观”的仪式。

第一处:当鞑靼人屠杀曾被他们围困在城堡里的人们,为了惩罚他们的抵抗行为,也为了保证被杀人数,为了恐吓其他人,他们在一千人中选出一个,头朝下,底下是其他的死尸伏在地上。就这样他们威胁恐吓所有被征服、纳入他们的暴政中的人们。

第二处:鞑靼人以胜利为荣,要保证自已杀人的数量,他们有这样的习惯:遵照千夫长的命令,在一块高地上从一千个战败受害者中选一个,将他头朝下脚朝上倒置悬空。在他们攻占谷儿只的梯弗利思期间,为了保证杀人的数量,在占领的七个地方他们将七个人用头朝上,脚朝下的方式吊起来。

蒙古重甲骑兵

这个军事习惯影响深远,以至于蒙古诸汗国衰亡后,中亚国家的军队中仍延续了这些做法。

《巴布尔回忆录》(巴布尔是帖木儿后裔,印度莫卧儿王朝的创建者)多次提到,在战胜敌军之后,蒙兀儿军用敌军头颅搭建了一种塔状建筑:

生俘过来的那些人都被我下令斩首,用他们的头颅在驻菅地堆成一个尖塔。次日晨,我军又开拔,至韩古驻营。当地的阿富汗人在一个山岭上建了一个桑固尔者(Sangur)......我军攻破了这个桑固尔,冲入其内,斩杀了一二百反叛的阿富汗人,取其级而回。也在那里用人头堆了一个尖塔。

许多被杀的人卧尸于战场之上,另外许多感到失望而停止战斗的敌人则逃亡到沙漠中流亡,成为大乌鸦和鸢类的食品。被杀者的尸体堆成山丘,他们的头颅被堆成塔柱。

伊来亚思·汗被抓到,我下令活剥其皮。我下令在营地前进行战争的小山丘上,用异教徒的头颅堆成尖塔。


简而言之,蒙元帝国军队的“京观”,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直接以敌军尸骸架构而成,如《元史·太祖纪》、《圣武亲征录》、《心史·大义略叙》和《鞑靼史》描述的形制;一种是以斩下敌人头颅堆积而成,如《世界征服者史》、郝经《须城县令孟君墓铭》和《巴布尔回忆录》描述的形制,类似赫连勃勃的“髑髅台”。

另外,《世界征服者史》还提到过蒙古军攻陷金朝河中城的时候,“把死者的右耳堆积成山”。

这些胜利的纪念碑对于蒙古的敌人们来说,无疑是最可怕的而又最有效的招降利器,同时,对于迷信的蒙古人而言,这些“京观”的存在也是镇压亡魂的绝佳形式,同时又增强了他们遵从长生天,继续征服世界的信念。

喜欢的朋友请点赞、关注,谢谢支持~



#历史##我要上头条##打卡挑战局#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