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木匠病重,男子踹门而入得意大笑,他说你终于出现了

民间故事:木匠病重,男子踹门而入得意大笑,他说你终于出现了

四月的西塘,被灰蒙蒙的乌云笼罩,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西塘古镇历史悠久,古称斜塘,又名平川,因地处江浙沪三地交界处,交通便利商贸发达。赵家是西塘镇的大户,可谓是家财万贯,生意涉及茶叶、布匹、陶瓷、船运等。

此刻的赵家,心情就跟这灰蒙蒙的天气一样,男人面沉如水,女人掩面抹眼泪。赵老爷今年四十有二,是家里的主心骨,为人乐善好施,遇到有困难的人都会施以援手,老百姓见到他皆称他为赵大善人。他做买卖童叟无欺,从来不会欺行霸市,只要跟他合作过的商贾,都会对他竖起大拇指。

在一个宽敞的房间中,有三男两女。赵老爷卧病在床,面色蜡黄,身体骨瘦如柴,还不停地咳嗽。每次咳嗽都是在午时,过了午时就不咳嗽了。他的妻子许氏,正轻轻地帮他拍着背。女儿赵婉儿端着一杯水来到他身边,轻声说道:“爹爹,快喝点水,喝了水就会好一些了。”

赵老爷抿了一口水,咳嗽才稍稍停一小会。赵老爷原本身强体健,身体并无毛病。只是一个月前,突然就生了这怪病。请了几个郎中来诊治,对方都说他这病生得奇怪,以前从未见过,几个郎中皆束手无策。于是,赵家又派人去县城府城,请了几个老郎中。

老郎中看过后也是摇头,说他们也没有办法治愈,最后开了一个稳定病情的方子。赵老爷无奈,一边用这个方子吊着命,一边派人寻访名医。昨天,西塘镇马家的家主马贵来探望赵老爷,说他有办法救赵老爷。

不过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说只要赵老爷答应,他便请高人出手救赵老爷。如若赵老爷不答应,他便不再插手此事。马家也是西塘镇的大户,不过马家都是靠使用不正当的手段发家的,做的买卖同样涉及各行各业。

赵家与马家是西塘镇的大商贾,可以说掌握着西塘镇的商业命脉,其他的商贾都要依赖两家生存。马贵这次来,就是想跟赵家合作,将收购价与销售价都统一起来。一个多月前,马贵试过压低收购价,提高销售价,从而赚取更多的利润。

可是赵老爷为人善良,跟其他商户合作给的都是合理的价格。马贵这样一搞,商户都纷纷去跟赵老爷合作,使得他的计划落空。他曾经试过找赵老爷合作,但赵老爷哪里肯做这种欺行霸市的事情,当即就拒绝了。所以这一次赵老爷病倒,马贵又来旧事重提。

他本以为赵老爷为了自己的性命,肯定会上自己的船。令他没想到的是,赵老爷还是拒绝了他。房间里,赵家长子赵有德劝说赵老爷:“爹,要不然你就答应马贵的条件吧。再这样下去的话,您恐怕……”

赵老爷一听就怒了,训斥道:“有德啊,爹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不义之财不可取,不善之事不可为。不管任何时候都要牢记儒家五德,也就是仁义礼智信,这是做人的立身之本。儒家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百姓日子本来就苦,如果我们答应马贵,让他的计划得逞,那老百姓的日子将会雪上加霜,有多少家庭吃不饱穿不暖,又会有多少人冻饿而死,你忍心吗?怎能为了我一条老命,而害了这么多人呢。做人要有坚持,哪怕刀斧加身也不能动摇。”

赵有德被训得低下了头,弟弟赵有福说道:“爹,依我看您这病生得古怪,会不会是种了什么邪术。我曾经听到过一个传闻,马家能有今天,是因为供奉了一个神秘人,这人用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段,帮助马家迅速崛起。

而您现在生的怪病,找了那么多的郎中都束手无策,马家却有办法治愈。我怀疑您的怪病就是马家动的手脚,想逼迫您加入他们的贼船。”

赵老爷叹道:“我也怀疑过,但是无凭无据,又不知道他们怎么动的手脚,根本奈何不了他们。”赵有福说道:“我听说青云观的观主一清道长颇有些修为,我想去请他来给您看一看。”

赵老爷点点头,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就同意了二儿子的建议。赵有福不敢耽误,穿上蓑衣,急急赶往青云观。花了两天一夜功夫,赵有福来到了青云观。却被道士告知,一清道长外出云游了。

赵有福脸上露出失望之色,想着父亲赵老爷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便抱着活马当死马医的心态,把父亲的情况跟道士说了一遍,希望一清道长的徒弟能救救父亲。道士听后摇了摇头,表示道行尚浅爱莫能助。

赵有福满脸的失望,转身欲离开。突然,旁边有一道声音传来:“或许我可以试试。”赵有福循声看去,见说话的是一位在道观干木工活的木匠。木匠二十出头,剑眉心目,笑容如春风拂柳,给人一种稳重踏实的感觉。

赵有福见后,心中有一丝期待,希望对方真有办法,问道:“你一个木匠有什么办法?”木匠没有正面回答,却是问道:“你父亲生病的前几天,可有请过匠人到家里干活?”

“你为何要问这个呢?”赵有福不解地问道。

木匠解释道:“有些匠人,会懂得一些秘术,这种秘术能帮助人,也能够害人。我刚刚听你描述赵老爷的状况,我怀疑有匠人在你们家干活时,暗中动了手脚。”

赵有福想了想,终于想起来了。说道:“一个多月前,我爹娘的床坏了。他们生活节俭,不舍得换新床,就找了一个木匠来修床,难道是木匠动的手脚?可是也不对呀,我娘也一直睡那张床,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呀。”

木匠说道:“到底是不是被人动了手脚?我得到地方亲眼看过那张床才能判断。如果是被人动了手脚,我或许可以破除那人的秘术,救下赵老爷。”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赵有福也顾不得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直接带木匠回家。

途中,两人攀谈了一番。赵有福知道了,木匠叫张春,靠四处给人做木工活为生。前段时间经过青云观,在那里留宿了一晚。第2天起来,见天空雾蒙蒙的一直下雨,就滞留在了道观,帮道观修一修桌椅板凳。

赵家,赵老爷的房间,赵有福跟家里人介绍了木匠张春,说张木匠或许有办法。众人听后,脸上露出一丝期待之色,让张木匠赶紧检查床。张木匠也不会废话,走到床边,将床慢慢地拆散。

发现床板后面竟然刻了一头虎,这头虎是用特殊的手法雕刻上去的。张木匠觉得这手法非常的熟悉,应该是跟自己同出一门。他拿起木板,展现给众人看,指着老虎图案说道:“你们看这头老虎,骨瘦如柴,无精打采,分明就是一头病虎,所以赵老爷每天睡在这张床上才会生怪病。”

赵有德问道:“难道随便刻一头病虎在那里,就能让人生怪病吗?我娘同样也睡那张床,为什么就没事呢?”张木匠问道:“赵老爷是不是属虎的?”赵有德点点头。

张木匠解释说道:“这就对了。你们再看看这老虎的纹路,是不是隐隐约约浮现着赵老爷的生辰八字?”几人凑上前一看,还真的是。张木匠继续说道:“所以这个秘术是针对赵老爷的。”

赵有福催促道:“张木匠别解释那么多了,我就想知道你能不能破解这个秘术救我父亲。”张木匠说道:“可以,不过要费一番功夫。”赵有德说道:“需要什么你尽管说,事成之后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

张木匠说道:“需要等到明天中午,赵老爷病发的时候,才是破解此秘术的最佳时机。”众人听罢也只好耐心等待,之后众人热情款待张木匠。翌日中午,张木匠拿出了工具,嘴里念念有词,快速地在图案上又雕刻了几笔。

顿时,老虎变得神采奕奕,威武雄壮。张木匠收起了工具,长嘘了一口气。说道:“秘术已破除,赵老爷会慢慢好起来的。”众人也看见了赵老爷的脸色,明显好些了,而且咳嗽也停止了。众人大喜,连连跟张木匠道谢。

此时,马家的花园中,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嘴角突然溢出一丝鲜血。马贵见状,关切地问道:“罗木匠,你这是怎么了?”罗木匠坐下调息了一会,才开口说道:“不好,我给赵老爷施的秘术被人破解了,我现在遭到了反噬,需要闭关修养一段时间才行。”

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马家。他来到了一处隐秘的地方,喃喃自语说道:“我施的秘术如此精妙,不是一般人能够破解的,那到底是谁破除了我的秘术?难道那老头真没死……不管怎么样,幸亏我留有后手。”

赵家,张木匠问赵老爷:“当初给你修床的木匠长什么样?”赵老爷回想了一下,说道:“那人看起来应该有三十多了,一脸的络腮胡子,其他的我就想不起来了。”

张木匠心中暗想,师父明明跟我说那人长得十分秀气,不可能满脸的络腮胡子啊,难道是他乔装打扮过,看来得找到他才能确定了。问道:“赵老爷,还能找到那个木匠吗?”

赵老爷摇了摇头,赵有福接过话说道:“我怀疑那人是马家派来的,马家的人估计能知道。不过我曾经问过马家的人,他们全都矢口否认。马家就是靠这个神秘人,用歪门邪道的方法获取财富的。这一次他们竟然用到了我们赵家头上,我们绝对不能放过马家。”

张大匠说道:“那人的秘术被我破了,肯定会遭到反噬,一段时间之内不能再施秘术。你们要对付马家,为民除害的话,现在就是最佳时候。”赵有福闻言大喜,对赵老爷说道:“爹,我去收集马家的罪证。”

赵老爷点点头,说道:“对付这种人出手要快准狠,不能让他有喘息之机。”赵有福答应一声,飞快地离去。张木匠也离开了赵家,在镇上租了一个小院子,接了一些木工活干。他知道那人的财路被断了,肯定会来找他的。

几日后,马贵以前干的恶事,都被马有福抖了出来,马贵被官府打入了大牢。马家被铲除后,赵家得到了进一步发展,赵老爷的身体也渐渐康复。赵老爷感谢张木匠救了自己,同时铲除马家张木匠也有功劳,送了张木匠纹银千两,要不是赵婉儿早就有了婚约,他都想把女儿嫁给张木匠了。

张木匠有了钱,又与赵家有交情,成为了一时风云人物,加之他长得也英俊,又有手艺在身,不少媒婆纷纷上门找他,说要给他介绍亲事,还有一些胆子大的女子,主动上门示好,给他送些吃的,送些鞋子手帕等等,不过都被他婉拒了。

张木匠心想,如果自己成了亲,拖家带口的,心里有了牵挂,如何跟那个人斗,况且自己曾经答应过师父,一定要捉住那个人,替他清理门户。自己找了那人几年,现在终于有了一丝线索,不能因为其他事情分心。

不过,计划向来都是赶不上变化的。这一天,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妙龄女子,晕倒在了张木匠的小院子门口。女子蓬头垢面,看不清楚容貌,身上穿的衣服有好几个补丁,散发着一阵汗臭味,还背着一个包裹。张木匠早上打开门,一眼就发现了女子。

他上前拍了拍女子,喊道:“姑娘姑娘,你醒醒,你这是怎么了?”女子听到人叫唤,这才睁开了眼睛,有气无力地喃喃自语:“饿,饿……”张木匠明白了,对方是饿晕在这里的。

他将女子扶进了屋,去厨房端了一碗粥和一点咸菜,对女子说道:“姑娘,你就将就着先吃点吧。”女子实在太饿了,端起了粥就大口吃了起来。张木匠说道:“你别着急,慢慢吃。我再去给你下碗面,再加两个鸡蛋。”

女子拦住了他,轻声地说道:“这位大哥,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呀。我已经几天没洗澡了,能不能在你家洗个澡?”张木匠心善,自然是同意了,他便走到厨房给女子烧热水。半个时辰后,女子洗完澡出来。

张木匠看了一眼,就被眼前的女子惊艳到了。女子生得肤白貌美,瓜子脸,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嘴……女子见张木匠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两朵绯红浮上了脸蛋,她低下头轻咳了两声。

张木匠知道自己失礼了,干咳了一声化解尴尬,指着桌上的一碗面,说道:“面已经给你煮好了,快过来吃吧。”女子没有走过来,而是扑通跪下。抹着眼泪,说起自己的可怜身世。

原来女子叫刘晓燕,因为家乡遭了洪灾,家里人都去世了,她是逃难来到这里的,饿晕在了张木匠家门口,如今就剩下她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刘晓燕可怜巴巴地望着张木匠,恳求道:“大哥,我能不能留在你这里给你洗衣做饭?”

张木匠有些犹豫,说道:“刘姑娘,家里就我一个人。你留在这里,孤男寡女的,会被人说闲话的,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呀?”刘晓燕娇羞地说道:“大哥如果愿意,奴家愿意伺候你一辈子。”

张木匠见姑娘都这么说了,他就答应了下来。他过去扶起了刘晓燕,让她赶紧吃面,别饿坏了。自此,刘晓燕留在了张木匠家,给他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张木匠对刘晓燕也甚好,给她买新衣服,送她漂亮的首饰。

一天,刘晓燕有些心事重重,做事心不在焉,将一只碗给打碎了。张木匠过来询问她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刘晓燕摇头说没有。见她不肯说,张木匠也不再追问。张木匠让她先做饭,说自己出去买一点酒,很快就会回来。

张木匠离开家后,来到了酒楼的包间,见赵有福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忙开口问道:“事情调查得怎么样了?”赵有福说道:“她的父母被人给捉走了,还查不出被关在什么地方?”

张木匠说道:“赵兄,请你一定要尽快救出她的父母,事情越快解决越好。”赵有福拍着胸脯说道:“张兄放心,你是我们家的恩人,我一定会发动赵家全部的力量,救出你未来的岳父岳母。”

张木匠拱手致谢,随后离开了包间。回到家,刘晓燕已经做好了一桌的饭菜。她盛了一碗汤递给张木匠,说道:“你先喝点汤吧。”张木匠接过碗,在他正要喝汤的时候。刘晓燕却把碗抢了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突然想起这汤刚刚忘了放盐,我去加点盐。”

说完,她连桌上的汤也端走了。不多会,却听到厨房传来砰的一声。刘晓燕走了回来,嗫嚅地说道:“那个……汤没了。”张木匠安慰她,说道:“没了就没了,咱们吃饭吧。”刘晓燕坐了下来,低头吃饭,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几天后,张木匠突然得了重病卧床不起,脸色发青,嘴唇发黑,好几个郎中来看过都束手无策。一天夜里,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男子走进了小院,他一脚踹开了张木匠的房门,走了进去,见到卧床不起的张木匠,他发出了得意的笑容。

刘晓燕见到中年男子,急问道:“我爹娘呢?你什么时候放我爹娘?”男子笑道:“等我得到我想要的,自然会放了你爹娘。”男子对张木匠得意地说道:“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呀。张春,你如果不是贪恋美色,怎么会中毒呢?乖乖把《鲁班秘术》的最后几章交出来,我就会把解药给你。”

张木匠有气无力地说道:“你终于出现了,我是该叫你师兄呢,还是应该叫你罗刚。你欺师灭祖,残害师父,滥用秘术作恶谋取财富,你会遭报应的。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将秘籍交给你这种心术不正之人,你死了这条心吧。”

原来中年男子叫罗刚,年轻时跟一位姓鲁的木匠学手艺。鲁木匠不仅教他木工手艺,还教了他一些鲁班秘术,同时叮嘱过他,不得用鲁班秘术害人。罗刚没有听,有一次为了钱财,偷偷给人用了鲁班秘术。

后来被鲁木匠发现了,狠狠的训斥了他一顿,还要赶罗刚走。罗刚呢拼命的磕头,说自己错了,请师父再给他一次机会,还说自己以后绝不会再犯。鲁木匠心软,就原谅了他这一次。

鲁木匠不知道,罗刚是因为还没有学会,完整的鲁班秘术,所以才不愿离开的,并没有真正的悔改。之后,鲁木匠的妻子,生下女儿不久后就病逝了。鲁木匠伤心难过,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

有一次,鲁木匠回家,正看到徒弟罗刚翻找出了《鲁班秘术》,正在那里偷看。鲁木匠大怒,抢回了秘籍。然而罗刚不想再忍了,他想杀害鲁木匠抢夺秘籍。鲁木匠年纪大了,不是年轻力壮的罗刚对手。

他只得逃走,而罗刚紧追不舍,将鲁木匠逼到了悬崖边。鲁木匠为了不让秘籍落到罗刚手中,他选择了跳崖。罗刚从其他地方进入到崖底,并没有发现鲁木匠的尸体,也没有找到秘籍,只得郁闷的离开。

鲁木匠当时掉落悬崖,双腿被摔废了,人也受了内伤。幸亏被一名猎户救走了,还请了郎中给他治伤。鲁木匠曾委托猎户,让他去打听自己女儿的下落。猎户按鲁木匠给的地址,去到了鲁木匠家,发现空无一人。他跟鲁木匠的邻居打听得知,罗刚抱着鲁木匠的女儿离开了,不知去向。

这事情也就搁下了。鲁木匠见猎户的儿子颇有天分,而且人也善良,就将一身本事传给了他,他就是张春。张春学有所成后,鲁木匠就让他四处干活,同时寻找自己的女儿,有机会的话替他清理门户。

罗刚见张春宁死不肯交出秘籍,就指着刘晓燕对张春说道:“你要是不交出秘籍,我就杀了她。她可是你师父唯一的女儿,你不在乎自己的命,难道也不在乎她的命吗?实话跟你说吧,我当年到崖下,没有发现鲁木匠,就猜到他没有死。

所以我就抱走了他的女儿,来到西塘镇后,就将他的女儿丢给了一户姓刘的人家,让这户人家收养她。之后,我去给马贵帮忙,赚取了财富,同时还暗中关注她的一举一动,因为她是我手里的一张牌,专门用来对付你们的。”

张春看着刘晓燕说道:“终于可以肯定,你就是师父的女儿了,我终于找到你了,太好了。”罗刚冷笑道:“找到又怎么样?你要是不快点交出秘籍,我就杀了她。”突然,张春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只见他一拉床头的一条线,一张大网从罗刚的头顶罩下,将他网得结结实实。张春站了起来,用衣袖擦了擦嘴,立马看见他的嘴唇红润,并没有中毒。罗刚大惊,问道:“你为何没有中毒?”张春冷笑道:“你的诡计,早就被我识破了。我从第一次见到晓燕,就开始怀疑她了。”

罗刚不解地问道:“这怎么可能呢?你从来没有见过她。”张春说道:“师父让我帮他找女儿,可他的女儿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你抱走了,长大后到底什么样?到底该如何寻找?

后来他老人家就给我画了一副师娘的画像,正所谓子随父女随母,我也只能按着师娘的画像找。我看见晓燕后,就惊讶的发现她跟师娘有六七分像,我就让赵有福调查了她的身份。当得知她是被刘家人收养的,我就猜想她应该就是师父的女儿。

而你呢,用她的养父养母要挟她,让她接近我,得到我的信任后,再暗中给我下毒。可是晓燕心地善良,并不忍心害我。那天她在汤里下了药,可是在最后关头,她将汤给倒掉了。晚上她主动跟我说了,是遭到你的要挟才来害我的。

于是,我们俩商量了一番,决定来个将计就计。一是让你自投罗网,二是让你亲口说出晓燕的身世。如今我们的目的都完成了,接下来就是将你这个作恶多端,用秘术害人的恶贼送到官府,让你接受律法的制裁。”

罗刚一听就慌了,急忙说道:“刘晓燕的养父养母还在我手里,你们要是敢把我送官,他们也会没命的。”这时,赵有福带着刘晓燕的养父养母走了进来。说道:“张兄,兄弟幸不辱命,把你未来的岳父岳母救出来了。”

最后,罗刚因用秘术害了几条人命,被官府判处死刑。张春则带着晓燕,回家见父母和师父。鲁木匠父女相认,终于一家团圆。张春与晓燕经历了那么多,早就爱上了对方。在双方长辈的见证下,他们成了亲。婚后,他们相敬如宾,恩爱有加,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