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为什么能改变发明家的命运?

货币为什么能改变发明家的命运?

500年前,英国大文豪威廉·莎士比亚说:“金钱是个好士兵,有了它就可以使人勇气百倍。”300年前,法国思想家让·雅克·卢梭写道:“我们手里的金钱是我们保持自由的一种工具。”

英国剑桥学院创建人、人类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说:“语言表达我们的思想,货币表达我们的欲望和财产。这两个东西给予人性更多的活力和热情,帮助人们达成目标。”

在雅典集市,潘提里斯·梅利西诺斯经营着一家手工制鞋店,这是一家百年老店,他是家族的第3代传人。潘提里斯说:“我是这家鞋店的第三代店主,我的祖父是这家店的创始人。1976年,我的父亲已经是一个很有名的鞋匠了。我的家庭从1920年开始制鞋,但不幸的是,我的祖父很早就过世了,当时他才54岁。”

潘提里斯在美国上过大学,在公司上过班,但是他还是更喜欢现在的工作。这样的家族以商业起家、立家并得以传承,这种情形在希腊是非常普遍的,因为这里是商业的发祥地。潘提里斯朗诵着诗歌:“人类的情感中,激情是最深刻的,用激情制作的作品比艺术品还伟大……”

潘提里斯店内墙上的每一双鞋都有一个明确的标价,像他的祖父和父亲一样,每卖出一双鞋,潘提里斯就可以得到一份收入。

自从货币诞生以来,它就像一把尺子,给每个物品定价,从农耕文明的几种商品到目前世界的商品种类已经达到50多万种。

但是货币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只对有形物质进行定价。人们更容易接受挥汗如雨、实实在在的劳动,更愿意用货币购买这样的劳动成果,直到500年前,另外一种无形的劳动也得到了货币的承认,这就是人们大脑中的创造发明。货币对发明创造的定价叫作专利。

美国专利商标局是世界上接受专利申请最多的专利局,专利局博物馆的一面电视墙再现了美国建国初期专利法的诞生过程。

17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首部专利法,这部法律的依据是美国《宪法》第一章第八条:美国国会应享有权力,通过确保作者和发明者分别对其著作和发现在有限时间内的独占权,以促进科学和实用技艺的进步。

当时的美国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当选为美国专利商标局的第一位行政官,他后来成为美国第三任总统,现在他的头像被印刷在2美元的纸钞上。

最早运用专利的国家是英国,1236年,英国亨利三世颁发一项制作色布的15年专利。而世界上最早建立专利制度的国家是威尼斯共和国,在这里颁布了世界上第一号专利。在此之前,很多发明创造都属于个人的兴趣爱好,不能转变成实在的货币,科学家还只是一个不被货币认可的职业。

芬奇市是意大利的一个小镇,因为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泰斗人物达·芬奇的出生地而闻名。在这个小镇里,故乡的人们更愿意将达·芬奇描述为一名科学家。

达·芬奇是潜水艇、滑翔机的发明人,他还画出了最早的人体生理解剖图,被认为是近代人体解剖学的始祖。达·芬奇热衷观察天体,曾写下:太阳是不动的。这表明他几乎与哥白尼同时发现了太阳中心说。

在14世纪,达·芬奇的科学发明并没有给他带来财富,也没能给他带来更多的名声,人们更相信达·芬奇是一名天才画家,揣摩着他的作品当中人物的神秘微笑。

科学家的命运在几百年以后才发生改变。

1879年美国出现了一位伟大的科学家——爱迪生,他一生获得了1000多项专利,这些专利在他的有生之年,每年给他带来1万美元的收益和令人羡慕的荣誉。

同样是发明创造,爱迪生的发明可以点亮一个世界,而达·芬奇的发明只能停留在草图上;同样是发明家,达·芬奇并没有通过发明获得金钱上的收益,而爱迪生却可以过上富足的生活。

货币这一非凡创作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也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当货币对人们的创新能力进行定价的时候,这个星球的旋转速度似乎也开始加速。1769年,瓦特发明了蒸汽机;100年之后,爱迪生发明了电灯;150年之后,青霉素诞生;165年之后,第一台计算机出现;230年之后,世界进入互联网时代;在未来,货币还将引领地球进入一个更广袤的宇宙。

货币可以定价的物品越来越多,从有形到无形。货币化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的丰富多彩,而货币本身也在悄然发生巨变。

从14世纪开始,货币率先在欧洲变为资本,货币不再仅仅是别的商品的定价单位,货币自身就是一种稀缺资源,它可以生产出各种金融产品,19世纪初,货币的资本功能在欧洲的一个岛国被彻底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