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大使,格局是关键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大使,格局是关键

乌孙王朝是西汉时游牧民族在西域建立的王国,位于巴尔喀什湖东南、伊犁河流域,

它大约存在于公元前300年-300年期间。时光流逝,岁月不在,乌孙文化如同一世间匆匆过客湮没在历史长河中。

乌孙国的狂王的泥靡娶了楚公主刘解忧为妻,并且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鸱靡

狂王,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桀骜不驯,他的性格十分暴躁且凶狠歹毒。众人都对他愤恨不已。


他的妻子楚公主刘解忧,也不能容忍他的这种性格,与他关系很不好 。想离婚,可在这蛮夷之地,哪里有什么礼仪可讲。

汉宣帝派卫司马魏和意为使臣,卫侯任昌为副使出使乌孙。

公主刘解忧见来了“天使”,犹如看到了阳光,她与魏和意、任昌商议准备除去这个狂王。

魏和意、任昌担心杀了泥靡会引起乌孙的叛乱,对两国外交不利。

公主说:“狂王给乌孙带来灾患困苦,杀他是为乌孙除害。再说杀他很容易。”

这是多大的仇恨,夫妻关系竟然恨到这种地步!置之丈夫死地而后快。

刘解忧不简单,杀伐果敢。


于是几个人定计,摆设酒宴,请狂王泥靡前来赴宴,派武士刺杀他。

武士剑锋刺偏,没有杀死狂王,狂王爬上马逃之夭夭。这武士功夫不到家,关键时刻掉链子。

狂王另一个妻子生的儿子细沈瘦带兵把魏和意、任昌以及公主包围在赤谷城(乌孙国都)中。几个月后,西域都护郑吉征调西域各国军队前往救援,才把围城的乌孙军队驱散。

魏和意、任昌的这种行为破坏了两国的正常外交,那时候也奉行“不干涉他国内政”为原则,狂王凶狠毕竟是乌孙国王,公主和他夫妻关系不好也是人家的家事,作为外交使者,你去干扰他国内政,这违背了国策。


因此,朝廷派来中郎将张遵携带医药来给狂王医治,并且赏赐黄金丝帛进行安慰;又将擅自做主的魏和意、任昌锁拿回国,在长安将他们斩首。

多可惜,作为使者不能尽到自己的责任,还给朝廷添乱,擅做主张,结果悲剧了。

乌孙肥王翁归靡和匈奴妻子有个儿子乌就屠,他见狂王受伤,就谎称自己的外公将派兵前来,因此乌孙的百姓纷纷归附他。乌就屠率兵偷袭杀掉狂王,然后自己做了王。

乌就屠做王以后,交好匈奴,对汉朝十分抵触。



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汉宣帝派破羌将军辛武贤率一万五千将士来到敦煌,疏通河道,集聚粮食,准备讨伐乌就屠。

公主刘解忧有一个侍女名字叫作冯嫽,冯嫽不但是一个文化人还是一个有心人。她了解汉朝与西域各国的事务,并且能够撰写文书,曾经代表公主持汉朝符节出出使西域各国,各城邦国对她都很尊敬信任,称她为冯夫人。

位卑未敢忘忧国,事定犹须待阖棺。天地神灵扶庙社,京华父老望和銮。

这好像是对冯嫽量身定做的一首诗。



后来公主把她许配给乌孙国的右大将。从侍女到将军夫人全凭自己的本事,看来不但是男儿志在四方,女儿身也不让须眉。

佩服!

冯嫽的老公右大将和乌就屠是好朋友,所以都护郑吉就派冯嫽去做乌就屠的工作:汉朝大军压境,马上就要击战了,到时候汉朝大兵一到,乌孙必然灭亡,不如投降大汉天朝。

毕竟不动兵戈,凭外交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才是上策,“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之上策”吗!


乌就屠害怕了,这点胆子还当国王?他哀求道:“希望汉朝封我一个小王名号,能让我有一个安身的地方。”

汉宣帝亲召冯嫽来京师,亲自询问乌孙情况,然后派冯嫽乘坐锦车,携带皇帝符节作为正使,以谒者(传达,通报的官员)竺次、期门(汉朝皇帝的侍从官)甘延寿为副使,护送冯嫽去乌孙,传达汉宣帝诏令。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大使诞生了。

诏令乌就屠到赤谷城去见长罗侯常惠,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孙国王的王号),乌就屠为小昆弥,分别赐予印信、绶带。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乌孙大昆靡和鸱靡都因病而死。

公主刘解忧上书汉宣帝说:“我年纪已老,思念故乡,希望能使我返回家乡,能够落叶归根,葬在汉朝的土地上!”

汉宣帝很同情、可怜她,派人将她接回汉朝。

汉宣帝按照公主的规格接待回到长安的刘解忧,毕竟她代表朝廷不远万里去完成了使命,这样的人把青春都奉献给了国家,值得尊重。


当时,元贵靡的儿子星靡继位为乌孙大昆靡,年纪尚小。

冯嫽主动请缨,上书汉宣帝说:“我愿意去乌孙,照顾保护星靡。”

不能不说一个人的觉悟有多高,格局就有多大,放弃京城的安乐生活,去大西北工作、生活,这是一种什么境界!

汉宣帝批准了冯嫽的请求,派她再次去乌孙,完成祖国稳定、和平的大业。

一个女子,不远万里去完成国家使命,值得后人了解、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