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

守护

盛夏的天气,父亲吃过早饭去田里拔草。那是不太大的一块地,最近雨水多,杂草疯长。

气温在一点点升高,知了在树上忘情地歌唱,太阳在高空恣意地燃烧,空气中全是炙热的味道。

这种天气,人最难受,却是拔草的好时机,因为草很快会被晒死,不会卷土重来。

回来时,父亲略显黝黑的皮肤被晒得通红,汗水浸湿了衣裳,裤管里、鞋里都是细碎的泥土,母亲赶紧让他喝了防中暑的药和温开水,让他休息。


父亲年事已高,家里的田很多也不种庄稼了,种树苗或是租给别人种,仅剩的一点地用来种玉米和杂粮,门前种蔬菜。

我们怕他累着,三番五次地说再别种地了,毕竟现在买菜、买米面都方便,他却说他还能耕种,自家种的粮食和蔬菜,好吃又放心,他也丢不下他的锄头和镢头。母亲和蔼地说,由他去吧,在地里耕作了几十年,已经习惯了,只要他开心就好,权当锻炼。

家里还养着鸡、猫和狗,让他和母亲来城里与我们同住,他们住不了多久就急着回去,说是放心不下家里。

我知道,他们舍不得这方养育他们的土地,他们习惯了农村的开阔与自由。时至当下,村里大量中青年人外出打工,不再守望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土地,只有父亲这辈人还在坚守他们的家园。

每次回老家,走在乡间地头,总会觉得,农家地里的庄稼和菜蔬,遍地生长的小花和小草,花间飞舞的蝴蝶和飞蛾,是那么地富有生命力,是那么的让人欣喜。

在喧嚣的尘世中默默守护土地和家园的人,也是该被记诵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