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宇宙做了啥?毛主席夸他一人能顶十万大军。却为何82岁才入党?

黄宇宙做了啥?毛主席夸他一人能顶十万大军。却为何82岁才入党?


1987年,82岁的黑龙江省文史馆副馆长黄宇宙,在众人瞩目下,举起右拳,面对党旗宣誓入党。事毕,痛哭流涕。

就是这个老人,当年曾被毛主席夸赞,能顶十万大军

其实,黄宇宙早在1926年就入了党,为什么阔别60年,又重新入党呢?这篇文章试着翻开那些尘封的历史画卷。

黄宇宙

黄宇宙,生于1905年,河南新野教场村人。小时候也读私塾,考上了免费师范。但是,性格叛逆的他,在一次和老爸吵架后,离家出走。不念书了,跑到汉口,当了吴佩孚的兵,进入行伍。

很快,他又看不上吴佩孚的军阀作风,在北伐开始后,转投国民革命军第十军王天培。不久就升任独立炮兵连连长,并在192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27年,王天培在济南对阵孙传芳,结果全军覆没。黄宇宙受了轻伤,侥幸脱险。

随后,当了一阵子流浪者,从济南漂到沈阳,遇上两个贵人,车向忱和闫宝航。两人看黄宇宙是有为青年,就资助他去北平华北大学学习。

九一八事变之后,黄宇宙参与组织辽东抗日义勇军,积极抗日,结果遭到国民党逮捕。随后被张学良保释出狱后,辗转到日本明治大学留学。

游击队员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黄宇宙从日本回到家乡,先是担任教师。教了一阵子书,觉得实在不过瘾,又一次离家,钻进太行山,拉起一支抗日游击队。

当时,八路军主力部队还没有过来,太行山一带的武装,李福和的部队算是实力较强的。

李福和是抗战爆发后,第一个投敌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此人原是张学良将军的第三骑兵师师长,军事上本是一把好手。

七七事变之后,他来到太行山,凭借往日名声,很快招募了一支几千人的部队。蒋介石一看,此人堪用啊,就任命李福和为第一战区第三纵队中将司令。

黄宇宙的河北抗日游击队只有1000多人,势单力孤。于是黄宇宙琢磨着,联络整合太行山抗日力量。

这事儿还真弄成了,1938年初,太行抗战联防委员会成立。

委员会成员,除了黄宇宙,还包括当时河北民军参谋长兼第一团团长徐靖远、八路军漳河支队的季德贵、国民党孙殿英、庞炳勋、李福和,还有当地很有影响力的绅士杨荫召、林县县长张守魁、安阳县长张从虞、汤县县长原韵生和武安县长刘泽善。

鉴于李福和的威望,众人推选李福和为主席,黄宇宙为副主席兼秘书长,徐靖远为参谋长。

黄宇宙最精彩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

1938年3月15日,黄宇宙带着200多名游击队员正在野外操练,突然有几架日本飞机轰隆隆地掠过上空,战士们马上隐蔽,等它们飞远后,继续操练。谁知又嗡嗡嗡飞来一架小型的侦察机,在他们头上低空盘旋,好像是发现了游击队。

黄宇宙一声令下,给我打下来!

战士们就一起举起步枪向敌机射击,尽管没有防空炮火的威力,也够日本飞机吓一跳的,结果敌机在提升转向过程中操作不当,撞到了山顶,冒着一股黑烟,落到了林县城南方向。

等黄宇宙等人骑马赶到飞机坠落的地方,飞机上的三个日本人,已被群众打死了。

为了避免报复,黄宇宙命令大家封锁消息,并把尸首就地掩埋,销毁飞机坠落痕迹。

但是,这样的好事儿,哪里瞒得住。很快就有传言,竟然说黄司令用步枪就打下了日本飞机。

李福和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一面向黄宇宙祝贺,一面想借此事下个套。

原来,这李福和虽然作战有一套,但对抗日没有信心,早起了投降的意思。

他在他的部下中经常散布中国灭亡论,常常把“打不过日本”挂在嘴边。

这些言论引起了太行山水冶镇日军植田大佐的注意,植田大佐觉得李福和是他们心想之人,多次与侵华日军高级参谋长川少将密谋,要把李福和拉过来,为日本所用。

当时,日本在西班牙就培养了佛郎戈这样一个傀儡,用西班牙人攻打西班牙人。于是日本提出,要把李福和塑造成东方佛朗戈。

日本人的联络,李福和求之不得。

为了讨好日本,李福和在3月25日,悄悄把三个尸体挖出来献给日军。

3月30号上午,李福和在临县黄华书院大厅里摆了20多桌酒席。他以主席的名义,把所属各县、各驻军、各民众团体200多人叫来开大会,说是要庆祝太行山抗敌联防委员会成立“一周月”,同时庆祝一下打掉日本飞机的事儿。

众人毫无防备,坐下来推杯换盏,正喝得高兴呢,突然有日本飞机飞临上空。

大家一时紧张,场面混乱。李福和却站起来,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动,不要怕,日本飞机不炸我们!

听他这么说,大家颇感疑惑。一会儿,大门打开,李福和的侄子李英亲自带领日本兵,冲进了黄华书院,把众人包围起来。

李福和当众宣布投降日本,并威胁说:哪个不同意,就地枪决!

李福和看了看黄宇宙和徐靖远,阴森地说:两位,日本人点名要你们,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挥手,命人把黄宇宙和徐靖远五花大绑,押赴水冶镇,交给了日军。

李福和投降,得到日本人奖赏:50万元经费、160万发子弹、两门山炮、270发炮弹,以及12000套军装。

日本人对黄宇宙,先是劝降,没有效果后,开始拷打逼降,结果黄宇宙宁死不屈。

日本人正是用人之际,没下杀手,反而又把黄宇宙送到北平日军疗养院里,好吃好喝招待者,想软化一下试试看。

黄宇宙本是报了必死的心,但是,在4月2日那一天,忽然来了一个神秘人物——陈赓的秘使张鸿毅。

陈赓

张鸿毅传来了陈赓的指示——必要时可机动灵活,审时度便,打进敌人心脏里爆炸。

黄宇宙明白了党组织的用意,当即表示——既入虎穴,定捉虎子。以身报国,死而不悔

这时候,日本人又派人过来劝降,说:你们的部队已经换了番号,叫皇协军第一军,黄司令要是能投诚,升官发财大大的。

黄宇宙假装犹豫不决,最终答应。日本人大喜,任命黄宇宙为皇协军第一军第三师师长。

恢复自由后的黄宇宙,率第三师驻扎在水冶曲沟村。

对黄宇宙,日本人也并不是完全信任。他们派日本特务佑藤实担任第三师顾问,任命本村、新井、古贺等人担任指导官。又命令李福和的亲信袁佐唐、刘琦分别担任副师长和参谋长,监视黄宇宙的行动。

黄宇宙和徐静远表面上效忠日本,暗地里积极扩充力量,时刻准备起义。

5月,黄宇宙又成功拉来曹成祥和吕品器的人马。

但是,意外出现了。

这两支人马聚拢时,走到内黄,被日军缴了械,部队全部扣留。

黄宇宙立即派人去沟通,说明是皇协军第一军的人。但是,日本人却不信,说:只有黄宇宙亲自去领,才能释放。

会不会是日本人的鸿门宴呢?

黄宇宙思索再三,为了这队人马,决定冒险。

于是,5月25日,黄宇宙一身中将戎装,带着骑兵100多号人,威风凛凛赶到内黄。

黄宇宙精通日语,对着日本荒木少尉一通日语原声命令,荒木少尉一看这架势,不敢阻拦,只好放行。

这边虽然放行了,但还有一个装备问题。

这两支部队共有1300多人,日军顾问只同意按半数发还军装、武器、弹药。

黄宇宙的中将气派也不管用了,只好派师部军械处长和军需处长,对军需处公关,请吃请喝连带送礼,这才如数领到军用装备。

黄宇宙以举办读书会的形式训练队伍,他挑选了100多名骨干力量先行训练。为了防止日本人怀疑,黄宇宙给每人发了一套《四书》,一本《东亚新秩序》。

一旦有日本顾问来听讲,学员们就摇头晃脑地念《四书》和《东亚新秩序》,等日本顾问一走,黄宇宙就给学员讲抗日救国的道理,讲毛主席的游击战术。

到了6月初,第三师已经扩充到5500多人,4000多条枪,50多匹战马。

而此时,陈赓率领129师386旅到达武安涉县一带,有了八路军做后盾,起义条件逐渐成熟。

7月下旬,刘伯承到达林县。

黄宇宙派代表与陈赓委派到第三师的联络员,一起向刘伯承汇报了起义方案。刘伯承说:目前,日军正在加紧利用李福和,进一步策反平汉路两侧的国民党武装,扩大皇协军的实力。举行起义,可以有力的挫败日军阴谋。起义部队在行动上要大胆谨慎,一举成功。部队起义后,即可改编到八路军序列中来。

粟裕、邓小平、刘伯承

黄宇宙得到指示,暗自寻找最佳时机。

8月6号半夜,袁佐唐从北平赶回曲沟,送来一道密令,也送来了起义良机。

密令说,8月7日上午7点,李福和与日军长川少将一行百余人来视察水冶防区,命令黄宇宙立即率部连夜赶修马路,并担任沿途警戒。

黄宇宙一看到这样的命令,心想,天赐良机啊!长川少将一定还有不少高级军官随行,趁机一锅端了!

黄宇宙装模作样地安排修路,又假装关心,让赶夜路的袁佐唐赶紧去睡觉休息,随即找来陈赓联络员商定,由警卫营长杨志国通知有关人员,凌晨1点20分,在师部特务营后院,召开紧急会议。

半夜集合,大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宇宙念了念李福和的命令,说:明天一早,我们用起义的子弹,迎接日本人!曹成祥、申子雍还有些顾虑,黄宇宙说,这里枪一响,杀了敌伪,八路军就会派部队接应我们。大家听到有八路军接应,遂表示决心,同意马上起义。

凌晨4点多,黄宇宙发布命令——杀倭除奸、誓死抗日!

赶在7点之前,各单位的日本顾问及指导都被干掉了,睡梦中的袁佐唐也被五花大绑,严加看守。

7点半以前,各部均已进入指定地点。

黄宇宙带领几十名骑兵,穿戴整齐,准备好仪仗,在大路上并列两旁,静静等候。

不一会儿,七辆大小汽车浩浩荡荡地开了过来。

黄宇宙一挥手,两旁司号立刻吹响欢迎号,自己下马前迎。

李福和一看欢迎仪式搞得挺隆重,就命令汽车缓缓停下,邀请日军军官下车阅兵。

李福和兴高采烈地把车上下来的日本军官,逐一介绍给黄宇宙。

黄宇宙一边用流利的日语和他们打招呼,一边紧紧握住长川少将的手,引着他向前走,观看仪仗队。也借机引导日本人,渐渐远离汽车。

越走近埋伏圈,黄宇宙心跳越快。结果,意外还是出现了!

黄宇宙看到路旁谷子地里,竟然有埋伏的士兵探出头来窥视,扭脸一看长川,也警觉地观察地里时隐时现的人影。

不好,要穿帮!

黄宇宙心里闪出念头,长川的那只手已经开始拔腰刀了!

黄宇宙立即举起左手,发出信号,周围顿时枪声大作。

王正时、张英奎等人冲上前来,对着长川少将就是几枪,长川刀拔了一半,就一命呜呼了。

李福和大惊,喊着:你们要造反呐!刚拔出手枪,就被张英奎从后面一脚踢倒,一枪毙命命。王正时怕他死得不透,又补了几枪。

埋伏的警卫队一拥而上,经过半个小时激战,李福和以及他带来的日本官兵,全部被击毙在曲沟路上。

日军刺杀中国人

在水冶军部策应起义的徐靖远,同时率队袭击刚刚成立不久的皇协军第二军、第三军军部,击毙敌伪军长刘念德、李先德。

顷刻之间,日本侵略者精心扶持的皇协军土崩瓦解,短命夭折。

那个被日本人称为东方佛朗哥的李福和,死后还做了点“贡献”。

8月7日,他的灵柩由彰德特务机关送到北平,8月12日到达长辛店车站。北平敌伪维持会派代表多人去迎接,正在举行祭祀礼仪的时候,突然有爱国志士扔了一枚炸弹,把扎堆儿的17名敌伪代表送上了西天。

黄宇宙水冶起义,一下子干掉日军少将、大佐等16名高级军官,当时轰动中外。

这次起义粉碎了日寇在华北建立傀儡政权的迷梦。《新华日报》《大公报》等多家报纸,都详细报道了起义的经过。著名记者范长江专门写了长篇系列报道《东方佛朗哥之死》,赞颂黄宇宙等人“其功甚伟,可以百世而不朽也”。

起义之后,黄宇宙派苏精诚向八路军总部汇报。刘伯承派人专程到芦家寨慰问奖励起义官兵。

毛泽东

9月10日,毛泽东派丁肇兴慰问黄宇宙,丁道静转达了毛泽东对这次起义的高度评价。毛泽东说——黄宇宙一个人顶十万大军,十万大军也不一定能消灭这么多日本高级将领。

成了英雄,黄宇宙遇到一个麻烦。

黄宇宙先是收到中共中央军委的任命,部队改编为冀豫游击纵队,黄宇宙为副司令员。

但是,没多久,又收到蒋介石的任命,部队番号为冀察战区独立第一游击纵队,黄宇宙为中将司令。

黄宇宙当然很愿意接受共产党的任命,但对蒋介石又不能不理不睬。怎么办呢?

正在他焦虑的时候,1938年12月9日,陈赓来到临漳县刘庄。

陈庚对他说:现在是国共合作的时期,为了避免摩擦一致,对外你还是接受蒋介石的认命为好。我代表党组织宣布恢复你的党籍,但不公开身份。

黄宇宙既激动又惶惑,但还是听从组织安排,听从蒋介石的任命,率部到河北南宫县投入鹿钟麟部队。

鹿钟麟

在国民党部队里,黄宇宙仍积极开展抗日活动,他在武安县办了一个“太行抗日军政学院”,自己为院长,聘请八路军指挥员为副院长,为延安输送了不少干部。

没多久,国民党也开始对黄宇宙不放心。有一天,鹿钟麟忽然找黄宇舟谈话,说:我已请示蒋总司令,送你到胡宗南游击干部训练班学习。

黄宇宙听了吃了一惊,心想,胡宗南可是在北伐时期,就知道自己是共产党员啊。

嘴上答应着鹿钟麟,回转头,就去请示陈赓。

陈赓和他一起分析,说:你脱离党组织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儿,胡宗南不一定知道你现在的身份。这是一个接近胡宗南,做胡宗南工作的好机会。

黄宇宙点点头,只身去到胡宗南身边。

胡宗南果然对他极不信任,培训班结束后,把黄宇宙以“赤化”的罪名抓了起来,却不想动手,耍了个滑头,交给范汉杰处理。

胡宗南

范汉杰当然知道他想借刀杀人,但他也不想得罪八路军,关了几天,又把黄宇宙送回胡宗南处。

胡宗南拿着这个烫手山芋,好是烦恼了一阵,最后还是捏了个“扰乱社会经济、破坏社会秩序”的罪名,判了黄宇宙15年徒刑,关押在西安第一监狱。

蹲了四年监狱之后,车向忱和陶峙岳将军暗中做工作,让黄宇宙保外就医。

黄宇舟趁机逃离西安,来到洛阳郊区,又组织了一支抗日游击队。

不久,黄宇宙与八路军名将皮定均会合,游击队编入皮旅。

皮定均

1944年,太行山老区进行土改时,黄宇宙被康生诬陷为军统特务,关进了禁闭室审查,自此离开部队,开始了漫长的坎坷人生之路。

1955年,黄宇宙被分配到青海戈壁滩劳动,和妻子、女儿天各一方。

1962年,黄宇宙获得自由,从青海来到哈尔滨,妻子听到消息,带着女儿从河南老家赶来,分离了18年的夫妻终于团聚。

黄宇宙曾在日本学过化学,在一家化工厂找了个技术员的工作,维持一家人的简单生活。

而当年他的上线陈赓,已于1961年去世,他的历史问题和组织问题一时难以说清。黄宇宙一直想着,能有一天重回党的怀抱。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宋任穷亲自过问下,黄宇宙被安排到黑龙江省文史馆当副馆长,后为名誉馆长,其后又担任黑龙江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终于,在1987年,82岁的黄宇宙恢复了党员身份。

1998年7月12日,这个为党奋斗终身,遭受打击和误解而又矢志不渝的老党员,安然长逝。


2004年4月1日,清明节前 黄宇宙骨灰荣归故里仪式和塑像落成仪式,在河南新野烈士陵园隆重举行。

老英雄终于回家了!

做一个革命者很难,做一个潜伏的革命者更难,做一个被怀疑的革命者最难!黄宇宙老人家能够在82岁,回到党的怀抱,也算是了无遗憾了!

感谢这些无私奉献的先辈,致敬这些负重前行的先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