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英国军舰不顾警告驶于长江,陈锐霆奉命还击洗刷百年国耻

1949年,英国军舰不顾警告驶于长江,陈锐霆奉命还击洗刷百年国耻

“造反的出身,当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蒋介石听说“紫石英号”护卫舰在长江水面的遭遇后,对爱将汤恩伯感叹道。

1949年解放军炮兵在“紫石英号事件”中大获全胜, 不但让大英帝国舰队颜面尽失,一雪十九世纪英国海军屡次逼迫中国人签订不平等条约的耻辱,而且让国民党对解放军也刮目相看。

20世纪30年代以前,英国是外国列强中,最大的对华投资国。随着日本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偷袭美国珍珠港引发太平洋战争后,英国在中国巨大的商业利益化为泡影。

抗日战争胜利之后,英国首先想到的就是尽快恢复在华的商业利益,但解放战争的一触即发,让英国对华贸易暂时不能全面恢复。此后英国对华采取了谨慎的“中立”政策,避免危害到国共任何一方的利益。

但英国对华的“中立”政策执行得并不彻底。1946年1月,英国政府公然违背莫斯科宣言,向国民党海军租借了一批军舰,后来又转口称这批军舰为赠送。

这一行为被中共视为援助国民党内战的挑衅行为。

图丨伦敦号重型巡洋舰

1948年淮海战役打响之后,英国大使担心长江流域会变成军事中心,向蒋介石提出准许英国军舰在长江江面的航行权,并要求南京停泊一艘英国军舰,对英国侨民予以保护。

国民党政府欣然同意英国大使的要求,双方就此达成非正式协议。

从当年11月开始,从上海到南京的长江航道上再次出现了英国军舰的身影,并始终保持有一艘军舰停泊在南京港。他们的公开理由是为英国使馆和侨民运送救援物资,必要时帮助英联邦国家的侨民撤离。

1949年初,国民党败局已定,解放军兵临长江也不过是早晚的事。在国民党行政院迁往广州时,国民党政府发布一份正式声明,要求所有外国船只撤出长江。

在所有外国船只陆续撤离时,唯有英国藐视南京政府的要求,继续将军舰停靠南京港。

3月22日,英国驱逐舰“伴侣”号抵达南京,并于次月16日定下“紫石英”号前往南京替换“伴侣”号的决定。恰恰在前一天,中共代表团提出和平协定最后修正案,并明确告知国民党代表,4月20日为最后期限,逾期不签字,人民解放军将立即渡江。

英国大使史蒂文知道国民党不会接受和平协定,也知道解放军渡江的最后期限,但他还是赞同了英国远东舰队副总司令马登的提议,提前让“紫石英”号前往南京。

19日上午,在没有拿到国民党政府许可的情况下,“紫石英”号驶离上海。

图丨“紫石英”号

次日上午,驻守在长江北岸的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部队发现了“紫石英”号,误认为是美国军舰,遂向“紫石英”号鸣炮示警,但“紫石英”号不顾警告,继续前行。

随后解放军又向军舰前后方开了十余炮,“紫石英”号仍毫无顾忌全速前进,舰长甚至还下达命令,将舰炮对准了北岸的解放军。

“紫石英”号的态度激起了解放军指战员的义愤,在军舰强行行驶了15公里后,受到解放军炮兵的堵截和夹击,舰长命令向解放军阵地还击,造成6名解放军战士负伤。而“紫石英”号中弹30余发,失去控制偏离航道,在长江南岸搁浅。

在炮战发生时,“紫石英”号已经向马登报告了情况,马登立刻命令“伴侣”号前去增援。当“伴侣”号接近“紫石英”号时,立刻和解放军交上了火。

交战中“伴侣”号同样受伤严重,无奈冲出火力网,向上海驶去。

与此同时,马登乘坐“伦敦”号,会同“黑天鹅”号护卫舰向南京方向驶去,并试图逐渐靠近“紫石英”号。在解放军鸣炮示警无效的情况下,炮兵奉命开火,对两艘英国军舰予以猛烈轰击。

图丨紫石英号事件后英国船员返回香港

两艘军舰无奈掉头返航,并向岸边的解放军高喊:“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解放军闻言未对其予以炮击。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紫石英”号事件,“紫石英”号舰长在此次事件中不幸身亡,“伦敦”号受损最严重,舰身被打穿12个大洞。而这一次直接指挥炮兵部队作战的指挥官陈锐霆,一时间成为瞩目的焦点人物。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军从崂山登陆,准备攻打德军驻守的青岛。年仅8岁的陈锐霆和几个小伙伴爬到山顶看日本大炮,结果被日军发现,对他们发起了一阵炮轰。

虽然大部分的炮弹都落在山前,但有一颗炮弹却落在山顶上,险些伤到陈锐霆他们。这是陈锐霆第一次见识到大炮的威力。

虽然出生在贫农家庭,但陈锐霆的父母还是竭力供他读书。1925年陈锐霆进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就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青岛一所小学当教员。

当时日本人在济南制造了“济南惨案”,恰好在济南办事的陈锐霆,险些被日本人的炮弹击中。这一次经历让陈锐霆体会到什么叫民族危难,他毅然放弃令人羡慕的教员工作,决心投笔从戎。

图丨陈锐霆旧照

抱着投奔国民革命军的想法,陈锐霆去了上海,结果没有被录用。在晋军中当副官长的老乡想让陈锐霆参加晋军,但当时晋军的名声不太好,陈锐霆不愿意去。后来陈锐霆来到河北保定,见国民党商震部训练有素,便萌生了参加的念头。

在老乡的介绍下,陈锐霆考入商震创办的军事学校。由于几次见识过大炮的威力,陈锐霆入学后坚决要求学习炮兵。学习期间商震调往山西任职,陈锐霆所在的学校因此和阎锡山的军官学校合并。

1930年陈锐霆毕业后,进入阎锡山部炮兵团担任中尉队副。由于商震不甘于受阎锡山控制,离开了山西,因此陈锐霆追随商震,成为商震麾下炮兵营连长。

1935年陈锐霆进入国民党南京炮校学习,学习期间受到同学王兴钢的影响,接触到马列主义,并秘密加入共产党,投身于革命队伍。

七七事变爆发后,陈锐霆率领炮营在河北阻止日军进攻,由于步兵和炮兵配合不到位,炮兵威力没有发挥出来,因此造成部队节节败退。之后他又参加了徐州会战,战斗中不幸被弹片击中,所幸皮带铜扣的保护,才幸免于难。

1941年皖南事变后,国民党反动派掀起了反共浪潮,汤恩伯调集12万大军,想要一举歼灭彭雪枫部队改编的新四军。陈锐霆被迫率部与新四军交战,在与彭雪枫部取得联系后,经党中央同意,陈锐霆决心率部起义。

图丨抗战时期的陈锐霆

起义前,陈锐霆团的三个营长都表示愿意追随陈锐霆起义,但在起义时,有两个营临时动摇,陈锐霆只得率领剩下的一个营和骑兵连等1000余人起义。毛主席对此事给予了高度关注,亲自起草电文,对起义部队的政策作了明确指示。

经过四天的急行军,陈锐霆率领起义部队到达皖东北抗日根据地,张爱萍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赶去对起义部队进行慰问,并宴请了营以上军官。联欢会后张爱萍和陈锐霆单独谈话,再三叮嘱陈锐霆注意考察,以防发生意外。

由于缺乏政治基础,起义的国民党军官瞧不上装备低劣的八路军,后来陈锐霆挑选的政工人员到部队后,增加了他们的反感,几个反动军官开始密谋,用暗杀的办法举行哗变。

当天夜里陈锐霆刚躺下,警卫班的住处就响起了枪声。陈锐霆急忙爬起来去看,结果刚到门口,三把刺刀齐齐向他刺来。好在陈锐霆反应及时,没有被刺中,经过一番搏斗,陈锐霆不慎被刺中腹部,他大叫了一声,敌人慌忙逃跑。

好在张爱萍派部队迅速赶到,陈锐霆不顾伤痛,组织人员控制部队,将十几个反动军官抓获。由于伤势严重,组织上派最好的医生对他进行抢救,并派人潜入敌占区,买回昂贵的西药。

图丨陈锐霆与张爱萍夫妇

新四军的首长闻讯先后前去探望,中央领导人听说这件事后,特别将他安排到洪泽湖根据地疗伤,毛主席、朱德等人联名致电陈锐霆,对他表示亲切慰问:

“正当反共派不顾大敌当前大举进攻我党我军的时候,你在党的同意下毅然起义,捷讯传来,全军称庆。不幸反共分子递逞毒谋,致使许多同志殉难,你身负重伤,这是我党我军的损失,也是全国人民的损失。特电向殉国同志深致哀悼,并致深切慰问。愿你善自珍摄,早复健康,为党的事业继续奋斗。”

身体康复后,陈锐霆返回新四军四师,恰好陈毅到该师检查工作,便找陈锐霆谈话,了解到陈锐霆过往的经历后,陈毅鼓励他说:

“很好嘛,大部队正规作战,没有炮兵是不行的,目前我们主要是打游击战争,只有些小炮,大炮暂时还没有,不过将来会有的,你的炮兵知识和经验有用得着的时候。”

1946年10月,山东军区决定成立炮兵司令部,任命陈锐霆为炮兵司令员,当时陈锐霆手下既没有炮也没有兵,是个名副其实的“光杆司令”。军区向全部队发通报,要求将现有的大炮收集起来,并抓紧炮兵技术的训练。

图丨陈毅与粟裕在华东野战军时期

华东军政大学成立后,陈锐霆建议成立炮兵大队,首先培养好炮兵干部,准备迎接炮兵的长足发展。在军政大学党委的领导下,炮兵大队很快掀起了学习的热潮,凭借仅有的几门大炮,学习一些炮兵的基础知识。

宿北战役结束后,解放军缴获了十二门野炮,陈锐霆立刻让炮兵大队接受。次年鲁南战役结束后,陈锐霆亲自上战场察看,看到了许多基本完好的大炮、器材。

陈锐霆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华东野战军再也不愁没有大炮了。经过向陈毅请示,炮兵大队学员赶到前线,冒着被敌机轰炸的危险,将散落在战场上的武器搜集起来。经过一个月的努力,近二十门美式榴弹炮、六辆坦克和近六十辆汽车被运到了沂南地区。

按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华东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组建成立,陈锐霆担任司令员。同时以炮兵大队为基础,成立了美榴炮兵团和特科学校。

特纵成立一个月后,在解放泰安的战役中大显身手。在陈锐霆的统一指挥下,炮兵成功压制了敌人的火力,摧毁了敌人的一门美式榴弹炮。当敌人步兵妄图逃跑时,陈锐霆下令对敌人进行了严重的打击。

1947年,陈锐霆率领特纵在孟良崮战役中发挥出巨大作用。开封战役开始后,特纵直接瞄准射击,打开了突破口,并压制了城内的炮兵和指挥机构,甚至将大炮推到距离敌人工事数百米的地方进行射击。

图丨解放战争时期的炮兵

1948年8月,陈锐霆奉命到达西柏坡,和华北军区炮兵主任高存信一起汇报炮兵的情况。周恩来亲切接见了他们,告诉他们原本中央领导要亲自听他们汇报,但中央工作会议马上就要召开,只能请他们写书面报告汇报。

然后周恩来又问他们还有什么问题和要求,可以尽管提出来。陈、高二人异口同声请求见毛主席一面。周总理沉思片刻,说自己前去请示一下,然后再作答复。

毛主席听说前方来了两位炮兵同志,表示一定要见一见他们。周总理嘱咐陈、高二人最好不要超过五分钟,然后带着他们去见毛主席。

当他们走进毛主席居住的小院,毛主席已经走出了房间,见到他们后主动迎上来与他们握手。毛主席的平易近人,让陈锐霆和高存信立刻放松下来。

图丨毛主席在西柏坡

周总理离开后,毛主席像拉家常一样,询问了一些他们的个人情况,然后询问陈锐霆豫东战役的情况,向高存信询问华北军区炮兵的情况。正当二人详细汇报时,神情专注的毛主席突然问陈锐霆:

“徐州到济南有多远?我军攻济,徐敌增援需要多长时间?”

当时陈锐霆并没有意识到毛主席问题中的深意,直到多年后陈锐霆回忆起来,才明白毛主席当时已经在考虑济南战役的具体部署了。

听完二人的汇报,毛主席很兴奋地给他们讲目前的形势,几句话就把决战前夕的形势讲透了:“解放战争就好比爬山,最吃力的上坡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经到了山顶,我们就要下山了。

图丨陈锐霆与毛主席

这一次谈话整整持续了十多分钟,陈、高二人觉得不该占用毛主席太多时间,便起身告辞。临别前毛主席指示二人,一定要把炮兵搞好,建设一支强大的炮兵,同时还建议华野组建专门的炮兵部队,就由陈锐霆担任司令员。

毛主席的指示,给了陈锐霆和高存信极大的鼓励和鞭策。

济南战役打响后,陈锐霆指挥10个炮兵团参加了战役,开创了“利用强大炮火辅以爆破、夺取敌坚固设防和重兵据守的大城市”的先例,毛主席得知这一消息后高兴地说:

“这是一个大胜利,是两年解放战争对敌人最严重的打击之一。”

淮海战役中,陈毅在对黄维兵团发起总攻前,命令陈锐霆将主要炮兵全部拉来支援。后来华野炮兵的参战,对全歼黄维兵团起到了重要作用。渡江战役前夕的“紫石英”号事件,不但震慑了国民党军,同时也洗刷了我国的百年屈辱。

图丨陈锐霆与张震

新中国成立后,陈锐霆历任华东军区炮兵司令、军委炮兵参谋长、军委炮兵副司令员等重要职务,为新中国的炮兵事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2005年,在陈锐霆百岁寿辰的庆祝仪式上,老战友张震送来一幅贺寿诗歌,成为陈锐霆人生的最好写照:

“义旗飘扬豫皖边,并肩作战斗敌顽;驰骋华东雄威展,献身神炮青史传;忠贞革命身心健,淡泊卷舒养颐年。”

© 2022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古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