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之卫道救时(5)第一章 族迁湘乡始祖公 浪子回头曾玉屏

曾国藩之卫道救时(5)第一章 族迁湘乡始祖公 浪子回头曾玉屏

第一章

族迁湘乡始肇迹 浪子回头曾玉屏


读书后生敬祖知冷热

刚刚穿上件衣服,就看到孙子麟书扛着锄头进院里来,之后把农具放到右边的厢房里。然后,就过来给祖父竞希问安:“爷爷,天凉了,要多穿件衣服,别总坐在风口,怕着凉了。”

曾竞希手抚摸下巴上长得不算稠密、也不算太长,却有些全白的胡须,颤巍巍地说:“知道知道伢子,刚刚就是打盹了,还做梦呢。要不是小虎子提醒,定是会冻醒了。刚刚加了件衣服了……”

曾竞希边说边笑着。老头子只要一看到人就开心,尤其是喜欢人来人往的样子。那样,既热闹有人气,又是家庭兴旺的好气象。于是,又接着说:“你爹兴文呢(曾玉屏,小名兴文),一天都没见着了呢。”

“还在高楣山的坳里的田里呢,爹让我先回,看看您老人家有没有什么事,再收拾收拾书,晚上还要读《论语》呢。”

“哦,我没事,我没事。唉,我们曾家的人,身体都算不上强壮。就是你爹身体算好点,也不是那五大三粗的,告诉他也不要太累了,要多爱惜点身体才行。你们这些个人呢,还年轻,都不太懂得好好照顾身体。到老了,才会知道养好身体多重要,可到那时才想起爱惜身体,往往是啥都晚了。一提醒总是说,知道知道,要真的注意做了才是的。”

“知道了爷爷,我会提醒爹的。我也会注意的。”看到爷爷没有啥事儿,麟书边说着,边就去忙自己的事儿了。

爷孙之间的对话总是这样礼貌有加,尤其是孙子对爷爷的话更加尊敬、谨慎。这可是曾家的老规矩。真不错,儿孙们都坚持得好着咧。别说是现在,就是之前儿子玉屏还是浪荡子的时候,对老子、特别是对家族长辈一直都是懂得尊敬的,就是贪玩、不顾家。真没想到玉屏现在这么出息了,名望越来越高,名气也越来越大。

看来,这家是搬对喽,这地仙算有真本事呢!可是,玉屏这小子就是不相信这些!我还是觉得地仙看吉地看得准!好多事儿都在慢慢验证着呢。改天,还是要与玉屏唠叨唠叨才好呢,别是这也不信、那也不信的。

富家子弟弃文不争气

说到这儿,曾竞希又不禁想起了往事……(唉,老喽老喽,人老就是爱唠叨,真的就是觉少梦多哟)。

还是在棠兴村的那时候,真的是愁死人了。老大没长多大就多病早去了,令人很是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哟,给人的打击好大。还好,一家人没有被这伤心事所压垮,仍然是勤勤恳恳的劳作,使得家里还是不缺吃喝的,与人家相比,仍然是过得去的。生活安稳了,就想让孩子们读书识字,所以就给玉屏取小名叫兴文,无非就是想兴家旺业,识文断字谋取功名。

可惜呀!人呀,由俭入奢易,富家难有上进子呀!

可这二子呀,总是不上正路,连《三字经》等蒙学都没读好,就坐不住了。就开始整日游手好闲、四处游逛。有时,还骑着高头大马,经常跑到百里外的湘潭街上乱逛!唉呀,真的是让人操碎了心呐!

这小子总是一天到晚不着家,基本上是每天早上,只有很早起来才能看得到他。如再稍不留神,就又不知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唉,真的是一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真是个不让人不省心、难待见的主啊!

说起这曾玉屏来,在四周可是出了名的。在衡阳(棠兴村)那时就已算是小有名气的人了。自小就聪明、能干,好朋好友,对待朋友出手大方。虽说生活上吃喝有余,但也经不起这么败家呀。

按说,这样聪明的人,如果再能安下心来好好读书,说不定会取得什么功名呢。可这小子偏不,偏要与一帮人干一些不被人待见的事儿,完全就是个纨绔子弟,有时甚至是有点恶作剧式的痞子样。经常目中无人的率性而为,不但不听人劝告、想干啥干啥,还经常和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划拳行令,喝酒、赌博,有时还去烟花之地喝花洒,听小曲(这在当时虽不是胡作非为之事,但毕竟有伤大雅、损害身心),唉……

玉屏这人吧,也不是坏,心地还算是善良的,主要是年少轻狂、无知者无畏,甚至于顽皮的有些令人堪忧。

有一样,还真的像曾家的种:就是胆子大,好帮人,出手也阔绰,好象有点行侠仗义的作派,看到有难的人也主动伸手相助。可总是这样游手好闲的,再大的家业也会败光的呀!

想到这,曾竞希再也没有睡意了,真想马上就见到这小子,想要和他一起再回忆回忆这段日子。

现在好了,一心持家,整日忙于耕种养植,家境不断向好,想想都让人开心的。可,虽然浪子回头了,人一整天一整天的忙里忙外的料理家业,但也该注意点身体呀,别不知好歹的象拼命三郎一样才好。唉,年轻人呀,总是不到时候就不知道,身体好才是最金贵的。

人们常说,管孩子就是平时要多唠叨。虽然唠叨作用不大,但总是要管教管教的,才不失“子不教父之过”的责任。人呀,只要爹娘在,年龄再大也是个“孩子”,就要有老人常啰嗦才好。

浪荡子街上撒野被收拾

想当初,再话说这曾玉屏,年龄约三十出头,人也长得壮实,个头六尺有余,在当地算是高大之人,有着曾家差不多都有的高颧骨、三角眼,算棱角分明的长脸。虽算不上英俊,但也是一眼就可看出属于精明能干之人。

这不,曾玉屏又和一群狐朋狗友在湘潭街上闲逛了。好像是感觉口渴了,就随手毫不顾忌地在经过一个梨摊时拿了个梨在身上蹭蹭就吃起来,完全无视别人的存在。心想,大爷我吃你个梨算什么,是给你面子呢,还怕爷付不起钱吗?!方圆几十里,谁个不知道,我曾星冈(玉屏)从来不欠别人的钱?!活脱脱的一副小霸王的模样。

没想到,今天这个卖梨的也偏偏不是个善茬。样子五大三粗,面露凶光地站起来,一把将曾玉屏从马匹上扯下来,将他推倒在地,又踏上一脚,说道:“小子,今天还想吃霸王餐吗?"一帮狐朋狗友看此人虎背熊腰,五大三粗的,个个不敢出声,也不敢帮手,都悄悄地溜了。只剩下曾玉屏一个人,也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此人的对手,干脆就碰“瓷”耍赖,躺倒在地上不敢再出声了。还好卖梨人也觉得没吃大亏,就见好就收放过了曾玉屏。

大家都知道这曾玉屏平时牛气冲天,好像天下只有他最能最大,一直希望有人好好教训他一下,好让他知道天外天、人外有人,别总是觉得老子才是天下第一似的。

这时,一个当地很有名望的老者适从这时经过,终于看到了曾玉屏也有这种窝囊的时候,不觉脱口而出“无耻”、活该!并随之丢去鄙夷的眼色而去,让围观的人都觉得大为解气。

若在平时,曾玉屏听到

二字,或听闻乡民的嘲笑,也不会十分在意,差不多都是一闪而过了。可今天真的是丢人丢大了,被人从马匹身上扯下来、推倒在地、还踏上一脚,弄得灰头土脸的,又倒下这么久,还被人辱骂“无耻”,哪里受过这样的污辱,对心理打击是从未有过的冲击,对他的震动也是非常之大的!这与平时总想争强好胜,处处显示自己光采有面、无人敢惹的情况完全相反!这怎么可以呢?男子汉大丈夫,最丢人的就是懦弱无刚!做人如果拖泥带水、不敢做敢为,哪还象个男人?!

无耻”警醒玉屏浪子回头传佳话

老者的一顿“无耻”之斥,总在玉屏的耳朵边萦绕着挥之不去。酷爱面子的他只好低头默想,越想越觉没脸抬头看人。于是,下了个狠心的决定,一定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要做个令人尊敬的正经人物方可,否则誓不为人!接着,就快速起身,手牵马的僵绳,头也不抬地问:“谁人买马,便宜卖马!”他决心要把马卖掉,走路回家。并以此逼自己一把,以痛改前非、重新做人!有人应声后,将马匹比平时一半的价钱稍多一点儿的银两卖给了那人。曾玉屏收起银两,抬脚快步离开街市,步行100多里,走了将近五六个时辰,才回到了家里。虽然累的身体象是散了架,但这次狠心之做,却使他更加自信:只要决心去做,敢于克服困难,就可成事。男人当以刚强有志为要。

这偶然之事促成的浪子回头,让当地人竞相口口相传。对于此事,人们开始只以讥讽、怀疑的眼光看待,可当人们慢慢看到玉屏本人的坚持和他的家境越发的富有时,才逐步相信曾玉屏的话绝非戏言,也增强了对他本人的信任。并将此事逐步演变成一出“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成功故事教育子弟,一时传为佳话。

发愤早起勤耕善理家

世上事,有时真的很奇怪,想成的事往往费尽心机也未必能怎么样;若对某事不再抱希望了,却往往会出乎意料地出现期待的结果。曾玉屏浪子回头之事,也颇有点儿类似。虽有一定的偶然性,却实在与其聪明的头脑、顽强的个性有一定的联系……

再说曾竞希,差不多都快对玉屏放弃了,觉得今生真的是无望了,老大没成人,二子又这样,这家还有什么希望呢?可最近,不知遇到了什么事,玉屏还真的象顿悟开挂了一样的,完全变了一个人。曾竞希开始并不知晓此事原委。如果早知有长者帮忙教育了他,还真得要前去感谢老人家才是。

曾竞希看到眼里,喜在心头,真的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呀!苍天啊、大地啊,千万千万是真的浪子回头吧!

慢慢的,老头儿也真的相信浪子回头了。自此,曾玉屏开荒辟林、种园养猪、捕鱼打柴、拼命地干活,曾家的家境也越来越殷实,很快成为了当地的一个富户。可富是富了,但人丁却还是不兴旺。怎么办呢?

这些愁事儿,也被老父亲曾辅臣看在眼里,也发愁儿子的香火事。父子决定寻找有德有望的地仙帮忙,看看能不能寻到吉地。若是寻找到,就买下建屋搬迁,好让人丁兴旺起来,只有人丁兴旺的家庭才算是真正的兴旺了。到时候再让儿孙们读书识字,谋取功名,算是功德圆满了。

正可谓是“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曾玉屏的变化,正应验着这个事情的发展规律。

让我们看看知耻而后勇的曾玉屏都做了哪些事,使其个人与家庭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一是使家庭经济更加殷实。曾玉屏出生之时,家境大致属于中农。通过“自是终身未明而起”的艰苦奋斗,至嘉庆十一年(1806年)开始在白杨坪造屋,已在那里置有田地百余亩,算是上升为小地主阶层了,这个确实是在曾玉屏一代完成的,尤其是置地造屋、且是异地建屋搬迁之事,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其耗费之大对于一般的家庭是难以付诸行动的,何况又是建造达八亩的建筑群呢,确实不简单!

二是为家庭(族)子弟选定了耕读之家的奋斗方向。曾玉屏痛悉“早岁失学,壮而引为深耻”,“改邪归正”后,就自己负担起所有家业,让长子曾麟书从小就尽量脱离农耕之事,要一心刻苦读书,还不惜代价“令子孙出就名师”。尽管曾玉屏对后人的要求十分严厉,但曾麟书却到四十二岁时考了十七次才点算考了个秀才而中止功名之路。后又将坚定的科考之心转移到孙辈们身上,终于修成正果。这也不是一般常人能有的恒心与果敢、坚毅的长期行动。

三是培育了子孙们坚韧不拔的坚强意志。曾玉屏经常训导子孙说:“君子居下,责排一方之难;在上,则息万物之嚣。”由于自身的经历,虽然年少时轻狂,但毕竟是开阔了眼界,有了一定的格局,识得不管是在高位还是底层,都要做一个响当当的人物。这又体现了曾玉屏的格局、见地,与湘潭街上的见识也有一定联系,确实开拓了他的眼界和见解。

“书蔬鱼猪早扫考宝”创家训

曾玉屏对这个家族做的最核心、最重要的大事就是创立了影响深远的家训。

俗话说,惊醒浪子不易,浪子回头尤难!更难能可贵的是,惊醒的可是顽皮阔少曾玉屏!湘潭梦醒后,就全心学习农事,亲掘亲种亲收庄稼、自育自养自卖牲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这样事情上又一次体现了曾家血脉里的倔强与不屈。这种置业方式在农耕社会为主要的生产方式,也是最为直接的财富积累手段。这下,使原本小富之家更加殷实(当年,已经65岁的曾竞希领全家十余口人从衡山的白果老家搬迁到湘乡荷叶乡白杨坪。曾玉屏34岁,曾麟书18岁)。

前文已介绍过这白杨坪,四周可却是山坡而地处盆地,为了便于耕作,曾玉屏便与耕夫一起“凿石决垠”,平整土地,逐步将大、小丘改梯田;并精心钻研水稻和蔬菜的种栽技术,还喂猪养鱼,一年四季都不放松,家里就变得越来越富足,陆续将白洋坪的房屋建好。


曾玉屏有头脑,不仅体现在家庭致富裕,还体现在相当多的事情上。当家里有了做其他事情的经济支撑后,也就开始热心于家族的祭祀事务,逐渐赢得族人的认可。再就是,只要发现有人遇到困难,就伸手帮助;尤其是族人中,只要有人需要帮助就毫不迟疑地帮助。在族人和四邻中威信越来越高,成为了当地少有的威望极高的人物。

在理家上,别看曾玉屏读书不多,但天分高,虽然对于错过的时日无心求学而后悔不已,但并未影响他对理家兴家的热情,开始对自己日常所做进行思考、总结,从而提出了治家八字诀:“书蔬鱼猪早扫考宝”,即读书、种菜、养鱼、喂猪、早起、扫屋、祭祖、睦邻等(本书后面会有专门章节详述),初步具备了曾氏家训的雏形。

殷殷之语,拳拳之心。

正是这种严格严谨的家庭环境,渐渐积聚了巨大的能量,逐步孕育出一个个震古烁今的历史巨人!

究竟育出什么人物,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