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所庙的故事

二百一所庙的故事

在我老家相邻的一个村子,村东头曾有二棵大柏树,树干很粗,几个人也搂不住,遮天蔽日的,两棵柏树中间有一所庙,庙建于何时谁也说不清楚,当时叫"二柏一所庙",流传广了,念传了,称作"二百一所庙",据说黄河岸边的人跑几百里地到此拜谒烧香多的是,有句话叫"看景不如听景″,大多到此的游客都失望而归。

名气大了,有的人就动起了歪点子,看中了两棵大柏树,有一年,(这话一说就到民国前了),从安徽(与河南搭界)来了几十囗子人来看庙,当天没走,第二天带着工具来了,干嘛呢?伐树!有人赶快告诉了正在地里干活的我姥爷,姥爷年轻时是个武把式,会拳脚,三五个人近不身,他一听说顺手从地上抄起一个铜梢子棍,这梢子棍现在很少了,齐眉短棍两头用铁链子连两只短棍,有木的,有铜的,有句话叫"棍打一片",梢子棍舞起来,威力很大,擦着就伤,碰着就亡,并且梢子棍可防身可当农具。

我姥家离这村紧挨着,有亩把地远,当我姥爷赶到地方时,这群人正准备下手,姥爷大声喝斥住手,其中一领头的欺姥爷一人,打个手势,二三十人把我姥爷团团围住,姥爷把梢子棍舞得风雨不透,几十人近身不得,领头的一看占不了便宜,便灰溜溜的领着人走了,从此再也没人打这柏树的主意了。

解放前树还有,后来"文革"期间,村里把柏树锯了,据说光树根用马车拉了好几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