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森前妻在豪华游艇上被拍,泰森看到后,气冲冲闯入特朗普办公室

泰森前妻在豪华游艇上被拍,泰森看到后,气冲冲闯入特朗普办公室

1988年6月27日,泰森在在大西洋城的拳台上再度跳起了舞步。

连续虚晃试探、前手直拳接摆拳、勾摆击腹击头……

91秒后,泰森创下拳史经典一战,残暴KO了前IBF重量级冠军斯平克斯,打破外界对其没打过硬仗的质疑。

而在踏入职业生涯巅峰之际,泰森却踢掉了元老经纪人,让特朗普担任特别顾问与副推广人。

特朗普或许不是一个合格的政客,但作为商人,特朗普向来精明如猴。

在20世纪80年代,特朗普便在美国新泽西州再度创下了一桩商业奇迹,这也是他与泰森结识的缘故。

暴力与金钱就是新泽西州大西洋城的代名词,随着美国首家合法赌场的开办,这个位列世界四大赌城之一的城市举办了超过1300场职业拳赛。

1984年,已成为美国地产大鳄的特朗普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土地,在此建成了首家赌场酒店——特朗普广场。

而这座高达39层,拥有612间客房,上千名服务人员的特朗普广场酒店仅是他在此布局的第一步。

一年后,在泰森职业生涯第五战与约翰·安德逊的对决中,特朗普拿出10万美元的高价竞标,成功让比赛在自家酒店举行。

借着这个机会,早有规划的特朗普与泰森相识,并博得了对方的好感。

随后两年里,在特朗普的有意竞标下,泰森的拳赛多次在大西洋城进行,甚至他在击败牙买加拳王伯比克一举夺得WBC重量级冠军头衔,成为真正拳王后,泰森的首场比赛也是在大西洋城举行的。

在那个时代,泰森便代表了拳击,而拳击则代表了金钱,赌博更是能让拳赛背后的美国商人赚得盆满钵盈。

虽然在希尔顿酒店的竞争下,泰森随后几年的拳赛几乎被纽约包了个圆,但特朗普从不是个服输的人。

他在期间连续豪掷数百万美元,竞得多场泰森比赛举办权。

1988年,特朗普更是不惜花费1100万美元拿下了一场举世瞩目的拳赛举办权——泰森大战斯平克斯。

这个标价远超当时凯撒宫和希尔顿酒店的报价,许多人都认为特朗普疯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

泰森在此时已经接连击败强敌,夺得WBC、WBA、IBF在内多条金腰带。

但他击败的拳王有的是侥幸获得腰带,有的已经不在巅峰,都不算拳台最有竞争力的对手。

这样经历让泰森引发崇拜的同时也引来了非议,此时他迫切需要击败一位强有力的竞争者来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实力。

而曾赢得奥运会金牌,职业拳击生涯未尝一败的斯平克斯便是最好的选择。

这场证名之战在美国引发了巨大的关注,特朗普势要借此实现自己的商业目的。

特朗普在策划拳赛时想了个怪招,将拳赛举办时间定到了周一。

一般来说,拳赛多在周六周日举行,方便观众能有空前来观战。

但在这般举世瞩目的大战中,上座率完全不是特朗普需要考虑的事情,因为比赛在周一进行,许多观众在周末便赶到大西洋城玩乐,大大增加了消费时长。

特朗普还在酒店设定了高端房客免费观战等优惠条件,引得无数观众来到酒店消费,仅在比赛当晚,特朗普广场酒店的消费收益就比平日翻了6倍。

1988年6月27日,随着一记精准凶狠的勾拳打出,泰森仅用91秒就彻底打败了斯平克斯,让对方吞下了职业生涯中首场败绩。

34战全胜的泰森狂揽2200万奖金,特朗普也由此大赚特赚,光门票收入便超过1200万美元。

在比赛的前后2天,他旗下赌场利润更是直接从2.15亿美元猛增到3.44亿美元。

不久后,泰森向外界宣布了一个消息:他将解雇已与他合作四年的经纪人比尔•凯顿,让特朗普的担任他的特别顾问与副推广人。

这个消息引得媒体多方报道,《纽约时报》也刊登了特朗普的看法:

“泰森问我是否愿意与他合作,为他掌管财务,为他规划职业发展,协助处理与经纪人凯顿的法律诉讼等等,我同意了。”“因为与泰森合作,我将获得一笔很可观的收入,我会将这笔钱捐献给慈善机构。”

泰森与特朗普的关系绝非偶然,美国作家乔伊斯•奥茨曾分析过两人的共同点。

虽然他们一个是在街头长大的穷小子,一个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贵公子,但他们都极为自信,对各自领域充满了征服欲,正是这种相似,让两个人成为了朋友。

就此,泰森与特朗普在公众面前结成了友谊,走上了合作之路,而泰森没想到的是,在几个月后,他便会迎来这个朋友的背刺。

在与斯平克斯比赛前一年,泰森击败詹姆斯·史密斯,夺得WBA重量级冠军,5个月后,他再一次击败托尼·塔克获得IBF重量级拳王金腰带。

就此,他拥有了拳坛四大拳击组织中的三条金腰带,创下了最年轻的金腰带拳王记录。

那一年,他21岁。

在这巅峰时刻,泰森与美国演员罗宾·吉文斯结了婚。

此前泰森曾追求她长达十个月,甚至为她打造了一个价值高达200万美元的黄金浴缸。

在击败斯平克斯后,泰森的生活可谓达到了顶峰,狂赚上千万美元,还有娇妻相伴,按理说已是人生赢家。

但让泰森没想到的是,特朗普居然与自己妻子有了瓜葛。

《纽约时报》记者蒂姆·奥布莱恩在他2005年出版的《特朗普国度》(TRUMP NATION)一书中记录了这段两人的冲突。

1988年,美国著名时尚杂志《Vogue》刊登了一张让泰森极为愤怒的照片。

在照片中,泰森的妻子吉文斯出现在了特朗普的豪华游艇上,还戴着一顶印有“特朗普公主”字样的帽子。

这让泰森怀疑特朗普与他妻子有染。

于是泰森来到曼哈顿第五大道办公楼,气冲冲地闯入特朗普办公室,将杂志狠狠砸到了特朗普桌上,愤怒地质问起特朗普为什么这么做。

特朗普得知泰森来意后,连忙否认道:“我从未这样想过,更不会这样做。”

两人交谈过后,泰森选择相信了他,随后就在沙发上睡起了觉来。

泰森的怀疑并非空穴来风,罗宾·吉文斯的不忠贞是出名的。

她曾是著名演员布拉德皮特的第一任正式女友,泰森曾经在2013年出版的回忆录《无可争议的真相》中谈道,他曾在回家时碰到吉文斯与皮特幽会,之后在两人苦苦求饶下,才放过了皮特。

而对于吉文斯的人品,泰森身边的人也都颇有微词。

泰森的助理教练兼助理经纪人洛特曾在采访时说道:

“吉文斯说自己怀孕了,迫使泰森娶了她,结婚后不久,泰森前往日本宣传与托尼-塔布斯之战。当时,泰森接到了吉文斯的电话,吉文斯告诉泰森她在新泽西州买了一栋价值430万美元的豪宅,泰森对此毫不知情,我看得出来,泰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非常不高兴。”

一年后,泰森与吉文斯婚姻也走到了尽头。。

在泰森击败斯平克斯狂赚2200万美金后,吉文斯将他告上了法庭,理由是泰森虐待自己。

在采访中,吉文斯说道:

“我很高兴,我的家人都还活着。在我们8个月的婚姻中,每一天他都殴打我。我清晰地记得那次他用电话砸我,当时我在想——我俩之间有一个人马上就死了。但是上帝保佑,我今天还活着。”

在吉文斯口中,泰森是一个具有躁狂抑郁症的家暴男,这个说法遭到了泰森的朋友的强烈谴责。

1989年2月14日,泰森和吉文斯正式离婚,而泰森自此开始走下坡路,但特朗普却在他困难时对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在1990年打出足以留名拳击史的大冷门后,被道格拉斯击倒的泰森开始了自己继而连三的作死之旅。

1991年,去往印第安纳波利斯的泰森被控告了——黑人小姐西瑞·华盛顿报警说自己被泰森强奸。

第二年,泰森因强奸罪与两项不正当性行为罪被判处六年徒刑和4年缓刑,直到1995年3月25日才被假释而出。

入狱时泰森才25岁,正是一个拳手的黄金时期。

出狱后不久,泰森因在马里兰州交通事故再度被控告——两名男子称泰森在这起事故中对他们进行了殴打。

而在前一年,泰森刚因咬了霍利菲尔德的耳朵而被吊销了拳击执照。

再度入狱后,马里兰假释委员会于1998年5月21日以5-1投票批准泰森获释。

但出狱后泰森的傻眼了,因为曾赚得4个多亿的他发现自己不但没钱了,反而还欠下了大笔贷款。

查账后,泰森便因合同问题与前经纪人唐·金打起了官司,他起诉对方骗取了属于他的巨额奖金和出场费,并向其索赔1亿美元,但最后的赔偿金额却并不如人意。

2002年,走入人生低谷,无法偿还负债的泰森被迫宣布破产,一代拳王巨星居然一时间成为了一个人人唾弃的“老赖”。

在泰森人生中的灰暗时刻,特朗普意外的站了出来,居然给了泰森一张1000万的支票助他渡过难关。

值得一提的是,在泰森因强奸案入狱时,面对滔滔舆论,特朗普站在媒体面前表示支持泰森。

面对记者霍华德•斯特恩的采访,特朗普表示到,指责没有意义,泰森应该继续训练,用赚的钱补偿受害者或者捐赠给保护被强暴者的公益机构。

“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或多或少地了解泰森,所以听到他的事情我很难过,我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他身上,也有可能是女人主动对他示好,对他的判决是个闹剧。”

虽然明面上支持了泰森,但特朗普并不会因为泰森而舍弃自己的利益,他随后表示到,泰森其实变了。

特朗普说,“他在我的特朗普广场打了非常好的比赛,他是如此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过去的几年里,他完全变了,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斗士,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这让我痛心疾首。”

相较于朋友之交,特朗普在泰森昏暗时刻的援手其实更多是一种投机选择,特朗普愿意付出一些成本来为日后做打算,正如他在泰森第五场比赛时便提前下注一样。

之后在泰森为了赚钱上台表演脱口秀时,特朗普也去到现场观看。

这种投机行为换得了回报,在2015年特朗普竞选总统之际,已经跨过低谷的泰森为他投上了一票,泰森的影响力对特朗普而言关系重大。

2020年,已经退役15年的泰森决定复出,在八回合表演赛中对阵罗伊·琼斯。

在采访中,泰森表示自己不是为了金钱而战:“我总是告诉人们——他们认为有钱会让他们幸福,他们以前从来没有过钱——当你有很多钱的时候,你不能指望没有人爱你。”

特朗普也为这位老友的复出战送上了祝福,但谁也没想到的是,不久后两人的关系将再度破裂。

2020年5月26日,警察跪杀黑人的视频在美国引发了巨大的震动。

面对全世界黑人的声讨,特朗普被迫对此事做出回应。

但他的傲慢态度却引发了更强烈的反弹:他声称自己联系了弗洛伊德的家人,但对方却说特朗普根本没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随着事态发展,作为黑人的泰森也不得不出面表示对此事的态度。

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没有配文的单膝跪地照片。

在那时单膝跪地在美国已是一种反歧视的文化符号,行动者以此来表达对弗洛伊德的悼念与对歧视事件的愤怒。

NBA甚至大规模出现双方队员身穿“黑命贵”黑衣在开赛前半跪来表达不满的举动。

泰森的这张照片明确表示了自己支持黑人,反对歧视的态度,与特朗普的立场截然相反。

这引发了外界对泰森与特朗普关系破裂的猜测。

虽然无人知晓,两人关系是否因此破裂,但纵观两人交往过程,其实都充满了纷争与利益。

踢走老人、与朋友妻子牵扯不清等等事情都让人们对二者的友谊打了个问号。

君子之交淡如水,或许没掺杂那么多利益的关系才更为保鲜。

信息来源:

广州日报《特朗普与泰森前妻有染?曾遭拳王堵在办公室中》

拳击与格斗《泰森与特朗普 因拳击结缘》

拳击时空《特朗普或现场观战梅威瑟大战康纳,被爆曾与泰森妻子有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