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以来世界文明的欧洲化及其原因

近代以来世界文明的欧洲化及其原因

到了 19 世纪后期时,随着欧洲民族国家及其民族共和国的成型,日尔曼人将 15 世纪前的痛苦抛在了脑后;而美洲印第安人、南部非洲人、大西洋岛屿原居民,已经经历了欧洲入侵所造成的痛苦,并随着欧洲人对他们祖先土地和家园的占领而大部分(95%)失去了生命,少数苟活者要么成为白人建立的殖民国家的奴隶,要么作为强壮的劳动力被安置在白人控制的本是印第安人的土地上,还有一部分被白人国家“好心地”集中在印第安人保护区里。

在这个过程中,一个明显的事实是,19 世纪中叶西方文明登陆东亚平原前后,世界其他地区及其文明已经处于欧洲化的进程中;或早或晚,除阿拉伯半岛、波斯和土耳其这些人类早期的文明中心及埃塞俄比亚、阿富汗、泰国等半殖民地外,其他地区,要么是欧洲人的国家(包括美国),要么是已经欧洲化的国家(如俄罗斯、日本、土耳其、印度),要么是由欧洲人的殖民地获得独立的国家(墨西哥、中美洲、南美洲等),要么是欧洲的殖民地或英国的自治领地(加拿大、澳大利亚、南非联邦等)①。

原本浩瀚的世界文明体系,经历过雅利安人-日尔曼人4000 多年的征服和近代的欧洲化,已经仅剩下中国文明还没有臣服于它的脚下。亦即只有东亚的中国文明在顽强地挽救着人类文明多样性危机的命运,且自身也深陷于欧洲文明的侵蚀而面临着被瓦解的危机。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世界文明正因日尔曼人对世界的征服和影响,而发生着极其重要的变化。这个变化可以用世界范围内文明的“欧洲化”来概括。

最能表现世界文明欧洲化程度的,一是欧洲对世界的征服和控制程度,二是欧洲人向全世界的移民程度。下表表明,欧洲对世界的征服和控制程度已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日不落帝国的骄妄之气飘荡在英伦三岛的上空,英国、法国、德国、比利时、葡萄牙、荷兰和意大利等,共侵占和控制了 115 个国家和地区的6500 万平方公里土地。

而且正像斯塔夫里阿诺斯正确认识到的那样,随着欧洲新力量的增强,特别是欧洲社会革命和军事发展所提供的强大力量,“最后的结果就是 19 世纪末叶殖民帝国主义的大规模扩张。……这些领土的征服,加上原有的殖民地,造成了一种史无前例的奇特情况,即地球上的一小部分统治了其余的大部分。”②——少数人的斯巴达共和国统治伯罗奔尼撒半岛多数人希洛人的历史,在 2600 多年后在全球再现。

斯塔夫里阿诺斯为我们继续分析道:

工业化的欧洲列强不仅彻底占有这些广大的殖民地领土,而且还控制了那些经济上和军事上薄弱的地区,这些地区由于某种原因,还没有真正被兼并掉。如中国、奥斯曼帝国和波斯名义上都是独立的,但实际上经常受到各种直接和间接的掠夺、屈辱和控制。

在拉丁美洲,虽然欧洲的军事行动为门罗主义所阻挠,但该地区在经济上也是大国的附庸。而门罗主义并不能排除美国海军陆战队以“恢复法制和秩序”为名对该地区屡次进行武装干涉。……

因此,我们看到欧洲的控制不仅扩展到辽阔的殖民帝国,而且也扩展到同样辽阔的附属地区。事实上,欧洲投放到附庸国家的资本比投放到殖民地的更多些。这些投资用各种办法和压力来加以维护,比如派遣训练本地武装力量的军事代表团和监督并通常控制本地财政的财政代表团、做出治外法权和外侨特权的安排,这些安排给予在这些地区居住和做生意的欧洲人以某些特殊权利。在必要时,在新大陆总有海军陆战队、在旧大陆总有炮舰作为最后依靠的手段。③

这说明,欧洲全球扩张和实行殖民的主要手段,是商业-军事体系所赖以征服和进行财富掠夺的社会传统,这一传统并没有因为“自由、平等、博爱”的口号在世界传播,而使殖民地人民获得自由、平等和博爱,相反,殖民地人民仍然要在欧洲化过程中忍受“掠夺、屈辱和控制”,或者忍受“饥饿、贫困和奴役”。

对世界文明在近代以来的这一欧洲化现象,西方学者通常认为是欧洲文明和文化上的先进性所导致。

对此,其他地区、特别是已经被欧洲化的地区,只能表示认可或保持缄默。

虽然,一些具有全球文明视野的西方学者,也曾经试图通过大量历史事实的考察,企图反对这一明显的以欧洲为中心的一家之言,但这样的解释已经太根深蒂固了,甚至对此提出怀疑都会遭到激烈的反对之声。

对此,我们明白无误地说,“欧洲文明和文化的先进性”这一解释,是彻头彻尾的错误。因为,在欧洲文明史的演变中,如下这些事实是无法抹杀的:

第一项事实:在罗马帝国灭亡后,欧洲的基本社会结构仍然是传统的贵族-平民关系结构,这与欧洲人在多瑙河时期牧牛时的氏族社会结构保持一致性,正是这一社会结构,导致了罗马帝国后欧洲大陆陷入既无思想、也无技术、更无任何先进性可言的黑暗之中,不管是文化的、政治的还是经济的,都处于相对落后的水平。

导致这一处境的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原因是,欧洲人盲目地崇信由圣徒保罗宣扬、并为 325 年尼西亚会议加以修正的基督教的教义——这个教义与那撒拉的耶稣所传播的原始教义之间最根本的不同,是将以色列人的族神改造成了欧洲人的神,使欧洲人的思想一直到 16 世纪都为严酷的宗教教条所禁锢④。

全部人类文明史告诉我们,文明可以在一夜之间被野蛮的力量毁灭,但文明不能在一夜之间就形成。

因此,我们不能假定,经历 18 世纪启蒙运动的欧洲,可以在 100 多年间创造出与自己的传统完全不同性质的文明。

第二项事实:由印欧语系雅利安人开创的征服事业,经希腊人、马其顿人、罗马人三代,在希腊半岛、北非地区、地中海地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阿拉伯半岛、波斯、印度次大陆等地进行过多次征服和奴役、残暴的杀戮和无情的财富掠夺。

这是欧洲文明的真正传统。正是基于这个传统,在 1492 年以后,欧洲人在美洲大陆、南部非洲、大西洋岛屿国家、印度次大陆、东南亚等地,又进行了一次长达 400 年的征服、奴役、杀戮和财富掠夺。

所有这些征服,都由商业-军事体系的文明性质所决定。因此,我们也不能假定,由文明传统主导的征服事业,在征服过程中会突然改变文明的性质。

在最近这次传播“欧洲文明先进性”的征服事业中,欧洲人毁灭了至少 6000 万美洲印第安人并抢掠他们的财富,劫掠了4800 万非洲黑人并将他们贩卖,抢劫了孟加拉国库价值 5800万英镑的财富,榨取了因侵略中国而需要中国支付的战争赔款10亿两以上的白银,侵占和控制了北美洲、澳大利亚、亚洲北部及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土地和资源。那怕将这些数字都减少一半,也丝毫看不出这些行为有哪一项与自由、平等、博爱有关。

第三项事实:在雅利安人及其后裔的五次征服事业中,除了商业-军事体系这一特征外,很难在任何一次征服行动中能找出与此不同的特征。第一次征服靠的是强健的体魄和善于骑射的技能,第二次征服靠的是亚历山大父子精心打造的举国军事体制,第三次征服靠的同样是罗马时代的举国军事体制,以及奴隶辛勤劳动提供的战争资源,第四次征服因为恰逢伊斯兰势力处于发展时期而未获成功,第五次征服靠的是航海能力、火枪和炮舰。

如果说最后一次征服事业与前面各次征服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将征服早期的财富掠夺转变为后期的资源掠夺和商业贸易,而资源掠夺和商业贸易的目的,还是对财富的占有和控制;而保证资源掠夺和商业贸易权利的,是新大陆的海军陆战队和旧大陆的炮舰。我们无法假定,没有这些火枪、炮舰和海军陆战队,仅凭科学与技术,自由、平等、民主的思想,可以将印加帝国的金银、美洲的棉花和甘蔗、古巴的烟草、澳大利亚的羊毛、津巴布韦及刚果的金矿和铜矿、东非的棕榈油、印度的香料、中国的茶叶和丝绸、中东的石油、南亚的橡胶等变成自己的。

这些火枪、炮舰和海军陆战队,从被创造那天起,就一直在加强商业-军事体系的能量,但并没有改变商业-军事体系的文明性质。

当然,我们也不能因为如此,而去否定科学、技术、自由、平等、民主等这些近代西方人的创造,曾经在一定程度上带给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人民将自己从征服者手中解放的梦想和力量。

但是,我们还是要说,相比较而言,到目前为止,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失去的比他们从中得到的要多。

当然,我们并不是要代表曾经被征服过的人民与征服者进行历史的清算。这种想法和做法都是不可取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让错误一直存在下去。

历史是无情的,已经发生的事情绝不可能被复原到使被伤害者像没有被伤害时一样。

关键是伤害者和被伤害者应该有勇气共同面对曾经发生过的伤害,最好是施加伤害的一方能够向受伤害的一方送上真诚的道歉,并保证不再做同样的事情。

而人类文明的所有积极成果,总是随着交流和交往的加深而最终实现共享。

所以,在诚实地纠正了过去的错误之后,应该让是非和罪恶退出我们的视野,而让文明的成果成为全人类共同福祉的基础;这些成果既包含历史的、也包含不同民族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责任去厘清那些被各类主义和思想的光环笼罩着的历史错误和认识错误。

我们的结论是:世界文明在近代的欧洲化趋势,是欧洲商业-军事体系征服世界且不断增强自身力量的结果。

而现代民族共和国的泛滥,恰好掩盖了商业-军事体系的文明本质——这个民族共和国对内或许是柏拉图歌颂过的共和制,但对外却是一个民族性质的商业-军事共和国。

而一直因地缘关系而未曾进行直接博弈的中国的农业-士绅体系文明,在世界文明逐步欧洲化的进程中,碰上欧洲的商业-军事体系文明后,会发生什么,对现在的人来说,已经有事实摆在那里了。

不过,两个文明的博弈及其博弈的结果,却是世界文明多样性能否得以恢复的最后一次机会。

而近代中国的共和运动,形式上采纳了西方的民族共和国政体,而本质上则是按照中国方式去重建被西方军事侵略和商业侵蚀所破坏的社会生活共同体的一种复兴中国文明的努力。

【本文完】

注释

①以美洲为例,1835 年时,白人为 1860 万,黑人为 980 万,印第安人约 1000 万左右(著者估计,在中南美洲,印第安人应从殖民者杀戮后约 300 万基础上,经 300 年的生息,发展到 1000 万人左右),而 1935 年时,白人达到 1 亿 7 千 2 百万,黑人为 3950 万,印第安人为 5240 万。参见:[美]斯塔夫里阿诺斯著,全球通史(下),第 610-611 页。

②[美]斯塔夫里阿诺斯著,全球分裂(上),第 270 页。

③[美]斯塔夫里阿诺斯著,全球分裂(上),第270-271页。

④梁实秋曾作散文《洗澡》称,早期基督教的禁欲趋向把罗马时期的沐浴美德破坏无遗。“在中古期间的僧侣是不大注意它们的肉体上的清洁的。‘与其澡于水,宁澡于德’(傅玄,澡盘铭),大概是他们信奉的道理。欧洲近代的修女学校还留有一些中古遗风,女生们隔两个星期才能洗澡一次,而且在洗澡的时候还要携带一件长达膝部以下的长袍作为浴衣,脱衣服的时候还有一套特殊技术,不可使自己看到自己的身体!英国维多利亚时代之‘星期六晚的洗澡’,是一般人民经常有的生活项目之一。平常的日子大概都是‘不宜沐浴’”(梁实秋,洗澡)。从梁实秋的戏谑笔法中,不难看出,欧洲在中世纪基督教禁欲主义之严酷,同时也可看出欧洲的所谓“文明”不过是近代晚近的事儿。

版权说明:本文的内容版权归作者居原氏所有,转载或者引用本文内容请注明来源及作者。本文图片或视频资料来源网络,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往期精彩内容

民族共和国、民族主权国家与共和制政府

欧洲在君主制与共和制之间动荡

共和制的立法精神及刑罚不能铲除邪恶本身

与共和主义携手并进的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三)

与共和主义携手并进的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二)

与共和主义携手并进的民族主义、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一)

欧洲的分权形式的共和及宪政国家

法国革命(1787-1799 年)与非常共和国、宪政共和国及专制共和国

美国革命(1776-1783 年)与民主共和政体

英国革命(1642-1689 年)与君主立宪制的确立

欧洲的社会运动:科学革命、工业革命和启蒙运动

欧洲的城市发展和半独立的城市共和国

欧洲的文艺复兴及商业和资本力量的兴起

欧洲在萧条中酝酿着变革的动机及平等精神的觉醒

欧洲的商业-军事体系和中国的农业-士绅体系之比较

日耳曼骑士与欧洲商业-军事体系的复活

日耳曼人的社会传统、欧洲封建社会及君主制和代议制

从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下)

从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上)

雅典的平民政体及亚里士多德对政治生活的意见

斯巴达的共和制、古希腊的四种政体和它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