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上

再见 上

【橙子,高中同学聚会去吗?】以前的同桌席迎迎忽然发消息过来,她们已经好几年没有联系过了,但是以前关系是真的好。

程橙看着这条信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从小学到大学在班里一直是不起眼的存在,圈子就那么小,兜兜转转已经没有几个人了。以至于现在到了工作,从前的同学再也没有联系过。

十周年聚会,高中群里又重新活跃了起来,说实话程橙对班里的人一点都不熟悉,有些人甚至没说过话。

【你去吗?】

【去呀,听说我男神这次也要去呢。】

程橙心跳慢了半拍,手颤抖着发了消息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你男神呐】

【看我这次不把他弄到手。】

【他可能孩子都几岁了?】程橙开玩笑说道,这个年龄应该大部分人都结婚了吧,程橙是个例外。

【让他眼瞎,当初还看不上我,这次老娘要亮瞎他的眼。】

【行行行,让他后悔去吧,席大美女。】

【那你去吗?】

半晌,程橙回过来消息

【不想去,没什么意思。】

【去吧去吧,就当陪我了,一个人好尴尬的。】

【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有时间就去。】

【好吧,一定要告诉我一声。】

席迎迎口中的男神就是岑阳,程橙的半个发小兼高中一年的同学。只是席迎迎并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岑阳是程橙的小学同学,两个人家离得也近,小时候上学就经常在一块,后来上初中之后岑阳一家就搬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程橙一开始还有点难过,觉得岑阳走也不跟她说一声,太不把她当朋友了,两个人之间甚至连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

上了初中之后程橙有了新的好朋友,渐渐地也淡忘了岑阳这个人。

在高三的时候班里忽然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就是岑阳。

程橙高中学校是一年分一次班,按成绩分,高二期末考的时候超常发挥,考进了好班,她也分到了新的班级,认识的人并不多,只有几个熟人。但程橙的性子一直就是安安静静的,不太喜欢和不熟悉的人打交道,玩来玩去就还是那几个人。

高中总是会有同学提前得到小道消息,知道班里要来一位新同学,午休下课就开始哄闹。程橙高中养成的习惯就是午休的时候先留一大半时间写作业,最后留二十分钟午睡,等午休铃响到上课之间的十分钟,趴在桌子上继续睡,一共半个小时。

那天班里很吵,因为要来新同学很兴奋,总有几个人闹哄哄,毕竟是高三,很多同学还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趴在桌子上学习的。

程橙坐在第二排过道上,皱着眉趴在桌子上睡,其实根本睡不着但是也不想醒,听到有人搬桌子的声音从自己身边路过,衣服下摆略过她桌子上碰到她的手,她把手往回缩了缩。

“哇------”周围几个女生异口同声来一句“哇”,声音很小,包括同桌席迎迎。

“橙子,别睡了,咱班来了个大帅哥。”席迎迎趴在她耳朵旁很兴奋的说。

“比班长还帅吗?”程橙说这话时岑阳正好从她身边路过,声音不大,就嘟囔了一声,但岑阳听到了,程橙头是后脑勺对着他,他也没认出来是谁,甚至没有看她一眼,就直接出门去了。

席迎迎眼里的大帅哥就是班长,程橙也觉得班里最帅的是班长,无论女生多大年龄,永远都是视觉动物。所以席迎迎嘴里的帅哥比班长还帅吗?

“比班长还帅,你快睁开眼来看看。”

“哎呦困,先让我再眯两分钟。上课喊我。”

下午第一节正好是班主任老张的物理课,是个光头,虽然是班主任,但看起来很和蔼,程橙的物理一塌糊涂,能考进好班多亏了生物和化学。

“介绍一下,咱班新来了一位同学,大家欢迎。”班里掌声轰鸣,程橙也象征性地拍了两下,不拍总是不好的。

这是岑阳从门外走向讲台

“大家好,我叫岑阳,从海城市一中转来,希望在高三这一年和大家共同进步。”

班里又是“哇”一声,海城市一中可是重点中的重点,那里面的学生最差也能考个一本,考上二本的几乎没有。

程橙看着他愣了一瞬,大脑一片空白。其实岑阳面貌没有多大改变,还是能认出来的,变得是身高,包括声音程橙也听不出来了,对于她来说时间太久了,久到真的忘了这个人。

“怎么样,帅吧帅吧?”席迎迎在她旁边很花痴地说。

“还行。”程橙吐了两个字

她看见岑阳在班里扫视了一圈,但是应该是没有看见她的,两人的眼神没有对上,她希望岑阳能看见她,但又希望没有看见她。

下讲台时,岑阳从她身边路过,她下意识把头低下去没有看他。

一节课听得浑浑噩噩,直到听到老师说找人解析一下这道题,瞬间清醒。席迎迎还在问她是哪道题,下一秒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她今天一天已经被提问三次了。

因为是刚开学,老师还认不全班里人,就看着讲台上的座位表叫名字,程橙一度想上去把自己名字撕掉。

“程橙,你来说一下。”

正好这道题程橙午休时看了答案解析,脑子里还有点印象,磕磕巴巴地说了个大概。席迎迎对她竖了个大拇指。

“嗯不错,坐下吧。”“程橙同学说得非常好,但最关键的一点没说出来,,,”

程橙坐下去还在颤抖,对她来说物理真的太吓人了。

一节课终于熬过去了,程橙坐在位置上还有些紧张,她不知道刚刚岑阳有没有认出她,在想他会不会主动过来和她说话,显然是程橙想多了,接下来的几天里岑阳都没有任何动静。以至于程橙觉得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他可能早已经把自己忘了吧。

高三的生活总是紧张的,除了吃饭就是学习,有些人甚至连一周一次的体育课都不上,去点个名就偷偷从操场溜了回来,主要是天太热,尤其是女生,都往班里跑,程橙和席迎迎当然也是。

席迎迎拉着她从班级后门走,其实程橙是有点排斥的,因为岑阳就坐最后一排,一进门就能看到他,自从岑阳来了之后,程橙再也没有走过后门。宁愿多走两步从前门走。

她以为岑阳还没有回来,所以两人说说笑笑走了进去,程橙刻意没有看向他的座位,可岑阳就是在座位上,继续和席迎迎说笑,但是因为两个人一起走,空间就小了一些,路过岑阳座位时胳膊不小心把他的本子碰掉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程橙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好硬着头皮回头低下头去捡,但是岑阳已经在她蹲下去瞬间把本子捡了回来。

“不好意思。”程橙脸有些红,但还是强装镇定地看着他的本说,没敢看他

“没事。”岑阳看着她轻飘飘的一句

就这是这将近半个月来两人的第一次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