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衰退来了没美国经济都面临难解难题

不管衰退来了没美国经济都面临难解难题


美国经济衰退了吗成为热门话题。图为纽约流动餐车。

美国经济衰退了吗近期成为热门话题。单看国内生产毛额(GDP)数字,经济好像不太妙;如果连旺盛的就业与工资成长一起看,经济又似乎离衰退有段距离。


白宫与联邦准备理事会官员都说经济没衰退,在野的共和党则紧咬总统拜登搞坏经济、不懂民间疾苦。11月期中选举到来前,冷门、艰涩的经济数据预料会比以往受到更多关注,也更容易走偏成政治议题。


商务部7月28日公布,美国第2季GDP折合年率萎缩0.9%,延续首季萎缩1.6%的格局。GDP连两季萎缩,符合技术性衰退定义。但多数专家不认为美国经济已衰退,许多媒体也只以衰退风险或忧虑升温带过。


为何单一数据会造成不同解读?


首先,从GDP连两季萎缩判定衰退只是分析师经验法则。在美国,经济衰退始末是由国家经济研究局景气循环认定委员会一槌定音,认定标准包括GDP、就业、民众所得及支出、工业生产等经济数据,而且不是马上就下定论。


其次,美国上半年GDP萎缩主要是受库存投资减缓、贸易逆差扩大拖累,与COVID-19造成供应链大乱关系密切。这段期间,占经济产值约2/3的消费支出稳健,更重要的是,劳动市场持续吃紧,联准会主席鲍尔甚至以火热形容。


美国劳动市场有多热,从劳工部5日公布的7月就业报告可见端倪。


7月非农业就业人口激增52.8万人,创2月以来最大成长,且比市场预期多逾一倍。劳动市场连19个月扩张之余,失业率从维持4个月的3.6%下滑至3.5%,追平2020年2月COVID-19掀起失业海啸前的半世纪低点。


劳动市场复苏还达成另一重大里程碑:COVID-19疫情爆发后一度流失的2200万就业人口填补完毕,历时不到两年半。


这波复苏背后少不了COVID-19大流行初期的强大财政与货币刺激,但劳动市场没有恢复原状,两年多来反而出现剧烈变化。许多人辞职或提前退休后不再回职场,以致劳动参与率低于疫情爆发前水准;员工跳槽蔚为风潮,企业为留才或求才而端出更优渥待遇,平均时薪加速攀升,7月年增率达5.2%。


民众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因加薪或投资赚钱而储蓄增加,疫情趋缓后荷包大开,更常外食、出游或从事其他娱乐活动,消费需求从货品到服务始终旺盛,形成经济一大支柱。


但也因为供不应求,加上原物料价格在俄乌战争等因素作祟下飙涨,6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年增率冲上9.1%,创1981年11月以来最高通膨率。


为压制通膨,联准会今年已4度升息,原本逼近零的政策利率回到2015年至2018年上一波升息循环顶点。官员深怕民众与企业通膨预期心理成形,员工眼见物价飙涨而要求加薪、企业将垫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形成工资物价螺旋式上升。


汽油价格6月冲上历史高点后走低,通膨率可能从40年高点逐步下滑。但联准会偏好参考的是剔除食品、能源的核心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油价下跌无助拉低这项数据,物价涨势广泛趋缓才有可能。


根据最新数据,6月核心个人消费支出物价指数年增4.8%,高于5月的4.7%及联准会长期目标2%。


通膨侵蚀民众消费力,加上联准会积极升息拉高借贷成本、美股走势低迷,密西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6月掉到史上最低点。不只民众悲观看待经济现况及前景,愈来愈多经济学家也认为美国经济将在明年正式陷入衰退。


劳动市场近期也开始出现裂痕,特别是原本求才若渴的科技业。Google与苹果等大厂征才转趋保守,Netflix、甲骨文及股票交易平台罗宾汉则相继裁员。


不可忽视的是,联准会3月才启动升息循环,目前联邦资金利率目标区间为2.25%至2.5%,属于不刺激也不拖慢经济的中性水准。鉴于物价尚未恢复稳定,联准会今年剩余3场决策会议预料会持续升息,经济感受到银根紧缩的压力只会愈来愈重。


部分投资人预期,联准会为支撑经济,明年不仅升息会踩刹车,还会扭转路线开始降息。


但从最新就业报告观察,正如鲍尔3月所说,美国经济底气足,经得起货币政策紧缩考验,在充分就业未变的情况下,决策官员有持续升息的空间。鲍尔也已明示,后续利率决策将依经济数据而定,官员见到通膨明确降温证据前升息不会松手。


也就是说,压制通膨是重中之重,经济与劳动市场是其次。联准会官员不大可能轻易转念,除非通膨迅速降温、经济明显恶化或金融市场大乱。这些迹象尚未出现。


联准会期盼经济软着陆,也就是压制通膨之余避免经济陷入衰退,但有太多因素不在官员掌控中,包括供应链、原物料价格。如果通膨降温比预期慢,联准会又不想重蹈1970年代决策摇摆覆辙而持续积极升息,美国乃至全球经济恐怕难逃衰退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