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故事:归安鱼怪

聊斋故事:归安鱼怪

话说江湖有句传言,叫张天师不过归安县,这是咋回事呢,且听俺慢慢道来。

且说浙江湖州归安县,有一个新来的王知县。这个王知县是两榜进士出身,写得一手好书法,诗词歌赋俱佳。但他是个文弱书生,对于治理一县公务,却不大明白。归安县数万人口,人多事杂,民风彪悍,宗祠林立,经常因为田水地界,互相斗殴,这可不是写几句诗能解决的。

说实话,在中国,基层治理是最难最累的,特别是县乡级别。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而且还得会灵活变通。如果你死扣政策条文,不结合实际,一味蛮干,越努力,效果越差,结果老百姓纷纷告状,还是你受处分。王知县一介书生,年纪轻轻,到底还是没有经验,空有一腔热血,因此把归安县治理得一团糟,老百姓怨声载道,都说他是个糊涂官。

在太湖中,有一个千年黑鱼精。它在水里面游玩,经常听水面上的渔民讲话,说是归安县来了个糊涂官,死扣书本,把归安县治理得一团糟,老百姓在背后纷纷骂娘。

黑鱼精听了很好奇,心说朝廷任命的县令,会有多差劲呢,不如我上岸去看看。

黑鱼精说干就干,它变成一个年轻渔夫,担了一担子小鱼小虾,来到归安县城卖鱼。它在归安县转悠了几天,摸清了王知县的情况,也看过他当堂审案,一看之下,果然是个糊涂官。

黑鱼精回到太湖,越想心里越不平。这个糊涂蛋王县令就会读读书写写字,就做了县令,高官厚禄,威风排场。我苦修千年,仍在这太湖里寂寞无闻,还不如我去做县令,一来尝尝做官的滋味,二来造福一方百姓。

话说王知县到任半年,每日诗酒生涯,倒也开心快活。这天晚上,他和妻子田氏上床睡觉。正在熟睡,外面忽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二人被惊醒了。

忽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王知县心说谁这么讨厌,三更半夜,下着大雨来敲门。他高声问了几声,也无人回答,只是一个劲的敲门。

王知县无奈,只好起身点着油灯,披着衣服,开门出去查看情况。

过了好大一会儿,王知县才回来。他先拿起毛巾,把满头满身的雨水擦干净,开口说道:“外面啥也没有,只是风扫门。”,然后脱衣上床睡觉。

田氏在床上,忽然闻到丈夫身上有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她也不疑有他,转过身,继续睡觉了。

说来也怪,第二天王知县升堂,命令手下把历年积案都拿来,手批口讲,瞬间发落干净,而且条理清楚,合理合法,丝丝入扣,简直是断案如神,把衙役师爷们都看呆了。

以前王知县总是在后院饮酒做诗,不理民情,现在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也不写诗了,天天带着衙役下乡察看, 体察民情。遇到民有冤情,当场解决,而且洞察秋毫,智慧老练,无人能欺,所有的人都口服心服。

就这样不到半年,王知县把归安县治理得井井有条,人民富足,合境平安,路不拾遗。老百姓纷纷称颂王知县,说他是王青天。

数年后,张天师办事路过归安县。王知县听到消息,却躲在衙门里,不敢去迎接。张天师有点好奇,他仔细一看归安县衙,只见妖气腾腾,遮天蔽日,不禁大吃一惊,连连说道:“此县有妖气。”。

张天师率人走进县衙对面的饭馆,上到二楼,包了一个雅间。他派徒弟去叫知县夫人,说是张天师有请。一会儿,田氏来到雅间,张天师请她坐下。

张天师开口说道:“请问夫人,你可记得几年前的一天晚上,大风大雨,有人夜里敲门之事吗?”,田氏说:“我记得,确实有此事。”,天师说:“实话告诉你,你现在的丈夫不是你夫,而是太湖里的千年黑鱼精,你夫王大人,已在那天晚上,被黑鱼精吃了。吃完后,它变成王大人模样,直至今日。”。田氏一听,惊骇万分,放声大哭,恳请张天师为她报仇。

当天晚上,张天师率领徒弟们和田氏,直入归安县衙,摆上桌子,开坛做法。这时候,那个假知县黑鱼精,一溜小跑,逃到太湖里去了。

张天师拍响令牌,挥动杏黄旗,招神遣将,去捉拿黑鱼精。

一会儿,只听吧嗒一声,一条大黑鱼从天而降,落在县衙庭院里。只见这黑鱼长约数丈,浑身黑皮,在地上不停跳跃。

张天师高举斩妖剑,大喝一声:“黑鱼精,你罪当斩,念你做县令时,颇有善政,为民造福不少,饶你一命。”,说罢,安排徒弟拿来一个大瓮,剑指把黑鱼精变小,装进大瓮里。

临封口时,黑鱼精说:“天师老爷,我知道错了,但是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啊?”,张天师说:“不急不急,等到我下次走到归安县时,就放你出去。”。

张天师说罢,用盖子盖住大瓮,上面贴上符纸,念咒封存。然后命令衙役在大堂上挖个大坑,把大瓮埋里面,上面又用土筑了一个公案,用来镇压黑鱼精。

事情做完,张天师率领众人,飘然离开归安县。从此以后,张天师再也不来归安县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