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姐的新希望

雷姐的新希望

于青

“你再眯一会儿,才三点多。”刚直播完躺下没多久的老弋迷迷糊糊对妻子说。
“你睡你的。我把红豆大枣稀饭熬到电饭锅里了,起来后别忘了喝。”
“中午要是在咱家附近,你就回来吃饭,顺便休息一下,才第一天,拉多少钱无所谓,最关键的是安全第一。”
“看情况吧,也不知道车能跑到哪里。”
“都是我这不争气的身体把你拖累这么辛苦。”老弋叹了口气。
“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如果生病的是我,你更辛苦。别想太多,赶紧睡吧。”
雷姐把风扇调到低档定好时,轻手轻脚往厨房走去。
今天是出租车培训结业后雷姐第一次独立开车。尽管有人带她实习过两次,但初次开营运车,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已记不清医生给老弋下过几次病危通知书,从当初的紧张到麻木、再到坦然,这几年里,雷姐脆弱的心逐渐变得强大起来。回想老弋因心梗第二次下支架后昏倒在病房外的长椅上,病危通知一个接一个,这种病既不能大喜大悲,更不能过度劳累,老弋最终屈服了雷姐的哀求,办了病退在家静养。尽管老弋正在上大三的儿子和刚上大一的女儿可以靠兼职赚各自的生活费,但他那点退休金看病买药远远不够,一大家子的吃穿用度是靠雷姐辛苦做保洁省吃俭用维持着,他心里盼着自己的象棋直播能早一天火起来,不想妻子受累。
雷姐做梦也没想到当年老弋那句话:“也不指望你开车,就是咱们开车出去玩的路上你能替我开一会儿。”如今更是成了她谋生技能。比雷姐小的老弋,在第一次因心梗出院后,乐观的像个孩子:“你在家把两个孩子照顾好就是最大的功劳,等他们都上了大学,我就开车带你去全国旅游。”
天开始麻麻亮了,昨夜的一场大雨让持续高温的天气骤然凉爽了许多。出租车在空旷的路上来回穿梭,顶灯显示着“空车”或者“有客”的标识,听着广播里悦耳的音乐,雷姐心情舒畅,轻轻踩动油门,向不远处朝她招手的乘客慢慢驶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