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三亚的上海人:我们差一点就离开,在飞机上被叫了下来

滞留三亚的上海人:我们差一点就离开,在飞机上被叫了下来


消息是在睡梦中到来的。


8月6日凌晨3点52分,“三亚发布”发出通知:自2022年8月6日凌晨6时起,全市实行临时性全域静态管理,全市范围限制人员流动,暂停城市公共交通。

许多游客早晨醒来后,得知消息,紧急退房,奔赴机场。但是,有人在酒店前台便被劝返,有人在高速公路堵住、无法通过,有人机场等待几小时却被告知航班取消,有人绕道海口却同样没能离开,还有人已经坐在飞机座位上,却被赶下了飞机。

很快,涉及三亚的航班全部取消,已飞离的需折返,有的甚至是空载飞离。铁路部门,也全部做了禁售处理。

央视的报道称,滞留三亚的旅客,大概有8万多人。他们来自上海、东北、义乌等地。他们有经历了几个月封禁后来放松的观光客,有参加暑期科研项目的学生,有拍婚纱照、度蜜月的新婚夫妻,有带着孩子、全家出行的亲友旅行团……但现在,一切被按下了暂停键。

每日人物联系了几位滞留的旅客,发现他们现在担心的事情很多:“免费酒店”“五折减免”并不是人人可享受,几千上万的花销如何承担?确诊病例一直在增长,7天静止期后是否能回家?生意人担心隔离导致货物在手中积压怎么办?学生和家长最担心的则是,开学季即将来临,如何才能准时返校?

以下,是他们的讲述——





文 | 高越 卢妍

编辑 | 周维

运营 | 栗子



小麦,准高三生,参加暑期调研项目


8月6号早上,我们6点半就到机场了,比起飞时间早了近5个小时。一路值机、安检都很顺利,也顺利上了飞机。直到坐在座位上,超过起飞时间十几分钟,飞机都没有飞,我们才觉得不对劲。


不久,广播里说:“飞机暂时无法起飞了,机长正在协调。”当时,我们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没准等一等就能飞了。


没想到,差不多11点半,广播又说,“飞机航班取消了”,让我们下机。但没有人动,大家的情绪都不太好,很焦躁,不知道下了飞机能去哪。中间广播响过好几次,说“会承担交通,协助安排酒店”,但因为只是“协助”,没有确切保障,大家都不太相信,仍然不敢动。


直到下午1点49分,警察上了飞机,说“给大家安排去三亚湾的免费酒店”,大家才确定可以得到安置,陆续下了飞机。


机场特别乱,很多人聚在门口。我们当时24小时核酸已经过期了,想着先在机场做个核酸,结果眼看着核酸亭被拆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身边所有人都没有方向,只能跟着人流走。


我们都是学生,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家长也不在身边,心里特别慌。直到到了酒店,进了房间,发现环境还可以,这个劲才缓过来。我们确实是免房费的,吃饭也可以直接去酒店餐厅。


我们是3个同学一起来的,刚刚上完高二,来三亚西岛参加一个自然调研项目的夏令营,结营可以发奖状,对升学也有帮助。我们7月末就来了,一直待在西岛。直到4号晚上,当时已经有疫情了,西岛的景区要关闭,就让我们离开,只好连夜收拾东西,第二天凌晨就走了。当时出了新政策,我们需要48小时内两次核酸才能坐飞机,5号走不了,只能买6号的飞机。


一起参加夏令营的同学,各个省份的都有。有的同学买的机票早,当时看机场大屏,6点多、8点多的航班都正常起飞了。还有些同学,提前坐高铁去了海口,买的机票早一点,也成功起飞了。我们其实就卡在“能飞”和“不能飞”的航班之间,就差了一点,然后被困在这里了。现在,就剩我们十几个人没飞成,都留在这里。我们的带队老师,特意从海口坐高铁过来,专门陪着我们。


家长们不在身边,也很担心我们没地方住。当时等在飞机上,我一直在跟爸妈发微信,告诉他们进展,后来,知道我们顺利住进酒店,他们才放心。


我们开学就要上高三了,假期作业也挺多,就打算这几天在房间里,接着写作业。昨天,学校老师还在群里发消息,说“如果有去过三亚,需要向学校进行报备”。我们说了之后,老师也没有说具体的方案,感觉隔离7+7,还是一定要的。


现在,我们吃饭住宿,都没有太多的花销。最担心的就是影响开学,刚上高三,一开学,就没法去上课,我们比较担心会影响跟进度。


如果没有被赶下飞机,滞留在三亚,其实这次西岛之行,还是很开心的。


▲ 2022年8月7日,海南三亚,市民正在进行全员核酸检测。图 / 人民视觉




王果果,生意人,带家人来旅游


7月31号,我带着母亲和5岁的儿子来三亚旅游。虽然2号左右就听说三亚有疫情了,但感觉不是特别严重,当天晚上我在南航APP上买了6号返程的机票。4号我到达凤凰岛,在一家酒店住下,打算玩完就回家。


没想到老家义乌突然也有了疫情,我家所在的区域被划为高风险区,我义乌的健康码也变黄了。我联系那边的街道办,那边说可以回去,但是需要隔离。我很担心,想赶紧坐飞机回去。


回程的机票买得很波折。5号我发现机票被强制取消了,短信告诉我5-7号3天的航班都没有了,只有8号有,我只好改签到8号。6号又通知我8号的票也取消了,最早只有14号。我看新闻说有几万人滞留在三亚,但凡能走,机票肯定不会便宜,我怕退了重买价钱会更高,只好选择再次改签到14号。


机票的确在涨价。1号的经济舱大概就是1000元,4号的时候,最便宜的也要1800元,头等舱更是涨到六七千块钱,航班基本上没有折扣票了,全部都是全价票。


我现在住的酒店在凤凰岛,房价接近900元一晚。和酒店工作人员交涉时,她们表示暂时没有接到半价居住的红头文件,就算真的落实网上说的半价政策,也是按门市价算的半价,不是我们在第三方平台看到的价格。这家酒店的门市价是两千多,半价后反而比现在还要贵。多次协商无果,我们只好先续住。


酒店有270多个房间,现在大概就住了二三十户人。入住的时候让我们加一个群,我们在网上看到酒店半价的新闻,就在群里讨论,艾特群主,问他为什么其他酒店都降价了,我们却没有,没想到群主瞬间就把群给解散了。


我们每天就待在酒店里。想看电视,发现还要收钱,看12小时需要付10块钱,好歹管个24小时吧。不仅如此,作为一个五星级酒店,这里也没有洗衣房,一切都很不方便。


消费高不说,岛上也没有任何商店,6号下午就不能点外卖了。但是天天吃这里的外卖也吃不起,可能是因为酒店位置在岛上,很多店点够150元才送,配送费要12块到15块。有时候我只想吃点水果,也必须要点够起送价,一顿都吃不完。我头几天每天点外卖,一天差不多要花五六百块钱。现在外卖停了,我们只能吃酒店的食堂,早餐59元一个人,午餐两荤两素要88元。一天下来,吃住就要消费上千块。


困在岛上又贵又不方便,我预定了一个岛外设施比较齐全的酒店,门市价大概是800多,现在是半价,只要400多。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没法过去,附近交通管制,滴滴什么的都停了。我尝试打市长热线,打了半天终于打进了,那边回复我说不能帮我解决酒店居住问题,但是可以帮我找辆车。我已经很满足了,只要能把我送到另一个酒店就好。


住在这里的每一天都让我觉得没有安全感。孩子9月1号就要开学,我们回去也要隔离至少14天,正常上课也够呛了。我在义乌做生意,还有很多订单需要处理,要用电脑工作,这里也没个电脑。我的产品有可能错过了这个季节就卖不出去了,只能压在手里。


本来想着待个五六天就回去,没想到三亚和义乌两边疫情同时爆发了。现在只要能回去,哪怕要隔离,我们也有个盼头。


▲ 7月25日,三亚,疫情爆发前,游客尽情享受海滩美景。图 / 视觉中国




阿雯,上海大学生,跟朋友旅游庆生

我是和朋友一起来旅游的。我们7月28号到海口,然后去了万宁,31号坐高铁来的三亚。本来是打算4号坐中午12点的飞机回成都,但4号凌晨,三亚出了新的政策,要求48小时内有2次核酸,都要出结果,才能进机场大厅。我们少了一次核酸,当时再做已经来不及了。酒店前台说,20分钟前,刚刚有人从机场回来,跟我们情况一样,根本走不了,建议我们改签。


没办法,我们只能改签到6号。但住哪里是个问题,这个酒店价格太贵了,一晚上要1300元,后来天天涨价,已经直奔2000元,即使是半价,也很贵,我们打算换个地方。我妈有个朋友,在三亚开民宿,跟我说“只要40分钟能赶过去,房间就能留”,我们赶紧叫了个滴滴,往亚龙湾赶。


路上人非常多,感觉大家都在往那边跑,堵车差不多有2个多小时。还有警察在亚龙湾闸口执勤,一辆辆车查,看你是不是24小时的核酸。倒霉的是,队伍太长了,排到我们的时候,时间刚刚好就差了几分钟,不放行。没办法,我们只能再绕出去,在旁边的医院临时做个核酸,开采样证明,通融了一下,才被放进来。


靠着妈妈的人情,老板还是留房间了,友情价3百多块一晚。住了2天,我们天天做核酸,以为准备充足,结果5号晚上10点,在已经值机的情况下,我接到航空公司的电话,说“航班需要取消”,又一次没飞成。现在,一静止,不一定要住到什么时候,我们又换了个价格更低的房间。


我们住在博后村,这里聚集了很多网红民宿。堂食已经关了,外卖也只能送到村口。做核酸倒是很方便,走几分钟就有一个核酸亭,但时间只有上午7点到11点半,排队人很多,每次都要1个小时。


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被居家隔离了。第一次,是在上海。我3月5号开学,飞机刚落地,就收到了封校通知,以为很快就能结束,结果一封就封了3个月。4个人,不能出寝室,吃饭要么是特定餐送到1楼,要么是2张出行票,去食堂排队买回来,天天胡萝卜、紫甘蓝吃到快吐了。


上海解封后,我算是走得早的一批,定了很多个航班都被取消,最后是坐了14个小时高铁,中途还在合肥隔离了一夜,才回到四川雅安的家。回家没多久,成都也爆发了疫情,我们也是天天做核酸,尽量居家、不许外出,差不多又封了2个月。


这两次隔离,我也有很多经验了。首先是一定要囤货,6号我们去了超市,囤货的人非常多,老板说,“第二天就不会再进货了”,大家把架子都买空了。菜买了是没法做的,我们都买的面包、饼干和方便面,把之后五六天的食物都买了。其次是没那么慌张,我朋友第一次遇到这种隔离情况,她就特别慌,一直在想怎么走,坐高铁、坐船还是坐车,我就一直安抚她,告诉她,静下心来,不要太担心。


我这次来三亚,其实是来过8月1号的生日。我很喜欢海边,也擅长游泳,几乎每年寒暑假都会来三亚旅游,有时跟父母,有时跟朋友,高中毕业旅行也选了三亚。但有了这次的经历之后,我以后都不想再来三亚了。

▲ 三亚湾。图 / 视觉中国



李磊,上海市民,来三亚旅游

我今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隔离中度过的。我原本在上海从事计算机行业,3月11号做出了裸辞的决定,准备休息一段时间,去新疆旅游。没想到4天后,我所在的闵行区被通知封控,居家隔离了近三个月,6月1号才解封。


解封后,我想着自己的时间还很充裕,挑了一个不需要隔离,并且有海的地方过渡一下,然后再去新疆。那会儿,只有三亚满足这个条件,我就定了7月4号晚上十点多去三亚的飞机,还订了一个在天涯区的民宿,旁边就是大海,一个月1500元。


有很多和我一样从上海来的游客,因为疫情憋疯了,想出来透透气。我坐的航班,大概有两百个座位,感觉整个飞机都坐得满满的。我落地后打出租车,司机得知我是从上海来的,感叹了一句,这段时间来了好多上海人。不仅如此,上海到三亚的机票也暴涨了,四五月份,我看还只要五百左右,7月份价格都在两千多。我买的是出发比较晚的航班,到达时已经是凌晨,价格也要1600多。


到达后,三天两检完,就可以完全自由出行了。三亚湾、鹿回头风景区、后海,我都玩了一遍。还认识了一个和我住同一家旅店的女生,结伴玩了一个礼拜。我们每天去后海看日出,在沙滩看日落,感觉这边的日出和日落景色每天都不一样,非常美。


7月23号,我就买好了8月6号去新疆的火车票,全程63个小时,还需要在郑州中转一次。虽然路程时长久,但是一想到到了新疆就能看到期待已久的赛里木湖、独库公路的美景,我觉得是值得的。


8月4号,我还在社交平台上晒出自己去新疆的火车票,想找一起的小伙伴。没想到,一夜之间,我所在的区域就变成了高风险区。


8月5号早上9点,我准备下楼去做核酸,发现楼下的大门被锁上了铁链,出不去,我隐约觉得不对劲。后来,问房东阿姨才知道,我住的楼栋二楼有个人出现了试管混检异常,但是还没确诊。我还抱着一线希望。到了下午,我得知那人确诊了阳性。房东阿姨让我上报身份证信息和联系方式,还给每个租客发放了物资——四袋泡面、两个蛋黄派、四根火腿肠、两瓶牛奶。


熟悉的流程,熟悉的物资。我退掉了去新疆的火车票,意识到自己又要经历隔离生活了。


之前因为上海疫情就没去成新疆,但好歹当时也没订票,这次失落感很深,可能今年就是不适合出去旅游吧。


和我一样有类似遭遇的不在少数。这间民宿加上我住了四个旅客,其中有两个中年人,一男一女,从长春来这边做生意,他们那边之前也是被封了两个月,没来几天,生意还没开始做,又被隔离了。


在上海隔离时,我住的地方各种基础设施如餐具、电脑等都很充足,还能自己煮饭,无聊时能打打游戏。在三亚,我只能靠发物资。但是发的东西也不多,我所在的区域外卖已经不支持配送了,我只能省着点吃。隔离第二天我没吃早饭,中午煮了一包面配一根火腿肠,晚上煮了包面没舍得放火腿肠。好在准备坐火车去新疆时,买了一些干粮,还能撑三天左右。


▲8月4日零时起,三亚进入区域管控状态,某超市的蔬菜区售空。图 / 人民视觉



在这里居家隔离,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我住这个房间可以看到海景,也可以看到日落,但是这两天三亚又阴天又打雷闪电的,啥也看不到。


我家里人都不知道我来三亚了,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已经辞职了。我不知道要被封多久,民宿租期也快到了,我也不知道后面的价格会怎么变化。


如果解封后我的经济条件还允许的话,我还是会去新疆的。如果钱不够了,我就只能再回上海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因为现在真的有太多不确定因素了。



小鱼,准研究生,参加科研项目

考研上岸后,7月5号,我来到三亚吉阳区的一个科研所学习,计划8月5号离开三亚,回广东老家接种第三针九价疫苗。


正当我收拾好行李准备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住宿群里通知说,坐高铁离开三亚的人需要在48小时内做两次核酸,且两次前后间隔要超过24小时。4号上午我已经做了一次核酸,这意味着我还需要再做一次。


5号一大早,我又做了一次核酸。回家的高铁最晚一班是晚上8点50,我想着,核酸结果一出,我就马上坐车去海口转车回广东。期间我无数次刷新健康宝,等到了七点半才出结果。当时小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如果离开了小区,就不能再回去了。我害怕到了车站又有变故,回不去小区,酒店又住不起,便没有离开。和我住一间宿舍的三位同学也和我一样,都没能成功回家。


从4号下午开始,我的住处附近的餐厅、超市、娱乐场所都关闭了,只有三公里外有两家还营业的超市。我们每天上午做完核酸就会去那里买点物资,我买了一些鸡蛋、面条和保质期在三个月以上的面包。倒没有出现疯狂抢购囤货的状况,大部分人都还是正常的生活状态。好像这个疫情离我们很近,又离我们很远。


我们科研区和生活区是分开的,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我的科研学习也被暂时叫停,去科研区需要特别申请,最多只能待三个小时。我们现在只能待在生活区,每天都超级无聊,想学习,但是又静不下心来。我担心我的九价打不了,也担心我约的家里那边的科目二考试要申请取消了。


最让我焦虑的,是我无法按时入学。8月19号,研究生开学,入学通知上写开学十天后没有入学的,就会被取消入学资格。目前三亚的疫情太严峻了,我觉得8月底我都没法离开三亚。我赶紧打电话给学院,那边的老师让我等到学校通知的时候再申请延缓入学,但是可以延缓多少天我也不知道,就只能等着。


我看新闻说很多三亚的酒店都涨价了,我们的房租倒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只要我们的健康码是绿的,就可以一直住着。我很想回家,但是病毒传播速度快,万一我中招了,该会造成多大的麻烦,我不想其他地方变成下一个三亚。


既然回不去了,就只能自己调节,换一种心态留在这边吧。

▲ 8月6日,海南三亚,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如今变得格外空旷。



Kyra,重庆妈妈,带孩子参加夏令营


我们是8个大人,带了7个小孩,一起来的三亚——其中有6个妈妈,2个爸爸,一共6组家庭。大家报了冲浪夏令营,相当于是孩子们的小学毕业旅行,他们感情特别好,但是初中去了不同的学校,想着一起出来玩一玩。没想到,被卡住了。


这也跟我们的侥幸心理有关。我们是3号来的三亚,预备待到7号,当时已经有新冠病例了,但因为订好的夏令营不能退,而且病例在崖州区,离海棠湾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心里想着,应该没有问题,就过来了。


一开始,也很正常,孩子们连着3天,天天在后海冲浪。5号的时候,我们感觉苗头不太对,想着要不要走,但大家一商量,侥幸的心理占了上风,觉得海棠湾这边管控非常严,应该不会受到影响。


结果,6号早上,闹钟7点一响,我发现已经开始管控了。我们买了很多航班,从三亚直飞重庆的,从海口起飞的,每一班都被取消了。我们还包了一个车,想着赶去机场,结果连高速都上不去。


孩子们知道回不去家了,最开始是懵的,我家孩子还给爸爸打视频,让爸爸去自己的房间一趟,她要看看玩偶们。我们几个家长,聚在一起,也会焦虑,情绪会受影响,但是在孩子们面前,不能影响他们,大家就只能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吧。孩子们缓得也快,过一会儿就开心了,感觉假期变长了。


所幸的是,我们的酒店还能接着续住,酒店已经按照携程最低价格的半价给算了,一间行政房,包含早晚餐、下午茶是1000多元。如果是住7天就可以离岛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时间更长,其实大家就受不了了。


现在,吃住都解决了,一些生活用品,像是一次性洗漱、卫生用品、隐形眼镜和药水,快递停了,我也都在外卖买到了,暂时还没停掉。


我们几个妈妈,基本是house wife,2个爸爸,也是企业管理层,所以工作基本不受影响。但孩子们都是即将上初中了,本来回家之后,也要上补习班,现在,就直接让他们拿着iPad上网课,上午学习,下午在酒店里玩一玩,尽量全都安排好,绝对不能让他们天天傻玩,不然就荒废了。


最担心的是影响孩子们的开学。他们即将上初一,是个新学校、新阶段,搞不好一个会影响学习的进度,另一个也会影响融入新环境。如果因为疫情隔离的原因没能去学校,肯定对孩子有挺大的影响,这是我最担心的。


孩子们9月1号开学,算一算,只要20号之前,能让我们走,我都可以接受。


现在我们基本不出酒店,没什么事情比安全更重要了。要是一出海棠湾,回不到现在的酒店,这么多孩子该怎么安置?我们只能安定地等待消息,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