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唐入宋之殇44:唐朝的蝗虫真懂事,不但不吃庄稼还惭愧而死

从唐入宋之殇44:唐朝的蝗虫真懂事,不但不吃庄稼还惭愧而死

唐僖宗乾符二年,公元875年,离朱温灭唐还有不到三十年时间。七月,蝗灾大起。函谷关以东几千里的大地上,没有一点有生命迹象的植树,光秃秃、白茫茫。天空是黑色的,七月的太阳,强劲无比的光线,仅仅能透出晕黄的轮廓。

嗡嗡的声音,震耳欲聋,夺人心魄。这是地狱的声音,是老百姓最害怕的,甚至比刀枪厮杀声更令人害怕。因为,一旦听到这个声音,说明数以亿万计的蝗虫已经成了这片天地的主宰。一千多年后,蝗虫是高蛋白野味,在大唐蝗虫就是索命鬼。

遮天蔽日的蝗虫,如同强劲的龙卷风,从东海之滨一路向西,刮遍了关东大地。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赤地千里。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老百姓没了吃的,不久就会尸横遍野。很快,这股龙卷风越过函谷关,越过潼关,来到大唐的核心区域关中平原。

长安城,大明宫,政事堂,帝国的统治中枢,一帮子宰相正为蝗灾一筹莫展。这时,京兆尹杨知至新上一篇奏章,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一个中书舍人打开奏章,看到精彩处,竟然念出声来。这句话实在是太无耻了,无耻程度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名列前茅的,引用原文来体会那种无耻的滋味:蝗入京畿,不食稼,皆抱荆棘而死!

京兆尹是长安城最大的地方官,杨知至守土有责,上奏蝗灾是职分所在。这篇奏章,充分体现了大唐地方官报喜不报忧、睁着大眼说瞎话的本领。首先说,蝗灾进入长安地界了,这是事实。接着就是放屁了,蝗虫来到长安后,不吃庄稼了,一个个都抱着荆棘也就是有刺的灌木野草,自己死了!

这篇奏章在史书中记载不全,我猜杨知至肯定会作进一步的分析、深化和主题升华:长安地界,天子脚下,皇威赫赫,蝗虫来了以后不敢吃皇帝子民的庄稼,只能慑于皇威自己死去。或者说,蝗虫入关中,根本是为了拜见皇帝,为自己的罪过请求饶恕,自尽以谢皇帝和天下。这充分体现了大唐的统治金瓯永固,我皇万寿无疆!

这放屁一样的奏章,如果遇到明君和能臣,肯定会被撕得粉碎,顺便把放屁人杨知至押到狗脊岭,砍了这颗狗头。然而,政事堂里的表现却是:宰相皆贺,也就是一起向皇帝贺喜。史书没记载皇帝的表现,但是宰相们都深信不疑,十几岁的皇帝还能怎么样?这充分说明,这群帝国的主宰者,是群什么东西!

从这件事看,大唐,这个曾经威震东亚的老大帝国,已经显露出亡国气象。长安城里,庙堂之上,唐僖宗少年上位,被宦官集团控制得死死的,一切政令全部出自臣下。而臣下两股势力,北司的宦官集团,南衙的文官集团,互相矛盾,谁也不服睡。

宦官集团在顶级大佬田令孜的带领下,整天哄着皇帝玩,把皇帝的各种玩乐才能发挥到了极致,造成的结果就是花钱,花大量的钱。这个宦官集团就像是寄居在大唐躯体上的癌细胞,非把大唐折腾死了才算完。

田令孜,可不是个一般人。这人下注的眼光很毒,早早就跟着还是普王的唐僖宗混,做个小马坊使。这个官职,基本相当于《西游记》里孙悟空的弼马温。这时,田令孜唯一的工作,就是陪着普王玩。普王做了皇帝,田令孜从弼马温一跃成了齐天大圣,担任枢密使、神策军中尉,要权有权,要兵有兵。

对小人来说,读书越多,危害越大。田令孜曾经读过书,很有权谋,所以对大唐政权来说,实在是个危险之极的人物。唐僖宗从小对田令孜形成了依赖,称呼这个死老太监为“阿父”,不知唐太宗、唐玄宗知道后,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一切大小政事,全部由田令孜处理。老田也不谦虚,直接把大唐当成自己家的,任命三品也就是宰相以下的官员从来不请示。

每次见唐僖宗,从来不谈政事,专门带着两盘皇帝爱吃的水果点心,一人一盘,对座饮酒,大半天才退出。可以看出,田令孜直接把皇帝当成了学龄前儿童,还是智力不行的儿童。唐僖宗确实还是孩子心性,和身边的人玩耍,真是挥金如土。他没有数字的观念,动不动就上万的赏赐,比他爹唐懿宗还要败家。

本来内府就被他爹弄得没几个大子,这样一折腾,很快便挥霍一空。这时,皇帝倚重的阿父,帝国实际控制人田令孜给皇帝出了个主意。这个主意,要是评选馊主意的话,堪称历史上第一馊主意。内府不是没钱吗?弄钱的办法很简单,长安东西两市,商贾成千上万,各种货物如同山积,直接派兵罚没,全部收归内府,这样不就有钱了嘛!

唐僖宗还是有点良心的,提出了一个疑问,如果商户不同意怎么办?田令孜冷笑一声,这个简单,谁要是敢不同意,直接乱棍打死。这么荒唐的敛财办法,使得皇帝和盗贼也没有什么两样了。然而,宰相以下满朝大臣,谁也不敢上书劝告进谏。这群人连蝗虫自杀都能相信,你还能指望他们为老百姓说话?

大唐的顶流文官集团,经过唐懿宗和奸臣们一通折腾,成功地变成一群疯狗。这些帝国的精英们,整天就是想着怎么咬死对方,陷入无穷无尽的内耗中。这几年,关东大地,帝国最重要的基本盘,除了水灾,就是旱灾。地方州县的官员,不如实向朝廷禀报,反而变本加厉征收各种赋税。确实,长安城里的大佬才能决定他们的升官发财,老百姓算个屁。所以,报喜是必须的,报忧纯粹是智商余额不足。

老百姓没了活路,老实的活活饿死,不老实的占山为王,到处都是一股股的强盗。这一年,河南长垣的盐贩子王仙芝开始了短暂而壮烈的造反之旅。一年后,一个更厉害的盐贩子也造反了。五年后,长安城经受了第二次蝗(黄)灾的冲击,这次蝗灾的主角不是蝗虫,而是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黄巢。

蝗灾


蝗灾


蝗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