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再起,任意赋码

风云再起,任意赋码


【一个健康码,难不成还要玩出赤橙黄绿青蓝紫7个花样出来吗?】


1


8月2日,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


一位老人下地打农药被村干部抓到,然后,老人被要求用广播大喇叭做检讨:

“我去地里打药被抓了,大家都别学我,别出门。”


村干部要求,“10遍,重复说10遍。”


同日,宁陵县还有一位村民外出买奶粉,同样被劝返


8月3日当地政府工作人员回应称:全县都须静默10天,广播方式的确简单粗暴,但生命更重要,种地只能先放一放


“我们也是为了村民的性命安全考虑。”


我都是为了你好!



2


8月3日晚间,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


县里面发出“全域人员赋码管理通知”,决定对全域人员赋红黄码管理。


其中7个高风险区人员赋红码管理;12个中风险区人员赋黄码管理。


同时,有民权县下面村镇的人在网络发帖控诉:


自己家里被铁丝锁门,对方说是为了疫情防控。


种地道歉、铁丝锁门,上一次如此“强悍”的防疫行为,是在两个月前的河北唐山。


这一次,历史剧本,在河南商丘重新上演。


并且,民权县还“升级”了玩法——赋红黄码。


民权县赋红码事件发生后,商丘市防控指挥部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进行了纠正。


当然,也仅仅止于“纠正”,就完事了。


我们常常说的“县城江湖”里的法治精神有“瑕疵”,这个“瑕疵”,未必就在“法盲”村民身上。


有些“粗暴”的村干部和拍大腿做决定的县领导,可能也有点欠缺法治精神。


更多时候,如此个人意志的任意防控决定,不是一句工作简单粗暴就能给民众打发掉的。


说白了,就是权力任性和滥用。



3


5月,河南村镇银行暴雷。


6月,人在外地的河南储户,健康码突然被赋红。


只要钱存在这些出了事的村镇银行里,健康码,都变红了。


然后,郑州某些楼盘烂尾楼的业主,也发现自己的健康码,变红了。


6月22日,冯部长被撤职、张副部长被严重警告和降级、其他相关人员被记大过处分。


河南任意赋红码“虽远必朱”的事,便算翻篇了。


冯部长被撤职半个月后,7月7日晚间,有多位河南省村镇银行储户称,自己的本地健康码再次变红。


7月8日早上,部分储户称自己的健康码突然又转绿...


随后,官方回复,“系统切换所致,属于操作系统故障”。


一个月后,河南商丘民权县赋红码事件,再度上了热搜。


看样子,河南的某些人,估计是要跟“码”杠上了。



4


对于县城级别的“规定”管控,我一直认为他们很缺乏真正的法治和文明理念,尤其是疫情这三年,更加深了这种印象。


许多时候,各市、县的领导,都存在“各自为政、令从己出”的荒唐决策。


比方说省里下了个通知,然后A市和B市表现出各自不同的理解,然后变相加码的在这个通知的基础上,按照自己的粗暴理解来干。


再从市里到县里的通知,A县和B县可能理解的就更粗暴了:


他说他的,我干我的,你不听我的,那我就干你。


上面说科学防疫,下面就是玩命地保乌纱帽防疫,与其说是为了“群众的性命安全考虑”,还不如说是县领导为了自己的帽子位子安全考虑。


围殴女性、种地道歉、铁丝锁门…针对唐山三次热搜背后的共性问题,@光明日报曾有过这样的社评:


官敬法与民守法是一体两面,公正司法、严格执法与全民守法是一体两面,能随便铁丝锁门、禁足公民的地方,能荒唐到不让农民种地的地方,会有怎么样的法治环境,会有什么样的法治治理水平,会有怎么样的社会法律意识,可想而知。


社会治理的失效,都隐喻着“法”的威信在一个地域间的流失,彼此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逻辑链条。法治建构之慢之难,法治破坏之快之容易,当给疫情下更多执法者、司法者、公共政策制定者以警钟之声。


所以说,更多时候民众对于法的讨论,其实意义不大。


毕竟,官员和执法者自身要是都没有法治理念的话,下面的百姓有样学样,还怎么可能推进法治文明。


任性防控,任意赋码,公权私用,这比疫情本身的危害,来得更大。



5


一个星期前,广东省人D代表刘世兴提出“对未履行疫情防控个人责任如核酸应检未检人员、疫苗未全程接种人员的健康码赋予蓝码管理”的建议。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不做核酸被罚的事,已经发生过不少了,核酸的管控措施折腾完了,现在又盯上不打疫苗的了。


“疫苗未全程接种人员的健康码,赋予蓝码管理”。


万幸,广东卫健委否了这个建议,【防止“码上加码”】。



疫情三年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以为是在跟新冠病毒作斗争。


到了今日,除去和病毒斗争之外,我们还跟核酸、疫苗杠上了,还和无脑专家、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表演、和“简单粗暴”的防疫规定杠上了。


比起病毒,可能病毒衍生出来的次生灾害,才是真正的灾难。



6


国家说,疫苗接种坚持知情、同意、自愿原则,鼓励适龄无接种禁忌人群应接尽接。


然后,专家和代表建议,“不打疫苗赋蓝码”。


甚至于有地方出现了,拉着60岁以上的老人去打疫苗的,有现金奖励。


后来,上海那个98岁的老人,被社区拉去接种疫苗之后,住进了医院ICU病房。


国家说,疫情防控要科学、要文明、要以人为本。


然后,核酸常态化之后,是不做核酸的罚款拘留上征信,甚至有地方搞“内部举报”,鼓励大家举报那些不做核酸的人,举报完了还有现金奖励。


再然后,下地干活的要大喇叭通报批评、防疫加码直接铁丝锁门入户消杀、全域静态管理还不够,还得来一个全县赋红码...


都这么粗暴蛮横地折腾的话,民权县的民众,还有“民权”吗?


如果说此类防疫规定都是“为了你好”,只不过是工作方法“简单粗暴”了点,那么以后B县、C市、D省,都这么粗暴着来。


和谐社会、文明城市、法治精神,还能和谐文明吗?



多说一句,“历史无阳”伤害了多少人,至今官方并没有实际解决这个问题。


昨日,媒体报道,上海方舱医院的志愿者@吴哥,不幸感染新冠,康复以后,找了几十份工作都被拒,失业三个月,欠债近三万,现在全家仅靠妻子一人挣钱养家...


“只要一刷身份证,阴转阳的记录就会出现”。


瞎折腾的事,一件没少干;切实解决群众困难的事,一件都不愿意多干。


存款、期房、健康码,我们赖以生存的安全感,不该被如此“粗暴”对待。


红的黄的蓝的,什么时候,给这些“粗暴”者,也整一顶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