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连吃包子,别的连战士混进来领了包子被副连长抓到了

新兵连吃包子,别的连战士混进来领了包子被副连长抓到了

新兵连的包子

1986年冬天,我应征入伍,被分配到即墨马山228团新兵教导团集训,开始被分到北营房十连一班。

一个月以后我又被调到了南营房七连,七连是侦察兵教导连,我调到了三排七班,那时生活比较艰苦,主食是馒头,菜是大白菜炒肉。每人二个馒头,一碗菜。按理说是够吃的,但那时年轻,训练比较艰苦,只能将就吃饱。

周末连里包肉包子,这下可馋坏了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班长说:“好好练,晚上吃包子。"

晚饭开始了,食堂前我们排队唱歌,副连长讲话:“同志,今晚连里包包子,每人三个包子,到食堂门口领取,稀饭紧喝。”说完按秩序开始领包子。当包子领到一半时,副连长纠出了二个战士,叫值班班长吹哨子,重新到食堂门口集合。

副连长带着二个新兵站在队列前,副连长指着这二个新兵说:“这二兵是那班的?"结果无人应答。副连长说:“那你二个说说那个连那个班。"两个战士有一个流着泪说:"我们俩错了,我们是六连四班的新兵,听到你连吃包子,就混进队伍后面领了包子。”

副连长说:"承认错就好,去通知他们连长来带回去。其他人解散开饭。”

这件事深深的印在我的心里,这两个新兵不应该啊!但是这个副连长也不应该啊,战士苦呀,吃个包子也不该在全连批评。

听说六连的连长来了,说:“对不起呀!我们连的这二战士回去写检查,明天我们连也包包子,给你们送四十包子,十倍的还回。"

副连长脸色很难看。

想念部队的大馒头,一层层的又口感柔软,越吃越香。

1987年我从新兵连被分配到了五四七五一部队侦察连,刚去时很多新兵战友都议论,侦察连太累太苦,一般人受不了。还有个班长说,有个老乡就因为在侦察连太苦三个月后请求调离。

到了侦察连我被分配到了驾驶班,开班用战车(吉普)虽然说开车轻快点但是一样根大家一起训练。

那时正值师里邀请少林寺海灯法师的大弟子来任教。学的是金钟罩铁布衫,天天练手坎砖,腹开石,那个累呀,手练的肿了,肚皮也砸紫了,没一处不疼的,好在事畏口好,一顿吃了六个大馒头。

谈起馒头,那可要夸夸部队的大馒头,部队炊事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凡进炊事班的战士必须先学揉面,这揉面也有学问,班长手把手的教,把面揉的非常的有经,然后学团面,也就是团馒头坯子,我们炊班长一次团二个,手法好而且快,六蒸屉半小时摆齐。

上锅蒸,40分钟后,整个营区飘着馒头香。

那时候,不吃菜,也能吃六个大馒头。

回到地方后就再也未吃过那么香的馒头,满城买不到手工馒头,一色的机器馒头。

有一次我一专程去临沂李班长家,李班长是炊事班长退伍的,回地方后在供电局食堂蒸馒头。听说他的馒头是限量版的。

我见到了李班长,他己年59岁了,他满脸沧桑,他带我去供电局食堂,我亲眼看着他从揉面到上屉,他亲自做了一笼馒头,这是他纯手工的。班长说:“我老了,揉不动了,明年我就退休了!”班长的一席话,说的我满眼是泪。那天我吃了二个馒头,那个香那个精叨,让我又回到了部队。只是吃不下六个大馒头了。班长说:“吃不了不怕,这笼你全带回去…”

班长我永远的战友,我想念你,想念部队的大馒头。

战友们想吃了吗?报名,我们一起去临沂找班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