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小镇加油站全都关闭,一个摩托车过来救急,两人成了生死兄弟

半夜小镇加油站全都关闭,一个摩托车过来救急,两人成了生死兄弟


全志华与宝珠本来是两个路人,那天,在这个小镇上,两人本可以擦肩而过,彼此不识。

全无交集…

可是全志华开的车突然熄火,“不会吧——”,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车明明油表还有两格油的,“怎么会——”?

“这二手皮卡车真就不该买,油老虎”。

他一看地图这里离加油站还有20公里路,大晚上路上车没几辆。

偶尔路过一辆货车,对方根本就不停。

就在自己认为无望之时,来了一辆越野车。

“是一辆SUV”!

这车停下来,驾驶员探出脑袋问自己:“喂,这是要去哪儿呢”?

全志华手心捏紧,对方一个大脑袋,体恤捞到了胸口上,露出来一个圆溜溜的肚脐眼儿。

“请问这附近有加油站吗”?

驾驶员把脸一绷,他说:“可惜没有,sorry”!

“谢谢了”!

车的后座上有个男人将胳膊肘搭在车窗上,他眼睛一转,斜看着自己,好似认真地对付所提出的问题,他说:“搭我们的车不?拿个可乐瓶子不就把油打过来了”?


驾驶员补了一句:“到了加油站肯定就有可乐,有可乐就有瓶子”!后排的男人也笑着说:“有加油站就有可乐,有可乐就有瓶子”!

全志华没办法,他有些害怕,不过他发现一个细节,那就是驾驶员抽烟的动作非常嫩。

自己估摸着车上的这三个年轻男人,还不怎么老道,兴许不算太坏!

他坐上车,最后一排这个男人一言不发,只是时不时地用眼睛瞥他一眼,自己心里在说:“你也是打车的吗”?

可是车走了好远这个男人也不看外面,到了哪儿也不关心,看来,这几个男人还是一路人。

想到这儿,自己越来越紧张,全志华一只手紧紧抓住窗户顶上的把手,脸上刻意装出面带微笑的表情。

“几个朋友这是回家呢,我不能白坐车”!

他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块钱,“别嫌少,能和几个朋友走一段路,也是一种缘分”!

驾驶员撸了撸身上的体恤,那花格子体恤掉下来,遮住了后背,和后背上鹰雏的纹身。

驾驶员只顾开车全不理会,他自顾自地冒出一句话:“加油站倒是有,就是加不了油”!

全志华问:“那这可怎么办啊”?

车上三个男人又没了声音,全志华觉得自己是一只羊,误打误撞跳进了去屠宰场的车。

越走越远,他回想自己那辆车,现在停在路边,黑黢黢的夜里两个前大灯反射着过往的车灯,就是呼啦一条光拉过去。


越走越远,全志华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说几个朋友…”。

前排的男人不耐烦地回头盯着自己,他知趣地收回了后面想说的话。

又走了一截路,果然看到一座加油站,车停在路边,全志华下去看了看,就如同车上几个人说的一样,加油站一把U型锁挂在玻璃门上。

“这加油站怎么不营业”?

驾驶员说:“地方太小车太少,亏本生意谁做,不如关门”!

又走了两站路,又见马路对面一座加油站,营业厅里黑不溜秋,大U型铁索反射着白光。

全志华说:“我想我只能在这儿等到天亮了”!

驾驶员说:“哥们儿,再往前看看,说不定有营业的加油站,也不一定”!

车又走了两站路,两旁全是树林,这时驾驶员奸笑着说:“哥们,该下车了”!

“朋友,这加油站在哪儿啊”?

驾驶员奸笑着说:“我记错了,没有加油站!OK”?

全志华心里知道被对方耍弄了,可还是不敢言语。

后排那位也笑了,他说:“这地方特别练胆儿,好地方,哈哈哈”!

那驾驶员转过头来笑着说:“哈哈,好地方”!

“我给你们钱,麻烦你们把我送回加油站去”!

驾驶员凶巴巴地说:“人生不能回头,回头不是好汉”!

后排那位一脚把门踢开,那虚掩着的破铁门开了,全志华依依不舍地扶门下车。

那车一起步,两个粗壮的嗓门发出讥讽的笑声。

最后面的那个男人破口而出:“你们两个鸟人”,说完,另外两人笑得更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车走了老远还听到喧闹不停。

全志华拾起一块石头朝着车子的方向扔去:“你妈的——”!

全志华看了看没有信号的手机,“1:05”,他算了算,走回之前的加油站,最近的那一个或许已是天亮。

全志华不敢逗留,这里深林密布,坐上一分钟,这个心脏就开始往外蹦,不行,得离开!

自己一路小跑,等林子变得稀疏了,全志华才放慢了脚步,开始走起来。

全志华又捡起一个泥块儿,使劲地朝着一灌木丛掷去。

呜——一个机器的声音远远而来,这突然的一下把自己吓一跳。

若不是紧接着射过来的车灯,自己还以为撞见了什么妖魔,从土里遁出来。

一辆摩托车绕过了急弯缓缓过来。

全志华一手攥着一大石块。

摩托车停在路边,滴滴滴,喇叭响了几下。

摩托车司机一头长发,坐在摩托车上占去的地方都老大了,看样子块头可不小。

摩托车司机首先说话:“我这跑摩的赚几个钱,该不会被人用石头砸死吧”?

全志华把石头藏在身后,对方又说:“如果我要袭击你,别说石头,你拿刀也没用”!

正说着摩托车司机就原地站起来,全志华一看,对方一双尖头皮鞋,好像没穿袜子。

等头盔取下来,这身高至少也有185。

“我的车没油了”!“那你怎么跑到这沙河湾来,这可没有加油站”!

全志华故意大嗓门说:“还不是遇上了两个王八蛋”!

几句话过后,对方明白了,他说:“那两个小子,人称小桥村大小二蛋”!


“我告他们去”!“算了,你不是也没证据吗”?

“也是啊”!

对方让自己上车,二话不说,摩托车前轮往下一压,呜——,直奔加油站而去。

连过两个加油站这摩托车一点都没减速,全志华急了,“你要干嘛?再不停我跳车了”!

叽——,车停了!

对方说:“加油站没油”!

“我知道”!

全志华赖在加油站门口不走了,他心里害怕啊!

对方笑了,“走啊,去给你小车车加油去”!

司机跨上摩托车,这辆车配他这个块头儿明显小了。

没过十分钟,全志华坐着摩托车到了自己的车跟前。

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熟练地把车子斜靠向油箱,把摩托车输油管使劲一扯,发动起来的摩托车,那涓涓细流源源不断地将汽油输进了自己的油箱。

全志华说:“这样都行啊,我啊怎么没想到”!

“我们山里的人都习惯了,你当然不懂,你们那里加油方便”!

“来——”!

全志华说:“干啥”?

“把我摩托车抬上去,没油了”!

全志华打开皮卡车货箱挡板,自己拉着捆扎的橡皮带,还没使上劲儿,对方两手一扣,借着右膝盖顺便一顶,两百多斤的摩托车就放上去了。


对方笑了,他说:“哎呀,我使劲你还往下拉呢”,两人都笑了。

一路上两人聊着钓鱼,都是来钓鱼玩儿,一路聊一路欢笑,车走到路边一小卖部。

这大块头还是两手一扣,将摩托车一拉,顺势放在地上,轮子颠了颠。

我这车就放在我舅姥爷家,明天我打了油再骑!

全志华把之前那几个王八羔子没要的一百块钱递给大个子,“多了多了,这加进去的油顶多三十块钱”!

“那…”!

“交个朋友路好走,下次如果你还来钓鱼,再给不迟”!“我叫洪小勇,这周围的人都叫我宝珠,你叫什么”?

“偶,全志华”!

叽——的一声,一辆独眼龙摩托车急停在旁边,这车又破又旧,还熄了一个大灯。

大个子把额前的长发一抹,头一甩,“我老表接我,有人管我了,你走吧”!

呜——摩托车破嗓子的发动机声音,一路张狂而去。

往回走的那个急弯,突然冲出来一个大货车,大货车来不及刹车,斜歪向路边,接着冲出道牙,磅——

他老表的血顺着黑黑的脖颈流出来,电筒一照,一片殷红。


大个子扑倒在地,两手发抖。

我立马叫他报警,“会坐牢吗”?大个子问我。大货车驾驶员脑袋碰出了血,他赶紧坐到地上,一把扶起瘫倒在地的老表。

大个子大喊:“老表——”!大货车司机也大喊:“老表啊——”!

一脸憨厚的大货车司机,眼泪从两只眼角挤了出来,更多的是焦灼和恐惧。

是啊,这个人命官司的责任谁担得起啊!

我知道现在医生都不能医死,要紧的是善后!

后来懂法的我告诉大个子这么这么处理,在死者的后事料理完了以后,大个子骑车专程来我家感谢我。

他站在门口说:“我惹上这事,晦气,就不进来了”!

我打开他背过来的背篓一看,糍粑、腊肉好几十斤,还有一麻袋土豆。

我说:“宝珠,我不能要,土豆我收下了,其他的你自己吃,啊”!

他老婆说:“不行,我们族里有土规矩,人家帮了忙不表示表示,以后谁还会帮自己呀”?

我没办法,只好收了,我趁他没注意朝着摩托车帽箱,从缝隙里投进去500块钱,毕竟我一个工程师,这点钱算不了什么!

这些事其实已经过去二十年有多了,对于我还是历历在目。


自此以后,我和大个子宝珠你来我往,志趣相投。

我们之间谁遇到困难都会鼎力相助,除非办不到。

他做起事来口头禅:“丑话说在前头,烂背篓背在后头”!他不喜欢承诺,总说:“试试看”!很多事情做好了,他才不慌不忙地告诉我们。

到了现在我都有了小孙子,我们还偶尔地约在一起,钓钓鱼,逛逛公园。

我全志华想说:“友谊长存,永远加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