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火芳华--鏖战汗谢洪34

血火芳华--鏖战汗谢洪34


情柔似水

风峦亦同天

一曲弯月

醉酒品流年

(变化)

打到天亮.一分队夺取了街道一线的院落,达到了作战目的。立刻驻守下来.准备防御作战

武装分子不可能眼看着一直被攻击.肯定会反扑

加古来到一分队攻取的院落里察看情况,就是想看一看敌人是怎么进行巷战布置的。为了不被发现.很小心的隐蔽身形

路晓介绍着作战时的情况.再还原出一些利用墙体和建筑垃圾改变地形的用处,这些细节都要推敲.在战场上总结后会有更好的效果.不然就会付出人命的代价

进行了半夜的巷战,一分队阵亡三人.伤两人,这个攻击作战相比于防守被狙击手狙杀的代价.更合适

两个人在一个房间里查看墙壁上大小的洞.这是武装分子掏出来的,地面上还有一大堆垃圾,看起来非常凌乱

路晓发现凌乱的砖头下面有一个地毯.边缘翘起来有半公分厚,这是上好的手工毯子

就在这个时候.路晓听到轻微的嗤嗤的声音.还不是特明显,刚要四处观望,路晓感觉自己飞了起来.顺着没有窗户框的窗户摔到外边

房间里爆炸的烟雾和碎砖碎石迸溅出来.这个时候如果是站着,肯定被砖石崩死

路晓从震荡中缓过来,发现加古在看着房间里的情况。这才明白刚刚是加古救了他一条命“谢谢”

加古“上次你也救了我一次.这算是扯平了。那个房间刚才你有什么发现?”

路晓“毯子是新的.下面也许有地道”

加古“我们查探这个房间被火箭弹攻击,这就说明了问题”

路晓“要么用炸药炸塌.再有就是晚上盯住了,如果有问题一定会出现”

加古“看来这里有地下工事和地道,通知其他分队也要注意地道”

路晓“我们也要挖.即使不挖地道也要在院落和房间里挖掘交通沟,让狙击手想找目标都难”

加古“攻到那里就把战壕和交通沟挖到哪里,这也是减少伤亡的办法”

路晓“我们没有专门的狙击手?”

加古“一个作战班有一两个精确射手,不过缺狙击枪和专用设备。那东西太耗费钱财,民兵营和你们不一样.养不起那么多的高价值兵种”

正说着.天空中有声音,迫击炮!路晓玩迫击炮是高手,对这种迫击炮弹的声音相当熟悉。立刻拉起加古跳进一个弹坑里.“轰”的一声.迫击炮弹在六七米外爆炸

这迫击炮弹的威力杀伤半径在二十米左右,震爆力也相当强。路晓和加古半蹲在弹坑里,这可不是顾头不腚,这是有效的避免冲击波的动作

路晓拿起自动步枪.借着爆炸后的烟雾瞄准三百米外的一个二层小楼,这是一个不起眼的被炸的破烂的小楼。路晓的自动步枪不是专业的狙击枪.可他接受过一段时间的狙击训练,作为特种兵他肯定会狙击

烟雾逐渐消散.发现一个空洞有问题

路晓“加古.我这里枪一响,你要冲到七点钟那个矮墙后面.再转移到墙角后面”

加古不是特种兵,她是国防大学陆军指挥系出身.正规作战没问题,这种纯专业的技术兵种她是短板,这块板压根就没有

路晓在开枪的一瞬间.加古窜出去,路晓不会留在原地判断是否集中目标。他也一打滚的翻到一边

整个火线上.民兵营开展了学习敌人运动和挖掘掩体战壕交通沟的运动,这就是那种光荣的传统。战争与学习.总结与开拓,用战场上作为进步成长的阶梯

路晓组织迫击炮群进行定点火力覆盖.把迫击炮分为四个群,前沿划分区域.只要那个区域有狙击手,立刻用五门迫击炮打击

而交通沟.战壕沟的挖掘,形成了一种挤压,让武装分子不得不露头进行抵抗

就是要把武装分子的作战方式控制住.也要控制战场主动权

连续两个晚上(14日)又夺取了一个居民区和半条街道,打死武装分子83人.俘虏27人。自身阵亡12人,重伤11人.已经后送到野战医院

如果战况持续下去.完全夺取纳吉布镇是很快的,这个时候.整个战场又出现了变化

路晓来到开会的掩体里.几个分队长都在

加古“现在南线指挥部的刘岩发来消息.土耳其支持的土系武装现在已经集中大量的核心部队,意图全面反攻.要夺回纳吉布镇”

瓦撒“再右翼执行包抄的波斯卫队被打退.土系武装出动了装甲部队,进行何成化进攻。现在我们两翼的战线都不稳定,随时有崩溃的危险”

加古“第四装甲师的两个团级部队打巷战水平不高,巴勒斯坦旅战斗力不错.就是打仗过于死板.南黎巴嫩武装巷战水平不错。可两翼现在是守势.我们不能再向前挤压,那样随时被三面包围”

开着会.远处榴弹炮的声音很响,从左翼战斗听枪炮声判断出这次交火激烈异常

加古的通信响起来.是刘岩从南线指挥部打过来的

刘岩“加古.土系武装现在依托装甲部队和从伊德利普集中起来的一千多精锐,发起了反攻作战。你们一定要当心.敌人进展迅速,第四装甲师一个团已经崩溃.你们一定要注意”

加古“刘叔.我们这里无法获得完整全面的战场态势,你一定要盯住南线指挥部的动向。两翼不撤我们也撤不了。放心,我们一定注意”

通话内容开会的大部分人都听到了,现在局面随着敌人的反攻形成了受势

~~~~~~~~~

(被围)

瓦撒“看来土系武装也知道这纳吉布镇是最关键的地方,这里打下来.联军就是合围汉谢洪,不拼命是不可能的”

加古“把也门.利比亚.阿富汗分队分成三个区域后撤部署,随时准备撤退,瓦撒.你过去指挥。这里有我”

瓦撒“你是全军的主将.不能留在这里,还是我留下”

加古“这是军令。107火箭炮留下两门.迫击炮带走一半.轻型榴弹炮也带走,关键时刻还能在外围支援我们。路晓.你跟着轻榴弹炮撤离”

路晓“我就下来指挥剩余的迫击炮.榴弹炮杀伤力太大,在巷战里不合适火力支援。要相信榴弹炮班的水平。我留下来近距离支援作用更大”明白加古的意思.自己是借来的,留下来如果死了.加古不好向上面交待

加古见路晓不走.也没说什么

散会以后.三个地方分队在瓦撒指挥下后撤,这也是在两翼出现危机的时候.不至于被一锅端

15日下午.两翼的友军在土系武装攻势下出现崩溃迹象,这个时候民兵营没有后撤.而是把储存的弹药运送到一线。原因很简单.民兵营战线的位置是整个战线的中央,而两翼都已经打穿了纳吉布镇,这个时候一旦民兵营后撤,纳吉布镇很快就丢掉

土系武装的装甲部队和精锐1000多人在坦克火箭炮榴弹炮的掩护下.用了半天时间攻进纳吉布镇。第四装甲师两个团被击溃.巴勒斯坦旅.忠诚旅也后撤,两个波斯营也被打散

当两翼被占领的时候.民兵营已经是三面被围,瓦撒指挥三个地方分队与土系武装展开巷战争夺,确保民兵营后撤通道

没想到两翼再次崩溃.瓦撒一部也面临着被合围的危险

这个时候.避免被一锅端,加古命令瓦撒带着三个分队后撤,保持和其他友军战线同位

民兵营被包围在纳吉布镇北端.这里有武装分子挖掘的地下工事和地道,也有民兵营自己挖掘的交通沟和战壕沟。如果联军及时组织再次进攻,民兵营的作用非常重要

现在民兵营三个分队加上火力支援分队共计一百零四人被包围在三十多个院子里,加古指挥民兵营士兵学习武装分子的办法.用各种垃圾以及破旧的汽车堵塞街道,路口比较宽的地方用炸药炸踏房屋和三层的楼房堵住街口

地下工事.地道.交通沟.战壕作为主体防御支撑,知道土系武装有榴弹炮和坦克重武器,防炮击是重点

果不其然.在被包围两个小时后,土系武装炮击包围圈,榴弹炮巨大的威力让房屋和楼房成为废墟。院落中也被炸的坑坑洼洼.幸好之前有武装分子的地下工事和地道,加上改建扩大后,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防御炮击

一发榴弹炮炸下来.六七十米的冲击范围,地下工事里的路晓承受着震荡的压力,所有人都灰头土脸

土系武装分子开始进攻.遍地都是垃圾残骸的街道院落已经不可能顺利的走路,弹坑成了最大的地面掩体。双方都会利用废墟弹坑作为攻防的掩护

三个分队没有预备队.只有一个十四人的火力支援分队,用迫击炮向进攻的武装分子开火。路晓在敌人进攻时并没有集中火力打击.而是利用三门迫击炮,同时支援三个方向的作战

他绘制了六份阵地地图.交给三个分队长,地图内划分了二十七个地域,标注了编号。只要呼叫出编号.立刻会有炮火支援,这样能够节省弹药

通过三次交火.加古发现包围民兵营的土系武装并没有用精锐进行围困攻击,而是用平常的武装分子围攻

这说明敌人的指挥官是一个明白人.把懂得野战的精锐投入到巷战争夺中消耗,这是不可取的。二战德国人进行斯大林格勒战役就是典型

加古命令火线战士不得轻易反击出控制区,目标就是守住现有阵地即可

15日夜间十点钟.土系武装利用夜色从西面进行突击,炸药.榴弹.煤气罐迫击炮,能用的近战武器轮番上阵

尤其是煤气罐迫击炮.这东西就是简单粗暴,一炸一片

路晓根据煤气罐炮弹的导道计算.集中五门迫击炮集火打击,两轮齐射后迫击炮转移阵地

加古让守卫西面的一分队两个班故意放开一个口子.让武装分子进入,然后再合围上.进行混合巷战。做到我中有敌,让敌人不敢轻易使用精度差.破坏力大的土制武器

战斗进入16日清晨.被围困的敌人放弃了突围,依托一个院子进行防守作战

加古下令不得主动进攻包围的敌人,让这伙敌人成为《人质》。里面有二十多人的土系武装,根据路晓抵近观察.这里的人穿戴有些邋遢.精神状态上大多数都是不好,说明战斗力不太强

加古来到火力支援分队查看情况“还有多少炮弹?”

路晓“五百多发.分散储存着,能够坚持三天左右,现在我会尽可能的少用炮弹”

加古“土系武装已经夺回去大半个镇子.外面正激烈的打着,南线指挥部已经集结新的主力和配属部队.准备再次攻击。要求我们固守待援”


路晓“我觉得南线指挥部在酝酿一个新的行动,就是要包围打击土系武装的精锐。我们可能要被当做棋子”

加古“武装分子一定会对我们的阵地进行猛烈一击”

路晓“有可能.不过这个概率只有一半,敌人不会轻易动用那些有经验的老兵,那是他们最后的本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