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治通鉴》告诉你,咱们中国人还要不要学英语?

《资治通鉴》告诉你,咱们中国人还要不要学英语?

这两年,咱们国家强大了,加上老美担心自己地球霸主地位不保,成天来找茬掐架,线上线下关于我们还要不要学英语的讨论就多了起来,有些砖家还建议应该把英语从中考,高考里剔除出去。

那么,关于这个问题《资治通鉴》能给我们什么启示吗?

《资治通鉴》里,有两个牛人外语特别好,一个是北魏的权臣高欢,一个是臭名昭著的安禄山。

高欢这个人跟曹操有点像,例如他和曹操都是以宰相的名义挟天子以令诸侯,把篡位当皇帝的事留给自己的儿子去干。但是他的个人能力恐怕比曹操还要强,曹操是个大官二代,他爷爷是权阉,老爹是位列三公的太尉,而高欢出身卑贱的兵户之家(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在古代,当兵是非常没地位的工作),一穷二白、赤手空拳的打下江山。高欢这么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懂得两门语言,汉语和鲜卑语。

高欢所生活的北魏是鲜卑族建立的政权,军队以鲜卑人为主,讲鲜卑语,讲汉语的汉人主要负责种地,而高欢成长在边陲,是个鲜卑化的汉人,能讲一口流利的鲜卑语。北魏末年,鲜卑人和汉人之间的民族矛盾突出,双语却给了高欢同时得到两个民族认同,整合两边资源的优势。《资治通鉴》记载,高欢在号令将士的时候都讲鲜卑语,但如果他手下的一员汉族大将高敖曹在列,他就讲汉语。他对鲜卑人说,汉人男的给你们耕地,女的给你们织布,你们干嘛要欺凌他们?对汉人他则说,鲜卑人收你们点粮食布匹,替你们当兵打仗,让你们能够安居乐业,你们干嘛要痛恨他们?

这种沟通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能力,没有熟练掌握两种语言,怎么可能拥有呢?


起源于大兴安岭的鲜卑人

安禄山又是什么情况呢?安禄山本来是个“杂胡”,某个小的少数民族的人,本来连姓都没有,姓安是冒姓他继父的姓,但是安禄山通晓六种少数民族的语言,当时,唐明皇自恃财大气粗,醉心于征服北方的少数民族,以开疆拓土,外语才干突出再加上为人奸诈狡猾,安禄山才一步步高升,最终被唐朝中央政府错误的倚为北疆屏障,身兼平卢、范阳、河东三大军事重镇镇节度,发动了导致无数生灵涂炭的“安史之乱”。

读完《资治通鉴》里的这两个故事,不用说,我选择支持主张学英语的那方。我也很讨厌坏事做尽的山姆大叔,我也觉得我们汉语是世界上最优美的语言,事实上我从小语文就学得不错,现在也在靠耍笔杆子为生,可是我还是觉得孩子们应该好好学英语。因为我们虽然已经是世界的老二,可是老二就是老二,世界上最好的学术文章用语,编程的语言,国际交流的主要语言还是人家英语。一百多年前,对落后就要挨打有切肤之痛的魏源等人喊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口号,现在一百多年过去了,革命尚未最终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说学英语没用的同志们,如果我们连敌人的话都听不懂,连敌人的书籍都看不懂,我们如何能对敌人了如指掌,又如何料敌先机呢?

何况,真的把英语从义务教育里剔除出去的话,打工人的孩子们确实是不用学了,可是有钱人家的子弟,只怕都会自己花钱另外请老师来教。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里,明星的小孩们讲起英语来,一个个字正腔圆,流利顺畅的画面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啊。

我只能说,成天囔囔把英语从义务教育里拿掉的所谓砖家,不是蠢,就是坏。

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痛心疾首于国家山河残破,受尽列强欺凌,放弃了当时所谓的科举正道,在湖南想下老家自学英语,他用毛笔抄写英语单词,在外出的轿子里一刻不停的背单词。后来,他成了中国近代的第一批外交官,不仅多次出使列强为中国争取权益,还在通过外交谈判,帮助中国从沙俄侵略者手中收回了大片的国土。


曾纪泽的英语笔记

所以,敌人的武器我们可以夺过来用,敌人的语言,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武器!

本文作者曰:感激各位看官赏脸看完鄙人的文章,如果您觉得小人写得还可以,麻烦您动动小手,点个关注。码字非常不易,需要您的鼓励。我是司马卫康子,嗜书如命的中年法学硕士,通读《资治通鉴》六七遍,每天准时在这跟您一起阅读《资治通鉴》这本古今奇书。跪谢,跪谢!

附《资治通鉴》相关原文,供有兴趣的学友阅读:

1.时鲜卑共轻华人,唯惮高敖曹。(高)欢号令将士,常鲜卑语,敖曹在列,则为之华言。

2.(高)欢每号令军士,常令丞相属代郡张华原宣旨,其语鲜卑则曰:“汉民是汝奴,夫为汝耕,妇为汝织,输汝粟帛,令汝温饱,汝何为陵之?”其语华人则曰:“鲜卑是汝作客,得汝一斛粟、一匹绢,为汝击贼,令汝安宁,汝何为疾之?”

3.安禄山者,本营州杂胡,初名阿荦山。其母,巫也;父死,母携之再适突厥安延偃。会其部落破散,与延偃兄子思顺俱逃来,故冒姓安氏,名禄山。又有史窣干者,与禄山同里闬,先后一日生。及长,相亲爱,皆为互市牙郎,以骁勇闻。张守珪以禄山为捉生将,禄山每与数骑出,辄擒契丹数十人而返。狡黠,善揣人情,守珪爱之,养以为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