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景象:浅析明末经济危机

末日景象:浅析明末经济危机

导语:

本文仅作粗略的总结和此后相关文章的提纲,引述不清,思量不周之处,请见谅。欢迎在讨论区指正。

当有人在茶余饭后说道“唐宋元明清,明朝自然是被清朝所灭”,你一定会暗想此子“不学无术”,脑中马上翻滚出夜航船序中“这等说来,且待小僧伸伸脚罢”的对话,再而娓娓道出明朝是如何被“李闯所亡”的故事。你若真作如是观,小僧倒认为还能再伸伸脚。

1664年,紫禁城换了三个主人

这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甚至是有一千位中国历史的读者,便有一千种明朝灭亡的原因。“明亡于神宗”李四说道,张三说“魏阉不死,大明不亡”,这时王二插了一句,“亡明首功在我!”众人皆讥,王二辩道“老子是白水县的!”满堂哄然“原来如此!”

明朝灭亡,实则并不是可以以几行浅薄文字可以论断的。前人备述已极,作者不揣浅陋,也想立一个明末经济危机的总纲,归纳所学所思。

窃以为朱明灭亡应有两大根本经济原因和若干客观经济因素,总结如下:

从明朝中叶开始,全世界范围内气候出现了大幅度的降温,对生态环境造成了连串的影响:在北方广阔的高原之上,大片的草场退化,生物生长的周期延长,来自东北的女真人在日渐枯竭的自然条件中走向了统一;

1930年,蒙古部落的骑射手

气候变冷直接导致了降雨量减少,尤以陕北为最,竟连续十五年发生旱灾,民众“望为苦海”。迫于生计,白水王二、闯王高迎祥、闯王2.0李自成等掀起了反抗明朝的义旗。

吃他娘,穿他娘,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

朝求升,暮求合,近来贫汉难求活。早早开门拜闯王。

宰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

——明末歌谣

这种极端平均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既摧毁了明朝的统治基础,也注定其要与所有既得利益者为敌,也将与常理为敌。

族明者明也,非天下也

十几年后,来自陕北的李自成携师百万,兵入北京,崇祯自缢,结束了明朝对全国的统治。

蒙古帝国把欧亚文明在地理上贯通起来,世界一体化的进程也由此开端,相对落后的游牧文明未能长久统治空前广阔的帝国,在蒙古部落衰落之后,巨大的权力真空使世界出现了几个大政治实体,其中就包括东方的明朝。

太祖皇帝出身苦寒,在元朝末年的天灾人祸中颠沛流离,总结元末的通货膨胀,遂把新朝的经济模式从较先进的货币经济退化为较为保守的实物为主货币为辅二元经济,并用系列政策把农民手工业者约束在户籍当地。意图明确,即为打造一个田园牧歌式的小农经济帝国。

张献忠江口沉银

然而着社会经济从元朝末年的困厄中恢复过来后,商品经济也开始复苏,其中东南沿海与海外交流日甚一日,终于在大明建国的两百年后,在隆庆年间迎来开关,来自新大陆开采的白银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大大刺激了东南的商品经济并催生了新的生产关系,明朝一跃成为当时世界的贸易中心之一。

是药三分毒,变法也一样

张居正清丈民田并在全国推行一条鞭法后,在全国基本确立了银本位制度。随着生产力的解放,久积贫病的明朝“民困始苏”国库也有了余粮。但广为称颂的“万历三大征”和万历末年的辽东战事动员,把大量白银转移到了商品经济并不发达的华北和东北,这些白银未能进入市场进而循环到东南,致使东南出现了钱荒,引发了经济危机。东南因为地理位置优越,自然能够承受更大的经济压力;但在内陆,通货紧缩带来的是粮食贬价他们需要用更多的粮食来换取更少的白银,在晚明“三饷”的催纳之下,百姓破产卖地,流离失所,当其所有钱粮耗尽之时,便是流民们“聚而为盗”之日。

客观因素一、人口膨胀,地力耗尽

大航路的开辟不仅把大量白银输入到中国来,也把美洲抗旱高产的农作物引入到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在日渐干旱的内陆,土地被大量开垦,人丁滋生,也为此后的大饥荒埋下伏笔。

焦枯的大地

客观因素二、宗室冗巨,盘剥天下

高皇帝立国之时,亲族仅剩下自己的子女和长兄之子朱文正一系,可谓孑然一身(洪武年间宗室共有58人)。有鉴于此,他把儿子们都封在边疆拱卫位于南京的中央。朱棣篡位之后,藩王内迁,不再担当防守边疆的重任,此后的宗室既不能从事生产,又不能入朝当官,也不能随意走动。声色犬马、沾花惹草便是王爷、将军们的头等大事。

有明诸藩,分封而不锡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且不可参合四民之业,并能世袭罔替。

——《清史稿·诸王传序》

到了晚明,宗室人口已达八万(万历三十二年,徐光启记载),到了崇祯年间更是突破二十万,相信若再给朱元璋的子孙一百年时间,朱氏一家就能把北京城给填满了。

明朝初年藩王分布图

数十万人口嗷嗷待哺,不事生产,瘦天下而肥朱氏,只好由明末群雄把他们集体拉到了屠宰场。

客观因素三、官绅勾结,敲骨吸髓

明朝定制,官绅优免徭役,商贾一体低税,白银大量流通之后,官绅“富到流油”却还能享受着政府对于“生员”的补贴和津免。社会经济的复兴使人们倾向于“进则为官,退则从商”

富者田连阡陌,竟少丁差;贫民地无立锥,反多徭役。

在明朝社会并普遍存在这样的利益集团:家族甲为官,家族乙丙丁等从商,政治上遥相呼应,经济上互相扶持,该家族在当地日渐壮大,田连阡陌,封锁山泽,显赫一方。

客观因素四、八方为战,相互掣肘

虽然神宗皇帝宅在大内数十年不出门,但说起维护天朝尊严那是相当不含糊。万历三大征、后金崛起、关中匪事和西南土司之乱,战事接踵而至,神宗又忙着要和群臣互怼,这大大地虚耗着明朝本来就难以为继的财政。

西南土司叛乱

到了思宗之世,或许是年轻太过,既深信了袁崇焕的五年复辽,又飞檄孙传庭出关迎敌,导致宗庙毁于一旦。

客观因素五、鼠疫横行,尸山血海

瘟疫曾数次促成了中国的朝代更替,明朝末年同样遭遇了疯狂肆虐的鼠疫。

“夏秋大疫,人偶生一赘肉隆起,数刻立死,谓之疙瘩瘟,都人患此者十四五。至春间又有呕血者,或一家数人并死。”由于腺鼠疫患者往往会导致淋巴结肿大,因而被百姓们称之为“疙瘩瘟”。

400毫米等雨量线向南推进,草原野鼠也与长城附近的汉人有了更多的接触,又因明末天降奇荒,百姓流离失所,野鼠大量涌入到人类的居住地,因而造成明末的“大瘟疫”

明朝的抗疫是失败的

明末的大鼠疫波及全国,而鼠疫的诱因是饥荒,饥荒的背后是明中叶后气候的极端恶化。同样面临资源枯竭的后金乘势而起,最终待明朝与农民军困兽斗死之际,得以逐鹿天下,横扫中原。

1.《夜航船》

明·张岱

2.《明史》

清·张廷玉等撰

3.《明季北略》

明·计六奇

4.《清史稿》

民国·赵尔巽等撰

5.《通州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