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鲁班书》之地龙

民间故事《鲁班书》之地龙

渐渐步入冬季,天气也越来越冷,这天李师傅他们路过一个庄子,说来也巧庄内的一地主女婿正好是李师傅一个朋友,因为冬天昼短夜长,所以四点多天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李师傅也不知道前面路好不好走,就决定先在这边休息一晚。

朋友将师徒二人安排在宅中一处偏房,过后便邀请师徒二人一起来用晚膳。

李师傅的朋友姓孟,也是当初从山东逃荒至此。因从小熟读四书五经外加长着一张俊俏的脸盘,就被此庄的地主给相中,就把自己最小的女儿许配给了他,平常他就帮地主管管账,收收租子,加上他人好心善,对交不起租的或是欠租的偶尔还会网开一面。地主本来就欣赏他,渐渐地就将自己的部分生意交给他管,自己则图个省心。

席间孟先生突然问李师傅,说大概在晚秋的时候,他去山里收租子,那边有点地,主要是收点山货,租子都是猎户看着给。猎户就跟他说一件怪事,说是有处山坡,下雪从来都是落地就化,从来都没有积雪,上面也没有大树,全是小草,结果这段时间从那里传来叫声,低沉悠长。只要出现此声音,树上的鸟虫,林中的动物就都没了声响。有时候出现在白天,有时候出现在晚上,大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

李师傅听了后说:“从来不积雪,雪到了就化,说明地下要不是空洞要不就是有地热;如果有声有可能就是地下有个大洞,突然开了口,被风一吹就有声,要是还有其他的怪声,那就不知道了。”

孟先生说对了,回来的时候我跟县城里算命的“赵瞎子”提了一嘴,他说会不会是地龙?

早年间县志中记载说是有一年天下大旱,后来来了龙王降雨,但是没把好度,雨多了,旱又变成了涝,百姓就烧香向上天告状,说是恶龙做恶等等。后来这条龙就被上天压在这山里,得五百年,保此地风水。是不是这条龙要到期限可以回天上了?我当时也听得不明白,李师傅则说有可能,至于是不是回天上去谁也没有把握这么说。

正在这时,外面乱糟糟有人来叫,孟先生在家吗?孟先生在吗?

孟先生在屋里就应了下,外面的人听到里面有应声就闯了进来,来的人进屋就急冲冲地说:“孟先生不好了!地龙翻身了,大雪把村子给埋了,还好雪少,只是家埋了,人没啥事。”

孟先生一听十分着急地说:“别急,有没有人受伤?我现在给你们安排院子,你去把无家可归的村民带到我这边来。”

来人说没有人受伤就是有些人受到了惊吓,外加天气凉受了风,有些人感冒了。

孟先生说:“没事,一会烧热姜汤,再去把老庄头请来,让他给大家治,粮食我拿,大家伙安心住着,等来年开春了,再回去,吃喝都算我的。”

来的人一听就跪下了,都说您仁义,跟古代的孟尝一样,孟先生一把拉起跪的几个人,说先别说了,听我安排。

就这样孟先生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李师傅心想既然有事,要不先待两天,帮孟老弟处理下。李师傅和孟先生说明了意图,这正好和孟先生一拍即合,两人商议先到山中的村子看看情况,说罢两人带着昨晚来报信之人便启程往山中走去。

走了快一个时辰到了后发现山上的雪崩把村子给推翻了,四处查看了一下,发现没什么异常。便让那人带着他和孟先生去那土坡看看,翻过了二座山后看到那个坡上面果然一点积雪都没有,坡上还有一棵像被雷劈过的树木,树下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后来几个人走近了看了看,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众人发现天色已晚,便提议先返回住处。返回的路上李师傅向孟先生提议,想去拜访一下那个算命的“赵瞎子”,孟先生表示可以。

二人就骑着快马进了城,正好天也黑了,“赵瞎子”早已收摊,稍作打听便得知他的住处,二人找了家客栈把马安排好,便去“赵瞎子”的家。到了后,发现就是一个大杂院,“赵瞎子”正和媳妇在喝杂面汤,一听外面似乎有人在问屋内是否有人,应答后便让来人进了屋。“赵瞎子”一听这口气就知道孟先生来了,就问有什么事?

听了来意后,“赵瞎子”说:“他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过,这是一条地龙,也是县志上记载过的,如果翻身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李师傅又问了一些问题,赵先生说如果可以明天他跟着去一趟如何。赵瞎子突然想到,说当年大火烧了县衙,可是有些书被抢出来叫县东的石员外给买走了,要不明天咱们去石家看看能不能找到。”

第二天,三人一起去了石家,说明来意,石员外说当年的书有一些县志,也有一些县里的来往文书和四书五经等,具体有什么你们自己看吧。李孟二人就在藏书阁里面一直翻找,果然在其中一本书中残页上看到:某年春,大旱,数月无雨,地裂等。后一道人,计之为火龙祟,坛请天旨雷劈火龙角,在镇山中。时留言若火龙翻身,则镇物有所松动;使后人以雷震木在土龙之位,得其中点;于旁五十米以八卦方钉于地中;木长半米,粗手臂;鲁班传人,上其镇蛇咒之即行,火龙无角遂成蛇。

二人看到书中所写的雷击木,便有些发愁,毕竟这个东西的确很难找,正在二人左思右想之时,李师傅突然想到昨天在那山坡上有一貌似是被雷劈过的树木,便和孟先生说了一下自己的发现,然后自己就先行离开石府,快马加鞭朝那上坡赶去。

李师傅来到坡上仔细观察这棵树,只见那棵大树的主干被雷从中间劈开,一道裂缝直通地面,部分树干略黑似乎有被烧过的痕迹,用鼻子靠近闻了闻,的确有股烧焦的味道,树皮则完全劈落,四散张开着,只有地面部分连接在树干上,这让整棵树看上去像一朵奇怪的花。

李师傅确认这就是雷击木后,便骑马返回了朋友家中,将发现告知孟先生,孟先生听闻后表示,明早便准备马车和人手,同李师傅一起山上砍树。

第三日一早,李师傅便和孟先生还有一众人马起身来到坡上,在孟先生的指挥下众人便开始砍树,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无论使用任何工具,这棵被雷击过后的树木,依然耸立在那边,再看看众人手上使用的工具,很多工具上面都已经出现了缺口。

孟先生将此事告知李师傅,李师傅听闻后来到树旁,仔细观察后,便让孟先取来一碗酒,孟先生以为是李师傅因天冷需要驱寒,但是李师傅表示我要酒有其他之用。孟先生将酒端给李师傅,李师傅将碗中酒倒入口中,随后拿起斧头将口中之酒,全部吐到斧头之上。然后走到树旁,脱去身上外衣,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心中默念伐木开山治煞之术,然后命人找来火把,用火把将斧头点燃。李师傅则双手紧握斧柄,向那雷击之树劈去,只见三斧下去,雷击树轰然倒地,众人看着李师傅的背影,感觉犹如天神下凡一般,不由得表示佩服。

随后众人按照李师傅的要求将这雷击树分成了几段,然后用马车运了回去,回去之后李师傅则按照县志上面所写制作了八根木钉,并在钉子上刻上了镇蛇咒。

第四日,一帮人再次来到坡上,李师傅按照县志中的记载,将第一根木钉插入地下的时候(八卦图乾位),突然间山中传来一阵巨大的吼声,随后便出现了地动,有一些人因为地动摇晃没站稳,纷纷摔倒。李师傅一看有戏,又拿出第二根木钉插入了兑位,此时又是一阵吼声,随后兑位处地面开裂,喷出一股红色的气体,气体中似乎有血的味道。再将第三根木钉插入离位,又传来一阵吼叫声,但是声音明显比刚才弱了很多,紧接着离位处的地面冒出红色粘稠的液体,随后李师傅分别将剩余的五颗木钉分别插入了震、巽、坎、艮、坤这几个位置。

此时,原本晴朗的天空忽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四起,感觉这是要下大雨了,有几个原本跟过来看热闹之人发觉要下雨了,便躲到一旁避雨,可曾想突然天空劈下落雷,瞬间将几人给劈成了焦炭。众人见那几人如此惨状,也顾不得什么了便一窝蜂地往坡下跑去,李师傅看了眼孟先生示意他赶紧走,他自己来断后。

待人跑光后,李师傅也准备走,此时一道雷,正好落在李师傅前方,落雷将地上的碎石炸开,产生的气流将李师傅给击晕了过去。在这昏迷期间李师傅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来到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四周安静得有些可怕,正当李师傅寻找出路之时,远处缓缓地走来一个人,此人一身红衣,额头左右两边有两道伤疤,一边看上去应该是旧伤,另外一边则看上去应该是刚刚伤的不久,伤口处还冒着血,最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这人身上竟然有八颗木钉。

这时李师傅才想明白,这人就是那传说中的地龙,只见那地龙恶狠狠看了一眼说了句:“你毁我千年修行,我不会饶过你的”说完便使出最后所剩无几的力气,一掌打在李师傅的胸口上,李师傅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翻在地,只觉得胸口很闷,一口气提不上来,眼前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躺在了孟先生家里,孟先生和李师傅的大徒弟看到李师傅醒来,本来悬在心中的一口气,便放了下来,李师傅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山坡上面的事情,孟先生则表示,那天事情发生后便无人敢上山了。

休息几日后李师傅再次来到这山坡上,发现的原本雷击树那一块已经被落雷击出了一个深坑,在看看当初放置八根木钉之处那八根木钉也早已不再见了踪影,此时李师傅突觉胸口一阵刺痛,拉开衣领一看一个红掌印赫然出现在胸口处,李师傅一想原来那个梦的确是真的,李师傅整理好衣服就准备回去,结果刚刚走两步好像觉得踩到了什么东西,蹲下身摸去上面的泥土,发现是一根木棒,看了一下发现木棒有几处地方像是被削去了一样,这木棒拿在手中李师傅感觉身体里面有一股莫名的燥热,随之便将其放入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布包中。

随后李师傅便回到孟先生家和孟先生交代了一些事情,便拉上徒弟急急忙忙地往黑龙江方向赶去,因为此时离他师父八十大寿的日子只剩下最后十天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