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女童失踪,民警在其母亲同事家发现16袋土,打开后发现猫腻

2013年女童失踪,民警在其母亲同事家发现16袋土,打开后发现猫腻

你这房间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土啊?”2013年,在青岛某个狭小的出租屋里,几位民警看着占满了小半间屋子的16只黄土口袋,感到非常不对劲。

这些土是我从某某某工地上取回来的,我过几天准备用来刷刷墙。”被提问的男子支支吾吾地答道,但事实上,他所说的那个工地上,根本就没有黄土出售。

这让警方很难不把他与刚刚发生的一起女童失踪案联系在一起,毕竟失踪的女童是这名男子同事的女儿,女童失踪前,他还曾出现在女童家附近的监控画面中。

那么这起失踪案和这名男子究竟有什么关系呢?他家中的16袋黄土究竟是怎么来的?失踪女童最终被找到了吗?

图丨女童

喂,请问是警察同志吗?我要报警!我女儿不见了,她才9岁,请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她啊。”2013年4月的一个周末下午,山东青岛某公安局接到了一通报警电话。

电话中的女子一边哭,一边求警方帮忙寻找自己的孩子。在电话中,警方得知,报警人未满十岁的女儿独自在家时,突然失踪了,如今下落不明,情况非常危急。

警方了解了案发地点之后,立即出了警,赶往了报警人家中。

这位报警人名叫刘亚萍,她平时和丈夫以及女儿一同生活在青岛,一家三口的生活虽然不算富裕,但是非常圆满幸福。

图丨警察出警

尤其是随着女儿的一天天长大,刘亚萍和丈夫也越来越开心,因为他们的女儿丹丹不仅聪明伶俐,还非常听话懂事。

平日里刘亚萍和丈夫的工作都比较忙,就连周末,都经常需要赶到单位加班,每当他们需要去加班的时候,丹丹就成为了一大问题。

毕竟就算丹丹再懂事,她也只是一个9岁大的小女孩,稍有不慎就可能会被坏人盯上,从而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

刘亚萍和丈夫深知这种危险有多么可怕,但是他们上面的长辈年纪都已经很大了,有时候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更别提来帮这对夫妻照顾女儿丹丹了。而对于这对普通工薪族夫妇来说,请保姆也是行不通的。

图丨丹丹的父亲

毕竟随便请一个保姆的花销,每个月都要几千元,这远远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所以纵使心中有万般的无奈与担心,刘亚萍和丈夫还是决定将丹丹独自留在家里。

此后每到他们要加班的时候,丹丹都会自己乖乖在家,锁好门窗,谨记爸爸妈妈的叮嘱,从不给陌生人开门。

夫妻俩也给丹丹购买了一部手机,让她好在有什么突发情况时联系父母,也便于刘亚萍夫妇对孩子实时动态地掌握。在之前的数次独自在家经历中,丹丹一直都表现得很好,也很让这对夫妻放心。

可是这一次,夫妻俩周末又赶上加班,等再回到家时,却发现本该在家待着的女儿没了踪影,并且她的电话也打不通,根本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图丨手机

一开始刘亚萍和丈夫以为,丹丹是去找同学玩了,所以他们挨个给丹丹平日里要好的同学打了电话。但是这些同学都表示,没有收到过丹丹的信息,更没有见过丹丹。

与此同时,刘亚萍的丈夫请来的,帮忙在小区附近寻找丹丹的朋友也都表示,没有找到这个孩子。

这样的情况之下,刘亚萍再也忍不住了。她一边大哭,一边抽着自己的耳光,怨恨自己没能陪在女儿的身边,几度伤心欲绝。

尽管伤心,夫妻二人的理智尚存,他们发现找不到丹丹后,便第一时间报了警。于是便有了前文中的那一幕,警方赶到现场之后,一番详细而迅速的调查也随之展开。

图丨哭泣的母亲

由于刘亚萍家居住的小区比较老旧,所以整条路上只有一个可供查看的摄像头。警方在对路线进行勘察后发现,那个摄像头所在的位置,正好能够照到前往刘亚萍家的必经之路。

于是他们迅速前往保卫处,调取了监控。通过对丹丹失踪前后,这几个小时的监控画面的仔细辨认,警方发现了一个十分可疑的黑影。

那是一个穿着一身黑衣,带着遮脸鸭舌帽和口罩的男人。据保安表示,自己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印象,所以他大概率并不是这个小区的人。

而且经过推敲,警方发现这名可疑男子出现的时间,与丹丹可能的失踪时间是基本吻合的,所以从这点上来看,基本可以确定这名男子与丹丹的失踪存在着联系。

图丨黑衣男人

那么这个人是谁呢?在场的人都说自己不认识这样一个人,只有丹丹的妈妈一直在盯着电脑屏幕沉思,因为她总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突然,一帧闪过的画面让她猛然间想起,这个人就是在单位里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事徐迪!刘亚萍赶紧把这个发现告诉了警察,并且讲述了一些自己曾经在单位了解到的徐迪的信息。

刘亚萍回忆着同事对他描述想起来,这个人的家,和自己家基本处于两个不同的方向,相隔非常远。

在同事之间的日常相处中,刘亚萍也发现,徐迪是一个性格非常内敛甚至有些古怪的人。他虽说有时候会和同事们一起团建,但除此之外基本不和同事们有过多的交集。

图丨徐迪

在得知这些线索,尤其是那条“徐迪的家离刘亚萍家很远”的信息之后,警方立即传唤了徐迪,就丹丹失踪一事对他进行了详细的盘问。

被传唤到派出所的徐迪,显得非常镇定自若,看不出任何多余的情绪。当被问及为何会出现在刘亚萍家附近时,徐迪表示自己那天是想上门去找刘亚萍借东西。

但是当他到了刘亚萍家里才发现,当时在家的只有丹丹一个人。徐迪说由于他与丹丹在之前的同事聚会上见过面,所以丹丹是认识他的,所以给他开了门。

进门之后他看见丹丹正在看动画片,但是家里没有大人,自己也还有事,所以没几分钟他就离开了丹丹的家。这种说法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也与刘亚萍回家后看到的情况是一致的。

图丨孩子在家

警方在盘问完这些情况之后,便把徐迪放回了家。可徐迪离开之后,负责办案的几位警察聚在一起寻找破案线索时,又总是觉得问题应该就出在这个徐迪身上。

毕竟他的回答实在是太过完美了,全程也没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按理来说,就算没有同事这层关系,正常人在听闻有人失踪后,脸色或多或少都会有些变化。

要么十分诧异,或者担心,再要不然也是满不在乎。可徐迪在派出所时,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仿佛他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一般。

根据多年来的办案经验,警察们意识到这个人还是有很多可疑之处的,于是他们对徐迪展开了更进一步的行动。

图丨孩子在家

警方对徐迪进一步调查的第一步,便是对他的家进行搜查,看有没有可疑之处。

徐迪是从外地来青岛工作的,所以他平时都住在,自己仅有十平米左右的城中村出租屋里,经济状况相比刘亚萍来说,也差了不少。

警方到徐迪的家中进行了一番搜查,起初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只有小而杂乱的房子里,堆放的那十几只装得满满当当的蛇皮袋,让警方觉得有些疑惑。

这些蛇皮袋中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呢?带着这样的想法,一名警察打开了其中一只口袋,发现里面居然都是黄土,于是便有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图丨装黄土的袋子

警察到徐迪所说的工地询问之后才发现,那个工地上并没有这种黄土售卖。这个发现让警方意识到,造成丹丹失踪的人,八九不离十就是徐迪了。

于是他们赶紧回到徐迪的出租屋,进行了更深层的搜查。这一次,警察们不仅在那些装土的袋子中找到了丹丹的手机,还在徐迪的床底下,找到了一个很大的地洞。

这时候那些黄土的来历也说得通了:徐迪在挖这个地洞的时候,挖出来这十六袋重达两千多斤的黄土。

这也就说明,这个地洞一定有着不小的规模,而失踪的丹丹,很可能就在地洞里。

图丨地洞

想到这里,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毕竟此时虽然可能找到了丹丹的下落,但是丹丹的生死,又成了未知数。但无论丹丹是死是活,找到她的下落才是当务之急。

警察们慢慢地下到地洞里,借着手电筒的光亮小心翼翼地往前寻找。就在他们找到一床破棉被,并以为丹丹被抛尸在此的时候,洞的更深处传来一阵微弱的童声:“有人吗?救救我。”

这一句充满疲惫的声音,让洞里的民警瞬间打起了精神。他赶紧循着声源往前找,果然找到了一个被绳子缚住手脚的小女孩,并将她解救了出来。

洞外的警察在听说丹丹还活着之后,也第一时间叫了救护车。

图丨民警

医生赶来对丹丹做了详细检查,表示丹丹除了有几处轻微的皮外伤之外,没有受到其他的伤害,对于丹丹的父母来说,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在安顿好丹丹之后,警方立即逮捕了犯罪嫌疑人徐迪,并对他进行了审问。徐迪见事已至此,就向警方坦白了自己作案的过程以及动机。

原来,徐迪认为同样是在一家单位工作,但刘亚萍的工资比他高出很多,这对他来说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情。

嫉妒之火便吞噬了他的心,让他变得异常扭曲,并费尽力气挖出了那个惊人的地洞。又乘着刘亚萍夫妇加班,到刘亚萍家里骗走了她的女儿,并将其藏在了那个地洞里。

图丨徐迪

如果没有警方的果断与经验,或许丹丹后续会受到更大的伤害,案件能够在短短两天内迅速被侦破,也体现出了当地警察们的办案手法之高明。

而徐迪也将会因为自己的邪念与行为,而受到法律的制裁,希望丹丹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留下阴影,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

也希望平日里忙碌于工作的父母们,能够尽量多给孩子一份安全上的保障。毕竟如果失去了自己最爱的人,就算有再多的钱,人也不会快乐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