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过八月很多次

你来过八月很多次




越过海,越过夜.越过屈服

到达黑暗世界的另一边

到达曙光初现的白天的海滩

死在你所争取得来的黎明之中



by 萨利纳斯






昨天黑色的微笑


常常无路可走

我很懊悔属于某类生物

大小通吃,骰子里的乾坤

最快乐和最悲伤的时候

蟋蟀出售了自己

尽管鲜亮的鸣叫

所有这些年来

不得不练习灭亡的东西

我熟悉极端苦闷的胜利者

我乐于知道他是谁

就像皇帝拜过神龛坐在暴雨中微笑



庞大而不太清晰


日出时间还早

大抵是凌晨三、四点

横穿沙漠的女人

头巾把脸庞裹得严严实实

可是她的嘴唇忘记沉默

对一个人最好的定义

看她是否对你啰里啰嗦

你的睡眠和她的睡眠

可以同时卑鄙无耻

这是一种忘记痛苦的生活

醒来以后船长的房间

被黑暗包围

遥远看不见的北方

我们继续描绘无伴奏的夜晚





黎明肮脏龌龊


在陪葬的物品中间

假如爱情是唯一元素

骷髅上的笑靥

可以哼唱任何一首民谣

我注意聆听灵魂辗转反侧

从你我分别的码头

要知道,鲨鱼冷冷地阅读

图书馆中关于它们所有的说明书

一只耳朵小心翼翼吸入第一口空气

有另一种空间,流沙不再扭动

那些胡桃树成了锅炉的燃料

让我如何绝望地温柔

多么美丽的垂头丧气



浅薄的深邃


小区旁边新开了一间便利店

我仅仅草率地说了一句话

他们唯一值得购买的东西

还在大海上模仿海浪的形状

因此风很大很狂妄

有朝一日海水一模一样的蓝

阅读小说难以企及表面的万象

海明威也从没有把猎枪塞入自己口腔

诸如此类的信息仿佛就是幻境

因为埃及艳后大概看过牙医后咧开嘴

我想着种在阳台的景天科植物

太阳被打磨得特别油滑

光芒后面的灯盏闪烁

这是我第一次赤身裸体睡觉

伟大的舞蹈者非男非女

看看我吧,猫和狗

像一双夺命鸳鸯






艺术家 | Bella Ormseth 作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