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体验,曼谷与岘港比较

按摩体验,曼谷与岘港比较

2022年8月11日

昨晚与达达去吃了一餐自助日本料理。

在一个高尔夫购物中心的四楼,人均1033铢,刺身寿司和五花肥牛吃得很饱。曼谷的餐饮性价比总体还是不错的!

吃饱喝足后,刚好看到头条有位新粉问:“曼谷也有赌场,你想不想去?我可以带你去!”

我上网搜了一下,搜出很多“警方突袭曼谷地下赌场”的新闻。对于我这种纯粹游玩,在泰国没有人脉无依无靠的旅客来说,地下赌场风险太大,不值得去。

再说赌场对我来说早就失去了神秘感,赌,只是偶尔押几口的风险投资,我前半生耗费了太多生命给它,因此不会再浪费时间在上面。

上周有个群友说,他们三人组成了一个公式团队,去了几趟澳门实战,总体还赢了不少。

我问他,你们一场打多长时间?

他说,因为打公式,起注很低,一场要打五个小时以上。

我心里想:太久了,和我以前一样。时间越久风险越大,而且体力受不了。

我现在每天最多花二十分钟,打法也是公式。不过我现在不再相信“路”,通常是周一三五打正路,周二四六打反路,比较随意。

走回酒店的一路上都是按摩店。

不过这些店都是正规按摩,因为坐在门口的按摩女大部分都是四十多岁的阿姨,甚至还有五六十岁的大妈和老奶奶,三十五岁以下已经属于稀缺了。

当然年轻漂亮的泰国妹也有,她们都在旁边的日本风情街,穿着三点式或者护士空姐制服诱惑在酒吧门口,年轻妹子要赚快钱赚大钱,都不肯做按摩店了。

日本人就是会玩,卡拉OK和酒吧,甚至一间几平米的小酒馆,都能被他们玩出不少花样。

我和达达决定去饭后按摩一下。

来到路边最大的一家连锁店,我选的是90分钟全身磨砂999泰铢,达达选的是90分钟全身香薰精油700泰铢。

我的按摩妹看起来胖胖的四十岁左右,还可以接受。

达达就惨了,他刚脱了鞋,一个五十来岁的按摩老奶奶主动站起来跟在身后。

达达慌了,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很着急的小声说:“我可以换人吗?”

我赶紧救场,大声对部长说:“Can I choose?”

部长说OK,当然可以选。

于是达达赶紧指了门口一个稍微年轻的,看起来四十出头,个子很高大的泰妹。

总算死里逃生,守住了名誉。

曼谷作为全球按摩业的重镇,一直让没来过的人神往。但是来过之后,我又不得不拿它与东南亚后起之秀~越南做比较。

其实与曼谷对标的应该是胡志明,但是因我在西贡居住的时间较短,不够资格写出权威性的总结。

因此我只能拿岘港做对比,毕竟我在岘港居住了六七年,用香港曾志伟周星驰等市井小民的话说:“岘港每一处都留低了脚毛。”

曼谷正规大店香薰推油90分钟是700泰铢,等于130元;岘港香薰推油90分钟是50万越南盾,相当于138元,两家打平。

曼谷正规按摩女普遍是中老年,岘港普遍是二三十岁的年轻妹子,岘港完胜。

曼谷泰国妹皮肤黑手掌粗躁,按不出初恋的感觉;越南妹皮肤白手掌细腻,可以按出初恋的感觉。越南完胜。

曼谷街头有正规店,有色Qing店,岘港街头全部是正规店,拒绝任何色qing按摩。岘港又完胜。

当然,岘港很多按摩店都是挂羊头没羊肉,开一个空店,有客人上门才呼叫兼职按摩妹,所以品质也参差不一。

有一次我打球扭伤了腰,于是就近来到宿舍楼旁边的一家按摩店治疗。

店主用了半小时,呼叫了一个兼职按摩妹火速赶来。

我病怏怏地躺在按摩床上,抬头一看:糟了,又黑又壮的一个农村女性劳动力,这不是村口放牛的那个大妈吗?怎么她也兼职做按摩?

强壮的村妇脱了鞋,挽起袖子就要往床上爬。

我连忙举起双臂交叉,大喊:“Stop!不要上来,就站在床边按!”

如果被一个满脚牛粪,四十多岁的农村大妈爬上床,那会是我一辈子的耻辱。

按摩过程就无法回忆了,我也不记得了。最后我顾不得腰疼,爬起来想赶紧走人时,放牛的村妇追在身后喊:“小费!小费!”

幸好店主拦住她,说不用给小费,让我走了。

除了这一次,其它按摩体验都是挺好的。

所以岘港完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