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教育中,奖惩制度,批评教育法和表扬教育法真的正确吗?

亲子教育中,奖惩制度,批评教育法和表扬教育法真的正确吗?

《被讨厌的勇气》第四夜,阅读记录

人际关系的起点是“课题分离”,终点是“共同体感觉”。

良好的人际关系,需要保持一定距离;太过亲密就无法正面对话。但是,距离也不可以太远。

课题分离,能让人际关系中,保持该有的边界感。他人的课题,自己不能擅自插手。他人寻求帮助时,帮还是不帮就成了自己的课题。

人际关系的终点就是共同点感觉。就是把他人看作伙伴并能够从中感到“自己有位置”的状态,就叫共同体感觉。

共同体包括很多方面,比如:一个家庭,一个班级,一个工作组,一个公司,或者说一个国家,一个世界,一个宇宙……能让自己感觉到是其中一分子的,都是自己的共同体。

“拼命寻求认可”反而是以自我为中心。

一味地寻求他人的认可,其目的也是通过他人的认可,达到自己的欲求。表面上是看着他人,实则眼中还是只有自己。

我们寻求的共同体,就是在这个共同体中,有我自己的位置,有“我可以在这里”的感觉。这种感觉就是人人寻求的归属感。

“我”是自己人生的主人公,同时也是共同体的一员、是整体的一部分。

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也会把他自己放在共同体的中心。认为大家都是为他服务的,任何时候应该首先考虑他的心情。

他不止是他人生的主人公,他想当世界的主人公。和一个人接触,首先考虑的是“这个人能给我什么,该给我什么,给了我什么?”从来不考虑“我为他们付出了什么?”

每个人都是共同体的一部分,而不是中心。

共同体让我们有了归属感。但归属感不是仅仅靠在那里就可以得到的,它必须靠积极地参与到共同体中去才能够得到。

归属感是奉献,是付出。归属感不是生来就有的东西,而是要靠自己去获得。

每个人都同时属于很多的共同体。是家庭的一员,是公司的一员,是社会的一员,是祖国的一员,是世界的一员……。从一个共同体中脱离,也还归属其他的共同体,也还可以寻求新的共同体。

生活中,我们常常会最依赖最小的共同体,比如家庭和公司。

在共同体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当我们在人际关系中遇到困难或者看不到出口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倾听更大共同体的声音”。

如果在公司里遇到了困难,走不出困境时,就在社会这个共同体中寻求答案。

课题分离与共同体并不矛盾,前者是不干涉他人课题,后者是在自己的课题内为这个共同体贡献,做对自己和共同体都有利的贡献。

“课题分离”到“共同体感觉”,需要一个良好关系,发展路线。

横向关系:

以亲子关系为例,批评教育法和表扬教育法,哪个更好?

其实都不好。

表扬教育法,比如用“你真了不起”“做得很好”或者“真能干”之类的话表扬孩子,无意之中就营造了一种上下级关系——把孩子看得比自己低。

这种感觉是操纵,既没有感谢也没有尊敬。

批评就是用自己的观念去判定别人的课题,也是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表扬或者批评他人只有“用糖还是用鞭子”的区别,还是和奖惩制度有关。

这种希望被别人表扬,或者反过来想要去表扬别人,就是“纵向关系”。因为一直生活在“纵向关系”中,所以希望得到认可和表扬。

纵向关系也是对他人的课题妄加干涉的行为的体现,特别是越亲近的人,越明显。

横向关系:援助的大前提是课题分离和横向关系。

在没有操纵他人,不干涉他人课题的前提下,给予对方适当的援助,帮助他(孩子)建立“我自己能够完成”的自信,提高独立应对的自己课题的能力。

横向关系的援助,就是在课题分离的前提下帮助他用自己的力量去解决自己的课题,这种方式既不表扬,也不是批评,而是鼓励。

鼓励的方法:不要以自己的标准去评价做法好还是不好,对还是错误。这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最大的鼓励是站在平等的位置说:“谢谢!”、“我很高兴”、“你帮了我大忙了。”

人只有在觉得自己有价值的时候才能获得“勇气”,人只有在可以体会到“我对共同体有用”的时候才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这种价值不是非要做什么贡献,产生多少能量。某些情况下,存在就是一种价值。

我的理解:表扬教育法和批评教育法,都属于居高临下的批判和评价。都是没有课题分离的干涩他人,想要操纵他人的越界行为。

人与人之间,最好的相助是建立在平等位置上援助。这种援助的方式是不带任何评价和批判地鼓励。

让被援助的对象找的自己在共同体中的价值。有了价值就有了勇气。

经验:人的烦恼,悲喜,快乐都来自人际关系。人生最近的人际关系,莫过于亲子关系。

生活中,我对待孩子的教育,一直都是采用奖惩制度,在批评和表扬中让他,按照我所理解的价值,去学习。

很多时候,会在一些观念上产生分歧和矛盾。却仍然不明白,是自己的处事方式和沟通方式出现了问题。

行动:继续学习,改变自己的沟通方式。用横向关系的援助,处理自己在人际关系中,不恰当的沟通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