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青(短篇小说)

看青(短篇小说)


看青是我们当地的方言,意思就是庄稼将要成熟了,派人去看护秋庄稼。一是不让鸟类祸害庄稼,二是防止村民,下地回来捎带着偷队上的庄稼。

生产队时期,家家都舍不得吃细粮,就是为了从牙缝里省下点粮食,换成钱,为家人添置衣服,或者省下钱翻盖房子娶媳妇。

有的妇女三令五申就是不听话,仍然下地干活儿还背着筐头,说是收了工再给家里拔点猪草,实际是偷队上的庄稼,藏在筐头里,上边盖上一些猪草,蒙混过关。

从大队到小队,每年都在为这事犯愁。管严了谁都知道得罪人,不管严吧,大家都跟着学,从几个妇女背筐下地,变成了普遍现象。

每到秋季,大队都会在大喇叭里强调,如果谁再背筐下地,就没收筐头,严重的逮着罚款,给大家伙放电影。

可是强调归强调,宣传归宣传,就是禁止不住。

这些妇女早就尝到了甜头,她们和队上看青的人玩起了躲猫猫,上工下地不让背着筐,那好,她们收了工,一路小跑地回家,趁着吃饭的工夫也要去地里拔猪草。胆小的就是拔猪草,但是胆大的还会把大玉米棒子藏在筐头里。

有几个妇女是出了名的刁,到了死皮不要脸的地步。让队上的领导伤透了脑筋。

其中就有外号叫“不吃亏”的,她的大名叫张彩花,长得五大三粗的,走起路来蹬蹬蹬响。结了婚一连生了三个小子,家里做点饭,只要一端上桌,一哄一抢就所剩无几。每年都是缺粮户。用张彩花的话说,我不偷点队上的粮食,一家子就得饿死。

张彩花在队上有几个好姐妹,除了晚上睡觉不在一起,一天天地混在一起。上工在一起,偷偷摸摸去拔猪草也在一起。用队长的话说,她们是臭韭菜不打捆。

有群众反应,又有人偷生产队的棒子了,还偷了队上的花生。

大队干部听说后,支书派治保主任和民兵连长去地里查看。他们回来回报说,有几个地块的春棒子,刚刚硬粒,就有被偷的,留下了不少空壳。早花生也被人扒了几墩。

支书一听就来气了,这还了得,咱们在大喇叭里不断的宣传,不断的讲,怎么还有人敢顶风作案。说小了她们这是尝尝鲜,说大了她们这是破坏生产。这种歪风邪气一定要打压下去。

志安和振刚,你们俩抓紧安排人,这次一定要抓几个典型。不管是谁,抓到了就带到大队来,罚她们的款,用她们的罚款给大伙儿放电影。并且在放电影前,点她们的名。

志安是治保主任,振刚是民兵连长。都是三十多岁,年轻力壮。

我们村子比较大,有八个生产队,几千亩地。三两个人是看不过来。可是如果用人多了,又会影响生产任务。支书决定,由治安主任和民兵连长和带领一个小组,分片看青。每个小组三个人。轮班吃饭,24小时不间断把守村口。

一连几天,看青的人一个也没逮着,那几个下地拔猪草的妇女也都消停了。她们背后议论,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我们就和他们耗下去。就他们这几个人,村里有几个出口,他们只在大路上把守,我们就从小道上走。给他们来个暗度陈仓。

支书问志安,最近有什么新发现吗?志安说,没有。上工的人也没有背筐的了。几条大路上都有人把守。她们飞不过去的。支书说,那就好。

过了几天,有人去大队反应,“不吃亏”家的房顶上,有新棒子晒。

民兵连长带着人去张彩花家查。“不吃亏”说,我晒的棒子是我家院子里种的,不是偷来的。振刚想炸她一下说,有人看到你是偷的。“不吃亏”说,那个王八蛋看到了,你让他出来和我对质。你今天说不上来不行。

振刚那是这个泼妇的对手,支支吾吾地说了几句话,就领着人撤了。

“不吃亏”还不依不饶地说,谁他妈的举报的,生了孩子没屁眼。


秋庄稼陆续的上场,谷子,芝麻,黍子,基本都是小粒粮食。这些粮食是没人偷的,因为太小,也不好打理,偷着也不过瘾。

张彩花她们都盯着秋玉米呢。今年的玉米长势喜人。个个都有一尺多长,搓下来晒干一个能出四两粒。想想就动心。

大队干部看到前秋管理得还不错。没出现什么人背筐下地。也就放松了警惕。后秋就只派了两个上了年岁的人看青。

有一天,两个老头气呼呼的来到大队部,和支书说,我们不干了,爱找谁找谁吧。支书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别说不干就不干了。俩老头一拍大腿说,别提了,今天晌午我们看到“不吃亏”她们几个拔猪草,我们刚要上前去翻她们的筐,谁知道,她们几个看到我俩过来,都扒下裤子解手。另一个老头说,都露出了大白屁股。臊的我们只能转身就跑。

支书看了看他俩,心里偷偷的乐,只能对他们说,行了,这事我知道了。你们先回队上干活儿吧。

支书打发走了两个看青老头,打开大喇叭,喊治保主任和民兵连长到大队开会。

不一会儿,志安和振刚就来到大队部。问支书有什么事?支书说,看青的事咱们还得好好合计合计。这不刚才两个看青老头不干了。志安说,他们看的好好的,怎么就不想干了。

支书把两个看青老头遇到的事儿,又说了一遍。他们几个又是气又是乐。气的是张彩花她们几个屡教不改,乐的是,张彩花居然会用脱光屁股来吓退老头。

民兵连长振刚说,她们几个要是见了看青的就脱光屁股,还真不好办,你往前去,她们就说你耍流氓。

治保主任志安说,毒病还得毒药治。岁数大的不行,找几个愣头青,好好治治她们。

振刚说,对,这个办法好。我看一队的傻柱和三队的二楞就行。他俩管“不吃亏”叫嫂子。他俩才不怕她们脱光屁股呢。

支书说,就这么定了,不过你们俩也要跟着,你们不方便往前去,但是要起到监督作用。也给看青的人做主,不能让“不吃亏”冤枉他们。

治保主任他们在路上巡逻,听到大棒子地里有人。他们就悄悄地摸了进去。看到张彩花她们几个在地里掰棒子,往筐头里藏。

二楞子着急想抓个现行。一下子被棒子秸拌了一个跟头。“扑腾”一声惊动了张彩花他们几个人。

“不吃亏”一看有人来了,使劲儿咳嗽一声,然后就脱裤子。大白屁股正好对着看青的他们几个人。治保主任就止步了。傻柱可不管那事儿。越看大白屁股越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嫂子,别说你尿尿了,你就是拉屎我也不管。我非得看看你筐里装的是什么。有几个妇女听到来人了,又听到傻柱这么说,提起裤子就跑了。

张彩花却对着傻柱说,你再往前来,我可就要喊人了。你这分明是耍流氓。傻柱说,嫂子,谁不知道我傻柱不是那种人,你就是把天王老子喊来也不管用。

张彩花一看傻柱不吃那一套,提起裤子一边跑一边喊,傻柱子耍流氓了,傻柱子耍流氓了。逗的治保主任一阵大笑。

治保主任吩咐,把她们几个的筐头都拿到大队部。一共四个筐头。里面都有青棒子。物证据在,我看她们还有什么说的。支书说完,打开大喇叭,点名让张彩花她们几个到大队。

并且吩咐民兵连长振刚,你今天就联系公社放映队,今晚就给大伙儿放电影。她们每人罚款五十元。我看她们以后还敢偷队上粮食吗。

晚上放电影前,又点了张彩花她们几个的名。大家纷纷议论,这次她们脱裤子怎么没管事儿。

大家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