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行动”——英法海军达喀尔之战

“M行动”——英法海军达喀尔之战

本文原载于《兵器》杂志2004年06月刊。本次转载时经重新二次内容完善及编辑、补充部分插图和整理,以与同好共同分享。个人认为《兵器》杂志是一本专业、客观的军事杂志,推荐持续订阅,丰富自身的军事知识。转载其上的一些年代比较久远的文章主要是想让读者以另一种比较独特的视角审视曾经的事物和观点。

“弹射器”行动的继续

在“弹射器”行动和米尔斯克比尔之战过后,英国并没有因为法国舰队主力几乎被消灭而松一口气。此时法国海军的剩余力量主要驻扎在两个地方。一部分停泊在在法国南方的土伦港,由刚刚从米尔斯克比尔“大屠杀”中逃脱的“斯特拉斯堡”号战列巡洋舰担任旗舰,但因缺乏燃料而不能有效行动;另一部分零散地分散在北非和西非的法属殖民地,其中包括两艘引人注目的黎塞留级战列舰(见题图)。

1940年6月,随着法国军事力量的崩溃,德军由巴黎向各地快速推进。即使在这个混乱的时刻,法国海军勇敢的水兵们也决心不让自己的战舰落入敌人之手。在德军到达之前,还未完工的“让·巴尔”号从圣纳泽尔船厂被拖曳出来,并奇迹般地通过了卢瓦尔河口的浅滩,最终依靠少量舰员到达法属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港。而在此之前,它的姊妹舰“黎塞留”号的建造工程已接近收尾。在舰员搜集了船厂所有能找到的弹药和零备件之后,海军上校马赞指挥“黎塞留”号战列舰于6月15号驶离布列斯特港,并于6月18号到达法属西非洲的首府——达喀尔。

在德国海军“俾斯麦”号战列舰建成以前,法国“黎塞留”号战列舰是当时欧洲最新和最强大的海上堡垒,几乎没有任何一艘皇家海军的战列舰能在综合性能上超过它。尽管当时“黎塞留”号并没有落入德国人手里,但是英国首相丘吉尔和英国海军部打算“杜绝任何微小的可能性”。由于英国舰队在7月3日及之前的行动,英法海军之间的关系变得极度紧张,但在“为了不列颠的生存”的理由支配下,英国皇家海军决心杜绝任何可能威胁其制海权的事情发生。因此英国准备再次对落难的盟友动手,首要目标就是逃到北非的“黎塞留”号。

7月8号,皇家海军航空母舰“竞技神”号在重巡洋舰“多塞特郡”号和“澳大利亚”号的护卫下空袭了达喀尔。“箭鱼”式鱼雷机投下的450毫米鱼雷虽未对“黎塞留”号造成重大损失,但是进一步加剧了法国对英国的不信任感。

8月,在东非,意大利军队进入英属索马里兰。由于要分兵作战,英国更加感到力不从心。在此情况下,皇家海军急于解决来自“黎塞留”号的“威胁”。而此时戴高乐将军领导的“自由法国”运动也正在积极从维希法国政权手中夺取法国海外殖民地的控制权,以作为光复法国的基地。由于“自由法国”运动深入人心,多数地方并未发生流血事件。于是丘吉尔首相希望由戴高乐将军去说服达喀尔的守军和“黎塞留”号战列舰,而法属西非洲也正好可以作为“自由法国”运动的后方基地(当地还储存了从比利时和波兰国库抢运出来的1700吨黄金),并进而争取北非的法国殖民地也倒向盟国。当然,作为“必要的手段”,一支皇家海军舰队将随行“以保证行动的顺利”。

戴高乐将军对于之前的米尔斯克比尔事件也极为愤慨,“自由法国”的很多法国海军军官甚至认为英国人在借此机会消灭法国海军的精华,好让法国海军从此一蹶不振。但是戴高乐此时正需要寻求英国的支持。另一方面,如果能获得法属西非洲殖民地的人力物力支援,对争取法国早日的解放也有很大好处。而且由法国人自己去说服当地法国军队,也许能避免流血冲突。于是他同意了参加对达喀尔的远征。

喜剧前奏

此次计划代号“M行动”(M是法语“威慑Menace”的字首),开始日期定在9月初。但是由于满载部队的运输船行驶缓慢,直到9月10号舰队才抵达行动计划的出发地——非洲西海岸的弗里敦。计划只好推迟执行。

法国维希政府对达喀尔的防务同样重视。为了在德国人面前保持一定的筹码来维持停战协议后的“和平”,维希法国军队必须“保护”法国海外殖民地,以不给德意军队入侵法属北非提供借口。作为对西非紧张形势的回应,9月10日18时,3艘法国巡洋舰“乔治·莱格”号、“光荣”号、“蒙特卡姆”号(排水量各为9245吨,拥有3座三联装152毫米火炮)在3艘驱逐舰的护航下悄悄驶出了土伦。当它们通过直布罗陀海峡的时候才被英国“急性”号驱逐舰发现。维希政府声称其目的地是卡萨布兰卡。皇家海军的侦察机出现在卡萨布兰卡上空时遭到了猛烈攻击。一架飞机被击落。但是英国人已发现问题的要害——港口里空空如也。那些军舰绕过了封锁线,正开往达喀尔!

一时间英国人乱了手脚。和平接管达喀尔的可能性将变得很小,因为要说服法国人这么快忘掉导致1227名法国水兵死亡的米尔斯克比尔事件本来就很困难,而增援的法国军舰的到达不仅会增强达喀尔的防御力量,更会大大鼓舞当地驻军的士气。英国海军部坚持除非确定了法国舰队的行动,否则对达喀尔的进攻将变得很危险。预定负责指挥“M行动”的海军中将坎宁安爵士建议不如把准备在达喀尔登陆的“自由法国”军队运往法属中非洲的喀麦隆。但是丘吉尔首相认为这不会改变力量的对比,而且现在仍来得及采取行动。

9月14日12时16分,刚刚到达弗里敦的“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德文郡”号、“澳大利亚”号和“坎伯兰”号重巡洋舰以及“德里”号轻巡洋舰便奉命掉转舰艏,以最高速度往回开,以便在达喀尔以北形成一条巡逻线。为了安抚“自由法国”军人和戴高乐的情绪,英国舰队被命令在在拦截时尽量避免使用武力。9月19日中午,“澳大利亚”号终于发现了法国分舰队。英舰奉命不得先开火,而法舰也不愿纠缠,于是开始了一场滑稽的长途赛跑。法舰一直依靠着较高的航速(法国巡洋舰的最高速度可达33节)与英国人兜着圈子。

直到9月19日21时,法国“光荣”号巡洋舰的锅炉发生故障,航速锐减至15节,它的舰长才不得不同意在“澳大利亚”号的押送下返回卡萨布兰卡。午夜时分,另外两艘法舰乘着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甩掉了尾随的“坎伯兰”号,安全驶入了达喀尔港。尽管有了这些波折,丘吉尔首相仍然决定按照计划行事。英国舰队在9月23日前往达喀尔。

初战失利

9月23日晨,由“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巴勒姆”号和“决心”号战列舰以及其他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皇家海军舰队出现在达喀尔附近的海面上。其中还有一些“自由法国“海军的船只,包括通信舰(类似护卫舰)“沃尔尼昂·德·布拉柴”号,2艘600吨级的鱼雷艇和1艘武装拖网渔船,以及运载着2400名外籍军团士兵(他们曾经参加过围攻纳尔维克的作战)的2艘运输舰“佩恩兰”号和“维斯顿兰”号——这是“自由法国”海军第一次正式参加作战,只是很不幸对手是自己人。戴高乐将军拒绝了坎宁安将军的邀请,坚持待在“法国人的”军舰上。他站在“布拉柴”号的舰桥上,眉头紧锁地望着达喀尔的方向,而不去理会周围法国军官志在必得的轻松谈论。

行动开始时似乎一切顺利。清晨当2架“黄萤”式民用飞机从“皇家方舟”号上起飞并降落在距离达喀尔城8千米外的瓦康姆机场时,7名“自由法国”运动的飞行员不费吹灰之力就说服了那里的指挥官,从而解除了对舰队构成威胁的驻军空中力量。6时15分,当英国飞机飞抵达喀尔上空并撒下三色传单,宣称戴高乐将军及其部队已经在一支英国舰队的支援下到来时,迎接他们的却是密集的防空炮火。

戴高乐将军派出的谈判代表也毫无所获。米尔斯克比尔事件的影响显而易见。达喀尔要塞指挥官朗德里奥海军上将拒绝在其司令部接待这些使者,并且威胁说要拘留这些“法国的叛徒”。当谈判代表们乘小艇慌慌张张撤离时,还遭到了一些当地法国水兵的射击。与此同时,2艘“自由法国”海军的鱼雷艇试图靠近“黎塞留”号战列舰,想把一些负责劝谏该舰水兵的军官送上去。但是他们的努力也没有成功。“黎塞留”号舰长马赞上校不甘忍受该舰7月8号多次遭英国袭击的侮辱,拒绝了解除武装的提议,并毫不犹豫地命令开炮警告,于是鱼雷艇只好知趣地调头驶开了。

10时35分,英海军中将坎宁安爵士向达喀尔当局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仍对英国舰队采取敌视行动,那么他将“被迫反击”。达喀尔总督布瓦松给他的回答是:“请您后退20海里。”11时,戴高乐将军向岸上发出了一份更为紧急的通电:“我要求并命令达喀尔当局不要反对我指挥的部队登陆。无论如何,对我们的攻击将会导致我们的反击。

布瓦松总督立即回电反驳:“我确认,我们将阻止登陆行动。”

于是战斗爆发了!

“皇家方舟”号舰载机对达喀尔市区的轰炸于11时45分开始。持续1个多小时的空袭造成27人死亡,45人受伤。几乎在同时,海面上的英舰开始炮击达喀尔的要塞和港口。一切似乎又是米尔斯克比尔之战的重演。但是这次英国舰队面对的不再是第一次世界大战遗留下来的老爷舰和轻装甲的战列巡洋舰,而是一艘法国最先进的战列舰。“黎塞留”号特殊的火炮布置和良好的火控设备也非常适合在停泊的港湾中发扬火力。

同时港口防波堤和轰炸导致的尘埃也挡住了英军炮手的视线。达喀尔要塞以其强大的海岸炮火(9门238毫米炮、3门152毫米炮、4门138毫米火炮)加上港内“黎塞留”号战列舰8门380毫米主炮和其他军舰舰炮的支援,很快击退了英国舰队的第一轮进攻。由于炮击效果不佳,坎宁安将军只得指挥舰队稍稍后撤。战斗暂停。17时左右,视野转好,炮战又起。英国“英格尔菲德”号驱逐舰和“德里”号巡洋舰被击伤,“坎伯兰”号的机舱也被击中,冒起滚滚浓烟。作为回敬,英“巴勒姆”号战列舰的炮弹于17时45分“准确”(其实说运气好更确切)命中并击沉了停泊港内的“英仙座”号潜水艇。在此同时,达喀尔舰队的驱逐舰“勇敢”号舰桥也被英“澳大利亚”号巡洋舰的203毫米炮弹击毁,被迫搁浅,83人阵亡。

图示:“黎塞留”号战列舰的最大特点是380毫米主炮全安装在前部,舰艉布置3座三联装152毫米副炮,这种火力配置和英国的纳尔逊级战列舰如出一辙。

晚上炮战再次停止。戴高乐将军通告坎宁安将军希望停止行动,以避免继续无谓的牺牲。但是23时左右,英国海军部来电告之:“首相来电,既已开始行动,就应当进行到底,切勿后退。”9月24日清晨1时,坎宁安将军再次致电达喀尔,希望他们立即停止抵抗。布瓦松总督以悲壮的语气回电:“法兰西已将达喀尔托付给本人。我将保卫达喀尔,直到最后。”于是战斗继续进行。

再战败北

9月24日7时,达喀尔舰队的“阿贾克斯”号潜水艇企图潜出港外,结果被发现。在被英国驱逐舰击伤后该艇只好浮出水面,全体人员被俘。9时左右,“皇家方舟”号上的“大鸥”式攻击机和“箭鱼”式鱼雷机再次对达喀尔和“黎塞留”号战列舰发起进攻。数枚250千克炸弹落到“黎塞留”号附近,但是影响不大。4架英机被击落。英国舰队的炮击效果依然不佳。“黎塞留”号周围虽然落下了160多发381毫米炮弹,却无一命中。

相反“巴勒姆”号战列舰却被海岸炮接连命中4次,只好退出战斗。达喀尔港口里面,2艘法国大型货轮在燃烧,但是巡洋舰“乔治·莱格”号和“蒙特卡姆”号以及其他一些小型舰却毫发未损。这些巡洋舰和驱逐舰在狭小的港湾里魔术般地变换着泊位,在密集的弹束中疯狂地反击着英国舰队。这一天达喀尔市死84人,伤197人。

达喀尔港内的法军舰艇不停变换阵位,并制造大量的烟雾,以模糊英舰的视线,降低其炮火的准确度。

达喀尔港内的法军舰艇不停变换阵位,并制造大量的烟雾,以模糊英舰的视线,降低其炮火的准确度。

9月24日夜,无奈的戴高乐将军(他的小舰队在炮击中起不了什么作用)登上了“巴勒姆”号,和坎宁安将军共同研究当前的形势,两人都肯定了在达喀尔的武装被解除或摧毁之前,任何派部队登陆的行为都无异于自杀。这时候首相又发来一封电报,以严厉的口吻对进攻缺乏进展表示不满,但是也引用了海军名将纳尔逊的话:“用一座装备6门炮的炮台,就足以抵御装备100门炮的一列军舰。“他们俩只好报以尴尬的苦笑。

当9月25日黎明到来、浓雾消散的时候,一直在港外活动的达喀尔舰队潜水艇“贝韦齐耶”号终于捕捉到了战机。艇长朗斯洛少校始终使他的潜艇和英国舰队小心地保持着距离,他自己则一直通过潜望镜观察,他可不愿意再重蹈“阿贾克斯”号的覆辙。9时整,英国舰队再次转向驶近达喀尔,进行似乎已成为每日例行公事的炮击。这时1500吨的“贝韦齐耶”号赶紧下潜。当朗斯洛少校再次升起潜望镜的时候,惊喜地发现英国驱逐舰的防线越过了自己,而在1500米远处,“巴勒姆”号战列舰正横在自己面前,把另一侧与它并排的“决心”号战列舰舰身几乎全遮住了。

“1号、2号、3号、4号发射管准备!”“贝韦齐耶”号的年轻艇长喊道。

“1号、2号、3号、4号发射管准备完毕,艇长!”

朗斯洛少校再次朝潜望镜里望了一眼,然后果断命令:“发射!下潜30米!“

4条雪白的鱼雷航迹划破海面。然而刺眼的阳光出卖了它们。“巴勒姆”号的值星官发现了鱼雷并大喊道:“右全舵!”“巴勒姆”号战列舰笨拙地扭动舰身。4枚鱼雷惊险地从一旁鱼贯而过。但是“决心”号就没这么好运气了。它发现鱼雷太晚,结果被一雷命中,左舷被撕开一条15米长的口子。军舰严重倾斜,只好冒着要塞的炮火被拖往外海抢救。在之后的战斗中,“巴勒姆”号孤掌难鸣,再次被海岸炮击中5次,又遭到“黎塞留”号战列舰的夹射,随后也退出了战场。

9时45分,坎宁安将军电告伦敦的英国海军部,“鉴于主力舰的损伤和达喀尔守军的顽强抵抗”,他已下令撤退了。“M行动”宣告失败。当舰队缓缓离开达喀尔附近海面时,在“沃尔尼昂·德·布拉柴”号通信舰的舰桥上戴高乐将军对曾担任使者前往达喀尔的法国海军军官喃喃说:“这应该称之为‘C行动‘,connere的C……"(法语connere意为愚蠢)

后记

在整个二战历史中,最具悲剧性色彩的大概就是英国皇家海军对昔日盟友法国海军的一系列攻击行动了。也许英国人永远也无法了解法国人的那种高傲和固执。即使在法国投降之后,法国海军也绝不会允许代表自己荣誉的战舰被敌人俘虏。

英国的攻击使法国海外舰队与盟军的关系僵化。在整个1941年,“黎塞留”号都在达喀尔锚泊,不宣布加入轴心国序列,但同时不与英国妥协。

1942年11月27日,希特勒又一次背弃了自己虚伪的诺言,出动第7装甲师和“帝国”师打算夺取停泊在土伦的法军舰队。由于没有燃料,舰队无法离开。凌晨5时20分,忠于自己行动准则的舰队指挥官让·德拉伯德海军上将下令凿沉舰队,其中包括3艘战舰、7艘巡洋舰、1艘水上飞机母舰,50艘驱逐舰和鱼雷艇以及18艘潜艇,相当于法国海军总吨位的一半。当德国士兵冲进码头时迎接他们的只有一阵阵爆炸声,每艘军舰都是高挂着自己的战旗沉没的。1942年底一直和英国皇家海军僵持着的法国达喀尔分舰队终于在美国政府的斡旋下加入了盟军和敌人作战。法国海军的水兵们用行动捍卫了自己的尊严和荣誉。

1942年,盟军在北非的“火炬”作战中,“黎塞留”号保持中立,即不参加登陆行动,也不对盟军登陆部队进行打击。在美国的调解下,1942年底,自由法国与“黎塞留”号舰员最后达成和解:名义上由美国将’“黎塞留”号买下,在美国接受整修后投入太平洋战场的对日作战,战后再归还法国政府。

1943年1月16日,“黎塞留”号抵达纽约,接受改造。保留了100毫米大口径高炮、152毫米副炮和380毫米主炮。原先装备的水上飞机弹射器和水上飞机机库被拆除,法制37毫米高炮与13.2毫米高射机枪被换装为40毫米“博福斯”高射炮和20毫米“厄立孔”高射炮;由于美国海军没有装备380毫米主炮的战列舰,最后不得不为“黎塞留”号特制一批380毫米口径弹药。在整修中,还对“黎塞留”号进行了现代化改造,安装了美国新研制的对空、对海搜索雷达。

法国黎塞留级战列舰拆卸下来的主炮管

1943年10月,“黎塞留”号改装完毕,划归英国远东舰队指挥,在东南亚及印度洋海域作战。由于“黎塞留”号具有30节高航速,它能够跟随舰队中的航空母舰行动,用舰上的大量中小口径高炮为航母提供防空屏障,同时利用380毫米舰炮轰击日军守岛工事。

1944年,美国海军在太平洋战场对日军展开全面进攻。1944年3月,英国远东舰队从斯里兰卡出发,以“光辉”号航母为核心,攻击日军占据的苏门达腊岛。“黎塞留”号作为舰队中的对岸火力支援舰,与“伊利莎白女王”号、“勇士”号战列舰、“声望”号战列巡洋舰共同对苏门达腊岛西北角的沙璜港进行炮击。

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欧洲第二战场开辟,法国解放指日可待,正在太平洋战场的“黎塞留”号也奉命返回法国本土。1944年10月,“黎塞留”号从印度洋穿过红海及苏伊士运河,返回法国。“自由法国”战士在巴黎进行凯旋门阅兵时,自由法国的战舰也在土伦港进行了阅舰仪式。当“黎塞留”号缓缓开进土伦港时,受到了法国人的狂热欢迎,“黎塞留”号成为“自由法国”的海上标志。法国复国庆典结束后,“黎塞留”号重新返回太平洋作战。

1945年初,在长达半年的海岛登陆作战中,“黎塞留”号与美国“衣阿华”号、“北卡罗来纳”号等舰并肩作战。1945年8月,“黎塞留”号参加了对日本沿岸港口与城市进行炮击,1945年9月2日,“黎塞留”号驶入东京湾,参加了日本投降签字仪式。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黎塞留”号从英国远东舰队序列中退出,回归美国海军控制,美国继而将“黎塞留”号归还法国。1946年,“黎塞留”号再次从太平洋返回法国。在回国之前,“黎塞留”号还执行了最后一次作战任务:“黎塞留”号在中南半岛沿岸巡弋,对法国殖民地越南进行威慑。战后的“黎塞留”号虽然已无大用场,但作为法国海军的象征,它一直服役到50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