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的低谷不是低谷

雷军的低谷不是低谷


‍文/孙颖莹

编辑/王芳洁

11日晚,雷军举办了第三次年度演讲。

主题是“穿越人生低谷的感悟”,看样子,这一次,雷军走的是悲情风。

在长达1小时的演讲中,他分享了三个有关人生低谷的故事。

第一,微软进军中国市场、金山应战的盘古软件失败的故事;第二,金山危机后,雷军经历重大迷茫彷徨,而后在酒吧、论坛泡了半年自我修整;第三,首次触网做电商平台卓越网的故事。雷军回忆,当时卓越网因资本寒冬融不到钱,被迫卖给了亚马逊,但卖出去仅半年,互联网新一波热潮开始了,B2C电商的盛世也来了。

在演讲的最后,雷军阐释了他这场分享的核心意义——既然痛苦无法避免,那就直面痛苦,在痛苦中前行、在痛苦中塑造更好的我们,这就是痛苦的意义和挫折的馈赠。

好浓的一碗鸡汤!

显然,在最近的公共舆论上,雷军不是第一个谈低谷的企业家,也肯定不是最后一个。

前不久,张朝阳与俞敏洪进行了一场星空下的对话,走出低谷,就成为一个重要的元素。

在这场对话里,俞敏洪甚至提到,在渥太华一次出差时,他住在二十层楼,看着打开的窗户,一心一意想跳下去。“当时没有任何外部力量,就我一个人。但我知道,我有了孩子,肯定不能跳。”

这场悲情的对话出现了巨大的流量效应,各种相关话题几乎在微博热搜霸屏。而在抖快这类短视频平台,企业家的失意几乎已经成了流量密码。

于是,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谈挫折,谈低谷,谈想过把公司关了,想过从高楼一跃而下,我们不妨将这种现象称为“悲学”。

当然,有的企业家确实很惨,比如曾经把公司彻底搞垮、自己还身负巨债的罗永浩,比如主营业务受政策剧烈冲击的俞敏洪,但肯定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他们那样。

在流量的背后,是一种公共情绪的转移。我们确实从那个相信成功学的时代走出来了,当躺平成了相当一部分人心里的旋律,没有什么比成功人士的失意更令人感到安慰了。

吉姆·柯林斯曾出版过一本书叫《选择卓越》,里面提到了很多概念,比如10倍速领导者、日行20英里征程、先发射子弹再发射炮弹、穿越生死线。

这些概念在过去几年穿插在各个知名企业家的外部演讲、内部分享中,以至于一个普通的素人都可能有所耳闻。“领导力‘N’项修炼”更是成了万能的创业法则。

那时候,流量是没有见顶的,增长是没有疲态的,消费是蓬勃有力的,成功学备受推崇。

多少企业家在采访时,会说一句最近在看《任正非传》,学习华为;又有多少企业家在内部管理时,提出像素级照搬阿里。

就是此刻的雷军自己,在过去几年间讲的也是如何成功的故事。

当然,偶尔也谈过挫折,就像那场被列为涉军企业的对美诉讼,但主题的落脚点是他们赢了。伴随着过去两年的演讲,雷军还发布过两本书,一本是《一往无前》,一本是《生生不息》,单单名字,就指向了成功。

但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伴随着雷军今天的演讲主题,朋友圈里相关的、不相关的人都在转发一张图片——上面写着:“你经历的所有挫折、失败,甚至那些看似毫无意义消磨时间的事情,都将成为你最宝贵的财富”。

有人看了之后表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时代,不论雷军这场演讲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当有人喊出这样的口号,就已经是给正在穿越人生低谷的人们,打了一剂强心针。最近一段时间,我们被内卷和焦虑包裹的严严实实,同时也被灌输了太多的负面信息和情绪,急需鼓励、信心和正能量。

也有人提到,在这样疫情的时光下,社会颓废的今天,雷总的演讲很有意义。

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张精美的PPT,制作起来耗时颇多,所费颇糜,它的目的就是要在社交媒体上击中你。

从流量的角度、关注度的角度,雷军这次演讲的主题,确实是成功的。

但也像有人说的,“雷总成功了,所以稀松平常的话,也就成了至理名言,成功者才拥有不被受指责的权利。”

客观而言,不管是金山、小米的创业史,还是雷军个人的创业成长历程,确实都是比较顺遂且幸运的。

多年前的一次采访中,周鸿祎回忆刚认识雷军时,曾这样说,当年北京满大街跑的还是黄面的,他每天要挤3个小时公车上班,而雷军那时候就已经开上一辆白色桑塔纳,就像今天开一个卡宴。

“在我们这一拨人里,他出道的时候,也许丁磊、马化腾都刚参加工作,没准儿陈天桥还在学校呢,我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按世俗的标准,他更早获得了社会的认可。”

后来离开金山,创办小米,雷军与小米共舞的这段路程也非常顺遂。完成注册4个月,小米就发布了第一款具有战略意义的项目:MIUI,积累了大量的粉丝。创业仅3年,MIUI拥有3000万全球用户,构建起以小米应用商店、主题商店以及游戏联运为代表的软件生态体系,月营收突破3000万。

创办第4年,小米一代智能手机开创了一种粉丝经济模式,网络直销的小米手机广受欢迎,供不应求。市场研究机构Canalys的数据显示,2013年第二季度,小米在中国的手机出货量一度超越苹果,位居国内市场第6位,夺取了5%的市场份额。

当然,到今天,小米不再能召唤出那种消费狂欢了,但它仍然是一家处在巅峰期的公司,不久前,小米连续四年上榜《财富》世界500强,位列第266位,是同时间段内排位上升最快的中国科技公司。

而相对比的是,在失意企业家的阵营里,他们的低谷是什么呢?

是新东方被政策直接断了生存路,导致“2021年新东方市值蒸发90%、营收暴降80%、辞退6万员工、烧光200亿现金”。

是华为在美国的禁令制裁下,Google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包括Android系统、GooglePlay和Gmails等,英特尔、高通、ARM、赛斯灵、博通等芯片厂商停止对华为供货。而在后续的持续制裁施压下,华为不得不与荣耀进行分割。这些种种都使得华为手机的出货量已经大幅下滑,市场占有率也在下降。

于是,听完雷军整场演讲会,我发现,比起其他企业家相比,他的低谷真的不算低。因为真正的低谷,是没有退路的。

就像,雷军讲述了1996年那场金山危机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挫败感,让他一度想跟求伯君递交辞职信,而后自己休息了半年,在这半年里泡吧、蹦迪、混迹论坛,才慢慢走出低谷和彷徨的。

但故事的结尾是什么呢?在这个论坛里,雷军认识了马化腾和丁磊。在这个论坛当版主的经历,让他做小米社区的时候,起步非常顺利,“不到一年时间,就成为国内最火的手机发烧友论坛”。

就像,诚如雷军讲述,微软进军中国对金山确实造成了暴击,但商业竞争本来就是兵不血刃的,而且没有人可以做常胜将军。

在滴滴跟快的打完流血战不久,滴滴面对的也是雄而有力的Uber进军中国市场的冲击。当时,Uber几近是全副武装,各种先进打法,先进技术,且当时Uber的全球市值六倍体量于滴滴,是一场完全不对等的竞争。更早些年,还有联合利华、宝洁进入中国市场后,中国日化被打得落花流水。

有退有进、有得有失,在商业竞争,这本身就是再正常不过的商业规律。

再比如,雷军说金山当时危机是账上只有十几万人民币、发下个月工资都很难,差点倒闭,这也让雷军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账上留够18个月的工资。

但当年非典对新东方造成的冲击是,且不要说工资,而是说给家长退费退到1分钱都没有,俞敏洪还向外借了上千万才补上漏洞。

再比如,雷军说卓越网融不到资金,倒在互联网泡沫里,被迫卖给亚马逊,这个故事与其被称为低谷,倒不如说是雷军对首次触网失败的一种个人心结,因为他现在回过头看,卓越网输给了timing,输给了运气,如果再撑半年,那就能等到资本复苏、国内B2C电商的全面崛起的时代。

但其实从商业角度来看,那场售卖并不亏,至少当时亚马逊开价了7500万美元,被媒体报道称雷军因此套现了5个亿。而如果不卖,撑到了融资,也不能说卓越网就能在后来与阿里、京东的战争中成功取胜。而相对比,有多少公司死在天使轮、A轮,无人知晓亦无人问津。

包括今天雷军虽然没有讲述到小米在海外市场受挫的故事,但如果将视野从小米这家公司抽离出来会发现,被罚的、被监管的、被限定的,远不止小米一家企业。

在印度对中国智能手机品牌的打击层层加码下,受伤的除了小米,还有vivo和OPPO。在意大利被罚的约2176万元人民币的同时,是意大利竞争管理局以不同原因对苹果、亚马逊、三星、谷歌等公司都开出过罚单。

这些故事无疑都是任何一家公司在创业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当然失败者已经没有资格在聚光灯下咀嚼了。

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雷军所谈的低谷,几乎都是金山时期的事情,那可是二十年前啊。从品牌公关的角度,此刻要是谈小米时期的低谷,恐怕确实不太合适。毕竟,接下来,雷军还要卖产品呢。

在“熬完一碗浓鸡汤”之后,雷军趁热打铁,用了接近演讲两倍的时间,抓紧发布自己的10款新品。

而在雷军演讲结束后,时尚博主黎贝卡推送了一条消息,主题是“怎么面对情绪低谷”。

那一刻,我们知道,网络上的低谷就要高潮了。

#2022雷军年度演讲# #雷军# #俞敏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