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不思蜀的刘禅这才是他的最好的归宿

乐不思蜀的刘禅这才是他的最好的归宿

丁亥,封刘禅为安乐公,子孙及群臣封侯者五十余人。晋王与禅宴,为之作故蜀技①,旁人皆为之感怆,而禅喜笑自若。王谓贾充曰:“人之无情,乃至于此。虽使诸葛亮在,不能铺之久全,况姜维邪!”他凡,王问禅日:“颇思蜀否?”禅曰:“此间乐,不思蜀也。”邯正闻之,谓禅曰:“若王后问,宜泣而答曰:“先人坟墓,远在岷、蜀,乃心西悲,无日不思。'因闭其目。”会王复问,禅对如前,王曰:“何乃似邵正语邪!”禅惊视曰:“诚如尊命。”左右皆笑。

这是刘禅在史书《资治通鉴》中留给后人的历史形象,寥寥数语勾勒出一个只知玩乐,不思进取的亡国之君的形象。

作俘虏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是从人上之人的天子,沦落为人下之人的囚徒,那种巨大的反差又非常人可以忍受。南唐后主李煜被迫降宋之后,独处小楼,终日以泪洗面,哀惋凄戚,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相比之下,阿斗刘禅的日子要好过得多,住进别人的房子,吃着别人的酒肉,看看别人特意安排的故国歌舞,此君乐得合不上嘴:“此间乐,不思蜀”,颇有一种童言无心的天真快乐。“难得糊涂”四个字,用在这位全无心肝的少当家身上,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难怪让刘备要手把手地调教;难怪苦口婆心最终还是调教无效。

刘禅的言行真是应了《矛盾论》上的话:“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内因痴蠢如此的刘阿斗,什么样的外因可以帮助他呢?就算诸葛亮在世,恐怕仍然不行。晋王看见此君的蠢材模样,心里一块大石头早就落地了。

刘备多少也算一个英雄,用曹操的观点来看是天下二雄之一。但播下龙种,收获的却是跳蚤,用毕生心血打下的江山不几日就让这活宝儿子拱手奉送了。

另一方面,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史的大潮并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左右的,刘备已去,诸葛亮已去,留下阿斗纵使精明强悍不让先辈,与强悍的在北方新倔起的司马氏势力相比,依然难以支撑几许。糊里糊涂,乐呵呵地跳跳蹦蹦走过去,不是比痛心疾首,一步一停走过去更洒脱一点吗?

于胜利者,于失败者,此时的场面都不失为一种最好的结局。乐哉,阿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