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长安——英雄末路。统兵百万战疆场,将军难免阵上亡

不见长安——英雄末路。统兵百万战疆场,将军难免阵上亡

#头号周刊#

胜败本是兵家常事,消息传到汴梁,却被赵岩添油加醋,污蔑敬翔年老昏悖、识人不明,敬翔气得多日未上朝。

梁主遂听从赵岩建议,命令贺桓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率师十万,兵出杨刘城。贺桓率领步骑十万,与谢彦章会兵黄河南岸蒲州,在城北安营扎寨,与晋军对峙,只是不战。

晋王屡次派兵挑战,梁营中始终不动,惹得李存勖性起,自引轻骑数百人,到梁营寨前骂阵。

李存勖令兵士下马,袒胸散坐,将梁朝丑事一一骂出。梁兵见有机可乘,突开营门,一彪军队杀出,快马奔来,险些儿将梁王刺中,亏得卫兵舍命相救,力战得免。

晋王回营后,众将皆劝阻晋王不要孤身犯险,赵王王蓉及王处直也致书晋王:“晋国命脉,系在王身,大唐命脉,也系在王身,奈何自轻若此?”

晋王览书,笑语来使道:“自古到今,平定天下,多由百战而得,怎可深居幄帐,耽于酒宴呢?”

听不听,来使的使命已经完成。送走来使后,晋王又准备上马出营,去窥探敌情。被李存审死死拉住缰绳,哭着劝阻道:“大王当以天下为重,冲锋陷阵,是我等的职责,不是大王你应该做的。”

晋王无奈,只得下马回营。到帐中,仍闷闷不乐,自言自语道:“老头子太碍事了,让人厌恶。”

几日后,趁着李存审押运军粮的时候,晋王又一次策马飞奔,径向敌营,匆忙之间所带不过百骑。

马近梁营,营外五里处有长堤数里,堤上种的柳树甚多,恰好伏兵。晋王也不在意,跃马先登,跟上的骑兵不过数十人。

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梁兵已再次伏击多日了。谢彦章深悔前几日未抓得晋王,料定李存勖还会再来探营,就在此设下伏兵。

想不到还真来了,谢彦章纵马上前,手中大刀直劈晋王。

李存勖慌忙用重剑招架。两马来回,再看梁伏兵尽出,约有五百人,将几十骑晋兵团团围住。

晋王力战谢彦章二十回合,彦章虽勇 ,终是年迈,逐渐抵挡不住李存勖神勇。遂退下阵来,督梁兵上前轮战。

梁兵围晋王数十圈,李存勖拼力死战,却也冲突不出,再看身后仅剩十余骑。

李存勖方感觉心惊,暗思这次实在大意了,恐怕要命丧于此。

正危急间,听到一声大呼:“我王休慌,末将来也。”寻声望去,正是李存审跃马奔来 ,身后跟着一队骑兵。

谢彦章看到晋援兵已到,望向梁营方向,空空如也,长叹一声,知道又功亏一篑了,只得领兵退还。

待到梁寨营门口时,主帅贺桓才引兵杀出。彦章看贺桓一身酒气,愤愤不已,将手中大刀投掷于地,大骂而归,竖子不足为谋。

原来彦章曾与贺桓相约,自己设伏在长堤处,待晋王来探营时,听得厮杀声,贺桓也领兵杀出,方得大功。

谢彦章是老将,却是败兵之将。且前时,贺桓多次要主动出战晋军,都被彦章劝回,贺桓身为主帅,心中大是不平,觉得彦章老迈无能,只是隐忍未发。

所以对谢彦章的计策,也未曾放在心上,且观望两三天后,哪里见得一个晋兵,就将此事搁下,在军营中饮酒作乐。

虽然是自己喝酒误事,错失了捉拿晋王的良机,但自己终是主帅,被谢彦章当众将士的面大骂,贺桓顿觉脸上无光,也恨恨回营。

且说晋王奔回后,查验所带兵马,不过十余骑而已,面对李存审,大感惭愧,掩面回营,自此方信服存审忠言,对其待遇及信任更加深厚了。

两军相持月余。晋王令晋军拔营,安寨在梁营十里处,天天令人骂战。贺桓忍耐不住,几次又要出战, 都被谢彦章死死劝住,两人之间隔阂越来越大。

一日,贺桓率彦章众将,出营巡视,到一处高地,贺桓回顾彦章道:“此处可设防。”彦章不答。

过几天,晋军反而在此立栅设防了。贺桓本来对谢彦章有意见,遂怀疑彦章与晋军私下相通,就添油加醋密奏梁主,说彦章畏敌如虎且私通敌寇泄露军机。

梁主闻表大惊,与赵岩商议,赵岩何曾做过好人,就煽风点火,撺掇杀了谢彦章以稳定军心。

梁主哪里辨明得了真假?就遣都虞候朱圭至军营,与贺桓密谋,将谢彦章诛杀了。

可怜一代老将,竟死于自己人之手。

晋王听闻谢彦章被杀,大喜,召集诸将说道:“梁主自毁长城,将帅不和,这正是可乘之机!我若引军直取汴梁,贺桓岂能仍然坚壁不出?我得与战,当无不胜了!”

众将称善,唯有周德威劝阻道:“梁主虽屠上将,但兵甲尚全,猛将众多,若冒险前行,恐难得利。”

晋王不从,下令军中,凡老弱病残都北上回归魏州,所有精兵强将,都随自己南下,直捣汴梁。

令出如山,当下晋军既毁弃营寨,老弱北归,精兵南下,径向汴梁方向杀去。到胡柳坡,有斥候来报:“梁将贺桓,率军从后面追来了。”

晋王昂然道:“我正要他追来,好与一战。”

周德威再谏道:“贼众倍道而来,未曾休息,我军步步为营,依次立栅,以逸待劳,方是兵法精要,请王按兵勿战。”

李存勖未等德威说完,便勃然变色道:“前在河上,恨不得贼,今贼至不击,尚复何待?公何胆怯如此!”

周德威闻言,惭愧而退。晋王环顾诸将,道:“汝等率辎重先行,我为汝等断后,破贼即行。”德威不得已,领幽州兵去逆战贺桓,李存审亦领镇定兵前往。

德威在马上与存审作别,道:“贼众远来,我等应以逸待劳,多派骑兵,往扰敌垒,使贼不得安息,然后一鼓出师,可以立歼。今贼顾念家乡,内怀激愤,锐气方盛。我王轻敌如此,恐吾等死无葬身之地了。”

存审亦唏嘘不已,马上作别,各去安营扎寨。

不多时,梁军大至,联横营十余里。晋王自领中军,镇定军居左,幽州兵居右,摆开决战之势。

晋王率先发起冲锋,领亲军陷入梁营,十荡十决,往返如飞。梁军在都指挥使王彦章率领下,也死战不退。

兵对兵,将对将,捉对厮杀,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日已西暮,尚不分胜负。

偏是时间紧迫,晋辎重军未全撤到晋军后方,被王彦章看到,领兵杀来。

辎重兵那是王彦章精兵的对手,一番混战下来,支持不住,竟争向拥入北侧幽州军营内。

周德威正与梁左军厮杀,不承想被自己的辎重兵冲乱阵脚。遂率亲兵,赶来镇压,正遇到王彦章。

周德威虽然勇猛,却那里是王彦章的对手,况且老迈,与王彦章几个回合下来,已是手忙脚乱。

待要撤回,被王彦章飞枪刺穿后背,一代名将,竟战死沙场。

统兵百万战疆场,且有兵谋保晋王。谁料渡河是末路?将军难免阵上亡。

不过将军死在疆场上,也算死得其所了。都是老将,周德威的死法,比谢彦章好的多。

况且王彦章此时马上功夫已是当世第一 死在铁枪王手里,也不辱没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