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老汉被儿媳打哭,拿白绫自挂老槐树,道士:菜里放雄黄

民间故事:老汉被儿媳打哭,拿白绫自挂老槐树,道士:菜里放雄黄

清朝时期,临安有个姓翟的老汉,翟老汉中年丧妻,晚年丧子,和儿媳庞欣怡相依为命,庞欣怡猎户出身,身高七尺有余,体态肥硕,浑身上下除了波浪一般的五花肉外,她还有着与生俱来的蛮力。

翟老汉跟儿媳生活了整整五年,五年来庞欣怡对他始终如一日的照料,关心体贴,后来庞欣怡外出到山上打猎,花了三天的功夫才将一头鹿带回家,回来的那天晚上,庞欣怡像变了个人一般,她将这头鹿扒皮抽筋,生吞活剥,对翟老汉的态度更是急转直下。

翟老汉以为儿媳中了邪,找来村里的神婆给她驱邪,神婆刚到翟家,庞欣怡突然就露出凶神恶煞的模样,好似要将神婆吃了一般,生生将神婆吓得瘫倒在地,神婆不敢给庞欣怡驱邪,还屁滚尿流的跑了。

此后,翟老汉的日子愈发不好过,庞欣怡动不动就指使他干粗活,让他上山砍柴,翟老汉不去,庞欣怡立刻就会大动肝火,将翟老汉大骂一顿,甚至还对翟老汉动手动脚,将翟老汉打得遍体鳞伤。

万般无奈的翟老汉只好听儿媳的,庞欣怡让他干嘛他干嘛,可怜翟老汉八十高龄,瘦得皮包骨头,还要帮庞欣怡将她从山上打猎来的野猪给宰了,翟老汉在杀猪的过程中,不小心被野猪蹬了一蹄子,顿时摔倒在地,半天起不来。

庞欣怡从房中走了出来,她不仅没有搀扶翟老汉起身,反倒在翟老汉身上踹了一脚,称翟老汉连只野猪都宰不了,留着半点用都没有。

翟老汉委屈得眼泪汪汪,他生怕庞欣怡再给他来一脚,把他的骨头架子给踹散,张老汉慢悠悠地扶着墙壁站起身,一瘸一拐的走到野猪身旁,为了证明他不是没用的废物,用尽全身力道将刀刺向野猪后脖颈。

皮糙肉厚的野猪惨嚎一声,那刀子连它的皮都没戳破。

翟老汉一下子瘫倒在地,他怀疑人生的价值了,不想一把年纪还继续忍受儿媳的折磨,提前准备好一条白绫,准备在深夜吊死在家门口的老槐树上。

这一晚,翟老汉直到三更还没有半点困意,他哭着拿出白绫出门,踩着板凳将白绫挂在老槐树上,正准备把脑袋套进去,一名路过的道士突然喊住了他。

道士云游至此地,一直没有找到能够歇脚的地方,只好在荒郊野岭处四处走动,翟老汉家刚好偏僻,给道士撞了个正着,那道士将翟老汉的白绫弄断,扶他从板凳上下来,开口询问翟老汉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事到如今,翟老汉也不做隐瞒,将家中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道士,道士听完,跟翟老汉一起到家中看了看,还透过门缝瞟了两眼庞欣怡,道士小心翼翼的拿出照妖镜,对着门缝里的庞欣怡照了照,镜子里哪儿有什么庞欣怡,分明是条青色的大蟒蛇正躺在床上休息。

翟老汉也看到了镜子里的蟒蛇,他顿时大吃一惊,吓得两条腿不停地颤抖,还把道士拉得远远的,让他不要太靠近庞欣怡,免得惊醒了她。

原来,这条蟒蛇藏在山洞的蛇蛋曾丢了一个,刚好庞欣怡从山洞口路过,蟒蛇以为庞欣怡就是偷走蛇蛋的元凶,它将庞欣怡就地杀死,还占用了庞欣怡的肉身,假扮成庞欣怡在人间生活。

可惜蟒蛇从没当过人类,对人类的一切都缺乏了解,才会出现吞生肉的情况,在翟老汉面前处处露出马脚。

道士一生匡扶正义,翟老汉家中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他必须要出手相助才是,他将随身携带的雄黄交给翟老汉,让翟老汉将雄黄掺杂在饭菜中,给庞欣怡吃下,吃了雄黄的蟒蛇法力会陷入低微时期,到时候道士方便下手。

翟老汉接过雄黄,在次日傍晚做了一顿丰盛的饭菜,还亲自将饭菜端给庞欣怡,庞欣怡经常使唤翟老汉忙活,翟老汉很少表现出反抗或不满,所以庞欣怡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妥之处,在桌子旁大快朵颐起来,享用完还吩咐翟老汉将盘子洗刷干净。

庞欣怡洗漱完躺上床睡着没多久,她的身体突然扭曲变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一条蟒蛇,道士提着桃木剑进入房间,将大蟒蛇除了。

后来,翟老汉的女儿和女婿知道家里发生的事情后,将翟老汉接到了他们那里去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