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诡异宾馆

再回诡异宾馆

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里。

带着太多的谜团,走的有些不情愿。

x没有离开。

因此,最终离开这里的,只有朱涭灵,李蕊青,许菲,周庆羡,以及冰冰,也就是杨梅。

他们离开的时候,朱涭灵回头看,看到在大楼的一个窗口,沈小夏站在那里,望着他们,目送他们离开。

她站在那里,脸上满是凄凉的笑容。

这个笑容让朱涭灵觉得很悲伤。

尽管,她并不是沈小夏。

今次他们离开得很快,没有过多的事情发生。

他们进来时候的杨洲,陈枫,沈小夏,叶小红,都已经死去了。

尽管内心沉重,但是想到终于可以离开这里,还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们出來了。

也就是几天之前,他们在这里晕厥过去了的,然后被不知道是谁,弄进了迷宫里面。

事情发生了之后,朱涭灵现在重新回头整理了自己的思绪,发现整件事情,越来越清晰:

将无人区那些其里古怪的事情除开的话。其实,整个事情的关键,在于一个人。

那个曾经伤害陈枫,后来又和陈枫合作,然后劫持了许菲的神秘人。

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

是不是,就是世界?

朱涭灵也懒得去想了,他们现在赶紧往着原路赶回去。

马不停蹄地赶回去。

就在他们回到了那个旅馆的时候,突然狂风大作,雷电交加。

没有办法,他们只得再一次住进这间以香草吸引顾客的诡异旅馆。

有些事情是注定的。

许菲以为,从无人区出來了,整个恐怖之旅就应该结束了。

其实,恰恰相反,真正的恐怖,才刚刚开始——

几个人没有办法,只得在这个房间住下来。

天色很快就暗下来,整个旅馆变得冷清起来。

为了安全起见,朱涭灵和周庆羡一间房,许菲和李蕊青,杨梅三人同一个房间。

和上一次遇到的不同,今次旅馆显得很冷清,客人也不同。

入夜之后,四周除了沙沙的雨声以及雷鸣之外,就没有其他声响了。

所有人都觉得异常疲倦,一睡在床上,立刻沉沉睡去。

朱涭灵却是睡不着的,他想起第一次住进这旅馆时候,他和杨洲遇到的怪事。

因此,朱涭灵转动了一下身子,使他可以看到窗子。

就在这个时候,朱涭灵又看到了那种在迷宫里面看到的马鞍毛毛虫。

这些毛毛虫在窗棂的位置,缓缓地蠕动着。

这些毛毛虫的身体,颜色全部是异常鲜艳的。爬砸最前面的,是大戟蛾幼虫的毛毛虫体,头部前面有一个通红的刺角,这一片的毛毛虫的颜色是黑色中带着一点一点的白色斑点。后面爬着的是刺玫瑰幼虫,有着黄色的突出的角,颜色是橙色,异常妖艳。而最奇怪的是,有一种毛毛虫,看起来会给人一种隐隐约约不安的感觉。这种毛毛虫的体型很像马鞍的现状,中间凹进去,两头突出来,有肉色的毛刺。中间凹进去的地方的颜色是青色,看起来很恶心。

朱涭灵赫然想起了一个人:

胡小明。

那个伙计。

那个可以操纵毛毛虫的诡异的人。

朱涭灵不知道胡小明和迷宫以及无人区的那些人的关系,只是觉得这个胡小明过于神秘。

想到这里,朱涭灵从床上静悄悄地下来,往房间外面走去。

轻轻推开门,朱涭灵还是被吓了一跳。

因为,他没有想到,胡小明就这样诡异地站在门口。

这个情景就像那些恐怖电影里面的情节一样,突然蹦出一个面容诡异的人出來,再配上一个恐怖的背景音乐,绝对会吓到人。

朱涭灵说,你想干什么?

胡小明笑嘻嘻地说,你果然够开门见山。

朱涭灵说,你的存在,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迷宫里面,你伤害过沈小夏。在无人区里面,那个假的沈小夏询问起来的时候,我并没有提及你,但是我相信她一定会看出沈小夏尸体上毛毛虫的痕迹。

胡小明说,她知道又能够怎么样?如果她可以伤害到我,一早已经伤害我了。可惜,她没有那种能力。没有人可以伤害到我。

朱涭灵说,的确,这些毛毛虫是你的最有利的武器。

胡小明说,难道你还没有觉悟么?每个去无人区生还回来的人,都会染上一些嗜好。我在好奇,你的嗜好,到底是什么。

我不明白。

胡小明揭开了无人区的嗜好之谜:

以前我也不懂,但是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前,回头总结一下,我就知道了无人区的嗜好之谜。就是进去之后,活着回来的人,会染上一个嗜好。而这个嗜好,必然和这个人平时的行为习惯有一些必然的关系,无人区只是将这个嗜好无限扩大。

例如,你带出来的那个冰冰,她曾经进去过无人区出來之后,她变得异常变态,喜欢用勺子挖人的眼球吃。呵呵,这个你可要小心,说不定哪一天她会把你的眼球挖下来,吃了呢。

而为什么有这个嗜好,我后来听到其他人提及,她过去喜欢吃雪糕,用勺子吃雪糕。

所以,我猜测无人区里面的环境,对人有一种巨大的暗示,会将一个人的某一些欲望,或者说是一些行为习惯无限地扭曲,扩大。

三更半夜的,我可不是来听你说一大堆科学的。朱涭灵冷冷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胡小明说,那好,我开门见山,我想要你从无人区里面带回来的那个铁盒里面的东西。

胡小明话语一出,朱涭灵的脸色立刻大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