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听蝉鸣

且听蝉鸣

这周本来对于在上海的人很平静,海岸那边即使每天炮火连天,我也听不见,只能看看新闻,继续上班;然后就是疫情,周四下午之前各个旅游地的疫情洪水滔天,但是我还是要上班,即使三亚、新疆、西藏沦陷了,不也还有青岛、云南、迪庆么。

朋友圈、抖音到处都还是过暑假的人,还有很多人开始旅行生活,虽然我也不知道抖音是哪个算法老给我推自行车穷游的视频,但是也发现以前不管你愿不愿意,大多数人都以某种相同的方式过生活,有能力记录生活和表达感受的人很少,所以我们总是会羡慕为啥别人的日子过的像诗一样呢,为啥别人那么有才呢?

现在真的不一样了,不管什么人只要你愿意,都可以用很多方式记录和表达你自己,有文化的可能依然井井有条,滔滔不绝;没啥底蕴的也可以依然从头到尾一句我CAO,入口即化走天下。

但是在每个人的表达里你都能看到很多不同的角度,有真实的,有渲染过的,但至少很多时候你会感叹原来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生活的啊;原来还有人这么生活啊。

以前觉得只有《菊次郎的夏天》是那种半人高的草地配着蝉鸣,一老一小安静地走着才有感觉;后来发现半人高的庄稼配着驮着一老一小的拖拉机声也是一种野趣。

原来以前那些诗词歌赋的作者也一定有烦恼,只是他们在那个年代记录了最美的瞬间,并且有幸保存了下来;而我们自己的每个瞬间其实更值得记录,即使没有人欣赏。

这个夏天,蝉依然还是那么短暂的生命,人却还要活很久很久,甚至更久,已经立秋了,还是天天烤炉或者开水,地球变暖说了很多很多年,好像突然在这一年实现了

可是写着写着,好几天上海的平静又被打破了,打破就打破吧,不破不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