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参谋奉命打游击,手下仅2名伤员,居然扩至800人

新四军参谋奉命打游击,手下仅2名伤员,居然扩至800人

作者:舍予

独自一人留在山沟沟里打游击,一面与顽军战斗,一面照看两位重伤战友。面对如此艰难的任务,当事人刘奎会做何选择?他的人生又将迎来怎样的转变呢?

1941年初的皖南事变,使新四军的处境更为艰难。遭到数倍于己敌人的疯狂进攻后,新四军各部被打得七零八散。在不屈斗志的支撑下,来自各个部队的80多名战士聚集在一起成立了临时组织,刘奎便在其中。

“刘奎同志,部队马上就要过江了,可皖南斗争也不能放弃,组织决定留你在这一带继续打游击!”

一天清晨,作战科长李子高将刘奎叫到一旁,说了这样一番话。

刘奎听后先是一愣,“我,就我一个?”

“还有李建春与黄诚两位伤员同志,需要你的照顾。你留下来,把附近的地下同志联合起来,有困难吗?”

说实话,刘奎有些犹豫。

这么多战士都没打过顽军,只留自己一个人能干出点啥呢。可再一想,当初自己参加革命又是为了啥,现在组织交给任务,没有理由推辞。

“没困难,保证完成任务!”说罢,刘奎将枪跨上肩膀,起身就走。按照计划,他要先与两位伤员碰头。

太阳落山,刘奎终于在地下同志的帮助下找到了伤员。三人一见面,便痛哭不止。几位同志数次与危险擦肩而过,现如今又在敌人包围圈里见面,怎能不激动呢。

三人碰头后不久,便开始分头宣传,为组建游击队做好准备。

很快,5名山民前来报名参军。虽说是游击队,但武器实在让人看不过眼。两名伤员因为需要隐蔽,并没随身携带枪。起初,队伍中只有刘奎的那一杆步枪,其余都是些平日里的农具,最多再将其磨得锋利些。后来有人在山里发现一支破枪,又偷着将其交给了刘奎。

旗号虽然打出,但在这敌军云集的皖南山区,仅靠这八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很快,刘奎与地方同志建立起了联系,从皖南中心县委书记胡明那里打听到了搞枪的最好去处,位于庙首的伪乡公所。知道刘奎人枪都不够,胡明又特地支援了十几名地下同志以及两支枪。

胡明

趁着夜色,众人踏上征程。天快亮时,众人抵达作战地点,藏进了树丛中。

很快,不远处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是几个伪警察押着一群壮丁正在赶路。

借着草丛的掩护,刘奎几人快速来到伪警察跟前。混乱中,伪警察甚至未来得及举枪,便被缴了武装。

这几个伪警察并不是刘奎的“菜”,之所以在这打埋伏,是为了几人身上的伪警察制服。刘奎几人换上衣服,又押着战士假扮的壮丁上路了。

借着伪警察制服,刘奎等人顺利进入伪公所。就在伪所长上前攀谈时,刘奎一刺刀扎向了伪所长的大腿。

几个乡丁还没反应过来,一看几个枪口对着自己,便哆哆嗦嗦将枪扔到了地上。

庙首一战后,刘奎又带人陆续除掉了几名特务和伪乡长,在打击敌人的同时,又壮大了游击队的声势。在这期间,周围不少穷苦百姓纷纷加入游击队。

队伍日渐壮大,危险也越来越多。

一天夜间,刘奎焦急地站在营地外围,向远处眺望。刘奎正在等战士王德,说好的今夜开碰头会,却一直没见王德的影子。

到了午夜时分,刘奎终于看到一个拖着枪的黑影,朝这边走来。看着喝得醉醺醺的王德,刘奎刚想发脾气,却被王德一句话噎住。

“我头痛,要去睡了,有事改日再说吧。”

对此,刘奎早就料到。纪律性比较差的王德,平时经常受到刘奎的批评,看来如今是有了嫌隙。

临睡前,刘奎又一次到了王德住处。这次刘奎一改往日火爆的脾气,与王德聊起了最初入伍时的事情。

刘奎

刘奎说完,王德也说了不少对刘奎的“坏印象”。可倾诉完后,王德的眼神仍旧有些躲闪。

“队长,我对不起你!叶保长要我拿这个干掉你……”说着,王德将一把斧子扔在地上。

原来,王德在喝闷酒时遇到了叶保长。叶保长知道王德与刘奎不和,便趁王德酒醉唆使其干掉刘奎,并许诺会给他2000大洋。

望着斧子,刘奎愣了好久。这一刻,他突然悟出了一个道理。革命要想成功,不单单要勇猛杀敌,同样要重视团结同志。疏远同志,无异于在帮助敌人。

最终,刘奎没有处罚王德,而王德自此对刘奎也再无二心,二人先前的恩怨,一笔勾销。

当然,诸如这类内部矛盾,毕竟还是少数。游击队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于外部敌人的疯狂进攻。

1943年冬季,斗争形势愈发残酷。敌人为困死刘奎的游击队,时常假扮新四军游击队向老乡寻求帮助,谁伸出援手,当天必定被顽军捉去处死。

如此一来,老乡人心惶惶,刘奎的游击队也很难从老乡那里获得给养。

鉴于此,刘奎将游击队化整为零,自己只率一个班的战士四处转战。

一天夜间,刘奎担心哨兵打瞌睡,刚要起身查哨,便听得“砰砰砰”几声枪响。

“敌人上来了,快拿枪!”刘奎边招呼战士边开枪还击。

刘奎的喊声无疑给敌人指明了方向,很快,刘奎的大腿便挨了一枪,在黄诚与另一名战士的搀扶下向东山撤去。

眼见身后追兵越来越近,刘奎命令道,“你们快放下我,赶快带着同志们往外冲,我掩护!”

见二人不为所动,刘奎急得掏出枪,顶在黄诚胸膛上,“快走!再不走我枪毙你!”

二人见状,只得擦干眼泪,带着几名战士继续突围。

刘奎趴在地上,拖着伤腿,继续向山顶爬去。“糟糕,是悬崖!”刘奎只得靠在石头后面,大口喘着气。

见刘奎无路可走,追兵更加兴奋,冲上来就要抓活的,不想却被刘奎接连几枪放倒。

如此几轮下来,子弹便消耗殆尽。刘奎伸着脖子大喊道,“不怕死的,跟我来!”说罢,一个翻身滚下悬崖。

幸亏厚雪及树枝缓冲,滚下悬崖的刘奎只觉伤腿更加疼痛,脑袋有些发昏,其余并无大碍。

不得不说,刘奎命不该绝。凭着两只手扒地爬行,刘奎硬是爬到了事先约定好的集合点,与突围出来的几名同志会合。

为了不连累群众,刘奎决定到山中寻一处山洞养伤。当几人一瘸一拐走进一个山洞时,却被几个黑影吓了一跳。走近一瞧,原来几人是走进了猴子的山洞。

黄诚见状扭头就要走,却被刘奎一把拽了回来。“你没看到那边堆的谷穗啊!”黄诚顺势往那一瞧,角落处倒真放着不少粮食,应该是平日里猴子们四处搜集来的。

就这样,凭借着洞中的粮食,刘奎几人在洞中修养了数日,直至伤愈下山。

刘奎与朱老总合影,后排右二即为刘奎

险些牺牲的刘奎并没有被吓倒,反而更加顽强。让人难以想的是,在条件如此恶劣的山区,刘奎将最初只有8名战士的游击队扩大了一百倍,到抗战胜利时,已有800之众。

【深耕战争史,弘扬正能量,欢迎投稿,私信必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