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给“慢热型”新排长一些时间 在接受历练中成就更好的自己

多给“慢热型”新排长一些时间 在接受历练中成就更好的自己

原标题:多给“慢热型”新排长一些时间

杨元超

又是一年“毕业季”,一批毕业学员即将进入“基层大学”,走上排长岗位。刷着网上的相关新闻,我不由得想起自己任指导员时与两名新排长相处的经历。

这两名新排长,一个姓王,战士提干;一个姓郑,士兵考学。看得出来,两人都在基层摸爬滚打过。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对他俩寄予厚望,但实话实说,他俩给我留下的第一印象并不好。

王排长人高马大,年龄与我相仿,性格却有点儿“闷”,带兵总缺少一些霸气和泼辣。一次看完晚会集合带回,队伍稀稀拉拉,甚至有人交头接耳,而带队的王排长却一声不吭,点名时也没有讲评。至于郑排长,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小迷糊”,当值班员时对连队人装底数老搞不清,安排工作也顾头不顾尾。尽管如此,为了维护两名排长的威信,我从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批评过他俩,直到那一次夜训。

当时,作为主要操作号手的郑排长,居然在控制台前打起了瞌睡,被所在专业指挥、一级军士长宋班长当场发现。训练结束讲评时,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没给郑排长留一点情面:“你这是当的哪种表率、作的什么示范?”

也就是从那一晚开始,由于感觉这两名新排长“不太靠谱”“不够托底”,我安排工作时更愿意交给班长负责,还总强调说让新排长跟着学一学。而且,在与个别班长骨干聊天时,不经意流露出对新排长“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导致一些老兵也对新排长犯起了嘀咕。

不久后,机关指定我们连整理专业资料。考虑到这个任务没什么难度,我就将其交给这两名排长负责,并从全连抽调了一些技术骨干由他们调遣。孰料这么简单的工作,到了机关明确的时间节点也没有完工。我顿时怒从心头起,当着几个战士的面严肃地批评了他俩。让我没想到的是,王排长羞惭地低着头没吭声,郑排长却抹起了眼泪。就在那一瞬间,我忽然意识到自己做得有些过头了。

哪个人的成长不需要时间呢?一味的“加速度”“严要求”有时并不利于新排长成长,反而容易挫伤他们的自信心和积极性。回想自己刚毕业时,一开始何尝不是“慢半拍”?参加新干部集训,作为一名文科生,我学电路图时把动力电缆当信号电缆,分析现象说原理“驴唇不对马嘴”,把考官都气笑了……而让我倍感温暖的是,当我拿着排名倒数的成绩单回到单位,营连主官非但没有责怪,反而送上了宽慰和鼓励。

想到这些,我心生惭愧,觉得是自己操之过急,才造成现在的局面。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尝试以包容和欣赏的心态对待这两名新排长,从他们身上渐渐发现了闪光点。王排长很有耐心,与战士相处讲究以理服人,组织训练时一遍教不会的,他会不厌其烦地教上好几遍,还主动帮带排里体能弱的战士加练。郑排长比较爱琢磨,从装备操作怎么减少失误、轻武器射击怎么打得更准,到公差勤务怎么安排才能省时省力,他都有自己的想法,有的实践起来还挺有成效。于是,再看到他俩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我也不再当众批评,而是私下心平气和地提醒。

就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两名新排长变得成熟起来,本职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把班排也带得井然有序,多次参加旅里组织的竞赛均有不俗表现,在官兵中的威信也水涨船高。

现在想来,这两名新排长属于“慢热型”,正如某种果树,虽然生长慢了一些,但开的花同样鲜艳,结的果也很饱满。这让我明白,对待新入职干部,要少一点“拿来就用”的急躁、揠苗助长的功利,多一些成人之美的帮带、静待花开的耐心,既要注重当下,更要瞄准未来,让他们不断接受历练、激发潜力、坚定信心、鼓足干劲,成就更好的自己。

都说基层是一所大学,如果没有耐心的好老师,怎么能培养出优秀的学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