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史资料」大南溪边防十一连往事(李金安等)

「团史资料」大南溪边防十一连往事(李金安等)

大南溪边防十一连往事

李金安 熊绍山 胡弟章



作者之一李金安(时任副连长)在边界巡逻。


云南省军区原边防第13团3营11连驻守的河口县大南溪地区,不仅战略位置重要,生活条件也极其艰苦,难以想象。

1979年4月28日,由第3营老8连抽调第2、第5、第8班和火箭筒手2名、60炮手2名,第2营5连抽调的第5班,第9连(机炮连)抽调的无后坐力炮班,共54名参战骨干与贵州省1979年春季应征入伍新兵71名共125人,组建成云南省军区边防第13团3营11连。

新组建的第11连迅速开赴大南溪驻地,开始强边固国、坚守防御的一段光辉岁月,在那里熔铸坚韧品格、历练钢铁意志、锻造铁血军人。



艰苦,难以想象,却以苦为乐



由于是新组建连队,既没有现成的营房,更没有富足的后勤保障,其生活条件的艰苦以及防御任务的艰巨,不言而喻。

我们连队奉命到达国营河口农场大南溪10分场3队后面的半山腰后,发现这里是一片典型的亚热带山岳丛林地带的蛮荒之地,荆棘丛生,草木成林。我们不得不用砍刀、铁锹和十字镐,砍去荆棘、草丛,铲出平地,搭起帐篷,临时宿营。

与此同时,指导员普家儒带着第1排,继续前往686高地布防。他们住在一个面积不太大的岩洞里,一边临时宿营,一边执行观察、防守任务。


作者之一李金安(右)带战士巡逻到三号界碑。


1980年的春夏之交,大南溪遭遇了多年未有的持续大暴雨。河口经大南溪通往马关、桥头、古林箐的道路是1979年战后突击抢修的,路基脆弱,山体土石混杂,极易发生泥石流地质灾害,经不住大暴雨的考验。记得有一次,由于连续暴雨,小南溪到大南溪,大南溪到马关桥头,甚至通往古林箐的道路也塌方中断,连队100余号人,就像被敌人包了饺子,突也突不出去,住也住不下来。而且时间长达半月之久。刚开始几天,还勉强以蔬菜罐头、豆腐乳将就,后来就只有红烧肉罐头了。都是些20岁左右的年轻人,正是身体成长的时候,由于严重缺乏必须的维生素,又加上体力消耗大,体质不强,短短几天时间,有的就染上了痢疾疾病并迅速蔓延,一两天就有将近1个排的人员被传染。

面对断粮断菜、缺医少药的严峻形势,连领导、医务人员心急如焚,每天10个甚至几十个的电话电报发向营领导和团机关的有关部门。营领导、团机关召开紧急会议,专题研究我们连的缺医少药和断粮断菜问题。

按照营领导和团机关部门的指示,不得不对染上痢疾的战友实行紧急集中隔离,集中治疗,以防继续蔓延;对短时间无法运输进来的粮油蔬菜,一方面请求当地农场紧急援助,一方面由团运输部门将粮油蔬菜运送致道路塌方处,我们组织人员车辆再转运。


作者之一胡弟章(时任文书)在连队驻地。(胡弟章供稿)


接到紧急求援的信息,农场领导立即行动起来,硬是组织附近2个小队的农户一家一户地筹集,很快就送来千余斤大米和部分蔬菜,解了连队的燃眉之急。

缺医少药、断粮断菜,再加上气候炎热、潮湿,还有蚂蟥、蚊子、毒蛇,甚至越南特工的袭扰,这种生活条件、危险情况,比大雪封山半年的西藏高原还要难熬、难受,难以想象。

但是,这个新组建连队的官兵,有的是有过战争经历,知道战争的残酷和艰难;有的属于战争打响时报名应征入伍的,与和平时期入伍不一样。他们都有充足的吃苦耐劳本领和为国捐躯的思想准备。事后,有人笑称:暴雨时期显示出我们的军民关系,不亚于解放战争大决战时期支前老百姓的手推车、担架队了。有这样的军民关系,缺医、断粮、蚂蟥、特工算什么?通通见鬼去吧!


大南溪十一连,南疆的一道钢铁长城。(胡弟章供稿)


指导员沈菊生,参战前系南京军区警卫连班长,由于他具备的知识文化水平和工作勤劳肯干、为人忠诚老实的素质素养,深得军区首长的赏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后,他坚决要求到云南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前沿阵地去,多次向首长请战,直到递交血书。他的此举令多人不解。南京是我国经济较发达城市,既有安全、舒适的生活环境,又在首长身边,前途无量。可他却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何况南京也曾饱受战争的苦难,日寇侵略中国时的南京大屠杀,使30万的南京人民倒在侵略者的刀枪之下。现中越边境烽烟燃起,我领土主权受到威胁,边境人民生命财产得不到保障,身为军中一员,堂堂的解放军战士,岂能坐视不管,熟视无睹!

第1班班长刘德权,是在战争打响时踊跃报名参军的。为了能够来到前线,他“拉关系、走后门”,多次找到武装部领导,强烈要求报名参军。他是我们连队唯一的一个既成了家又有工作的战士。他的父亲原是当地食品站站长,到退休年龄后,按国家政策他顶替了父亲的工作,并且很快结婚成了家。参军到部队时,已是有了一个孩子的爸爸了。为了祖国领土完整,为了边疆人民的幸福生活,他在“忠、孝”二字的天平上,毅然倾斜了前者,把祖国的利益放在了高于一切的位置上。在连队,他带领第1班多次出色完成了出境侦察、潜伏等艰巨而光荣的任务。每次执行这些任务,都要经受伤亡的危险、饥饿的煎熬和蚂蝗毒蛇的侵扰,每完成一次任务常常要一两个星期才能得到恢复。

记得有一次,他带领全班到1076高地我方一侧执行潜伏任务,一连3天3夜潜伏在草丛里,既不能随意走动暴露目标,又没有正常的生活保障,每天只靠随身携带的压缩干粮和山泉水充饥。回到连队后,班里战士有的肚子拉脱了水,有的面部变了色,但他们不叫苦叫累,只当是边防军人神圣的职责和光荣的任务……




作者之一胡弟章(右二)与战友们在大南溪连队驻地留影。(胡弟章供稿)


坚守,生命不惜,却视死如归



连队的边境防御任务,是确保3号至8号界碑间边界线的安全。连队防区东接马关县桥头公社薄竹箐边防第12团4连防御阵地,西接我团第3营10连芹菜糖,全长28公里,防御区域内有686、1076两个主要防御阵地。其中1076高地离越南科平高公安屯驻军直线距离3000米,是我们整个边防第13团防御阵地中最高、最具有战略意义的高地。守住1076高地,就能有效控制和捍卫高地前后数公里的开阔和缓冲地面。因其战略位置重要,1076高地也就成为敌我双方关注和争夺的焦点。上世纪70年代末,越军就是从这个高地一侧越界到我方芹菜塘地区袭扰,掠夺边民财产,打死打伤我边境居民。芹菜塘也因此一时轰动了云南边防。


作者之一李金安(左)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回国后,与连队战友孔祥源(右)在一起。


为不折不扣地完成边境防御任务,捍卫我国家主权尊严和领土完整,河口农场大南溪10分场派出推土机和操作人员,为连队平整房屋地基,推挖出入公路;干部战士发扬不怕苦、不怕死的革命精神,齐心协力,迅速抢修、构筑了686、1076高地的作战战壕2600多米,高射机枪防御工事6个,暗堡6个,猫耳洞60多个,坑道2个。同时,在工程兵团战友们的帮助下修通了686到1076的公路。初步形成了高地前沿与连部指挥所、战壕与公路相通的防御阵地。

1981年5月中旬的一天,上级命令我连:“火速抢占1076高地!”

连部决定,由副连长张培德率第2排占领1076高地;副连长李金安和第1排排长蔡禄斌带领第1排坚守686阵地;第3排为预备队;炮排2个炮阵地分别设于连队左右两旁的山腰上。

那天早上,天下着雨,在张培德副连长和第2排排长肖成元的率领下,我们沿着以前工兵开辟的小道,全副武装冒雨急行军,占领了1076高地。当时阵地上有一条1979年我方撤军后留下的旧战壕和几个猫耳洞。我们简单修理了一下,便各自进入了战斗位置。我们冲锋枪弹匣里的子弹压得满满的,手榴弹拧开了盖,3挺轻机枪架在掩体上。我们整整坚持了一天一夜。

次日清晨,指导员沈菊生带领连里部分战士和团工化连1个排的同志,送来了2挺重机枪和部分弹药,还有几大包食物和一顶帐篷。工化连的战友们用喷火器引爆、扫清了通道内的地雷,大家又一起进一步进行了加固、完善。

当天中午,战友们修整加固战壕,离沈指导员不远的一位老兵在用柴刀砍战壕旁的树根时,不慎砍断了一根地雷绊线,幸好没有爆炸,几颗连环雷就裸露在不远处的草丛中。


作者之一李金安(右)参加军事比武后,与三营陶副营长在一起。


在1076高地上,时刻都在与死神打交道,随时都有流血和牺牲的可能。但我们不怕牺牲,英勇奋战,誓与阵地共存亡!

处在这种你死我活的边防对敌斗争最前沿,紧张的气氛时刻笼罩着整个1076高地。不管是在战壕还是猫耳洞,或者哨位上,战友们的神经每天都被绷得紧紧的,连夜间睡觉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天能见度高还好说,最难熬的是晚上。漆黑的夜晚,狡猾的越南特工会随时上来偷袭、摸哨。尽管我们设的都是双哨,且哨位也随时变换位置,但都不敢有丝毫的麻痹和大意。谁也难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在坚守1076高地的日子里,还有一个最为难的事,那就是给家里的回信,说不尽道不完的心里话,不知从何说起,怎么去说。写了又撕,撕了又写,因为它可能不是普通的家信,而是最后的遗书啊!

1986年3月,越军借山火掩护,向1076高地偷袭。坚守高地的我连第3排官兵协同作战,英勇杀敌,取得毙敌22人、伤敌16人、我无一伤亡的战绩。战后,第3排被成都军区授予“坚守英雄排”光荣称号,荣立集体一等功;1个班荣立集体二等功;1名战士荣立一等功,2名干部荣立二等功,9名战士荣立三等功;还有1名战士成为全军英模代表。



历练,无怨无悔,却引以为傲



在边界线上坚守防御,并非时时处处都有单位和个人的突出表现,默默无闻的配合、牺牲与奉献更显得难能可贵。

1981年5月和1984年4月,为配合我军收复法卡山、扣林山,以及收复老山、者阴山的拔点作战,我们对越军的袭扰予以了坚决、有力的还击,以压倒性的优势有效吸引和牵制了当面越军的注意力,确保了法卡山、扣林山,以及老山、者阴山收复、拨点作战的胜利。

为防止当面之敌随时可能发动的进攻,我们除适时进战壕、蹲猫耳洞外,还每人每天服下1颗防震药,头上剃成了光头,作好了随时流血牺牲的准备。


作者之一李金安在严阵以待,守卫边关。


1981年,八一电影制片厂摄制组到686高地现场拍摄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部分镜头画面,我连负责生活后勤保障和战术技术动作的操演,以及战场铁丝网、炮弹爆炸场面的布置和操作。连队安排李金安副连长全权负责。他积极主动、密切配合,根据摄制组的拍摄需要,严格要求参演人员做精做准各种战术技术动作。谢晋导演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镜头都是精心磨炼、精益求精的,有时一个镜头会反复拍摄10来次。战士们经过多次反复操演、拍摄,终于达到了摄制组的要求,收到了较好的效果。《高山下的花环》这部新时期军事题材的影视作品,不仅故事感人,画面也精彩,成为轰动全国、震撼人心、鼓舞士气的优秀作品,获得了“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

为保障摄制组人员在高地期间的工作和生活用水,全排战友顶着日晒雨淋,沿崎岖山路到山下挑水,一天要下山10数次,挑数十上百担的山泉水予以保障。不苦?不累?谁信。但我们无怨无悔。

1981年6月,我连协同配合团侦察队,在1076高地2号哨位的老石箐凹部三叉路口处封锁、潜伏,整整7天,保证了团侦察队毙敌3人,捕俘1人。

1982年2月,陆军第14军侦察大队从我1076高地出境,执行潜伏抓捕任务,我连全力配合。大约9点到达1076右侧凹部时,第14军侦察大队副大队长不幸触雷,身负重伤,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坚守边境防御,对军人的历练是全方位的,不仅要有过硬的军事本领,英勇善战、不怕死亡的牺牲精神,还要有勤于生产劳动、善于种养的生存能力。连队通过自力更生,在由帐篷、油毛毡房到砖混结构房过渡的同时,大力开展了农作物的种养和蔬菜、水果的种植,有力地增强了自给自足和突发性自然灾害的应对能力。我连先后到马关、桥头、八寨购买种牛、种猪、种羊、西瓜种子等,逐步繁殖大牲畜80多头,种植香蕉360亩、菠萝300多亩、西瓜330亩。



上两图,作者之一李金安看望慰问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牺牲的战友亲属。


……时光荏苒,岁月匆匆,昔日的炮火与硝烟,早已销声匿迹。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尽管领导换了一届又一届,老兵走了,新兵又来了,但是不怕牺牲、英勇奋战是我们第11连的军魂。

在第11连坚守过1076高地、历练过大南溪艰苦环境的全体官兵,个个都是优秀的男子汉,真正的铁血军人。他们在部队是为国献身、舍生忘死的勇士,退役到地方也是经济建设的能手。部队的光荣传统和优良的军人作风仍在他们身上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图片除署名者外,均由李金安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