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悠思

端午悠思

钟琼珍

下午,在外地读大学的外甥女阿媛在家族群里发了一张图片,里面是一颗大大的粽子,外甥女说这是当地舍友妈妈包了送来的。隔着屏幕,我似乎闻到了粽叶飘来的清香。愈来愈近的端午脚步,牵出了我长长的思绪……

记得小时候,老家广福农村端午节的习惯不是吃粽子的,我们管端午节叫“苦瓜节”。节日,村里人便会到集市里买几斤五花肉,将刚从菜园里采回来的苦瓜切开去瓤,再切成小长块,五花肉炒香后下苦瓜同炒,待香味出来,放上适量的水,细火慢焖至肉烂瓜熟。苦瓜因为有肉的渗入而少了清苦,肉因为有了苦瓜而少了油腻,两者互补,入口醇香。美味之余,苦瓜暗暗为将至的炎热夏天埋下了解暑的伏笔。

妈妈总是不愿意因为清贫而就此减少生活的色彩。苦瓜是节日的基础大菜,妈妈会从五花肉里“偷”一点出来,与福建姑父送来的野生香菇一块切成小丁,就着已经炒香碾碎的花生仁,做成酿粄馅儿。我是不太爱糯米粄的,却独爱香气四溢的馅儿,每每帮妈妈包酿粄时,都会舀上几汤匙,放肆地嚼着,就着妈妈慈爱的目光,让美味在齿舌之间尽情流转……

多年前的一个端午节,曾有一次没能在家过节,在海口那所小小的技工学校女生宿舍里,我和好友素敏坐在床沿暗自神伤,想着各自温暖的家。午后的阳光将一个瘦长的身影送到我的床前,一抬眼,是志华大哥。志华哥是和我们同一批来校的梅州老乡,就读的是高中起点的市话班,比我年长三岁。很多时候,志华哥总是给着我们这些初中生弟妹们兄长般的温暖照顾。他老说我“太爱哭了,还没长大呢”。此时的志华哥手里拎着几个用麻绳串着的长方形粽子。“还热着呢,快吃吧,让粽子给你们过个节!”那是我第一次吃粽子,海南的长方形粽子味道和大哥温暖的笑容就此留在我的人生记忆里。

记得在即将中考的最后半年,学校住宿的几个发小,每个周末回家的那个晚上,都会偷偷地聚在一起,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拖拉机大战”,借以缓解紧张复习带给我们的压力。端午前夕,发小维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我姑姑洪才村那边的山里有很多杨梅树,明天我们一起去采杨梅。小伙伴们顿时兴奋起来,商定着明儿一早出发。爱女心切的妈妈,允许我在并不宽裕的条件下的食物上放肆,却不允许我去未知区域撒野,翌日清晨,正偷溜的我被她拦截在村口的桥头,垂头丧气地跟在她屁股后面,回家继续读我的“圣贤书”。那天晚上,维神气地坐在大柜上面,开始讲他们的探险记:“我们爬了一座座山,可惜杨梅树还不知道长在哪儿,大家都失望了,认为这一带根本就没有杨梅树,认为我老软(维的昵称)骗人,好在我灵机一动,爬上一棵比较高的树来了个“猴子望月”,嘿嘿,你猜怎么着?乖乖,这一看不要紧,我爬的这棵可不就是杨梅树!再一看,周围红彤彤一片,都是杨梅树!”原来是因为杨梅树比较高,被那些较矮小的乔木和灌木遮住了。看我的脸上阴得快要下雨了,斌赶紧说:“你没去,大家伙儿都没舍得吃,说是带回来和你一块享受才开心呢。”这时我才看到放在桌上的小篮子,里面的杨梅颗颗娇艳欲滴。我脸上的阴天再也撑不住,真的就下起雨来了,那是不能和小伙伴们一起出门委屈的泪水,但更多的是小伙伴们真诚友谊的感动。

传统的节日里,承载着家的味道,亲情的味道,友情的味道;承载着我对亲情友情深深的思念和感恩。这些温暖而善良的味道,伴随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正是它们,让我认识了人生的至善至美,让我的精神世界变得更加丰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