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土难离,400万乌克兰人自发返乡,哭诉:西欧是一个痛苦的地方

故土难离,400万乌克兰人自发返乡,哭诉:西欧是一个痛苦的地方

中国有句俗话: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草窝。乌克兰难民用亲身经历,完美诠释了这句话的真谛。

近两个月来,随着俄乌局势的逐渐降温,冲突开始从乌克兰中部转移到了东部的顿巴斯地区,此前逃离乌克兰的数百万难民,开始陆陆续续回到自己的家乡,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重建自己的家园。在他们看来,西欧纵有千般好,不及家乡一缕烟。在背井离乡的那些日子里,乌克兰人逐渐明白了“家园”的真正意义,此前他们心心念念想要抵达的那个天堂一般的西欧,在这次行动中已然成为了“一个痛苦的地方”。

二月份俄乌冲突爆发后,实际上很多乌克兰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恐慌,许多人只是从中东部逃离到乌克兰西部地区。但是随着战事的推移,俄罗斯军队攻入了乌克兰首都基辅,面对越来越多的乌克兰城镇被占领,西方却对此束手无策,不仅没有及时地位乌克兰提供武器,甚至还提出了让乌克兰建立流亡政府的计划。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人几乎掉进悲观的井底,此前停滞在西部观望的大量难民开始集体穿越边境,逃往国外。

据联合国统计,战争开始后没多久,离开乌克兰的难民人数就超过了900万。要知道,乌克兰的总人口也才4400万,如果青壮年都走了,谁来保护这个国家?所以,乌克兰政府从难民潮开始后不久就发布了限制18-60岁的男性出境的政策。所以,那些逃离乌克兰的难民大部分其实都是妇女、儿童或老人。帕夫连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帕夫连科原本是基辅的一名时尚编辑,战争开始后不久,她和家人一起逃到了利沃夫以南的一个小村庄,但对是否越界这个问题一直犹豫不决。因为按照政府规定,他的父亲和男朋友是无法出境的,而且当得知基辅遭遇危机后,她的家人、父亲和男朋友也都决心留下来保卫乌克兰,这导致帕夫连科非常纠结。她恐惧战争,但又不想放弃自己的家人,所以一直在乌西徘徊了足足一个月。最后还是的父亲以俄罗斯拥有可怕的核武器为由,劝说她尽快离开,称“这样我们至少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战争就是这么残酷。帕夫连科在战争开始一个月后,一个人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乌克兰,离开了自己朝夕相对的家人。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帕夫连科穿过了乌波边境,以难民的身份进入波兰,然后经由波兰前往法国,最后又辗转去了意大利。

在整个流亡大潮中,西欧和南欧的法国、意大利、德国、克罗地亚是最受欢迎的。

帕夫连科离开波兰后,即认准了她的下一个目标——巴黎。这不仅是因为巴黎的生活条件更加舒适,而且更加远离战火,更重要的是巴黎是世界著名的时尚之都。帕夫连科作为一名时尚编辑,很早就认识了一些巴黎时尚界的人士,她希望这次去巴黎可以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她到巴黎的第一站,寄宿在埃菲尔铁塔附近的一个熟人家里。这里除了自己之外,还收留了不少乌克兰难民,是一个小型的难民营地,拥挤不堪,帕夫连科的房间里住了四个人外加一条狗。

在巴黎安顿下来的第一天,帕夫连科等人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但越是这样,帕夫连科的心里就越是难受。对于帕夫连科来说,在缺少家人和男朋友的陪伴的情况下,对基辅的回忆让巴黎成为“一个痛苦的地方”。她说:

“最初的几天是最糟糕的。我得到了很多朋友们的鼓励,但心里仍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每次在电话里听到妈妈的声音,我都会忍不住哭泣。每次我看到基辅的照片、每当我想到自己可能要永远失去家时,便会情不自禁地伤感。当初我带着一个背包离开了它(家),从来没想过什么时候可以回去。”

就在帕夫连科在巴黎痛苦地思念家乡时,在她的家乡基辅,人们的日子也不好过。战火在市区燃烧,身边随时会有炸弹落下,空气中不时弥漫着硝烟的气息。超市的货架空空如也,没有奶制品,没有肉,没有鱼,什么都没有,只有罐头食品……在这种情况下,很大一批当初选择坚守在基辅的妇女,最终也都不得不带着孩子离开家园,离开自己的丈夫和家人,前往西欧避难。

然而,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的日子终究是不好过的,所有的难民在双脚越过国境的那一刹那,他们在心里想念的一定是下次回来时的场景。即使他的国家已经破碎不堪。当他们体验过真正的难民生活时,蓦然回首,才会发现当初在乌克兰的生活是多么的富足、舒适和美好。

大概在离开乌克兰一个月后,帕夫连科告别了巴黎,搬到了她男朋友的一个意大利亲戚家里。在那里,她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鼓励,并且找到了一份工作。她每天拼命地努力工作,让自己变得忙碌起来,不再去想家乡正在经历的痛苦。

但正如帕夫连科所说,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一个流落在外地的人,如果要想充分融入当地,那就不可避免地需要和当地人沟通。而当地人在得知他们的难民身份后,也会不由自主地安慰他们,与他们交谈,询问他们家乡的风土人情,以及战争实况。这样一来,他们实际上无时无刻都在回忆着家乡的事物,思乡之情也与日俱增。

在这种情况下,帕夫连科在意大利呆了一段时间,不仅没有让自己留在意大利的想法增长多少,反倒是回到乌克兰的这个想法更加坚定了。她说:

“我的难民经历让我意识到我的战前生活是多么美好。我在基辅市中心有一套公寓,收入不错,我所有的朋友和家人都很亲密而且安全。但现在我觉得在意大利毫无用处。我经常会试图想一些其他的事情,让自己振作起来,但每当我想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时,答案都是一样的:回到乌克兰。”

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心理斗争后,回家的想法最终占据了高低,帕夫连科在六月初回到了基辅。对于这一举动,她的欧洲朋友们表示不解,认为她疯了,好不容易跑出国稳定了,又这么着急往火坑里跳。帕夫连科想要解释一些什么,但她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离开前告诉大家:基辅现在已经变得更加平静了

现如今,俄乌战争进行到第六个月了,穿越边境离开乌克兰的难民也已经超过了一千万,但随着近两个月来地区局势的和缓,以及战场区域的收缩,越来越多的乌克兰人选择像帕夫连科一样,自发地回到自己的祖国,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建设自己的家园。据悉,目前已经回到故土的乌克兰人数量超过了427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