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48岁上学54岁留法,培养出4位中央委员,至死不知儿子已牺牲

她,48岁上学54岁留法,培养出4位中央委员,至死不知儿子已牺牲

听闻对方要入学读书,考官讥讽地问道:“太太贵庚?是你要上学?”


老太太老实地回答:“是的,今年48岁。”


考官一听笑了,说:“你这都是抱孙子的年龄了,还来读书?”


老太太见此情景,不再与他争辩,索性将一纸诉状递到了当地县衙。


对簿公堂,老太太义正言辞:


求学不应分男女,对于有志向的人来说,年龄更不应该成为阻碍。封建礼教残害女性数千年,妇女凭什么不能读书?


县官搞清来龙去脉,对老太太的精神颇为感动,还在状子上写了“奇志可嘉”。


老太太因此被学校破格录取。


与众不同的是,她带着子孙三代一同入了学堂。而这位老太太,就是蔡和森之母葛健豪。


她的一生,从不给自己设限。


她是慈母,更是英雄,她用智慧定义了自己的人生,活出了属于自己的传奇。



葛健豪原名葛兰英,1865年出生于荷叶镇桂林堂的一个大户人家,父亲曾在曾国藩的湘军担任按察使。


自小聪明伶俐的她,深受父亲的疼爱。因此,她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爬树、打架、捉虫子,无所不能,活像一个小男孩。


可当她三岁时,父亲不幸阵亡。没了父亲的庇护,葛健豪再也不能“为所欲为”。


父亲走后,她与哥哥母亲祖母相依为命。


日子一久,她隐隐地发现,自己和哥哥的待遇不一样,家人都偏爱哥哥。明明是哥哥犯了错,受责罚的反而是她,因为祖母觉得都是她带坏了哥哥。


母亲也时常叮嘱她,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


可女孩子应该是什么样?难道就要一味地忍让吗?自己的权利为何不能去主动争取?懵懂的葛健豪虽想不明白,可她决意不会像母亲那样逆来顺受地活一辈子。


在从小到大的权利争夺战中,葛健豪胜利过一次。


看到哥哥每天都能去上学,葛健豪要求家人,自己也和哥哥一样去学堂读书。

可此话一出,就立刻被祖母否决了,在封建时代,她想去读书,门都没有。


更何况,镇上的人家,姑娘们都是待字闺中,她要去抛头露面,岂不成了村里人的笑话?


因此,母亲坚决不同意她去上学。


可她不甘心,先是打听到曾家姑娘都去上学的消息,后又使出杀手锏,在父亲的牌位前哭诉。


“父亲,你看母亲不让我上学,祖母不让我读书。”她决意长跪不起,直到她们同意为止,无奈之下,她胜利了。10岁的葛健豪终于可以和哥哥一起去学堂读书。


可6年的时间一晃眼就过去了。16岁的葛健豪必须得嫁人了。对方是父亲好友的儿子蔡蓉峰,因为这是父亲生前就定下的婚约,她没有丝毫抵抗的理由。


未来的丈夫会如何?葛健豪会就此认命吗?不,她的传奇,才正式拉开帷幕。



蔡家在永丰镇开设了一家很有名气的“永丰辣酱”店,每年还有上百石地租收入,生活过得很是滋润。


初进蔡家,葛健豪侍奉公婆,勤俭持家,蔡蓉峰对她很是满意。


可日子一久,丈夫的本性就暴露无遗。他好吃懒做,没有上进心,整天浑浑噩噩的度日,简直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有一次,年迈的公公顶着烈日仍要出去收租,她看着很是心疼。便规劝丈夫,要承担起家中长子的责任,让二老少操心,可蔡蓉峰没好气的反驳道:“男人的事不用你管!”


此话一出,葛健豪都震惊了,她明白这样的男人是靠不住的。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将精力转移到书本上,一有空闲,就跑去阁楼看书。

可作为人妻,哪能为所欲为?丈夫想要多子多福,她也渴望当一名母亲。


结婚十年,葛健豪就为蔡家生了四个孩子,两男两女。可丈夫仍不知足,还要再生,她果断拒绝,索性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也恰是这个时期,她在娘家结识了秋瑾。


两人一见如故,聊了很多关于人生理想的话题。葛健豪的思想得到了全新的洗礼。

可她不知道的是,生活的巨变正悄然袭来。


公婆年迈,家里所剩无几,日子甚是艰难。1890年,为了生计,丈夫去了上海,投靠了曾国藩女婿聂缉椝,她也随之跟去。


1895年,家里的老五蔡和森出生了。一家人的日子仍没有起色,而丈夫,更是让她大开眼界。


她亲眼看到他把同乡的一位工人赶走,他不仅抽上了大烟,还包养别的女人。


她忍无可忍,一气之下,就写了休书,痛斥丈夫的斑斑劣迹,随后带着仅4岁的蔡和森又回了娘家。

在娘家,葛健豪每天陪着孩子去私塾读书,几年下来,她自己居然能诗会文,连私塾先生都对她刮目相看。


那个时代,女子没有休夫的权利,葛健豪只能被迫回到家中。1900年,她又无奈地生下了老六蔡畅。


可小女儿的出生并没有给她带来喜悦,反而让她尝遍了世事的无常。


因为那几年里,不仅母亲离她而去,就连年仅11岁的二女和22岁的长子也撒手人寰。接连失去三位亲人,葛健豪悲痛欲绝。


而这时的蔡家,日子更揭不开锅了,以至于蔡蓉峰让儿子蔡和森去辣酱店当学徒,以减轻生活负担。还要把蔡畅卖给人家做妾,就为了拿到500块银元的聘礼,用来维系生活。


葛健豪不赞同这样的安排,她明白,想要改变孩子的命运,唯有走教育这条路。


她把自己藏了多年的首饰拿出来卖掉,支持儿子去长沙读书。还让蔡畅躲到长沙的一位亲戚家里,才得以逃脱给人做妾的命运。


而她,也从儿子蔡和森的信中得知,长沙的女子教员养成所在招女学生。她当即变卖嫁妆,带着儿子蔡麓仙、长女蔡庆熙及大外孙女刘昂一同前往长沙,彻底离开了这个陈旧而腐烂的家庭。


当风尘仆仆的葛健豪出现在入学考官面前的那一刻,她才发现,想要上学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简单。


当葛健豪一行人来到长沙女子教员养成所时,考官一听她也要读书,脸色立马就不对了。


他讥讽地问道:“太太贵庚?你也要上学?”


葛健豪平静地回答道:“对,就是我,今年48岁。”


考官轻蔑地笑了,你这都是抱孙子的年龄了,还来读书?


葛健豪一听这话,便觉得此事有点不好办。她礼貌地跟考官道别,并说了一句:“相信我,我一定会顺利入学的。”

随后,葛健豪将此事写成了一张状子,并递到了当地县衙。

在公堂上,葛健豪义正言辞:

求学不应分男女,对于有志向的人来说,年龄更不应该成为阻碍。封建礼教残害女性数千年,妇女凭什么不能读书?

县官知晓情况后,对她的精神大加赞赏,破格录取她入学读书。


年近半百的葛健豪,在学校里如饥似渴地学习着。每晚就寝钟声响了,也还要再读一会儿书。

她性格开朗,平易近人,大家都乐意和她交朋友,亲切地称她为“大姐”,年纪更小的,则叫她“伯母”。


1914年春,毛主席与蔡和森相识后,对葛健豪也很是敬佩,尊称她为“蔡伯母”。


1915年,葛健豪在湖南女子教员养成所毕业。她回到永丰,想要创办一所女子职业学校。


蔡和森非常支持母亲的想法,并帮她征得了县政府的同意,双方确定了这所女校名为“湘乡县立第一女子简易职业学校”,简称“一女校”。


之后,葛健豪又在永丰镇创办了二女校。学生100多人,绝大多数是中、青年劳动妇女。他们主张男女平等,言论自由,女生放脚和留短发。葛健豪经常将儿子书信中学到的新思想,传播给学生,学校充满讲民主讲科学的气氛。

可好景不长,葛健豪的这些“越轨”行为,很快就遭到顽固分子的抵抗,说她败坏了社会风气,学校因此断了教育经费,不得已而停办。


在动荡的年代办学并非易事,葛健豪能做到如此,已是非常难得。


她想,既然改变不了别人,那就改变自己。不久之后,53岁的葛健豪,就做出了一件连外国人都震惊的大事!

1919年夏,蔡和森从北京回到湖南,他动员母亲、蔡畅以及向警予一起赴法勤工俭学。


葛健豪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都乐坏了。她对知识如饥似渴,自然很想去见识一番。


于是,她让长女蔡庆熙回衡山婆家要来了四百银元,又向衡粹学校校长黄振坤又借了二百银元。同年冬天,葛健豪一行人从长沙赶往上海。


1919年12月25日,他们乘坐着法国邮船“央脱来蓬”号起程了。


葛健豪在法国勤工俭学的四年,是她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光。

身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就寸步难行。葛健豪本可以找儿女为她辅导,可她担心打扰他们的学习,于是就自己想办法攻克难题。


相比那些年轻人,她的记忆力差多了,一天记五个单词,到第二天就忘了。于是,她决定一天只记一个,一年之后,也记了365个。


打好了语言基础,葛健豪信心倍增。下面开始选专业,她决定主攻工艺美术,这样就可以将自己刺绣技能结合起来,以后也好回去教授更多的女性。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让葛健豪没想到的是,她选的这个专业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经济收益,她的刺绣作品颇具中式特色,让导师欣赏不已,处女作就被导师果断买走。


之后,葛健豪就趁着空闲时间,多做一些作品,完成后就拿到街上去售卖。


在那个年代,人们赴法留学的资金是很有限的。但葛健豪不仅成功地完成了学业,还在经济上大力支持儿女们。剩下来的余钱,她还拿去资助给其他的同学,同学们颇为感激,打心眼里敬佩蔡伯母。


1922年秋,子女们为振兴中华四处奔走 ,57岁的葛健豪独自带着外孙女李特特回到了祖国。


那时,同龄人都渴望无事一身轻,可葛健豪不服老,仍然尽自己的微光继续支持儿女的事业。

之后,为了照顾孙子们,葛健豪时不时在湖南老家与上海两地辗转。


1927年,葛健豪的第二个儿子蔡麓仙已在省港罢工中壮烈牺牲,组织上发给了她600元抚恤金。蔡畅怕母亲伤心,只是将抚恤金给了母亲,没有将实情告诉她。

1928年,蔡和森考虑到母亲年迈的身体,等局势稍微好些后,就将母亲从上海送回了永丰老家。此后,她再没外出过。


1931年蔡和森在广州光荣牺牲,家人怕她情绪波动太大,也对她隐瞒了事实。


老年的葛健豪,家境贫寒,不得已跟着大女儿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1932年,丈夫蔡蓉峰去世,大女儿蔡庆熙将曾经在婆家的财产变卖,在石板冲买几件破房子,一家人才定居下来。


1938年,周总理还派人到石板冲,想把她们母女接出来。但葛健豪不想给党增加负担,就婉言拒绝了。


1943年3月16日,葛健豪与世长辞。

她走的当天,还在问蔡庆熙:“麓仙、和森、蔡畅有信回没有?”


可老人不知道的是,两位儿子早已英勇牺牲!


《肖申克的救赎》里有一句经典台词: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葛健豪就是那只鸟儿,她的一生,既是一位慈母,也是一位对伟大理想的追求者。


为自己,她敢于打破封建的束缚,努力争取公平公正的权利;

为人妻,她敢于冲破婚姻的束缚,自立、自强、自尊,努力活出自己的天地;

为人母,她更是以身作则,用广阔的视野和崇高的理想,影响着儿女孙辈的人生;

主动成长、积极向好、突破限制的葛健豪,她的精神值得我们世代传承。

愿你我在生命中,尽力争取,不惧磨难,向上生长,凭自己的智慧过上理想的生活。

作者:汀岚

参考资料:

《中共党史人物传-第6卷》-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传承红色基因丨葛健豪:一位伟大的“革命母亲”-娄底新闻网【湘潭历史上的优秀母亲】葛健豪:和儿女一起留洋的母亲-湘潭在线长沙这么红|革命母亲葛健豪,她培育出4位中央委员!-长沙发布传奇母亲培育四位中央委员 毛泽东亲书挽联-中国新闻网